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維權有獎征文參賽作品

【維權征文】身份的引退 靈魂的升華

王卓

標籤:

【大紀元5月14日訊】在同學們的眼中,李老師是一個極其消極的人,但他摸稜兩可的笑容和深不可測的眼神正可以深深地吸引我。同樣,我並不認為他一邊抽煙一邊遙望天際是多麼不可取。相反,那種對現實無奈的體態卻讓我和他走得更近。但直到快高中畢業的時候我才有點明白他的形象為什麼在大家的眼中是消極的,那一天他很認真地對我說:“你最好不要上中文系,一旦上了中文系,四年下來,那一幫子老教授給你灌輸了滿腦子的老莊思想,到頭來,還不是和我一樣沒有任何進取心。”接著,他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他的一個遠房叔叔幾年前還是一所市立高中的校長,但就在神州大地上出現練功熱潮不久,他便主動申請去了一所縣級中學,在那裡,他成了一名再普通不過的數學老師。也許是因為他各界的朋友極多,也許是他的引退極其特殊,那所縣級中學隨著他的到來便時常有身份不明的高檔小車光臨。但出乎人們預料之外的是,他並沒有因為這些特別的現象而升遷,相反,在很多很多有地位的人被綁在電線桿子上接受各種再教育的時候,他卻再一次成功引退,成了他所在村小學的一名和藹的語文教師。仍舊有很多高檔小車光顧那個並不常見小車的貧窮山村。相對於局外人的各種不解和猜測,他的親人開始擔心起他的安全來,在那樣的大環境下,親人們的擔心是合理的,而事實上,他確實和席卷全國的風潮有著直接的關聯。幸運的是,他的引退保全了他的家庭。隨著高檔小車的逐漸消失,在農村,他過起了村民們羨慕的隱居生活,享受起了不可多得的天倫之樂。一切都那麼平靜地結束了。

其實用不著我的朋友李老師擔心,我根本就不會上中文系的,因為我的志趣是新聞專業。也正因為少年時代那種向往自由的美好願望的無所畏懼,當我真正結識了幾名記者之後,現實和理想的巨大反差讓我對人世的復雜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這些記者也有和我一樣的理想,但他們只會在眼神中流露出無盡的無奈和疲倦,在自己的筆下,卻永遠是千篇一律不疼不癢的稿件。

無獨有偶,就在我上新聞專業的第一年,我們村子裡和我上同一所大學的一位大三體育生在學校“蒸發”了,而這一消息的得來,卻是通過公安部門的一紙通知。那一段時間正是很多人往北京跑的時候,經過人們的推測和謠傳,這位師兄的家人似乎預料到了什麼,傷心欲絕。然而半年後,家人突然接到公安部門的通知,讓他們去省公安廳領人。和預料中的一樣,這位師兄正是因為去北京“鬧事”而被北京公安機關押解還鄉的,也許是覺得他僅僅是個青年而中毒尚不太深,也許是因為他是一名國任大學生,省公安機關並沒有過分的難為他,只是用唯物主義思想對他進行了一番教育後就讓家裡人領走了。極富戲劇性的是,當這位師兄回村後不久,因為他的優秀,他們學院的副院長親自去了他家,鼓勵他休學一年後再去學校就讀。當然,這對於祖祖輩輩以農為生的家人看來最是幸運不過了,但這位師兄卻毅然地拒絕了。經過和家人的一番狂風暴雨後,他決然離家出走,到廣東打工,由一名大學生引退為一名打工仔。

直到這件事發生後,我才開始真正思考我的朋友李老師在老莊思想影響下的摸稜兩可的笑容、深不可測的眼神和他抽煙時注目的遙遠,以及他講給我聽的遠房叔叔的故事細節中所包含的豐富內容。我也開始明白了我所結識的為數不多的幾名記者在無奈和疲憊眼神背後因為生存而不得不忍受的種種。

因為我平時的偏激,我的“師兄事件”發生以後,作為知識分子的父親便給我寫了一封長信,叮囑我不要步其後塵。當時我想,走師兄那樣一條路,是需要真的勇氣和魄力的,我有嗎?事實上,真的,在有意無意間,當瀏覽網頁和收郵件時我已經開始擔心起來,因為很多事實和跡象都表明,我的很多東西都在別人的掌握之中。

是的,我的朋友李老師的叔叔和記者的眼神雖然是無奈和疲憊的,但不是麻木和呆滯的,他們在思考著活著。我的朋友李老師的叔叔和我的師兄雖然走的是一條世俗意義上的消極退路,但他們都是有魄力的。雖然他們或仍然因為生存而不得不生活在不得已的環境中,或很決然地走上了引退的道路,但他們的共同點是他們都用不同的方式在反抗著。或許在別人眼中,他們的精神地位或物質地位都是引退的,但我明白,他們的靈魂是升華了的。我的朋友李老師在他的一篇沒有發表的文章裡如是寫道:看著桌子上斜躺著的火機和手中慢慢燃燒著的生命,我疲倦的如同炎陽下的一條狗。我知道,他手中的香煙不是名牌,並且那煙燃著時也不會如竹子一般作響,但是他知道,一條狗,再疲憊,也要在炎陽底下看守自己的家園。現在我也知道,在生活的重擔和思想的重壓之下,總有那麼一些人在用那怕疲倦如狗的身軀固守著自己的靈魂之地。

———————————————————–
《中國公民維權有獎征文》投稿方式:

電子郵件請寄:

[email protected](海外)
[email protected](大陸)

或傳真到下列號碼:
1-206-666-4158

或用信函寄到:
Midwest Epochtimes,
P.O.Box 168011,
Chicago, IL 60616,
USA

贊助方式

有志對中國公民維權征文給與財政支持者,請寄支票到:
Epochtimes,
P.O.Box 168011,
Chicago, IL 60616,
USA

支票抬頭:EpochTimes
(支票上請注明「公民維權」資助)

所有捐款用於中國「公民維權」征文,不足金額由大紀元補齊。財政報告不遲於征文揭曉前一次或多次公布於眾。不願公布真名捐款者請說明。

大紀元編輯部,博大出版社,保衛言論自由人權同盟聯合舉辦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維權徵文】沈鑒華:遭遇權災
韓東方:瞭解法律知識爲維權增加力量
【維權征文】拆遷啊,爲什麽總是有法無天?
中國農民學憲法罷貪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