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其實,我是最強的?》影評:潛力被嚴重低估 也改變人生走向

文/蔡宜霖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人氣: 7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3年10月01日訊】在異世界題材的日本動漫中,主角經常一開始就被神明賦予強大能力,不過在《其實,我是最強的?》(Am I Actually the Strongest)中,這類前提則有了不同變化,主角固然天賦驚人,卻被誤認為才能極差,特殊處境自然為新人生帶來變數。

故事背景為,男主角前世是個日本中學生,過世後被女神安排轉生到異世界的萊因哈特王國,成為王子哈魯特,且被賦予極高的魔法能力。然而,國王與王后在檢視哈魯特的天賦時卻嚴重誤判,以為他潛力極差,因而在哈魯特還是嬰兒時便將其拋棄。不過,哈魯特仍很快迎來轉機,有幸被善良的邊境伯爵夫婦領養。這段能力被誤判、被原生家庭拋棄的經歷,自然嚴重影響了新人生的走向。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剛出生就被棄養 險中求生展現趣味性

男主角轉生後立刻從尊貴的王子淪為棄嬰,是《其實,我是最強的?》的重要前提,能藉著處境轉折,營造宛如從天堂跌落地獄的強烈反差。而哈魯特雖然很快被邊境伯爵夫婦領養,但從拋棄到收養並非無縫銜接,這也讓他如何在艱難處境下生存成為趣味面向。

有幸被女神賦予強大魔法天賦,在這時能夠發揚合理價值,而且能展現一定的特色。哈魯特的魔法型態與一般常見的各類光束相當不同,能在視覺上帶來不同風格;棄嬰求生的過程中,還包含與母巨狼芬里爾芙蕾的結緣,並藉此塑造作戰場面的元素;嬌小的嬰兒卻能力強大,戰鬥戲碼因而更有戲劇效果,使場面在激烈之餘亦更有喜劇色彩。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被邊境伯爵夫婦領養,是男主角新人生的重要轉折。此類故事走向則能兼顧多重價值,一方面能藉著養父母的善舉,為劇情增添正面美德的暖流;另一方面也讓哈魯特的個人背景中,得以包含生育與養育之恩來自不同家庭的面向,使兩大不同背景的牽扯,能為故事走向增添更多潛力;新家庭仍屬於貴族階層,則讓哈魯特的人生蘊藏潛在的政治元素,而非僅止於一般民眾的個人謀生或冒險,有機會塑造更高的故事格局。

兄妹關係良好 有助於塑造觀賞性

新家庭自然也包含新看點,養父母的親生女兒夏兒珞緹便是重要元素。由於新家庭在劇中的定位,屬於展現天倫之樂美好氛圍的範疇,因此哈魯特與夏兒珞緹的兄妹關係自然也不會跳脫此類面向。不過,具體的關係刻畫則能展現更多特色,而非僅止於手足情深。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以下涉及劇透)夏兒珞緹一開始較為怕生的個性,便為兄妹互動帶來更多娛樂性,妹妹很在意兄長,但又羞於正面表達,能為生活舉止創造些許的場面特色,透過不斷跟蹤營造可愛的一面。如何突破這種關係良好卻又帶有障礙的一面,則能為劇情增添有變化的內容,並讓角色關係更飽滿。突破障礙後,關係看點則能增添「兄控屬性」的全面爆發,不論是興趣的培養還是學習知識的層面,均能洋溢這類頗為直接的情感,使日常生活情節能藉著角色關係提升娛樂性。

奇幻生物成僕人 能增添劇情看點

新家庭層面的看點其實不僅止於人類角色,還包含奇幻生物擔任僕人。哈魯特還是棄嬰時,曾與母巨狼芙蕾結緣,這項緣分便帶到了新家庭中。芙蕾除了巨狼型態外,亦包含人類樣貌加上動物耳朵與尾巴的獸人形態,能為動物成為僕人創造可行性,角色舉止亦具有歡樂色彩,能藉著角色的笨拙創造戲劇效果;部分看點則屬心態層面,能讓芙蕾發揚宛如忠犬般的個人特質,使角色心境能兼顧溫馨與趣味。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這種奇幻生物化身僕人的戲碼,並不僅止於芙蕾,還包含母龍麗莎。麗莎在龍的樣貌時較為巨大,人類樣貌時又頗為嬌小;龍族給人的刻板印象較為凶暴,牠卻是個文藝風格的宅女。單一角色蘊藏巨烈反差,能有效奠定角色的特色。部分奇幻生物則未加入僕人行列,但外在形象均具備足夠特色,且心態上仍樂意成為哈魯特的助手,能為男主角的生活深化奇幻風格。

哈魯特畢竟屬於貴族家庭,人生經歷亦包含處理較高層級的危機。對於未成年的孩子如何在此類層面發揮作用,《其實,我是最強的?》則借鑒了英雄片元素,讓哈魯特穿上特殊裝備,掩蓋身分化身匿名英雄,為轉生異世界題材增添更多元的風格。過程中亦能拓展新看點,除了以壓倒性的優勢體現戰鬥上的娛樂性外,還包含追查危機的幕後主使,藉著故事走向刻劃陰謀氛圍,讓故事具有正邪兩大勢力交鋒的格局。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哈魯特的個人背景中,畢竟同時包含血親與收養兩大面向,儘管因棄養的關係,使後者成為故事重點,但血親層面的內容並未完全被捨棄。王室的姊姊、兄長以及親生母親,均屬於能在故事中發揮作用的角色,有的展現反派面貌,有的始終保持討喜形象,有的展現對待哈魯特的態度變化,能增添不同類型的劇情氛圍。與原生家庭並未完全斷絕緣分,亦讓家庭層面具有進可攻退可守的格局,保留更多發展空間。

就學經歷 能以喜劇風格貼近傳統價值

前往魔法學校就讀,則是哈魯特人生中的另一項重要經歷。由於他前世具有逃避上學的經歷,這自然對上學的戲碼帶來影響。相關情節的塑造一方面體現人性的現實面,藉著心態無法立刻轉變營造想逃避的戲碼;後續發展則能藉著事與願違貼近傳統價值,且過程中能在考試與應對老師等元素發揚喜劇效果,並使較正面的劇情發展,得以兼顧娛樂性與合理性,保證整體質感。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有關學校的層面,《其實,我是最強的?》能在人物的層面締造觀賞性,有的教授個人形象與嚴肅的教師大相逕庭,能貼近本劇的喜劇色彩;有的女同學對哈魯特來說則是新友誼的鋪陳,雖然並未急著創造進展,但對手戲的氛圍已能展現關係昇華的潛力;部分同學則具備反派形象,使本劇邁向階段性尾聲時,得以包含典型的戰鬥套路,適度營造最終高潮的氣氛。

《其實,我是最強的?》在整季告一段落時,仍保留諸多發展空間,潛在反派的威脅並未完全根除,學校生活的面向也才處於起步階段,有待續定第二季才能進一步發揮。當下或許不以故事的完整性取勝,不過單就娛樂性的塑造而言仍有達標,在眾多轉生異世界的題材中,仍屬具有中上水準的作品。◇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其實,我是最強的?》劇照。(羚邦亞洲提供)
《其實,我是最強的?》海報。(羚邦亞洲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