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要離】壯士受辱也服氣 讚他是「真正的天下壯士」

文╱常山子
瘦弱矮小的要離,為何被伍子胥形容為「謀事之時,卻有萬人之力」?(清玉 繪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7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怎樣才能稱得上「壯士」呢?是豪壯而勇敢之人?

一個瘦弱矮小之人,如何能讓一個驕傲的壯士俯首稱臣,稱之為「真正的天下壯士」呢?

春秋時期吳王闔閭,欲派刺客刺殺王僚之子慶忌。伍子胥向吳王推薦了要離。但要離身材瘦弱矮小,不過伍子胥卻認為,「要離謀事之時,卻有萬人之力」。於是,就講了一段要離與東海壯士──椒丘訢之間的故事。

壯士椒丘訢居住於東海邊上,以勇猛著稱,但為人自大而狂傲。

有一回,椒丘訢奉齊王之命出使吳國,一天來到淮河渡口,便停了下來,準備讓馬匹飲水解渴,但管理渡口的官吏見狀,卻連忙制止,「萬萬不可啊,淮河裡有一位水神,一見馬就會出現,把馬吃掉的。」

「在壯士面前,什麼神敢加以干涉?」狂妄的椒丘訢說完後,就派隨從領著馬到渡口喝水。沒想到,水裡立刻出現水神,搶走了馬,可憐的馬兒立刻沉水中,消失不見。

椒丘訢見狀,大為憤怒,立刻脫下衣服,舉著劍沉入水裡,找水神決戰。椒丘訢就在水中與水神大戰。幾天後,浮出水面的椒丘訢,瞎了一隻眼睛。椒丘訢與水神大戰的事蹟,也傳了出去。

椒丘訢抵達吳國後,碰上朋友家辦喪事,便前去致意。

喪席上,椒丘訢坐了下來,對面的坐的正好是要離,在座還有許多士大夫。

椒丘訢仗著自己曾與水神搏鬥,態度十分傲慢,竟對席上的士大夫出言不遜。在座的人都無法忍受椒丘訢的自大、盛氣凌人,卻也默然不作聲。

這時,要離緩緩說道:「我聽說身為一個勇士,與太陽作戰,不會等待日晷移動;與神鬼作戰,不需要移動後腳跟;與人作戰,連聲氣都不會發出。活著出去,死了回來,不受對方侮辱。」椒丘訢一聽,張大眼睛瞪著要離。

據《東周列國志》記載,要離身材「僅五尺餘,腰圍一束」,極為瘦小。這時,要離卻面不改色,又繼續說,「你跟水神在水中決鬥,結果犧牲了馬,丟失了馬夫,還弄瞎了一隻眼,形體已經傷殘還自稱勇敢,這正是勇士的恥辱啊。」

「不當場戰死在敵人手下,而是貪戀自己的性命,還在我的面前表現出傲慢的神色呢!」要離說完,椒丘訢憤怒地脹紅了臉,起身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喪席結束,要離一回到家就對妻子說:「今天我在喪席上侮辱了壯士椒丘訢,他憤恨交加,今晚肯定會來找我報仇。」要離交代妻子要小心,還叮囑說:「不要關上家裡的門」。不要關門?妻子感到詫異,但也照做了。

到了晚上,椒丘訢果然來到要離的家門前,他一看要離家敞開著大門,就直接走進了前堂,又發現前堂的門沒關,就進了要離的臥室,臥室也沒人看守,只看見要離披散著頭髮,仰躺在床上。

一心想報復的椒丘訢,一手拿劍,一手揪住要離之後,說:「你有三條該死的罪過,你知道嗎?」

「不知道。」要離說。

「你在大庭廣眾面前侮辱我,這是第一;回家也不關門,這是第二該死;第三,睡覺卻不防備。」椒丘訢接著說:「你有這三條該死的罪狀,想必你死了也不會怨恨我吧!」

「我並無三條該死的罪過,倒是你有三點不具備勇士資格的羞愧之處,你可知道?」要離語氣鎮定,神情平靜。

「不知道。」椒丘訢心感疑惑。

「我在眾人面前侮辱了你,你卻不敢當場回應、報復我。這是第一點你不配勇士的身分;第二,你進入我家大門不咳嗽,進我家前堂也不吱聲;第三點不配作勇士的原因是,你先拔劍,再揪住我的頭之後,才敢大聲說話。」

「你有這三點不配作勇士的原因,你卻敢來威嚇我,難道還不鄙陋嗎?」要離說完,直視著椒丘訢。

椒丘訢一聽,沉默片刻後,嘆了口氣,扔下了手中的劍,「過去,從來沒有人敢輕視我的勇猛。要離,你的勇敢超過我之上,你才是真正的天下壯士。」

要離身上體現的似乎不僅是豪壯與勇敢,而是在過人的沉著與膽識下,體現出其智慧與機智。真不愧被伍子胥形容為「謀事之時,卻有萬人之力」。

聽完這個故事,吳王闔閭便要伍子胥前去邀請要離進宮。@*#◇

事據《吳越春秋》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越王勾踐石屋養馬三年,臥薪嘗膽十五年,又經過三年的戰爭,終於滅亡了吳國。吳王夫差拔劍自刎,臨死前說自己沒有面目去地下見伍子胥。同時他也警告范蠡和文種說敵國破、謀臣亡。吳國滅亡後,范蠡和文種這兩位大夫的處境也就危險了。那麽勾踐又是如何對待這兩位幫他復仇的功臣呢?
  • 關於「臥薪嘗膽」的故事,很多中國人都耳熟能詳。故事中的主人公是越王勾踐,他在被吳王夫差打敗後,臥薪嘗膽,最終反敗為勝。而吳王夫差亡國前亦有先兆。
  • 10歲就當國師,受到三朝統治者禮遇,他到底是得道高僧,還是政治和尚,一件事揭開謎底。
  • 天啟年間,大明國運走向沒落。仕宦書香之家,尚能享有片刻閒適安寧的天倫之樂。在大學者王思任家中,聰慧婉麗的三小姐正無憂無慮地成長著。 清白的家風,淵博的家學,將她塑造成標準的才女。三小姐天生幾分偉丈夫氣概,竟不似一般的江南閨秀。在後來國仇家恨、命運浮沉的考驗中,她仍然堅守著忠孝節義,在苦難中構築了她的文學世界,並將那不讓鬚眉的性情貫穿一生。
  • 晚明時期,若論文學燦然之鄉,首推江南形勝;而江南詩書風雅之家,又以「午夢堂」文學家族為代表。情深意篤的沈宜修、葉紹袁夫婦,詩意地棲居塵世,撫育了眾多才華橫溢的兒女。葉家的三小姐葉小鸞,更是一位神仙般的妙齡才女。
  • 美要眇兮宜修,是湘水女神飄逸綽約的風姿,也是一位晚明閨秀的芳名。沈宜修,究竟是什麼樣的妙人,擔得起神仙一般的美好形容? 江南自古繁華,山水清嘉,地靈人傑。世家大族詩書傳家,女教興盛,湧現出眾多品貌俱佳、文名遠播的淑女。沈宜修就是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一位,她身處柴米油鹽的俗世,卻以細膩婉約的心靈,構築了生命的詩意桃源,更為後世留下了燦爛的筆墨。
  • 有宋一代風雅無雙,才子才女更是風華絕代。即使在動盪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濁世佳人張玉娘,其文采可與清照齊名,其德行遠追班昭遺風。她如幽蘭白雪高潔,在韶華芳齡仙逝,走過了短暫卻才情雙絕的傳奇人生。
  • 慶忌一驚,回頭用手揮向要離,沒揮中;再揮手又落空;第三次一揮,慶忌揪住了要離的頭,接著按入水中,再提起放在自己的膝上,慶忌說,「你竟敢動矛來傷害我!」
  • 岳陽大觀
    從明朝永樂三年開始,鄭和7次奉命下西洋,航程橫跨十萬餘里,時間跨越28年。在海上,鄭和的船隊風帆高張,日夜不停穿越於狂濤之間,他們為何能夠如履平地般一次又一次完成歷史的大使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