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疆市民是怎么在隔离点死去的

整理:千百度

人气 527

【大纪元2022年11月11日讯】据中国数字时代报道,近日,微博用户@燃烧一生的悲痛 发长帖讲述了她在新疆库尔勒的父亲在隔离点的八天期间的死亡经过,称父亲在身体不适时曾数次联系救护车、医院甚至警察,均未得到救治,最后陷入昏迷抢救无效去世。

以下是帖子的全文:

十月二十三日,我问爸爸,你还好吧,爸爸说核酸检测有点异常,我听到瞬间紧张起来,因为除了爸爸自己,没有人和他同住,也没有出门,怎么会有异常呢?然后爸爸说明天或者后天隔离点就带我去隔离,二十四号,他们又给爸爸做了检测,爸爸告诉我说,他行李都收拾好了,还叫我别担心,没事没事。

二十五号,我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就说自己,有点低烧37.4,但是情况还可以,没事没事。二十六号,给爸爸打电话,他说他很难受,咳嗽很厉害,说话也很累,这时候我就跟他说爸爸要听医生的话,吃药,不能不吃药,可是爸爸告诉我说那里发的药根本不管用,也没有医生,这时候我浑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了,没有医生?爸爸确诊为阳性,他不是该去方舱吗?怎么去了隔离点呢?爸爸就算去隔离点不是应该也有医生吗?可是之后的三天爸爸依然是咳嗽剧烈,呼吸困难,依旧联系不上医生。做过护士的妹妹知道这个消息,就打电话给他,让他赶紧打120自救,因为有点医学常识的人就知道,无法呼吸,呼吸窘迫,是很严重的,会导致缺氧,而且这么多天都这样,情况非常紧急。

爸爸在我们强烈要求下,打通了120,通话记录显示打了四分钟,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给爸爸打过去电话询问救护车去了没,爸爸却说救护车不来,我非常震惊但是又无能为力,我很多很多的疑问,为什么不去啊,可是爸爸告诉我说,他很难受不能说话,先挂了。我不敢再打电话,于是就想帮助他拨打120,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拨打0996—120都是空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2022年10月31号,我的妈妈,也同样焦急的在为爸爸联系社区,希望给我爸爸办理转院,让他去住院,他真的很难受很严重。可是社区说人拉走到那边就不归我们管了,那边有医生,找那边的医生去吧。同日,有个市长来视察,我的妈妈看见来了大领导,就马上上前去恳求他,求他帮助我的爸爸,送我爸爸去医院,市长了解情况后给卫健委打了电话,但是只是给我爸爸送了点轻症患者的药物,事后也没核实是否送去医院。

这时候我的爸爸已经很危急了,他又一次自救,也在2022年10月31日,他拨通电话110,希望最后能救他,送他去医院。救护车来了,看见爸爸坐在床边,就和爸爸讲,你还能坐着,没有躺下,没事没事,别自己吓自己,别太紧张了。这句话当时同屋的人都听到了。但是他不了解,爸爸呼吸困难又咳嗽,只要躺着就会咳嗽,无奈才扶着床边坐着。救护车走后,爸爸又继续拨打隔离点医生电话,请求帮助,依然是没有任何人去看一眼,或者去核实情况!

2022年11月1日,同屋隔离的叔叔,告诉我的妈妈,爸爸撑到七点的样子不行了,昏厥了过去。这时候他们找来隔壁房间的人一起大喊医生,医生才在几分钟后来看了看我爸爸,做了简单的血压检测,和拍了拍我爸爸肩膀,唤醒他的意识,之后觉得我爸爸没事,又走了。爸爸意识慢慢恢复后,同屋的人问他你知道刚才你怎么了吗?他说不知道,同屋的人说,吓死我们了,你刚才都昏死了。之后我还是依然很不放心,在八点五十三分和爸爸通话,那时候爸爸还说,没事没事医生刚才给我做了一个检查说我退烧了,双抗阴了,你别管我了,我没事,你把自己照顾好,把孩子和家里照顾好,知道吧,我说了句好爸爸,我知道了,然后他那边就马上挂了电话。以前通常都是我先挂,现在回忆起来,爸爸应该是知道自己不行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我说的最后的话,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遗言!

同晚九点多,爸爸再次陷入昏迷,情况非常紧急,同屋的人再次找到医生并且强烈的要求其联系领导赶紧派120来抢救,在病友的强烈要求下,才找到了120,又过了一会车来了,两位病友背着我爸爸,从楼上到了救护车,拉去十几公里外的河北医院。到了医院,那两位病友就走了。后面的事宜包括抢救的细节用药,也没人知道了。据后来医院说,我爸爸是2022年11月2日,临晨5点多离世,他们联系了社区,早晨七点多社区才联系了我母亲,而不是在知道这一消息马上通知。

随后我的母亲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远在深圳的我,噩耗来了,我张大嘴巴不敢相信,我尖叫,我握紧拳头使劲的砸床,我捂住嘴巴,但是尖叫还是从心底迸发出来,我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我失去父亲这件事实,可是最后的几天,我慢慢才相信爸爸真的走了,就这样走了,让我们全家陷入悲痛,和悲愤中,对于爸爸在隔离点这八天所有的经历我有很多疑惑和不理解,但是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出事实真相!

11月9日,在远赴天堂的父亲头七已过,孜孜不倦的持续质问“我爸爸的死你们到底管不管”多天,终于凭借超过千万的浏览量引发全网关注冲上热搜后,@燃烧一生的悲痛 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最新一条信息中誓言“一个都不要放过”。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贵州织金县隔离产妇新生儿惹怨
【一线采访】贵州志愿者被超期隔离 求助无门
因过路被隔离15天 四川女子起诉市政府
【一线采访】汝州隔离再爆丑闻 男童被阻就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