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仙”陈抟的预知功能

作者:刘晓
陈抟 像(公有领域)
陈抟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6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古代修佛修道的人有一种奇特的修炼方法,那就是长时间睡觉,有的甚至可以睡上几十年。五代至宋初,就有这样一位嗜睡的修道人,名叫陈抟,人称“陈抟老祖”或“睡仙”。他经常闭门睡卧,往往累月不起。

史载,陈抟是亳州真源人。出生后就不能发声。四五岁时,他在涡水岸边游戏玩耍,有青衣老婆婆给他哺乳,从此之后他就能说话了,而且日益聪颖。长大后,他读经史百家,一见成诵,记忆力超强。但陈抟一心向往出世,于是散尽家财,遨游山水间,其后声名鹊起。

五代后唐时,唐明宗亲手书写诏书请陈抟入宫。陈抟到后,长揖不拜。明宗待他却愈加恭敬,并赐给他三个宫女服侍他。陈抟辞谢后离去,隐居在武当山九室岩修行,一共二十多年。此后他又移居到华山石洞中继续修行,有时睡一百多天也不醒。一次,一个樵夫看到山谷里有个死人,头和脸上满是土,仔细观瞧,才认出是陈抟老祖。过了很长时间,陈抟醒转过来,说道:“我正睡得酣畅,你为什么要打扰我?”

《陈希夷(陈抟)睡图》,日本画家长谷川等伯绘,日本石川县七尾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后周世宗喜好道士烧炼丹药点化金银的法术,听说陈抟的道行后,就命人将其接到宫中住了一个多月。周世宗问其点化金银的法术,陈抟回答道:“陛下为四海之主,应当以致力治国为念,怎么留意黄白方术这样的事情呢?”周世宗没有责怪他,反而任命他为谏议大夫。陈抟辞谢离去。

一天,陈抟骑驴正在华阴间游历,突然听说宋太祖登基了,便拍掌大笑着说:“天下自此太平矣!”不久后,宋太祖两次召见他,陈抟推辞道:“九重仙诏,休教丹凤衔来,一片野心,已被白云留住。”

宋太祖过世后,宋太宗即位,亦召见陈抟。陈抟去见太宗,太宗对其礼遇有加。几年后,陈抟再次来见太宗。太宗宰相宋琪等人说:“陈抟独善其身,不为势利所干扰,这就是所谓的世外隐士。陈抟在华山居住已经四十多年,估计他的年龄将近一百岁。陈抟自己说他经历五代离乱之世,庆幸现在天下太平,所以来朝廷觐见。与他交谈,很值得听一听他的想法。”

于是宋琪等人问陈抟可否传授修身养性的方法,陈抟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方术可以传授,他认为,“现在正是君臣上下同心同德、兴起改革致力于治理天下的时候,努力修炼,没有超出这个范围的。”宋太宗深以为然,下诏为其赐号“希夷先生”,并赐给他一套紫衣,挽留他住在朝宫里,命令官吏扩增修葺他所居住的云台观。几个月后陈抟才离去。

超强的预知功能

如其他修炼人一样,陈抟也具有超强的预知功能。明代《仙佛奇踪》记述道,当初兵荒马乱时,陈抟在路上看到一个逃难的妇人挑着两个竹筐走过,筐内坐着两个小孩,当老妇从他身边经过时,他吟道:“莫道当今无天子,都将天子上担挑”,那老妇便是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匡义的母亲。后来,陈桥兵变,赵匡胤黄袍加身。

宋 陈抟《神相全编》插图。(公有领域)

还有一次,陈抟见太祖、太宗和后来的大臣赵普同游长安城,在酒肆里,赵普坐在太祖、太宗的右侧,陈抟对赵普说道:“你不过是紫微垣(古代的帝星)上的一个小星星,怎么敢坐在上座呢?”

宋代《东都事略》中也记述了这样一件事。宋太宗为选定皇太子,特意让陈抟到各王府给皇子看相,再做最后的决定。陈抟的车经过寿王府门口就回去了,太宗问他为什么,陈抟说:“寿王门卫皆将相,那就不用见王了。”寿王即是后来的宋真宗赵恒。

《宋史》载,陈抟的斋室中有大瓢挂在墙壁上,道士贾休复心里想要这个大瓢,陈抟旋即知道了他的意思,对贾休复说:“你来不是有其它事情,是想要我的大瓢而已。”于是叫侍者取瓢给贾休复。贾休复大为吃惊,认为陈抟是神仙。

还有个叫郭沆的人,小时候居住在华阴,曾夜宿云台观。陈抟半夜叫他赶快回家,郭沆犹疑不决。过了一会儿,陈抟又说:“你可以不回去了。”第二天,郭沆回到家中得知,他的母亲在那天半夜突然得心痛病几乎死去,一顿饭的工夫又好了。

令人称奇的是,陈抟不仅可以预知他人之事,还可以预知自己离世的日子。端拱初年(公元988年),陈抟忽然对弟子贾德升说:“你可以在张超谷凿石为室,我将要在那里休息。”端拱二年秋天七月,石室凿成,陈抟亲自写了几百字作为奏表,奏表大略说:“我气数将尽,圣朝难以依恋,随后将在这个月二十二日化形于莲花峰下张超谷中。”后果然如期离世,终年118岁。经过七天四肢身体还有余温。当时有五种颜色的彩云掩盖堵塞洞口,经月不散。@*#

参考书目:
1. 《宋史‧陈抟传》
2. 明洪应明《仙佛奇踪》
3. 宋代《东都事略》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少妇问陈抟:“你可知道少妇与公子前世的因缘吗?他俩前世是夫妻,少妇害死了那位公子,今世公子打少妇,那是了结前世的债,可是被你搅了。”
  • 浪迹天涯走红尘, 十年青山入梦频。 功名怎及千年睡, 富贵焉比布衣贫。
  • (shown)某日,陈抟先生游长安市上,遇赵匡胤兄弟和赵普三人在酒肆饮酒......
  • 紫绶纵荣争及睡,朱门虽富不如贫。 愁闻剑戟扶危主,闷听笙歌聒醉人。
  • 明清之交的江南无锡,既有粱溪回流、蠡湖烟波之风光,也有名流荟萃、诗赋鼎盛之风流。这片吴中繁华之乡,在闺秀文学盛况空前的时代,也孕育了一位以诗词传世的才女——顾贞立。
  • “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妇人。”明清以来,许多文人认同这一论点,重视女子才华,因而这一时期才女大量涌现,才女文学之繁荣,也大大超越以往的朝代。 古人品评明清才女,大多推举商夫人为冠。这位商夫人,就是名重一时的江南贤媛商景兰。富庶而风雅的江南大地,才、德、貌俱佳的名媛闺秀数不胜数,商夫人为何能居首位?她又具有怎样的英灵之气呢……
  • 西湖之畔,段家桥头,有一处小摊格外引人瞩目。摊位上摆着一幅幅颇具元人笔法的淡墨山水,画作上题着娟秀的小楷——“黄媛介”,摊主恰恰是位布衣荆钗的少妇。一旦赚够一日的生活费,她就匆匆收摊,不肯再作画。 女子抛头露面来养家糊口,在古代称得上是一大奇闻。这位独行特立的女子,正是晚明嘉兴的名媛淑女黄媛介。她和姐姐黄媛贞,更是一对才女姐妹花。时人对她们有一段知名的评价……
  • “我谢絮才,生长闺门,性耽书史,自惭巾帼,不爱铅华……”一出独幕剧,一场独角戏,吟唱着清代女子的才情与心志。这部杂剧名为《乔影》,甫问世就被之管弦,传唱大江南北,其流行程度,颇似有井水处必歌柳永词的盛况。
  • 次次都能逢凶化吉,他为什么如此幸运?蒋家与布袋和尚的奇特缘分……虚云和尚凭借什么,收服了民国政要?
  •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翠碧如绢的蕉叶,可入诗、入画,是传统艺术中的典型意象。在清朝初年,有一群江南闺秀,以此为名号,在良辰美景中结社唱和、赋诗填词,为当地带来一幕幕文化盛宴。这便是大名鼎鼎的蕉园诗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