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人士:地方财政枯竭 经济恢复不了

人气 22499

【大纪元2023年0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疫情封控三年,中国经济低迷,放宽封控能否恢复经济呢?体制人士认为,地方政府财政枯竭,开发区烂尾,卖不动地,官员不仅腐败而且躺平。

作为体制内人士,王先生对中共的腐败表示深有体会。

近年来,中国大力发展高铁建设,并逐渐取消快车列车。据中新网等陆媒报导,2022年安徽全省高铁里程2432公里。早在2020年底,安徽实现了“市市通高铁”,高铁运营总里程(2021年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称2329公里)全国第一位。

据王先生介绍,在皖南山区,胡锦涛的家乡绩溪县,3万人的小县城, 也修了一个高铁(绩溪北站);金寨县,也是几万人口,因为是将军县,大别山区里边,很穷,也有高铁(金寨站)。

“铁路走山里面要打很多隧道,还有的地方陡峭,铁路要架得很高,你想他怎么可能盈利呢?”他说,“这个成本是特大的,全部是贷款,每年营收的钱都不够付利息的,为了高大尚,为了形像。整个动车系统只有北京到上海的那条线是盈利的。”

政府项目被指充斥腐败。比如,在建淮北高铁时,地方官员到铁道部去,要请铁道部的官员吃饭。“一顿饭都是好几万,还不是领导层的,只是下面具体办事的,他会给你指定的饭店。也可以不吃,你直接去刷卡结账就可以了。他们都是这样隐性的。图纸、审计人员啊,会给你指定的部门去搞(回扣)这一块儿。”王先生说。

据他透露,在上海市政府,政府的项目一给几百个亿,给高级官员的回扣至少花出去10%都不止。

“我同学在上海,他们的金额就大,他们的项目都是成千上亿的,小城市也要花钱,就是审图纸的人来你都要花几十万块钱。”他说,在上海,国际奢侈品的特大商场,一个领带要几万块钱。领导回到北京后,这个国际品牌北京也有连锁店,就可以给打折退款。

王先生表示,现在因为反腐,基层都害怕,不知道哪天要出事儿。国内流行躺平和摆烂。“到什么程度?比如国家拨款的项目,有几十、几百万的钱,谁的关系厉害,给回扣,就能拿到这个项目。原来这样的项目很吃香,现在没人搞了。”

他举例说,有一个退休公职人员,申请项目搞农场,要很多部门联合审批,发改委领导要签字,免税的税务局领导要签字,农委要签字,结果没有一个领导给他签字啊,都怕出事承担责任。

“最后他等了一、二年都拿不到项目,就不了了之了。没有人去负责,没人出面去干事情。”他说。

行政命令强迁 建新城卖地

王先生表示,由于经济下滑,地方财政枯竭,特别是基层没有钱。为了卖地,政府是不择手段,用行政命令强制搬迁。

他以淮北市为例说,“政府怎么搞?先修路,往城外修,把路修得很漂亮,朝外延展。他不要卖地卖房子吗?他把好学校给移过去,把市区行政服务大厅也移过去,医院也移过去,然后他要卖地。”

“新城离市区很远,开车要半个多小时。因为大家都在老城区住,老城区很方便,他的地卖不动怎么办?他建大学城,包括当地师范学院都搬过去了。原来的地方,该卖的卖,把地空出来,卖给私人再搞开发,或者卖给人家搞什么私立学校,就这样搞。”

“大家还是没有去,政府就在那儿建了一个很大的公务员小区,二千多户的小区,造一个花园,搞得很漂亮,让公务员去买。价格是成本价,给优惠,就在学校、医院旁边,这样就把附近的房地产带动起来了。他才能卖动地,财政才有收入,不然财政怎么运作啊?政府就是像人家说的干好事他不干,干这种歪门邪道的特别会干。”

王先生透露,政府也没有钱,盖医院搞建设全部是靠城投贷款,城投债都欠几百个亿,债务大得很。

据陆媒报导,中国地方政府城投债规模大。全国各地的城投累计欠下了六十多万亿的城投债,预估是65万亿,占GDP的一半。对于地方债务,中共财政部长刘昆近期强调,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做到“谁家的孩子谁抱”。

开发区烂尾 强占农田

公开资料显示,淮北市是安徽省辖地级市。下辖三区一县,其中濉溪县的酒文化可远溯春秋战国时期, 口子窖酒在当地有着2700年酿酒历史。

淮北是重要的资源型城市,有煤炭资源(埋藏在地下的黑色黄金),被称为“黑金城市”。近年来,为打造绿色转型示范城市,又提出“绿金城市”的口号。

王先生表示,据他了解,每一任领导(市委书记)来了,就要搞一个开发区,口号也要换一遍。原来是说是“绿金城市”,后来是“赛江南城市”,不停地提口号。

“这个领导来了开发东部地区,另一个领导来了开发西部地区,再来个领导开发南部地区,再来一个领导开发北部地区,到处都是烂尾的工业区。”

“有个市长过来搞个大手笔,搞了一个南湖开发区,花了40个亿,烂尾了。然后搞了一个杜集区开发区(规划面积8.48平方公里,主导产业为矿山机械装备制造),相山区也搞了一个大的开发区(规划25平方公里,产业定位为食品工业),土地全部被占满,占了长荒草,出现粮食危机,老百姓今后怎么吃饭?”

“都是烂尾啊,领导来了他就是要政绩,提拔自己的人,管你赔钱不钱的,下任领导来接盘。”王先生认为,疫情过后,经济肯定恢复不了。通货膨胀很严重,政府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印钱。

王先生有很多做生意的朋友,全部都被拖欠工程款,都是政府欠钱。“政府所有的项目是招标的,但是他没有钱给你,你还告不动他,当地法院不立案,或者执行不了。比如公安局欠朋友电梯款5、6年了,到现在拿不到,法院不敢去执行。”

“公安局现在也没有钱,那么多的辅警,维稳的部门特别大。辅警是冲在第一线的,出了事就开除了。所以现在辅警也很精,他去维稳,他就站在那地方,搞个人墙,他也不动。一旦财政没有了,养不起这些人,没有钱给他们,你说他会给你(政府)去维稳吗,去给你拚命吗?”他说。◇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体制内人士谈中共疫情等数据造假
压力下公布染疫6万人死 分析:中共玩数据游戏
【菁英论坛】贵州大火 烧出一个鬼魅末世
证监会新主席吴清密集动作 传易会满出事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