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 大陸頻現「骨灰房」說明兩件事

人氣 1016

【大紀元2024年04月07日訊】最近,「骨灰房」在大陸成了焦點話題。黨媒、官媒都爭相報導,稱「個人購買商品房用於專門放置骨灰盒」是因為「大城市存在著墓地價格高、管理費用貴、租期短等現實問題」。但解決了這個問題,卻又容易「引發糾紛」。

有法律界人士對此表示,作為房產銷售,在「明知購房者購房目的是安放骨灰盒進行祭奠」的情況下,卻「仍然銷售,或暗示」可以這樣做,都「違反了民法典有關合同效力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相關內容」;作為開發商,如果「有針對性地開發『骨灰樓』」,並「以住宅名義對外出售」,就「涉嫌違反行政法律法規」。

然而,在樓市已成為各地支柱產業、政府收入主要來源的紅朝當下,中共麾下的司法部門、行政部門會去阻擋這樣的財路嗎?況且,在「行政法規無權規範民事法律主體」的法律依據支持下,政府就更有理由不去管了。

跟「骨灰房」毗鄰而居的人中肯定有不樂意的。但如果「申請物業公司協調或至法院起訴,要求恢復原用途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真的有用,2017年在江蘇如皋某小區就不會出現「一批業主聚集抗議」了。這表明,「骨灰房」在7年前(或更早)就出現了;那麼多業主提出抗議,也說明小區裡不只一家。

但7年過去了,這種影響人們居住感受和環境的另類房屋不但沒人管,還越來越多。看來,政府管不管,從來都不是以購房人的居住體驗為標準的,而是要看官老爺們是否能從中漁利。在「政府需要斂財」的推動下,以前有炒房,後來又有天價墓地,如今再把「骨灰房」推向市場,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這不,有房產銷售已公然表示,「銷售時無法分辨購房者的用途」,這與「許多人買下房子但不居住」的「炒房潮」是「一個道理」。還有銷售表示,我們「只管出售房屋,不問用途」;業主是否「改變了用途」,也「很難界定」。若有人詢問是否能買到「骨灰房」,就會有銷售專門「推薦相關小區」。另有物業公司人員也淡定地表示,如果「骨灰房」業主「不承認或不願意改」,他們「也沒有很好的辦法」。話都說得這麼露骨了,不禁令人懷疑,官媒的曝光好像不是要對亂象口誅筆伐,而是在為政府家的樓市新產品——「骨灰房」打廣告。

另一邊,還有「五毛」在牆內帶風向。當看到一些業主表示,「對面『住』的是骨灰,換作誰也不願意」、「和一堆已經去世的人住在一起」會感到「隱隱不安」、「瘮得慌」、「既膈應又有些害怕」時,有人在知乎上高喊:「我是妥妥的無神論(無鬼論)者」、「你覺得『晦氣』,你晚上睡不著,那是你心中有鬼」;有人嫌業主小題大做,理由是「人家家裡靜悄悄的,既不擾民,也不被民擾」,再好不過了。還有人直接「建議政府引導建立集中式的骨灰小區」,說最好「每一個家庭搞一間房屋專門用來放家族骨灰。省錢,省事。而且集中在一個房屋。後代也可以統一祭拜。方便」……既然輿論都烘托到這兒,你要再對「骨灰房」有所非議,好像就太不懂事了;廣告都做到這份兒上了,你要再不買,就很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刻意宣傳讓活人與死人同住,這只能表明,各地政府的吃相太難看。畢竟房屋過剩,庫存去不完,政府最擔心的就是被山雨欲來般的地方債壓垮。要想撈,還得繼續開源、搞么蛾子。要想腐,還得繼續去侵犯老百姓的隱私空間和住房權益。儘管房價斷崖式下跌、且怎麼刺激都漲不上去的頹勢難消,但只要沒降到白菜價,僅靠一、兩千的月薪,大陸P民是根本買不起房的。於是,住在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周邊的地方大員們便將算盤打在了那裡尚有餘錢的韭菜身上。

有網友透露,「早在200x年,魔都崇明很多地塊,就主打骨灰房了(可能更早,不深究)」、「10萬—30萬一套,小區8成以上都是買來放骨灰的」。既然多年前就不足為奇了,既然一直都能捂著、不怎麼報,那麼如今這種「小罵大幫忙」的宣傳又是在覬覦怎樣的商機呢?

據大紀元採訪的一位北京市民透露,從年初到現在,北京感染新冠(中共病毒)的人一直都很多,大家「在一起會說,誰走了,誰誰誰走了,歲數不算太大」,且人「說走就走」,令人猝不及防。就在今年1月,另有北京市民告訴大紀元記者,「北京的火葬場、殯儀館普遍很緊張,要托關係(才能排上隊)」,火葬場「24小時不停地燒」,還有「很多殯儀館都在擴建」。他表示,能證明北京在大量死人的另一個跡象是「總會看到有人在燒紙」;於是「現在北京所有的陵園都不讓燒紙了,官方不鼓勵燒紙了」。

當然,出現大量死亡的不只是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2023年底,大陸某地一家骨灰盒工廠的員工透露,由於「沒有預料到會死那麼多人,去年做了五萬多個骨灰盒,倉庫備了五萬多個」,但僅在2023年「上半年」就「不夠賣」了,那時一個月又加做「一萬多個骨灰盒,根本做不過來」。

這樣的商機無疑會被監控著各行各業的中共盯上。在這條利益鏈上,死人需要火化,而骨灰需要盒子,骨灰盒又需要一個密閉的空間來安放。在中共看來,火葬場、骨灰盒生產商、賣花束、紙錢的商店,乃至墓地開發者都能賺得盆滿缽滿,房屋堆積的樓市也必須要從中分得一杯羹。

中共最擅長的就是啃人血饅頭、發死人財。為了發這種見不得光的財,不惜殺人害命。這場疫情從把病毒放出來到強制核酸、封控、建方艙、倒賣救災物資、搞出什麼特效藥和疫苗,樁樁件件都能要了中國人的命,每個環節都在為趙家人輸送利益。

所謂「人口紅利」,都是不把人當人的政府所看重的。大陸不再是「世界工廠」,廉價勞力無法發揮其作用,中共能從底層人身上獲取的,就只有器官了。醫院為倒賣器官,能將活人搞成腦死亡,地方政府與房產商為賣地、賣房搞出個「骨灰房」,也就小巫見大巫了。中共存在一天,老百姓就休想過太平日子。它想苟延殘喘,只能靠割韭菜續命。中共沒有明天,就更得今朝有韭今朝割了。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湖北農村染疫死人多 做法事戲班子忙不過來
【一線採訪】猝死者多 大陸骨灰盒生意火爆
【一線採訪】內蒙古猝死案頻發 火葬場爆滿
中國墓地太貴 多地出現個人買商品房放骨灰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