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倫多華女與丈夫一級謀殺罪成 獲判囚終身

奧利弗·卡拉法(Oliver Karafa)和李雲露(Yun Lu「Lucy」Li)一級謀殺及謀殺未遂罪成。(漢密爾頓警方)
人氣: 14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5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上週五(5月24日),加拿大安省的一個陪審團裁定,奧利弗·卡拉法(Oliver Karafa)和李雲露(Yun Lu「Lucy」Li)一級謀殺及謀殺未遂罪成。三年前曾轟動一時的該起大案落下帷幕。

該案的受害人是死者泰勒·普拉特(Tyler Pratt)和倖存者喬丹·羅馬諾(Jordyn Romano)。據CBC報導,在法庭上,受害人的親友聽到裁決後,發出了歡呼聲。卡拉法和李雲露則面無表情。

一級謀殺罪可自動獲終身監禁處罰,25年內不得假釋。

安省最高法院法官哈里森·阿雷爾(Harrison Arrell)將卡拉法和李雲露的行為描述為「最令人髮指的暴力犯罪」,因為受害人手無寸鐵,而且毫無戒心。

「很難想像還有比這兩人實施的謀殺更有預謀、更有計劃。」阿雷爾說。

卡拉法和李雲露來自多倫多。據《國家郵報》之前的報導,李雲露的母親H是一家金融公司的老闆,她為人高調,每年舉辦一次盛大的慈善晚會,與加拿大的政客,以及中共政府駐加拿大的外交官都有聯繫。因此,華人對此案很關注。

密謀殺害商業夥伴

該案的兩對夫婦曾是朋友兼商業夥伴。2021年2月,28歲的卡拉法和25歲的李雲露以大麻生意為幌子,將39歲的普拉特和26歲的羅馬諾騙到安省Stoney Creek的一個倉庫會面。

普拉特有兩個孩子,他從溫哥華飛來參加這次會面,同時也希望,卡拉法能付給他數百萬元投資及應賺到的錢。

但是,卡拉法和李雲露並沒帶著錢來,而是帶了槍和殺人計劃。

他們成功殺死了普拉特,但胸部中槍的羅馬諾倖存下來,並成功爬到路邊向路人求救。當時她已懷孕13週,但那胎兒最終未能活下來。

經過7週的庭審,卡拉法通過其律師彼得·祖達克(Peter Zudak)承認,他向普拉特和羅馬諾開了多達9槍。

祖達克試圖證明,卡拉法在槍擊事件前沒任何計劃,或者他的策劃太糟糕,沒達到一級謀殺的門檻。因此,卡拉法應被判二級謀殺罪,而謀殺未遂罪不應成立。

李雲露的律師利亞姆·奧康納(Liam O’Connor)辯稱,李雲露很天真,根本不知道卡拉法會殺人,所以她應該被判無罪。

不過,檢察官馬克·迪恩(Mark Dean)在法庭上,成功證明了卡拉法和李雲露策劃並實施了一項複雜的謀殺計劃,但最終因羅馬諾倖存下來,而沒能完全實現。

根據法院文件,卡拉法和李雲露於2020年首次認識普拉特和羅馬諾。普拉特是一名國際毒販,過著奢侈的生活;卡拉法是一名犯罪企業主,正在密謀多項計劃。

在COVID-19大流行疫情爆發之初,普拉特向卡拉法經營的個人防護設備公司投資了大約50萬元,並正在等待投資回報。

卡拉法和李雲露沒錢還給普拉特,於是,他們想出了各種拖延戰術,並開始策劃槍殺事件。

在行動之前,卡拉法和李雲露刻意將李的手機SIM卡與住在他們多倫多公寓單元的一名朋友交換。

這名朋友在法庭作證稱,卡拉法和李雲露表示,他們要去參加一個連家人都不知道的祕密商務會議,並讓他假扮李雲露。

檢察官認為,此舉是為了製造「數字(手機)不在場證明」。如果警方追蹤他們的電話和短信,就會發現他們不在犯罪現場。

在槍擊案發生前,卡拉法已計劃出售兩輛汽車,包括一輛他從朋友的母親那裡買來的奧迪,以及羅馬諾的路虎攬勝(Range Rover)。

檢方稱,兩名被告駕駛奧迪車前往倉庫。他們計劃在殺死羅馬諾後,將奧迪車和羅馬諾的車都處理掉。

實施計劃出意外

槍殺計劃於2021年2月28日晚實施。

這兩對夫婦聚集在倉庫前,假裝在等待房地產經紀人與他們見面。羅馬諾在法庭作證稱,她當時和李雲露一起坐在路虎攬勝車裡取暖。李雲露當時看起來有些緊張,接著她就下車,剛好騰出了空間,讓卡拉法朝羅馬諾胸部開槍。然後,卡拉法向站在附近的普拉特連開數槍,將其擊斃。

完事後,卡拉法和李雲露開著羅馬諾的路虎攬勝離開。為了確保沒人聽到槍聲,當周圍寧靜和無人後,他們返回查看現場,卻發現被他們丟在停車場的羅馬諾沒了蹤影。

法庭獲得的監控錄像顯示,路虎攬勝車在該區域兜圈,其中有一刻看到了李雲露的身影。迪恩說,被告那時正在「追捕」羅馬諾。

「整整一個小時後,他們決定放棄。」迪恩說,「在隆冬時節,她(羅馬諾)從停車場後面一路爬到前面,並找到活命機會的可能性有多大?」

實際上,羅馬諾就是這樣倖存下來了。

當卡拉法和李雲露發現羅馬諾獲救後,他們逃往歐洲。

幾個月後,他們在匈牙利被捕,並被引渡回加拿大受審。羅馬諾昏迷了三天,但醒來後,仍記得所發生的一切。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