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職逃兵 廖營餘成為西瓜王的故事

榮獲2023年西瓜評鑑特優獎。(廖營餘提供)
人氣: 14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4年0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廖儷芬 雲林報導)贏得西瓜節最高榮譽特優獎

廖營餘辛苦120天,已進入採收期了。
廖營餘辛苦120天,已進入採收期了。(廖營餘提供)
一植株留一顆西瓜而已,其餘的會摘除掉。
一植株留一顆西瓜而已,其餘的會摘除掉。(廖泳騰提供)
大西瓜才十斤大,還要十餘天才會成熟。
大西瓜才十斤大,還要十餘天才會成熟。(廖儷芬/大紀元)

20年前雲林二崙西瓜達人廖營餘捨棄教職,和弟弟一起返鄉承接父親的西瓜事業 在2023年西瓜節的西瓜評鑑中稱霸,獲得最高榮譽特優獎,今年也開始進入採收期了,廖營餘開心的表示:「與西瓜熱戀120天,我和瓜粉們無論是等待、期待,還是接待,我們一年一約。」

 

榮獲2023年西瓜評鑑特優獎。(廖營餘提供)

從台中師院畢業後,2004年和2005年,廖營餘還在小學實習。直到2006年,才正式開始專職務農。廖營餘表示:「我覺得所謂的傳承,你看,像現在,我看到我爸在這塊土地上辛勤耕耘,而我們的孩子們也在這裡幫忙,這一幕讓我感動。」

夏天下午一點太陽非常大,廖營餘已在西瓜田工作了。(廖儷芬/大紀元)

瓜粉們的期待

訂單已經滿檔的廖營餘,大都是多年累積的老友,包括他歷屆的同學,還有台中師院的同學好友、學長姐、老師們,加上多年社群的經營,廖營餘提到:「我在Facebook上分享了我的西瓜故事,用影片記錄我們的點點滴滴,網友也跟著看著它成長。影片中有時候會拍到我們疲憊的模樣,以及西瓜的成長情況,但那都是真實的。我們不想做假,只想真實呈現。雖然今年才開始做生產履歷,但朋友都說我們比生產履歷還像生產履歷,因為我們把瓜田的一切都原汁原味地呈現給大家了。」

廖營餘的西瓜田一望無際,有九甲多。(廖泳騰提供)

為西瓜市場注入暖流

二十年前和弟弟返鄉跟著父母種西瓜,讓村子人感到不解,放著教職不做,居然要回來玩泥巴,廖營餘分享這段心路歷程:「當初回來種西瓜的時候,我們其實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以西瓜傳情。為什麼要這樣說呢?因為我們希望用西瓜來建立感情,而不再是單純的買賣關係,你給我新台幣,我給你西瓜這種冷冰冰的交易。我覺得這種冷冰冰的交易不會持久,但如果帶有感情的話,就不會只有一次而已。我們當初就是這樣想的。」

二崙農家子弟,從小就能吃苦耐勞不怕困難。(廖儷芬/大紀元)

二崙樸實農家生活

他進一步說道:「我爸在農會上班,家裡從小就看著西瓜、蔬菜長大。每當要採西瓜的時候,全家就動起來,我們對這塊土地有感情,因為從小的回憶就在這片土地上。國小時候在瓜園回憶,國中也有,甚至到了高中和大學,每年的西瓜節好友都會來家裡吃西瓜。所以我和弟弟決定一起回來,一起享受這樣的時刻。同時,我們也思考如何創新。過去父母都是賣給攤商,大盤、中盤、小販,但我們想,直接面對消費者也不錯啊。」

廖營餘74歲的父親廖金昌,還會到瓜田幫忙。(廖泳騰提供)

用心學習與勤耕

廖營餘種植的方法,其實就是延續父母的傳統。兄弟倆去了台中找老師:「我們發現,如果只在家附近觀察,就只會看到濁水溪的西瓜。所以我們到了大甲,甚至去了花蓮,參觀其他農場,向他們學習水肥管理、蔬果栽培技巧等。以前,父輩們種西瓜時,真的用的是濁水溪的水。當時的種植面積比較小,都是用手推車。我記得小時候,我、弟弟和妹妹每天早上都幫忙採西瓜,父親送我們上學。但幾乎每次都遲到,因為我們要把有瑕疵的西瓜放在老師的桌上。後來,我們的西瓜越來越有名,各階層的人都來買,包括學校同學和老師。我還參加了雲林縣政府農業智慧大學的課程,不斷提升自己。如今,我們收到了越來越多不同層面的訂單。」

晚上挑燈採收大西瓜。(廖營餘提供)

分享西瓜種植訣竅

讓它長出西瓜和西瓜留的位置都很重要。廖營餘分享道:「一開始希望它快點生,但當藤蔓走到一定長度時,植株正好強壯,這時候要選擇留下最好的。疏果掉多餘的,只留下一個,讓它長得好、長得壯。疏果的時間點是在你已經決定之後,其他的早點摘除,把所有的養分都給它,它就會長大一點。如果你把所有的西瓜都留到差不多十斤的時候,它長大的空間就比較有限,所以疏果這個動作其實就是要一直做,一直摘除掉。留到最後的陪你走到最後的就是最好的。」

甜又多汁的大西瓜。(廖營餘提供)

近幾年蜜蜂減少,還需要進行人工授粉。廖營餘表示:「有時候,著果率不佳時,我們就需要進行人工授粉。九甲多的地,我們可能會花上一個禮拜或三至五天的時間進行授粉。果實結成後,我們就準備進行疏果。最令人擔心的是,有些果實可能受到臍腐病的影響,所以必須摘除以免影響其他果實。」

臍腐病的西瓜。(廖儷芬/大紀元)

連二年乾旱 讓西瓜口渴了

今年遇到了缺水乾旱的問題,一開始受到芽蟲的影響,後來天氣轉熱,又出現了紅蜘蛛。因此,今年200株西瓜中只有160顆結成果實,但廖營餘仍然感到開心。因為廖營餘種了九甲多的西瓜,也不是一路順遂,他提到:「在2022年那一年爆雨虧了一百多萬,因為質量不好,不敢賣,網友一等就是兩年。而新冠疫情爆發那一年,雖然產地的價格很低,幸好網路這條路拉了一把。多年的忠實粉絲讓團購更加蓬勃發展,安然度過了難關。」

二崙自強大橋橋下,晚上採西瓜的情景。(廖營餘提供)

廖營餘提到今年的困境:「採收時,水的控制非常重要。不能給太多水,這樣才能增加甜度。今年由於乾旱,土壤非常乾燥,根部只能吸收到水分到哪裡就生長到哪裡。剪除不必要的枝條時,西瓜會生根,吸收養分。因此,根部主要在表面,而後方根部就較無法吸收到水分。今年沒有降雨,天氣又炎熱,葉子因乾旱而捲曲。以前有西北雨,但今年卻沒有,使得葉子開始枯萎。每天都需要在田間忙碌,因為需要時刻注意滴灌是否順暢,以免水管堵塞,這是一項辛苦且無奈的工作。」

用滴灌方式澆水,避免給水不平均。(廖儷芬/大紀元)

突破缺工問題

缺工的問題,廖營餘表示:「我們有機械化解決了一部分,像是噴藥的機器,現在那邊的瓜田裏,有一個阿婆,一位大哥在那邊工作。如果晚上要採瓜,會請專業的人來幫忙,只要分配好工作,就能解決一些問題。我和弟弟一對一合作,父母和小孩也盡量來幫忙,所以缺工問題還沒遇到。」

為了節省人力,很多工作都機械化了。(廖儷芬/大紀元)

廖營餘的堅持和努力,不僅是為了生產優質的西瓜,更是希望用西瓜傳情,建立起與消費者之間的情感聯繫。他對家鄉土地的情感,以及對西瓜的熱愛,還有對瓜粉們的品質保證,使他能夠克服種種困難,不後悔當教育界的逃兵。

責任編輯:曉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