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插畫,捨我其誰

作者:Lily Lin
但丁《神曲‧天堂篇》的「至高天」(天府,The Empyrean)插圖:「那時,就像一朵雪白的玫瑰,向我展示了聖潔的主。」(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7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眾多為但丁神曲》繪製插圖的藝術家中,不得不提到多雷。

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1832─1883年)是法國畫家、版畫家、插畫家、漫畫家和雕塑家。他的插圖和但丁的《神曲》依然緊密地連繫在一起,即使多雷圖本的《神曲》初次問世到現在已將近一百五十年,這位藝術家表現詩人文字的力量,仍舊決定著《神曲》的視覺呈現。

時空背景,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二十三歲時就計劃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古斯塔夫‧多雷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公有領域)

在十九世紀的法國,這部《神曲》文學巨作在主流文化中名列前茅,這反映出但丁在法國受歡迎的程度。人們對但丁作品深感興趣來自於翻譯成法文版、學術上的研究、報紙期刊,還有超過200件的繪畫和雕塑作品。

多雷最先提議為《神曲》地獄篇繪製插圖,但出版商覺得版面的增加再配上插圖,其昂貴成本的支出超過預期,因此多雷親自負擔整個出版費用。作品出版後立刻在藝術上、商業上取得空前絕後的成功。受到第一版的鼓舞,多雷接著在1868年出版了《煉獄篇(Purgatorio)》和《天堂篇(Paradiso)》。隨後,多雷的《神曲》插畫大約有兩百多個版本,而其它文學著作插圖很少享有如此巨大成功。

古斯塔夫‧多雷的作品,但丁《神曲‧地獄篇》中的「凱戎與冥河」插圖(Charon And the River Acheron):「船夫凱戎向我們走來,這位有著長長的白髮的老人,哭著說,你們有禍了,你們的靈魂墮落了。」(公有領域)

多雷的人物造型採用了米開朗基羅的人體塑造手法,並融合北方傳統繪畫中的優美風景,和時下大眾流行元素。 他的木刻版畫,線條極其細膩,明暗層次分明。黃國彬譯註中文版《神曲》如此寫道:「看似簡單不過的黑白線條,竟能神乎其技,變化無窮⋯⋯,要光有光,要暗有暗,要光暗之間的微明,微明就應筆而至。」傾盡呼風喚雨之力,把黑白線條發揮到淋漓盡致。

多雷的《神曲》插圖被認是他個人的最偉大的成就,他完美的技巧融合著詩人鮮活的視覺想像,配合得完美無縫。一位評論家於1861年在《地獄篇》插畫本問世後寫道:「我們相信但丁和多雷他們倆的靈魂在另外時空交匯,能夠心靈相通,交流彼此的秘密。」《天堂篇》插畫的出現,更以無比的神聖與波瀾壯闊的天界景象震撼世人。多雷好似但丁的知己,不僅具有個人獨特的表現風格,又將作者所述所想逼真傳神地視覺化,這也必定是在細讀文字、深入理解與探究了書中每一幕場景與意義之後的結晶。正因這份忠誠,多雷也必然伴隨着但丁的《神曲》一同不朽、永世流傳。

古斯塔夫‧多雷的作品,但丁《神曲‧地獄篇》中的「森林」插圖:「在生命旅程的途中,我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黑暗的森林裡,因為直達的路徑已經消失。」(公有領域)

——轉載自《藝談》https://artium.co/index.php/zh-hant/node/251

(點閱【藝談】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法國藝術家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擅長畫肖像,他畫了大約5,000幅小幅肖像畫,有專家認為這樣的數量算少。布瓦伊繪畫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聰明睿智,創作令人賞心悅目的錯視畫(trompe l’oeil,欺瞞眼睛,譯註:一種逼真到能騙過人眼的作畫技巧);有時也創作挖苦人的諷刺畫(scathing caricatures),當中有許多是自畫像。
  • 仙子仙女和他們豐富的傳說故事,久遠以來就讓世人著迷,對英國人來說尤其如此。在維多利亞時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畫(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稱童話畫/精靈畫)成為獨特的藝術流派。這種對童話的迷戀始於19世紀中葉,很大程度上是受社會變革所推動的。面對科學進步和工業化發展,人們在自然世界之外,對於靈性世界的興趣也與日俱增。
  • 17世紀意大利畫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聖母無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稱聖母無原罪始胎、聖母始胎無染原罪)散發著神聖美麗、純潔和光芒,聖母的一顰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誠的心。她微微仰頭,虔誠地凝視著上帝,雙手輕輕合十,做出祈禱的姿態。看著畫作,你彷彿可以聽見天使吟唱的讚美樂音,飄揚於雲層之間。
  • 「莎士比亞戲劇最棒的一點是,沒有人能告訴你它們應該是什麼樣子。劇本中的舞台說明和場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簡短;幾乎 沒有任何關於服裝或外觀的規定。」畫家們正是利用這一特點創作出波瀾壯闊的畫作,將莎翁戲劇的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仍然發出自己的聲音、反映出獨特的風格。
  • 達‧芬奇為加勒拉尼所繪的這幅《抱銀貂的女子》,其含意不言自明。達‧芬奇等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沒有使用語法,而是仔細地藉由一系列的象徵圖示(motifs)來呈現畫作主角的地位、個性和美德。文藝復興時期的觀畫者,無論他們說哪種語言,都能看懂這種藝術上的視覺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