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56年前毛澤東為何緊急飛離武漢?

人氣 4120

【大紀元2023年12月24日訊】毛澤東一生最後一次坐飛機,是在1967年7月21日。

這一天,天剛蒙蒙亮,毛澤東在時任中央軍委代總參謀長楊成武等的陪同下,乘專機匆匆離開武漢,飛抵上海。

56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迫使毛在武漢呆不下去不得不遠走高飛?

毛深夜緊急轉移

1967年7月21日凌晨兩點左右,住在武昌東湖賓館梅嶺一號的毛澤東,避開越聚越多、情緒越來越激動、有可能失控的軍人、工人、學生等,從後門逃出東湖賓館,緊急轉移到武漢王家墩機場。

毛原計劃親自坐陣武漢,就地解決武漢文革中的問題。毛還計劃再到長江游一次泳。為此,毛於1967年7月14日祕密抵達武漢。

但是,就在毛以絕對的自信在武漢實施他的計劃時,他卻遭遇了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最難堪、最危急的時刻,以致於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不得不採取緊急措施,把毛營救出來。

毛為什麼飛離武漢?

因為1967年7月20日武漢出了一件震驚世界的大事。

當天深夜,武漢的群眾組織「百萬雄師」和湖北省軍區獨立師的許多官兵,帶著武器,乘坐吉普車和三輛大卡車衝進毛住的東湖賓館。

「百萬雄師」的頭頭朱兆強、羅得勝、夏菊花等,指揮這些人包圍了東湖賓館的「百花二號」樓,並衝進樓內,在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公安部長謝富治,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政委鍾漢華的眼皮底下,把毛澤東的大筆桿子、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抓走了。

王力被塞進一輛汽車,拉到武漢軍區大院。在那裡,他受到嚴厲的質問,猛烈的批鬥,暴怒的毆打。

毛澤東住的梅嶺一號,距離王力住的「百花二號」不遠。當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獨立師官兵和「百萬雄獅」大鬧東湖賓館時,毛的安全自然成了一個嚴重問題。

消息傳到北京後,剛從武漢回到北京僅兩天的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心急如焚。在京的中央領導立即決定:讓周恩來帶上兩飛機8341部隊的「御林軍」飛赴武漢「救火」。

坐鎮北京的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和毛的夫人江青等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從全國調動海、陸、空三軍包圍武漢。同時命毛的祕書戚本禹起草一封給毛的密信,勸毛儘快離開武漢去上海。信以江青的名義簽發,派軍隊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帶密信立即飛赴武漢。

周恩來趕到武漢後,力勸毛趕緊離開武漢。

毛卻不想離開東湖賓館,因為他正與一個性感的陳姓美女廝混。

但是,架不住周恩來等一眾高官的反覆勸說,也考慮到自身的安危,最後,毛聽從了周的勸說,帶著陳姓美女,在蒼茫夜色中,匆匆離開東湖賓館。

王力為什麼被抓走?

毛澤東決定坐鎮武漢、就地解決武漢文革中的問題後,周恩來於1967年7月14日凌晨抵達武漢。

周恩來到武漢後,把正在重慶的國務院副總理、公安部長謝富治,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等召到武漢,協助解決武漢的問題。

謝富治、王力等到武漢後,參加了毛、周召開的有關會議。之後,分別與武漢的三個主要群眾組織代表座談。第一個是「新華工」,全稱「毛澤東思想紅衛兵紅色造反司令部」。這是華中工學院的一個造反派組織。第二個是「百萬雄獅」,全稱「武漢地區無產階級革命派百萬雄師聯絡站」,這是得到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支持的武漢最大的群眾組織。第三個是「鋼二司」,全稱「毛澤東思想紅衛兵武漢地區革命造反司令部」,總部設在武漢測繪學院。

座談中,王力都講過話。王力的講話,從總體上說,是拉一派,打一派。被打的一派,就是「百萬雄獅」。

這是「百萬雄獅」和支持「百萬雄獅」的湖北省獨立師的部分官員夜闖東湖賓館、抓走王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力被抓走還有別的原因嗎?

答案是:有,他被當成了周恩來的替罪羊。

1967年7月15日至18日,周恩來召集武漢軍區有關領導開會,連續四天聽取情況匯報。18日下午,周恩來在武漢軍區黨委擴大會議上發表總結講話,要點有四:

第一,武漢軍區在過去幾個月犯了嚴重的方向路線錯誤(指武漢軍區鎮壓造反派,阻止造反派奪湖北省委、省政府的權),司令員陳再道、政委鍾漢華應當做自我批評;陳、鐘下令解散「工總」是錯誤的;要為「工總」平反,釋放所有在押的造反派領袖。

第二,「二司」、「三新」、「九·一三兵團」和「工總」是真正的革命組織,應當成為將來大聯合的核心。

第三,「百萬雄師」是保守組織。

第四,武漢軍區應當鼓勵其下屬單位支持造反派。

周恩來的這些意見,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政委鍾漢華,湖北省軍區獨立師師長牛懷龍、政委蔡炳臣等,心裡很不服氣,他們支持的「百萬雄獅」也很不服氣,只有周認可的「造反派」高興。

6月17日,周恩來與陳再道、鍾漢華單獨談話,要他們承認錯誤,寫檢討。陳再道說:「毛主席自己說要相信幹部的大多數、軍隊戰士的大多數、群眾的大多數,這三個大多數都是支持『百萬雄師』的,要軍隊給下面做工作你自己去做,我做不通」。陳甚至拍桌子說:「你有什麼了不起,你……我還不知道?」

聽了周恩來的總結講話後,湖北省軍區獨立師師長牛懷龍、政委蔡炳臣,經請示武漢軍區政委鍾漢華同意後,當晚將周的講話傳達到該師的團級幹部,次日傳到排級幹部和戰士,並把派出去的軍代表叫回聽傳達,向各單位群眾組織傳達。

牛、蔡二人說,「你們對外不要提總理說的」,並講了王力的很多不是,暗示手下人把矛頭對準王力。

這樣,王力成了代周恩來受過的出氣筒。

王力被抓走還有更深層的原因嗎?

答案同樣是:有,王力不僅是替周恩來受過,也是替毛澤東受過。

周恩來7月18日的講話,事先是得到毛澤東認可的。

據權延赤的《微行——楊成武在1967》一書講,7月17日深夜,「(楊成武)剛從周恩來那邊過來」,「將幾頁紙交毛澤東」,並說「總理有個總結講話,這是總理擬的講話提綱,請主席審閱」。「毛澤東破例地沒有留下處理,當即看了一遍,還給楊成武說:『同意,他講吧。』」

楊成武拿給毛澤東的講話稿,應是16、17日周恩來斟酌、親自用毛筆草擬的。其背景與價值判斷,來自「毛澤東的戰略部署」。

王力的回憶錄也談到:「(毛)主席和(周)總理關於武漢問題的講話,我都有原始記錄,後來中紀委要我謄清過,他們講的精神是完全一致的,總理的部署,是主席完全同意的。」

王力在一份材料中寫道:「(1980年代)中紀委要王力謄清兩份筆記,一份是毛主席在1967年7月18日在武漢的談話記錄全文,另一份是周總理同一天在武漢軍區高級幹部座談會上總結發言的要點。(中紀委領導)看了這兩份記錄之後,就知道王力的講話,正是毛主席、周總理講的話。」

毛澤東為什麼支持造反派?

1966年5月16日,毛發動文化大革命。其目標,在中央,要打倒以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為首的所謂「資產階級司令部」;在地方,要打倒追隨劉、鄧的所謂「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1967年1月,在毛的強力支持下,在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張春橋、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姚文元的親自指揮下,上海發生奪取上海市委、市政府權的「一月風暴」。之後,奪權風暴席捲全國。

毛澤東依靠誰去奪權呢?就是造反派。毛澤東、中央文革小組、全國各地的造反派,三位一體,成為奪權風暴最強有力的推動者。

造反派奪權,在一些地方,遇到很大阻力。最大的一個阻力來自軍隊將領。

1967年1月,當造反派起來奪湖北省委、省政府權的時候,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政委鍾漢華,對造反派進行了鎮壓。3月17日,武漢軍區逮捕了「工總」的頭目朱鴻霞、胡厚民、夏邦銀和各分部頭目300多人。3月21日,武漢軍區發布通告,認定「工總」是反革命分子操縱的組織,立即予以解散。

陳再道、鍾漢華對待造反派的態度與毛澤東的截然相反。當時,毛的總基調是支持造反派造反。

毛到武漢解決文革中的問題,明確提出,從部隊著手,支持造反派,打壓武漢軍區領導。

武漢軍區領導陳再道等遭批鬥

1967年7月22日,中央文革小組全體會議,將武漢7.20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從23日起,各地按照中共中央的要求,舉行三軍聯合行動,聲討7.20事件,各地造反派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保守派則如喪考妣。24日,陳再道、鍾漢華等12人被電召到北京,接受批鬥。

7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發出《給武漢市革命群眾和廣大指戰員的一封信》,支持造反派打倒「黨內、軍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

同日,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政委鍾漢華被撤職;湖北省軍區獨立師被打成「叛軍」,「百萬雄師」的頭目被抓捕,該組織迅速解體。

此後,中共黨媒多次發表社論,明確提出:打倒「黨內、軍內一小撮走資派」。

結語

56年前的武漢7.20事件,是十年文革中驚心動魄的重大歷史事件之一。

十年文革結束後,中共中央為武漢7.20事件平了反。但是,此時的中共中央把陳再道等人反對的對象,從毛、周,轉移到了「林彪、四人幫」頭上。

當年,毛、周等將武漢7.20事件定性「反革命事件」,是謊言;文革結束後,中共中央將武漢7.20事件嫁禍到「林彪、四人幫」頭上,同樣是謊言。

這一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它是由毛的錯誤決策引起的,即毛認定,武漢軍區犯了嚴重的方向路線錯誤,武漢最大的群眾組織「百萬雄師」是保守派組織。

武漢7.20事件,實際上,是文革中由軍隊將領支持的第一次群眾性大規模反對文革的事件。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文革中挨整死得最慘的大將許光達
王友群:林彪是如何被逼上絕路的?
王友群:為何宋美齡說宋慶齡「於國未盡忠」?
王友群:遇羅克文革中為什麼兩次被判死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