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訪華前 中共劃底線 專家:懼怕垮台

人氣 6521

【大紀元2024年0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採訪報導)美國反擊中共動作頻頻之際,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將訪華,中共提前劃不要改變中共體制等底線。專家認為,中共最害怕自己垮台。而按目前態勢,東西方將會進入比過去冷戰時期更複雜的新對抗格局。

布林肯未到 中共提老問題 專家析它的最怕

在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24日至26日訪華,中共提前提五大目標。據中共官媒報導,中共外交部官員在首個目標中重提底線,聲稱:拜登總統多次重申美國不尋求進行「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遏制中國發展,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援「台獨」,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以及不尋求同中國「脫鉤」等等。

中共曾對川普(特朗普)時期美國政府開始著意區別中共和中國人民作出強烈反應。拜登上台後,中共則一直重複上述要求。

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台灣智庫諮詢委員吳瑟致4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希望美國是什麼樣的立場,但是美方的立場恐怕重點都不是這個,「美方的立場基本上是站在國際政體的秩序上,(應對)中共帶來一定程度的脅迫跟威脅。」

吳瑟致進一步表示,美國當然不會當面說要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中共反覆強調,表面看它是擔心自己的政治制度受到外部的影響,但其實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對其政權的影響勝過於外部的影響,中共是轉移視線,謊稱有外部勢力的介入,這是為了對內做宣傳。

另外,針對中共說美國承諾不和中國脫鉤,吳瑟致說,事實上國際社會因應中共的威脅,認為去風險化才是最主要的主軸,而去風險化的這個風險,指的就是中共。

「去風險化不等於說今天要跟中國脫鉤,而它(中共)強調不脫鉤,也是一種避重就輕的說法。這是中共要對內解釋的重點,但恐怕不是國際社會的重點。」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榮譽教授丁樹范4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之前的發展是因為與國際接軌,國際給它提供了資金和知識。現在中共仍需要國際的資源。美國如果發動對中國的冷戰,勢必要設法切斷中國的國際資源。所以,中共要美國遵守承諾:不要進行新冷戰。

過去的冷戰時期,是指1947年至1991年之間,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與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既非戰爭又非和平的長期對峙與競爭狀態。美國國會議員約翰‧福斯特‧杜勒斯在20世紀50年代初提出「和平演變」策略。

據中共媒體的說法,和平演變,是不同主義國家間所採取的一種「超越遏制戰略」,以促使對方國家制度發生變化。「和平演變」就是一種非暴力的衍生變化過程。1991年12月25日蘇聯解體,就被中共認為是西方國家促成的。

類似地,21世紀初期一系列發生在中歐、東歐獨立國協國家的以顏色命名的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也被稱為「顏色革命」。中共近年也不斷強調防範「顏色革命」。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戰略與資源所所長蘇紫雲4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和平演變是中共數十年來最大的心病,1960年代中共就說美國想對共產主義國家進行和平演變;到了1997年,當時美國的克林頓政府,要幫中國發展經濟,希望中共經濟起來之後,會進行政治改革,也是和平演變。

他認為現在中共訴求台海的問題的反台獨或統一說法都是掩飾。因為台海問題的本質是民主和威權的競爭。「中共怕這種民主的思想在中國境內茁壯,星星之火會衝擊到共產黨的統治。」

中共在1989年鎮壓「六四」之後不久,西方很快讓中共融入國際,獲得國際資本輸血,增強了國力,但在政治上更加倒退。

在川普上台之前的幾十年,西方幫中共發展經濟試圖改變中國政治的和平演變,則被認為是失敗的,並被批評是對中共實行了綏靖主義。

從川普上台對中共發動貿易戰,到拜登時期,儘管表述和做法不一樣,更強調該對抗的對抗,該競爭的競爭,該合作的合作,但外界認為美國基本沿續了對中共的強硬政策。

吳瑟致表示,冷戰的格局在過去是美蘇之間意識形態的對決,但是背後所支撐的是大國之間的精神,現在美方也不希望再開啟冷戰,但實際上國際社會確實形成了民主跟專制體制國家的二元化的對決,比如說中國、伊朗、朝鮮、俄羅斯,被認為形成如同一個邪惡的軸心,美國所建構的從安全的議題或者經濟上的結合,是以民主國家為主軸。

美國連環出招反擊中共 專家:進入比冷戰時期更複雜的對抗格局

在布林肯訪華之前,美國頻頻打擊中共,涉及中共黑客問題、芬太尼問題、中共攻擊美國基礎設施問題,美國已重啟301法案調查中共,並正在反擊中共的「低價傾銷-貿易戰」。

在科技方面,美國剝離「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母公司「字節跳動」;更換港口中國制「起重機」;協調荷蘭和日本,收緊對中共的半導體設備、材料的出口限制。

在軍事的戰略部署上,美國在冷戰以來,第一次將「中程彈道導彈系統」部署在了印太地區,美國還在構建「小型多邊」聯防體系,已展開史上最大規模「美菲聯合軍演」,都在針對和防範中共的擴張。

在伊以衝突中,美國眾議院通過法案,斬斷伊朗石油出口,而伊朗石油近80%都賣給了中共。

此外,美國國會議員提出一項《無限制法案》,要求中共軍工企業在180天內,退出俄羅斯市場,否則將面臨全面封鎖制裁。

丁樹范表示,美國在包括軍事在內所有領域和中共競爭。中共在某些領域能突破,例如華為手機,使美國意識到必須要盡全力競贏中共。至於制裁效果,則要視個別項目。例如,美國不可能封鎖伊朗的石油出口。

台灣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南華大學亞太研究所所長孫國祥23日對大紀元分析,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於中共的威脅持續保持警惕的姿態,目前先從經濟著手,但有可能上升到意識形態的較量,變成冷戰。

他進一步說,一方面是民主開放的社會非常擔心共產主義國家的滲透,像台灣;另一方面,威權國家也擔心民主國家顛覆它的政權。目前各個國家都有類似國家安全法或反間諜法,這種情況就代表各個國家都在築高牆。

「這種築高牆如果持續推演,又會進入到類似冷戰的情況,只不過這跟當初美蘇之間直接對抗的情況更複雜。因為中共對國際組織的影響力滲透,和當初蘇聯壁壘分明的方式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吳瑟致也表示,短期之內,民主國家會先去防止專制國家的滲透,使全球秩序不受到專制體制國家的影響。更遠一點就是民主聯盟和專制聯盟之間可能有全面性的對抗,透過在經濟體制或安全意識上的對立凸顯出來,但恐怕不像二戰之後的冷戰格局。

「可能彼此之間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流動,在經濟的關係上,但某個程度上對壘或者是分野的情勢會越來越清楚,在政治上在意識形態上會凸顯。」

吳瑟致說,民主的機制以及市場競爭所代表的是一個國家的包容和競爭力,專制體制是自我封鎖,它到最後可能會被瓦解。所以中共特別擔憂。它希望西方國家提供技術,希望跨國企業來投資,但同時又擔心在互動過程中它的體制受到挑戰。這就是習近平一再強調的所謂安全問題。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布林肯本週再訪中東 推動加沙停火
布林肯:中共威脅印太 美菲有共同擔憂
布林肯強調美菲國防關係 馬科斯警告中共
布林肯提醒盟友 中共正在加大對俄援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