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干預美國大選意欲何為?

人氣 277

【大紀元2024年04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信宇編譯)近日,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情報界(Intelligence Community,簡稱IC)得出結論,中共正試圖影響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然而,北京的目的究竟是支持民主黨的喬‧拜登(Joe Biden)或共和黨的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還是有意破壞美國民主體系,目前仍不確定。

美國情報界發布的《美國情報界年度威脅評估報告》(Annual Threat Assessment of the 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解釋道,新技術正在讓莫斯科和北京推動言論、輿論和公共政策。情報界以哈馬斯(Hamas)組織與以色列之間爆發的加沙戰爭(the Gaza war)為例,這場戰爭「因中共和俄羅斯鼓勵在全球舞台上削弱美國的言論而加劇」,對「在其它緊迫問題上的國際合作」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

令人震驚的是,美國情報界指出:「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期,世界走向何方,將由提出最有說服力論點的一方來決定,這個觀點需要說明世界應該如何治理、社會應該如何組織。」

目前,中共和俄羅斯,尤其是中共,正在努力主導全球信息空間,影響人們的思維和投票方式。中共在這個領域所做的努力正在破壞世界民主的質量,而且可以為特定候選人量身定做,花樣迭出。

在一場被稱為「垃圾郵件偽裝」(spamouflage,由垃圾郵件/spam和偽裝/camouflage兩個英文單詞合併而成)的運動中,數千個虛假社交媒體帳戶被發現與中共政權有關。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帳戶雖然假裝是美國人,然而經常使用中文。它們活躍於北京時間上午8:50至下午5:00之間,這是正常的中國工作時間,而在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裡,它們似乎會安靜下來。這些帳戶散布謠言,宣揚陰謀論,挑起不滿情緒。除了支持混亂之外,他們還可能試圖在2024年美國大選中取得預期結果。

當前有許多證據表明,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當選總統將對中共不利,因為川普前總統是一個對華鷹派。他在執政期間挑起了貿易戰,而且從不諱言指責中共對美國及其盟國進行貿易欺騙、傾銷和脅迫活動。川普總統執政期間,對台軍售增加。他也是自1979年以來首位在台灣派駐美國軍警人員的美國總統。鑒於北京可能會懼怕川普總統,中共很可能會通過社交媒體宣傳來幫助喬‧拜登總統獲勝。

然而,總部位於紐約的知名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卻有不同的看法。該協會認為,中共可能更傾向於川普總統,因為川普總統當選後預計將無法在美國國會獲得共識。雖然這是事實,然而拜登總統或任何總統都有可能面臨這個局面。現在美國政治兩極分化嚴重,除非一黨掌握了總統職位和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否則總統很難順利制定外交政策。拜登總統要求為烏克蘭提供額外資金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由於共和黨人要求為保護南部邊境提供更多資金,這筆資金被推遲了。因此,一個分裂的國會顯然會阻礙任何一位總統實現其外交政策目標。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指出,川普總統任期內另一個可能有利於北京的潛在弱點是川普總統無法達成國際共識。另一方面,強人和獨裁者尊重川普總統,願意聽從他的意見,而一些世界領導人卻拒絕與拜登總統會面,不尊重美國。

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美國的外交實力直線上升,回到了過去幾十年來,或許是冷戰以來,從未有過的水平。美國、歐盟與主要合作夥伴日本、澳大利亞和英國,以及菲律賓和可能的越南等規模較小但至關重要的合作夥伴之間的團結與合作,是出於世界尋求美國防務保護體系保護的現實需要而發展起來的。一些歐洲領導人由於不喜歡川普總統的推特發言,他們就會拒絕參與美國領導的歐洲防務,從而選擇獨自對抗俄羅斯,這似乎顯得牽強附會。

此外,川普總統在施政理念上開始加強美國與其歐洲和亞洲盟國的防務關係。他向北約成員國提出挑戰,斥責它們沒有達到國防開支目標。結果是川普總統威脅美國退出北約,而不是北約盟國威脅退出或停止與美國的防務合作。

川普總統執政時期反對北約主要源於兩點。首先,他認為美國不應承擔為歐洲防務提供資金的負擔。其次,他認為中東和亞洲等其它地區的威脅比俄羅斯構成的威脅更為緊迫。這個觀點與《美國情報界年度威脅評估報告》一致,後者認為中共是更大的威脅。此外,中東地區持續不斷的衝突構成了升級的重大風險,特別是考慮到伊朗、中共和俄羅斯抱團取暖三足鼎立的局面。因此,川普總統認為,北約要想繼續發揮作用,就應擴大其任務範圍,將解決中東問題和對抗中共威脅包括在內。

總而言之,本文分析的核心問題是川普還是拜登當選為總統更符合中共的利益。然而,根本問題不在於兩個總統執政理念的優劣,而在於中共認為哪位候選人最符合其利益。因此,中共很可能會支持它認為最有利於實現其目標的候選人。相反,如果中共的目的是破壞民主、製造混亂並阻止其它國家接受民主價值觀,那麼無論選舉結果如何,他們都可能選擇表面支持,而在背後挑撥離間。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是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本科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目前在美國軍事大學(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研究國防議題。他為多家國際媒體撰稿分析亞洲經濟形勢,他還撰寫了一系列涉及中國經濟議題的著作,包括《一帶一路之外: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 2019)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2018)等。

原文:CCP Influencing US Elections—but Which Wa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中共干預美國大選  林伍德:超乎想像
王友群:中共干涉美國大選九個表現
周曉輝:美國「四一八」聽證會緣何讓北京恐懼
周曉輝:拜登為何再次警告習不要干預美國大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