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工读学校到剑桥 男生感谢老师和妈妈

鲍多克在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学习。( JUSTIN TAL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3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今年对于18岁的男生鲍多克(George Baldock)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因为他考入了剑桥大学,而此前他是一所Pupil Referral Unit学校的学生,类似中国的工读学校

他目前在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学习历史和政治。他把自己人生的逆转归功于他的老师们和他的妈妈。

“爱的小叉子”

鲍多克的家位于Milton Keynes,在小学期间就出现了严重的焦虑和抑郁症状,所以当他进入当地的公立中学后,他感到难以适应。第一个学期,他经常不能正常上学,所以第二个学期开始,他被安排进了学校内部的特别需要团队。

回忆那段经历,他说:“到七年级圣诞节的时候,我就放弃了。我不能去上学了。人多的地方,我就难以应对。”

八年级的时候,他被安排进了家附近的一所工读学校Bridge Academy West。这所学校为十到15名学生提供小班上课。

他的妈妈鼓励他去。他说:“我妈妈很了不起,她好像有一把爱的小叉子,她叉着你,让你去做。她告诉我,坐下、闭嘴、去试试。我欠她很多。”
他还说,七年级他不能上学的时候,妈妈一直在照顾他,花了很多时间在家,还在家里开始了制作发带的生意。

一对一补课四年

Pupil Referral Unit通常接纳那些难以适应主流教育的学生,在许多人的眼里,从这种学校毕业的学生大多会是“废柴”,更糟糕的情况下甚至可能会走上犯罪道路。人们通常不会把他们跟名牌大学联系在一起。

到了学校,最开始的时候,鲍多克感到很困难,“但是老师们都特别好,很非凡。我很快意识到这所学校有多好。每个教过我的老师都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比他们自己意识到的还大的影响,我欠许多人许多。”

这所学校只提供几门课程,但是学校的负责人巴莱特(Neil Barratt)无意间听到鲍多克说他喜欢历史,而这位老师拥有历史博士学位。

于是在此后的四年里,巴莱特每周都给鲍多克上课,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给他一对一的上历史课。

他说:“他基本上在他的办公室里安排一对一的教学,四年的时间。他不必这样做。他发现了我感兴趣的东西,利用这一点来提升我的其它方面。”

参观牛津建立信心

鲍多克发现,工读学校的老师其实非常有天分,可以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很好的教育。老师们教他学会了如何放松和让自己的头脑清晰。
老师没有把他们当作是教育失败的典型,而是带着他们参观了牛津大学。正是这次参观让他看到了大学的美好,“它的美让我五体投地”。

四年后,鲍多克参加了GCSE的数学、英语、科学和历史考试,平均得到六级(Grade 6),他的历史考试成绩得到了最高分的九级(Grade 9)。
这样的成绩让他可以重新回到当地的主流学校,并且在两年后参加了A-level考试,在历史、政治和经济这三课都得到了A*的好成绩,其中一门历史试卷,他获得满分。

他说自己当初没想过报考剑桥,因为担心自己的成绩不够,但是妈妈鼓励他报考,“妈妈教会我,你需要给自己加压,想做就做”。

为工读学校呼吁

参加剑桥大学面试的时候,他感觉不太顺利。但是没想到,他被录取了。他说:“我感觉自己像是个游客,但是我现在就在那儿生活。这是最好的地方。一些人提到自己没有学生贷款或者去了男子学校,但是没有恶意的阶级观念,精神健康的支持也很好。”

他说,自己有的时候走在三一学院的校园里会想到,这里的学生包括六位英国首相,牛顿、尼赫鲁和一个来自“Milton Keynes的公立学校的丑男孩”。

他说:“我真的希望这不是很罕见的事,提起这件事有点儿难,但是不应该这样,我感到自己有责任为工读学校呼吁,因为我深深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少特殊的待遇。”

他说,工读学校的老师对每个学生都有很高的期待,“从未缺乏过对学生的激励,从来没有一秒钟的怀疑”,“老师们可以用那么少的资金做那么多的事,想像一下,如果工读学校得到了合理的资金,可以做多少事啊”。

心理适应力增强

鲍多克说,当妈妈知道他被剑桥录取后激动得哭了,而他自己则很“震惊”,“我不会拒绝,但是我当然感到很忧虑,暗自担心自己是否能适应,妈妈只能努力地让我去,如果我不去,她会杀了我”。

他还说,自己在工读学校的经历增加了应对紧张焦虑的信心,“我遇到了一些非常好的人,已经交了几个朋友,有一个非常好的导师。我仍然会感到焦虑,但是我不再让自己完全缩回去、躲在家里好几天,我能够让自己振作起来,在第二天重新再来”。

鲍多克最初在推特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点击量达到八万,回应的人都给他点赞。

他说:“我是一个很内敛的人。许多人不想提到自己曾经去过工读学校。他们认为那些是让人感到羞耻的经历,所以会掩盖它。但是我想要说出来。”◇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