中國人奔往自由之路

逃離中共 江西小伙全家穿越八國入美

人氣 16411

【大紀元2023年0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中國江西農村小伙子小孫(Sun Jin Cai)愛上美國是在2001年。當他第一次聽Beyond樂隊的《光輝歲月》時,黃家駒描繪的那個不分膚色、沒有歧視、人人平等的自由世界成了這個13歲少年的嚮往。他想了想,只有美國是這樣的國家。

2018年,習近平修改《憲法》,要當終身主席,小孫對這個中共獨裁的國家感到絕望。2022年,從武漢開始的瘟疫已經肆虐了三年,全國封城清零,外資撤走,中國眼看就要進入毛澤東的計劃經濟時代。小孫覺得更可怕了,他想逃離中國,奔向他理想中的自由國度——美國。

「這些年我也領悟了一個道理,如果都能看到的機會就不是機會,都能看到的危機,就已經躲不掉了。」他在日後的一則推文中寫道。

為了躲開他已經看到的危機,整個夏天,小孫都在做著細緻的謀劃。此時的他不是一個人,他有了妻子和三個孩子,大女兒11歲,小女兒9歲,小兒子6歲。因為中國在封控,一大家子出國的話,「跑路」的意圖太明顯,肯定被堵住,只有先從澳門出去。

經過在網上多方諮詢,小孫準備走厄瓜多爾這條路,而且不用蛇頭,就自己一個人闖。也就是從澳門出境,第一站到泰國,然後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Istanbul),從那裡坐飛機到厄瓜多爾。他知道,只要降落到南美的土地上,從那裡一路北上,就可以到達美國。他沒有想過穿過熱帶雨林、越境8個國家會有多麼的危險,他只知道只要抵達美墨邊境,他就能翻越邊境牆,進入美國。

做好了計劃後,小孫辭掉了工作,退掉了出租屋。8月10號,他領著一家人從珠海出境。這事他誰都沒告訴,包括兩邊的父母,他切斷了所有後路。

「前途生死未卜,萬一死在路上也認了。」他對自己說。

珠海海關被攔截

小孫2019年的時候曾經去過柬埔寨打工,這次他準備跟海關說,他是領著全家去澳門旅遊。沒想到的是,在珠海海關就出了問題。

江西小伙子小孫帶領全家人於2022年8月初逃離中國。圖為一家人的護照。(受訪人提供)

出關的時候,海關需要你伸出手掃描你的指紋,如果沒問題的話,海關門就會自動打開。可是在他掃了指紋之後,那個門卻紋絲不動。

一個邊警馬上走過來,對他吼:「把你的護照拿出來!」

小孫心裡一驚,心想「這下完了」。這時候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已經過關了,就剩下他和兒子,這要是被攔住怎麼辦?在中國他已經沒有家了。

警察領他進了小黑屋,他看見還有幾個中國人。其中一個年輕人被警察帶走了,禁止出境。別人對他說:「你還敢帶護照走?他們都知道中國人在往外逃……」

幸虧他把出逃攻略和反共言論都刪除了,幸虧他保留了柬埔寨雇主的聯繫方式。警察翻看了他的手機,查了他的微信朋友圈,盤問半個小時之後,放他出境了。

小孫在網上發表過反對普京、支持烏克蘭的評論,他因此被警察請去「喝茶」,還被關了幾天,這也是他啟動出逃計劃的原因之一。加上他2019年在東南亞工作時使用過臉書,他在那上邊看到了「八九·六四」的真相,那時他才知道,一個長輩對他說的「中共血洗天安門」的事情是真的,那是他認清中共的時刻:「這個國家的體制從上到下已經爛透了,警察就是穿制服的黑社會。」

2021年以後,小孫經常翻牆到YouTube上看自媒體,江峰和文昭的頻道他經常光顧。在出境之前,他把所有這些網絡上的痕跡都擦掉了,這樣他幸運地闖出了國門。

2022年8月中旬,小孫領一家人成功逃離中國。圖為從澳門去泰國的飛機上。(受訪人提供)

食不下咽的伊斯坦布爾

一家人在澳門玩了兩天,就飛去了泰國曼谷,在那裡停留了9天之後,於8月19日乘坐卡塔爾航空公司的航班從曼谷起飛,途經普吉島、卡塔爾首都多哈,一路飛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因為只有在那裡能買到到達厄瓜多爾的機票。

到了土耳其機場,飛機剛停穩,就有另外四個中國人被卡航的工作人員叫了出去。小孫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感到有點緊張,心想:「這卡航怎麼這麼嚴」。一家人安全抵達伊斯坦布爾。

2022年8月19日,小孫一家成功抵達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爾。(受訪人提供)

初秋的伊斯坦布爾的海邊景色優美,當地婦女都戴著頭巾,到處是雄偉的伊斯蘭建築。他為了等到便宜的機票,需要在這裡住上幾天。他們最發愁的就是找不到一家中國餐館,滿大街都是新疆式飯菜,孩子們吃不下去,吃的最多的是饢餅。

小孫就從愛彼迎網站上找了一家民宿,然後去超市買菜、買米,給孩子們熬粥喝。住了半個月他才等到了一萬多塊錢的便宜機票,9月4日,他們飛往厄瓜多爾首都基多(Quito)。

民風純樸的基多

一下飛機,小孫的妻子就感到身體不對勁,像得了中風一樣臉歪嘴斜,眼睛也疼。他們馬上找到了醫院。那裡的醫生給他們外國人看病都沒有收錢,只是開出藥單讓他們自己去買藥。

基多街道狹窄,可以看到遠處的山坡,人們生活不太富裕,但是人都很友好。

2022年9月4日,小孫一家抵達南美洲第一站——厄瓜多爾首都基多。(受訪者提供)

小孫總結道,「基多民風純樸,比中國好多了,人窮點沒問題,起碼政府不折騰老百姓。而中國天天給你關起來,你有病了醫院也不給你看,做什麼核酸……」

在基多他們也找到了一家民宿住了下來。他出國前下載了一套谷歌的離線地圖,還買了一台翻譯機。小孫初中畢業,一句英語不會說。這個翻譯機幫了他很大忙,只要對它說話,它就可以翻譯成當地的語言,非常方便實用,一路上多虧了它。不過,小孫發現,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其實很多時候是不需要語言的。

到了南美州,小孫心裡就有底多了。有了地圖和翻譯機,他就可以一路向北,抵達他的目的地美國了。所以,他9月9號註冊的一個推特帳號,名字就叫「一路向北」。他的第一篇推文是:「3個孩子的護照都是今年7月辦的,全家終於出來了,目前從澳門飛泰國,祝我順利吧。」

但是,他也知道,現在在厄瓜多爾還是合法旅遊者,一過邊境,就算偷渡了,那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

10月初,小孫一家人離開基多,前往哥倫比亞,正式開始了人們所說的偷渡美國的「走線之旅」。基多的人都知道,到這裡來的人都是為了偷渡美國的,所以找車很容易。他們坐了兩天兩夜的車來到哥倫比亞一個名叫內科克利(Necocli)的海邊小鎮。

一路上遇到了一次警察要錢,他拿錢給司機就解決了問題。在大海邊,對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小孫第一次湧起了思鄉之情,他想念家鄉的父母親(視頻)。他在推特上寫道:「海另外一邊我的親人,好想你們,但是我沒有回頭路,只有永遠地向前進,因為還有很多路要走。」

前面的路就是著名的巴拿馬熱帶雨林,這是從南美偷渡美國的必經之路。抵達雨林之前的水路小孫選擇的是官船,雖然慢,但是安全。他們的船走了一小時,就來到了進入雨林的地方——哥倫比亞西部的海邊城鎮阿坎迪(Acandi)。此前房東給他找了一個嚮導,花了1000美元。在雨林邊上,第一個嚮導把他們全家轉給第二個嚮導,由這個嚮導帶領他們一家穿過雨林。

在雨林邊上的草地上,小孫看到了將近600人的人群,這些人都是準備穿過雨林去偷渡美國的。他們當中有海地、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等國家的人,小孫他們是唯一的一家中國人。人們看見他們都笑著打招呼,或者豎大拇指(視頻)。

要進入巴拿馬雨林的偷渡者。(受訪者提供)

人們對他說:「你們是中國人,都有錢,應該坐飛機去墨西哥的,怎麼也和我們一樣走這種窮人的偷渡路?」

人們彼此之間都很友好,因為大家都是奔向自由的同道人,而且要共同面對獲得自由前最危險的一段路:巴拿馬雨林。

熱帶雨林中的生與死

10月3日,小孫一家跟著幾百人的大部隊,進入了雨林。一路上的感覺就是濕漉漉的,有天上下的雨,有腳下淌的河,還有身上出的汗。

穿過南美雨林偷渡美國的人們在渡河。(受訪者提供)

在林子中往上看是看不到天空的,周遭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樹。這裡似乎有無窮無盡的山坡,人們一直在爬坡,一山比一山高,而且是踹著黃泥爬山,那山坡經常有70度那麼陡。小孫說,一路上都是陌生人在幫助他們家,一個小哥一直領著他的女兒往前走。

人們拖家帶口,扶老㩦幼,扛著簡易的行李,拄著拐杖或樹枝。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三個月,最大的有六十多歲的。小孫拍攝了一段視頻,其中孩子們的哭聲此起彼伏,響徹整個雨林,他們正被大人們扛著爬坡,而人們這時渾身上下都變成了和腳下的黃泥一個顏色。

偷渡美國的人在巴拿馬的雨林中爬坡。(受訪者提供)

在另一段視頻中,一個母親正給懷裡的嬰兒餵奶。小孫的畫外音說:「看看吧,什麼叫『走線』,帶著嬰兒走線。」他給這段視頻的配文中說:「南美人帶嬰兒走線,你還有啥怕的,每個人都有選擇幸福生活的權利,人人都能去美國。」

在熱帶雨林中爬坡的偷渡者。(受訪者提供)

有時候人們在過河(視頻)或者在泥濘中艱難前行時(視頻),小孫就在後面拍視頻。後來他給視頻配上了《藍蓮花》和《海闊天空》等歌曲,那些「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遠……」;「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等歌詞,給這些正在跌跌撞撞、摔倒了又爬起來、冒死也要奔向自由的人們做出了絕佳的註腳(視頻)。

小孫還拍下了一個殘疾人的背景。鏡頭中,一個沒有右腿的婦女正拄著雙拐,和大家一樣跋涉在雨林中。他給這個視頻配的音樂是《平凡之路》:「我曾經毀了一切,只想永遠地離開;我曾經墮入無邊黑暗,想掙扎無法自拔;我曾經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絕望著渴望著,哭著笑著平凡著……」

在巴拿馬雨林中拄雙拐跋涉的殘疾人。(受訪者提供)

小孫說,他和這個殘疾女孩,以及雨林中所有的人一樣,都是像野草野花一樣平凡的人,受過歧視、受過欺負,在中國那個地方不被人當人看,只是奴隸和韭菜,有委屈無處訴說,永遠看不到希望。但是他也和任何人一樣,是一個如夏花般燦爛的生命,同樣有著追求自由和幸福的理想,而他此時正執著地追求自己的夢想,踏著堅定的步伐走在一條平凡而又偉大的道路上。

隨著深入雨林,人們越來越分散了,有的走遠了,有的落在了後面。走到第三天的時候,他們遇到了一條河,水深已經沒到了成年人的脖子。河的寬度有二十多米,頭一天下了大雨,這個時候河水湍急。人們必須把著河面上的繩子過河。兩個女兒已經被南美人背過去了,小孫用繩子把兒子綁在後背上過河,妻子則一個人過。

大概走了三分之二的時候,妻子突然在繩子上掙扎起來,眼看就抓不住了,掙扎了好一會,最後終於因為體力不支掉到了水裡,瞬間就被河水沖走了。小孫大喊救人,對面已經到岸的幾個南美人馬上跳下水裡,把他的妻子拉上來。妻子一上來人就癱瘓了,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幸虧只有十幾秒鐘,否則她肯定沒命了,因為她根本不會游泳。

小孫說,這一次算是他們偷渡美國路上的生死劫。

根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衛局(CBP)的數據顯示,2022年美國邊防警察共攔截了240萬非法入境者,其中853人在穿越美墨邊境途中喪命。

小孫說,出於對自由的渴望,他走之前就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所以他一路上無論碰到了什麼,從來沒有後悔過。他在10月30日的推特上寫道:「每個人想去的地方不一定是天堂,但是人人冒著生命危險逃離的地方一定是地獄。」

過了河,小孫問南美人,「都走了三天了,還有多久出去?」他們說,「還有兩小時。」他高興壞了,把身上帶的吃的、巧克力什麼的拿出來,給大伙兒分了,因為背在身上挺重的,既然快到了,就不需要了,他把他們帶的大帳篷也丟了。

到了晚上了時候,天空下起了大雨。小孫蒙了:都過去幾個小時了,怎麼還沒出去?再一問,才知道,剛才是翻譯機出了毛病,把「兩天」翻譯成了「兩個小時」。這下壞了,不僅沒帳篷、食物也沒了。

小孫就到附近尋了一個破帳篷,因為下著雨,地上都是濕的,全家人躺在水裡過了一夜。那一晚,什麼吃的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包鹽。他就用撿到的小煤氣罐給家人煮了一點鹽水喝,補充體力。

第二天一早,小孫跟附近的南美人討了點麵包渣子,給三個孩子吃了,他和妻子就那麼餓著。第五天的時候,他們在路上撿到了一包玉米粉,就給孩子們用半包玉米粉做了玉米餅充飢。剩下半包沒捨得吃,以防萬一。

到了上午九點左右,他們聽到周圍一片歡呼聲(視頻),人們喊「到了!到了!」小孫一看,他們來到一片小樹林,出現賣盒飯的了,他才知道,真的走出雨林了。他們在巴拿馬雨林中一共走了5天。

在雨林中的時候,小孫還沒發現,一出來他才看到,他的腳和小腿都磨破了。出了雨林後,他們就坐上了一條似乎是從原始部落出來的皮筏子,船票每人40美元,船長在前面划船,他們坐在後面,一路來到了巴拿馬的難民營。

一路向北穿越八國

從那時開始,他們又穿越了好幾個國家的邊境,一路向北。從厄瓜多爾算起,不算美國,小孫一家人一共走過了8個美洲國家。

在第一個難民營,他們扔掉了穿越雨林時候的濕衣服。還好,孩子們到此時為止身體都沒出毛病。在第二個難民營的時候,他遇到了那幾個救妻子一命的南美人。他要給他們一些錢作為酬謝,但是人家都不要。他就給其中一家人購買了下一程的船票。

小孫這時感慨道,「世界上哪個國家的人都比中國人好。南美人都很純樸,不像中國人,有便宜的時候來了,你遇到困難時就沒人理你了。這也是我為什麼不跟中國人一起走,寧願一個人走的原因。」

第二個難民營是一個國際難民營。在那裡,小孫第一次看到了一面美國國旗。他特別激動,覺得美國人真好,中國政府可沒有這個好心來幫助難民。他的孩子說,「美國的國旗真好看,比中國的好看多了。」

有趣的是,偷渡的人在這裡就錄了指紋,登記了姓名、國籍等信息。實際上,從這裡開始,美國已經知道誰要非法入境了,在不久的未來,他們就要在邊境迎接這些偷渡者了(視頻)。

小孫一家人從巴拿馬經過了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最後來到了墨西哥的墨西卡利(Mexicali),他們要從這裡偷渡美國。

一路上不免要遇到黑警察索賄的,以及各個階段的路費、嚮導費,只要有美元現金都能搞定,一切都還順利。就是在要離開危地馬拉前往墨西哥邊境的時候,小孫一家遇到一夥黑警察,開口就要幾百美金。他對他們說沒錢,並且打開手機錄像。這些人就開始搜身,鞋底、腰帶一節一節地摸,還好他留個心眼,把錢放在孩子身上了,黑警還算有人性,沒有搜孩子的身。最後他們用槍逼著小孫,讓他把視頻刪掉。

進入墨西哥,前進的速度就慢了下來。給錢都不行,大巴不敢拉他們,他們只好走路繞過收費站。因為如果被官方抓到,就要被送回最南部的塔帕丘拉了(Tapachula,中國人簡稱「塔帕」)。

不過,他們剛進墨西哥就被移民局抓了。關了一個晚上後,被釋放了,他們就攔下一個送菜的車,去聖佩羅(San Pedro Garza Garcia)去領「紙」(通行證)。

在聖佩洛,小孫看到了大約一萬名偷渡者,人們都在這裡等著領通行證(視頻)。不帶孩子的要等十幾天,中國人一般都花錢插隊,花300美元等五天拿到通行證。

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了美墨邊境的墨西卡利城。他們在等待時機,去翻最後一道防線。

在墨西哥等通行證時人們的住處。(受訪者提供)

翻過美國邊境牆

11月3日深夜,蛇頭一聲令下:「今晚翻牆!」他們一行二十多人就上路了,前面是蛇頭的小車,偷渡的人都坐在後面的大車上。車在公路上開不久就進入了沒有路的沙漠無人區。那天月色很美,天氣非常冷,風也很大,把地上的沙子都吹起來了。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他們來到了一道大牆下,牆有6米高。蛇頭先在牆兩邊架好梯子,首先扶著小孫他們家幾口人翻了過去。

小孫翻過去之後,站在牆根下向四下張望,這裡說是美國的亞利桑那州,也是到處都是沙漠,分不清方向。他心裡想:「這不是美國吧?是不是前面還有一道牆?就像護城河那樣的應該有兩道牆?」

正想著,突然從不遠處射過來一道強光,光直接探照到他們一家人身上。緊接著開過來一輛警車,車燈一閃一閃的,同時有擴音喇叭喊過來,讓他們「不要走」。小孫他們就一動不敢動了,他不知道這是墨西哥警察呢,還是美國警察。只見警察都身著淺綠色的迷彩服,還有一輛專門走沙地的警車。

警察叫他們過去,一個警察問他:China?他說:yes。那個警察無奈地搖搖頭,然後就笑了。這時,小孫看到了警車上的美國國旗和國徽。他感到一陣激動,同時又有一種踏實感,這是他逃離中國以來最難忘的時刻——「我終於到了!」他邊喊邊流下了眼淚,此時是2022年11月4日凌晨,和他帶領全家離開中國的時候差兩天正好3個月。

因為他們是最先翻過來的一家,他以為警察、至少是蛇頭會趕緊去撤下梯子。然而沒有,美國警察並沒有阻止人們翻牆,而是等著剩下的二十多人都爬過來之後,才讓蛇頭慢慢地收起了梯子。
…………

目前,小孫一家已經落腳在洛杉磯。1月2日,他在推特上發了一個他去餐館打工路上的視頻。他在開車,前面是寬敞的大道,兩邊群山環繞,有時進入黑暗的隧道,有時越過鬱鬱蔥蔥的樹林,視頻伴有快樂的歌聲,宣洩著他幸福的心情。

這個愛音樂的小伙子這回配的是田震的歌聲(視頻):「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註定現在暫時漂泊,無法停止我內心的狂熱,和對未來的執著……」

他在配文中寫道:「兄弟們,出生低微是條鹹魚都不重要,加點油我相信一定不會糊在鍋裡。」

前一天的元旦那天,本報記者在電話上採訪小孫的時候問他:「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已經實現了我的夢想。」他肯定地回答,「因為我已經到了美國。」

他停了一秒鐘補充說,「如果問我現在還有什麼新的夢想的話,那我想儘快成為一個美國人。」(視頻

根據CBP的數據,從2020年到2022年11月底的疫情三年間,共有4394名中國人穿過美墨邊境進入美國。小孫一家人是其中的5人。

(更正:文章發表幾小時後受訪人將逃美旅途的各階段日期再次核對後做了更新。)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蒙難中原 兩對姐妹的悲慘故事
在德國尋求庇護 中國人講述幾代家人遭中共迫害
唐吉田女兒日本去世 律師關注組籲讓唐出境
24年間 大慶近三百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