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美空軍大改組 專為中共定制

人氣 3381

【大紀元2024年02月15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來自中共的威脅到底有多大,以致美國空軍開始對其運作和組織方式進行重大變革。2月12到14日,在科羅拉多州奧羅拉舉行的空軍與太空部隊戰爭研討會上,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宣布了一項名為「大國競爭的重新優化」(Reoptimizing for Great Power Competition)的重組計劃,這是幾十年來的一次重大調整,它涉及到美國空軍組織結構、裝備發展和作戰方式的重大改變。

空軍和太空部隊宣布了對其部隊結構的20多項調整,從創建新的主要司令部(MAJCOM)、重新命名其它司令部到改變空軍聯隊的部署方式。肯德爾在研討會上表示,這是近期和中期努力的結合,旨在以最小的附加成本為未來做好準備。其中一些努力可能需要一年或更長時間才能實施。他說,「中國(中共)正在建立一支軍隊,目的是在我們部署西太平洋時威懾和擊敗美國。我們等不了那麼長時間,現在就需要做出改變,重新優化我們的力量應對大國競爭的戰略挑戰。」

美國軍方承認,該計劃並不完美,也無法立即實施,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完善。其總體目標是,整合各部隊功能,減少重複工作,並允許美國空軍歐洲、非洲、太平洋部隊和全球打擊司令部集中精力作戰。

該計劃要求建立綜合能力司令部(ICC),它將幫助空軍定義、設計和開發未來投資概念和計劃。空軍助理部長克里斯汀‧瓊斯(Kristyn E. Jones)表示,綜合能力司令部將幫助空軍確定投資優先順序和新的作戰要求。

空軍教育和訓練司令部(AETC)改名為空軍發展司令部(ADC),以推動飛行員、技術軍官和信息專業人員的隊伍建設。

重新定義空戰司令部和裝備司令部。空軍空戰司令部(ACC)將從提供空戰力量擴展到專注於整個空軍的戰備和大規模演習,並確保作戰聯隊能夠滿足作戰需要,進行有效的作戰部署。空軍裝備司令部(AFMC)將增加三個系統中心,包括信息系統、核系統和生命周期管理中心,將它們轉變為優勢系統中心。

此外,空軍網絡司令部將升級為獨立的軍種司令部,以更好地反映網絡任務對聯合部隊和整個空軍的重要性。

該計劃還改變了空軍作戰聯隊的部署方式。以前的做法是從不同聯隊派出飛行員組成新聯隊,現在是在不打亂聯隊的情況下訓練和部署。空軍解釋說,作戰聯隊將根據任務需求組成特定的行動單位,並將這些聯隊分類為可部署作戰聯隊、本地作戰聯隊或戰鬥生成聯隊。每個聯隊都將擁有自己的結構,並採用重新設計的支援敏捷作戰部署(ACE)概念,以確保聯隊與指定的飛行員一起執行任務。該計劃還將重新劃分作戰聯隊與其基地指揮部之間的關係。作戰聯隊將專注於任務級戰備,而基地指揮部將專注於在競爭、危機和衝突中支持作戰聯隊。

美國空軍助理部長安德魯‧亨特(Andrew Hunter)表示,這些變化將涉及從空軍如何組織其作戰部隊到新武器系統採購等各個方面。空軍正在努力實現更高程度的跨部門整合能力。

大國競爭的優化問題,不僅是專注於現代化和裝備採購計劃,而是整個空軍的問題。今天,美國空軍的結構是否適合未來空軍所必須承擔的任務,或者先前國家安全重點所構成的戰略遺產是否還適應今天的環境?如果從美國威脅環境和全球事務戰略轉變看這些問題,可能會大致得到答案。

20多年來,在與武器有限的恐怖組織的戰鬥中,曾經行之有效的方法,在對抗中共或俄羅斯時就不一定仍然可行。美國利用過去20多年的巨額投資,在世界各地開展高精度、高效率且具有高度影響力的行動,如定點清除和精確打擊,但規模都非常有限。在今天的戰略競爭中,美國也會考慮做同樣的事情,但速度和規模完全不同於以往做過的任何事情。

在作戰單位層面,美國空軍正在考慮一種「複合聯隊」概念,也就是在進行對地攻擊的同時,也能夠進行空對空作戰以及多個指揮結構下運作的空中加油。實現這個想法,需要將不同類型的作戰飛機及其相關的人員和設施集中在一起,從而強化協同作戰能力。

這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1991年,美國空軍曾嘗試這樣的做法,但不了了之。雖然這個概念邏輯清晰,但執行起來並不容易。首先,在一個基地部署超過五種不同類型作戰飛機的成本非常昂貴。每種飛機都有自己的基礎設施和後勤需求,而且每種類型的飛機只保持中隊規模,小而龐雜,經濟上根本無法承受。用巨額資金維持複合聯隊的做法,實在太奢侈了,而數量有限的複合聯隊,實際效果也值得懷疑。空軍官員認為,如果在不打亂飛行聯隊的基礎上部署這些作戰單元,但需要讓這些不同的飛行聯隊定期一起訓練,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混合聯隊模式。長遠看,這種形式更容易實現和擴展。

之前作戰部署的習慣做法是,指揮官和他的部隊基本能夠在當天先後到達前進基地。但大國衝突的作戰方式不是這樣。在西太平洋針對中共採取行動,需要「準備好的部隊」。在肯德爾看來,一支「準備好的部隊」沒那麼簡單。他說,部隊本身必須在出發時就已經準備好戰鬥所需的所有能力,並且你能夠對這些部隊進行統一指揮。他認為,美國現在還沒有做好這樣的準備。

去年9月,在馬里蘭州舉行的空軍和太空部隊協會(AFA)研討會上,肯德爾說,有必要專門針對中共做出改變。中共創建了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兩個新軍種,並大幅增強了空、海軍能力。火箭軍的目的是攻擊美國的高價值資產、航空母艦、前沿機場以及關鍵的指揮控制和後勤節點。而戰略支援部隊的目的是在太空和網絡領域實現信息主導地位,包括攻擊美國的天基能力。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優化其能力,以應對大國競爭並試圖在西太平洋地區戰勝美國。肯德爾說,「我們也必須這樣做。」

這還只是美國空軍為與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發生大規模衝突而進行的戰略準備,當然對美國空軍來說是一次大重組,包括部隊結構、裝備和作戰方式的重大改變。美國空軍應對大國競爭的主要策略是強調各種飛機之間的協同作戰和更大範圍的指揮控制。當然,這也必然促進軍種之間、地區盟友之間的協作關係。

美國空軍的重大結構調整顯示,在美國眼中,中共威脅等級和危險程度可能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高。美國以大約8,800億美元的國防預算遙遙領先世界各國。中共緊隨其後,國防預算約為3,000億美元。然而,中共的國防開支不透明,美國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接近7,000億美元,幾乎與美國持平。美國在印太地區比較成熟的盟友和夥伴還有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台灣,如果加上這些國家的年度國防開支,美國和印太地區合作夥伴的國防預算接近1兆美元。

軍事力量方面,中共可部署5,100多架飛機、1,500多艘艦艇和26,000多門火砲。美國印太司令部則擁有200艘艦艇,其中包括5個航母打擊群和大約1,100架飛機。如果考慮到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台灣,美國及其太平洋夥伴總共可部署超過18,600架飛機、近2,300艘軍艦以及大約22,000門火砲。這還沒有考慮到美國在印太地區以外可以調動的軍事力量。當然,這些數字並沒有充分考慮全面戰爭需求和各方可動用的其它能力。但通過它可以對世界上最重要地區的軍事力量平衡有一個基本了解。

美國可以依靠這些地區夥伴關係阻止北京的侵略。實際上,近年來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重點之一,就是發展和加強地區軍事合作並取得了新的進展。美國與印太地區的五個國家維持同盟關係,包括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這些是國家之間有約束力的協議。一旦發生台海衝突,這些國家將與美國協同或提供行動便利,甚至台灣與美國的協作也會立即升級。

總之,所有趨勢都指向一個方向,那就是中共要老實點兒。中共所謂2027年武統台灣的最後期限,很可能會變成中共終結的期限。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關注《時事軍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軍事熱點】烏無人艇擊沉俄護衛艦
【時事軍事】胡塞導彈迫近美艦 土匪也敢叫板了
【時事軍事】台灣F-16變身蝰蛇 空地通吃
【軍事熱點】戰局艱難時刻 烏軍事高層大改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