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天量货币扭曲银行资金结构 中共金融改革成伪命题

人气 1

【大纪元2013年1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任义报导)天量的货币投放却闹钱荒,这是现下大陆金融系统真实的写照。中共在强力管制下扭曲了银行的资金结构,资金在金融系统空转成为一种游戏,也使中共声称的金融改革成为伪命题。

天量货币投放不敌资金空转游戏

持续不断增长的M2(广义货币)已经可以用天量来形容,截至11月末,中国广义货币余额达107.93万亿元。看似如此多的货币却在大陆金融系统持续的钱荒下,显示出尴尬的处境,成为现下大陆金融系统真实的写照。

中共政府制造出靓丽的经济数据,让民众沉醉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幻境中,而中国出现“钱荒”令民众清醒了不少。持续的钱荒在近期再次掀起一个高潮,让相关的金融从业人员心惊动魄。

12月20日,7天回购全天加权平均利率一路飙至8.21%,创下半年来的新高。有交易员写下打油诗表达当时的心情:“滴不尽基金血泪抛短债,借不进隔夜七天资金来。HOLD不住回购利率九天外,耐不住季末Shibor登瑶台。”

6月份后,钱荒的影响并没有消除,市场的流动性在这半年内反而变得愈发敏感、脆弱,只要中共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暂停释放流动性,市场利率便会立刻攀昇。

钱荒的影响也不仅仅局限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债市、股票市场、黄金市场经常伴随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出现间歇性暴跌,回购利率、银行理财收益率、民间借贷利率则节节攀高。

与市场资金饥渴形成赫然对比的,则是盘踞高位的货币供应量、社会融资总量,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货币发行国。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则为16.0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92万亿元。

同时,在今年6月流动性紧张爆发时,中共央行净投放资金量为年内单月新高,达3050亿元。今年4月份至11月,除了10月公开市场净回笼,其余均为净投放。近日,中共央行则连续三天通过短期流动性管理工具(SLO)累计向市场注入超过3000亿元流动性。

因此,钱荒与流动性总量宽松之间的矛盾,令人生疑。尤其是6月底、12月底这样的特殊时点,一有风吹草动资金价格就呈现易上难下的脆弱。

有金融系统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目前中国现下的状况是因为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循环玩“空转”游戏,没有真正地进入实体经济。这样就形成了金融泡沫,就会导致即使货币信贷再宽松,金融系统对实体经济推动的作用也不断降低,“甚至不少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催生楼市泡沫,还有进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导致地方债非常庞大难以统计。”

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表示,中国的金融体系,就像一块正在承压的钢化玻璃,一旦压力超过临界值则整个体系都将碎掉。而金融系统的资金“空转”,正可谓一个承压最大的触点。

强力管制下金融改革成伪命题

大陆近几年理财产品快速扩张,相关的贷款利率也有所上升。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大陆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已达10万亿元,2013年全年,各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量或将超过4万款。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这反映了一些体制性的扭曲因素,多数理财产品的资产端是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的负债,而房地产业在泡沫扩张过程中存在高回报预期,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对利率不敏感,可能是理财产品贷款端利率上升的原因之一。

目前,银行间市场资金分布格局分为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中共央行控制流动性“总阀门”,从总量角度供应流动性,其主要群体为银行间市场的大型商业银行;第二个层次,大型商业银行为各类中小银行及金融主体提供资金。中共的体制性管制,导致银行资金结构的扭曲,在这种状态下中共当局声称的金融改革成为伪命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认为,如果一个经济体大量的资源错配至不具备经济合理性的项目,大量错配至低效率的部门,以至于许多企业已无法产生足够覆盖利息的资产回报率,而在地方政府竞争体制中,许多“僵尸”型企业难以灭亡,这些企业占据大量信用资源而得以存活。

这在货币层面的反映就是货币周转速度不断变慢,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新增货币的推动。在2007年,每创造1美元的经济增长需要承担1美元的债务,然而从那以后,每创造1美元的经济增长却要耗费3美元的债务,因为更多的债务被用来支撑那些低效的投资和存量资产。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诺奖得主警告中国经济:房地产泡沫严重
能效极低 中国单位GDP能耗达世界均值2.5倍
钱荒与房地产泡沫冲突加剧 中共坐不住了
专家揭中国经济真相 韩国各界震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