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8歲女兒校内服芬太尼中毒亡 父母尋真相

18 歲的西德尼(Sidney McIntyre-Starko)從小熱愛舞蹈。(sidneyshouldbehere/Instagram)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清清加拿大溫哥華綜合報導)「美麗的西德尼的離去,給我們的心靈和生活留下了一個永遠無法彌補的空缺。」溫哥華綜合醫院急診部醫生卡羅琳‧麥金太爾(Caroline McIntyre)說。

2024 年 1 月,兩名大學一年級學生在維多利亞大學的宿舍裡因服用阿片類藥物中毒而抽搐暈倒,18 歲的西德尼(Sidney McIntyre-Starko)不幸身亡。她的父母花費了數月的時間調查女兒的死因,並為女兒開設了網頁sidneyshouldbehere.ca,分享了她短暫的人生,和她最後時刻所經歷的這場悲劇。

他們在網站上寫道:「我女兒的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18 歲的西德尼(Sidney McIntyre-Starko)從小熱愛舞蹈。(sidneyshouldbehere.ca)

根據信息自由法,麥金太爾和先生獲得了報警學生與911和校園保安的通話紀錄,紀錄顯示事發當時,即 1 月 23 日下午6:32分,一名學生遵循校園指南致電保安,另一名剛吸毒的學生打911報警,前後僅相差2秒鐘。

據溫哥華太陽報報導,溫哥華綜合醫院的急診醫生安德魯‧坎貝爾(Andrew Campbell)表示,他們可以在急救人員到達接手之前進行心肺復甦,或者使用納洛酮。 「如果你能在前6到7分鐘內給他們(納洛酮)藥物,他們的生存率幾乎可以達到100%。成功率非常高。」

911和校方拒認錯

維多利亞大學發表聲明說,「(保安人員)沒有浪費時間,盡可能快地進行了急救響應。」但根據其聲明,維多利亞大學已經改變了標準操作程序,將醫療呼叫轉接至911,並確保進行連綫溝通。

卑詩省急救服務發言人奧索科(Osoko)為911接線員的反應辯護,認爲911表示操作員遵循了協議並提供以下解釋:

‧ 即使花了3.5分鐘才確定了緊急情況的位置,她也必須花費必要的時間。「有時候要找出醫護人員需要去哪比人們希望的時間長,但這是第一步。」

‧ 因為報警的學生描述了暈倒的學生是癲癇發作,所以接線員遵循了處理該醫療緊急情況的協議,而不是可能的服用過量毒品。

當被問及為什麼911在通話進行到第11分鐘時才考慮藥物過量,當兩名學生在毒品危機中倒在宿舍裡時,奧索科說卑詩省急救服務遵循其處理每天接收到的1,600個醫療緊急呼叫的協議,其中不到八分之一是關於藥物過量的。

西德尼的父母呼籲省府和學校做出變革,並希望更多的家長和學生了解芬太尼的危害和正確的急救措施,以避免悲劇重演。「阿片類藥物中毒是卑詩省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本省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保護那些偶爾嘗試或無意中接觸到受致命芬太尼污染的藥物的青少年。」

家屬:必須在大腦缺氧受損前急救

在搶救過程中,校方沒有通知西德尼的父母, 當晚10:30,麥金太爾和正在法國出差的先生斯塔爾科(Ken Starko)收到兒子奧利弗(Oliver)的一條緊急短信,告訴父母,說妹妹西德尼被救護車緊急送往醫院,情況危急。同在維多利亞大學就讀的奧利弗寫道:「她正在使用呼吸機,但醫生說她情況穩定。他們正準備把她轉移到重症監護病房。我會在這裡陪她。」

當時從溫哥華的家出發已經太晚,無法趕上渡輪或飛機,麥金太爾在1月23日徹夜未眠,焦急地打電話給醫院和西德尼的朋友,試圖拼湊出事情的經過。

卑詩省在2016年將毒品危機列為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作為急診部的資深醫生,她對毒品危機非常熟悉,「我知道逆轉和治療阿片類藥物過量很容易,但必須在大腦因缺氧受損之前迅速治療。」她說。 西德尼的朋友告訴這位焦慮的母親,911很快被撥打,急救人員提供了急救。這讓在西尼德的父母感到了一絲希望。

但當西德尼的母親第二天早上到達維多利亞的醫院時,她開始懷疑女兒是否得到了及時的急救,西德尼因缺氧而嚴重腦損傷。 「當我們意識到她將要死去時,我們知道肯定出了嚴重的問題。」麥金太爾說。

1月29日,西德尼離世,她的器官被捐獻給5名患者,圖爲當日清晨在維多利亞Royal Jubilee醫院拍攝到的朝霞。(sidneyshouldbehere.ca)

1月26日,西德尼被宣布腦死亡,她的生命一直被維持到1月29日,直至捐贈了5個器官後離世。西德尼住院期間她的父母和哥哥一直陪伴在她身邊。

女兒如何獲得毒品仍是謎

西德尼的父母一直在尋找答案。他們提交了信息自由請求,獲取了打給911和校園保安的電話錄音;收集了現場急救人員的報告;並與大學官員和目擊西德尼倒下的學生進行交談。

過程中他們發現,「維多利亞大學校園安保人員趕到西德尼所住的宿舍,當時有足夠的搶救時間。 他們接受了心肺復甦術培訓,並攜帶了鼻用納洛酮,但他們沒有立即行動,而是等了 9 .5分鐘才給她使用納洛酮,12 分鐘後才開始實施心肺復甦。 911 接線員甚至還沒問發生了甚麼事,就花了 3.5 分鐘以確定校園內的位置。」

他們還發現,與911接線員通話的學生因吸毒,無法清楚地表達發生了甚麼事情,現場沒有學生知道她們是否服用了毒品,而在場的保安也沒能準確判斷和回答兩名學生的呼吸狀況。而當時西德尼已經沒有了呼吸,身體發青(缺氧症狀)超過8分鐘。

消防隊急救人員趕到之後,給西德尼注射了腎上腺素,並進行了額外6分鐘的心肺復甦,這重新啟動了她的心臟。她以危重狀態被送往醫院。但西德尼再也沒有醒來,她的大腦已經缺氧太久。

莫莉‧金斯利(Molly Kingsley)是西德尼童年最好的朋友,來到醫院向她告別。她俯身在西德尼的耳邊輕聲說話。「我描述了剛剛發行的虛構神話英雄《佩西‧傑克遜》系列最新一集的情節。我試圖提醒她我們小時候做過的各種事情,或者我們之間的傻笑記憶,」她說著,輕輕地哭泣著。

莫莉的母親瑪洛麗‧弗林(Mallory Flynn),從事阿片類藥物過量服用的統計建模工作,她認為,分享像西德尼這樣的故事很重要,這樣社會就能理解,無論背景如何,每個年輕人在這場危機中都面臨著風險。

她認為這樣的悲劇發生在西德尼身上「令人難以致信」,「但事實上,這樣的事情正在發生在像西德尼這樣的很多孩子身上。」

西德尼去世後,她的母親在收拾女兒宿舍內的遺物時找到了一瓶蘋果酒,但沒有找到毒品或毒品用具。「我的女兒再也不能在這裡告訴我她是如何接觸到芬太尼的。」麥金太爾說道。

2023 年 1 月 31 日起,卑詩省允許18 歲及以上成年人將攜帶最多 2.5 克非法藥物(如阿片類藥物、可卡因、甲基苯丙胺、搖頭丸等),不會被逮捕或受到刑事指控。卑詩省是加拿大第一個將擁有少量硬毒品合法化的省份。

麥金太爾表示,即使家長們認為自己的孩子不會嘗試非法藥物,他們也應該關注擴大校園內減少危害的物資和培訓。◇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