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由李克强之死想到前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人气 16194

【大纪元2023年11月12日讯】前中共总理李克强退休仅7个月,在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是最年轻的,且拥有最好的医疗保健条件,根据常识判断,即便心脏病发作,经及时抢救,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他却离奇地死了。

这让很多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疑窦丛生。

中共官方讲,李克强发病后,被紧急送往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抢救,却没有送到救治心血管疾病非常有名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时评论人士李承鹏在社交平台X上写道:“他走了。(曙光医院的)旁边是抢救心梗成功率高达96%、曾拯救上万病人的上海中山医院。你相信正国级会输给那4%?”

由李克强离奇之死,我想到了前公安部长李震的离奇之死。

1973年10月22日,时任公安部长李震,被发现吊死在公安部机关大院地下室的热力管道上,双膝跪地,身体向后仰着,上衣口袋里有几十片安眠药,地上还撒了若干片安眠药。

李震之死非常奇怪:

第一,他要上吊自杀至少要找个能伸直腿的地方,为什么要跪在地上上吊?

第二,李震口袋里、地上有很多片安眠药,他为什么不直接呑安眠药死了算了,还要搞得这么复杂,口服一部分,口袋留一部分,地上撒一部分,再上吊?

第三,就在两个月前,1973年8月,李震在中共十大上“当选”中央委员,并继续担任公安部长,他为什么要自杀?

第四,就在李震死的当天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秘书给李震打过电话。据周的秘书讲,李震在电话里谈笑风生。一个谈笑风生的人,怎么可能一转眼就自杀了?

从“李震自杀”的现场看,但凡有常识的人都会认为,李震不是死于自杀,很可能是他杀后伪造的现场。

周恩来得知李震死亡的消息后说:“李震绝大可能是被害”,“李震在政治上中央是信任的,工作上中央是支持的,家庭生活是和睦的,没有自杀因素。”

当时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说:“公安部长李震死了,百分之九十九是被阶级敌人谋杀的。公安部长被杀,古今中外罕见。”

原公安部长谢富治的妻子、时任卫生部长刘湘屏也认为,李震死于“他人谋杀”。

周恩来责成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华国锋直接领导查案工作。之后,破案组一直按“他杀”进行调查。

李震死后的第三天,周恩来指示对李震的秘书郑爱萍实行“隔离审查”。

周恩来亲自写了对郑爱萍的十几个疑点内容的字条,指示破案组要发动群众,至少要动员千人以上来揭发,要放几把火。

周恩来还指示破案组组织七、八十人查、批郑爱萍。在查、批过程中,郑爱萍提出李震是自杀的11点理由。周恩来得知后,指示破案组,除了查破对他的疑点外,还要批驳他提出的李震自杀的理由和他的目的。

1973年10月27日,公安部召开动员大会,公安部政治部主任施义之作动员讲话。第一句话就是:“李部长被害了。”

施义之传达了中央指示,公安部关起门来搞整顿,停止对外工作联系,大家以党性原则揭发可疑点,追查到底。

此后,公安部真是风声鹤戾,草木皆兵,一路追查到底是谁杀了部长李震。

1973年12月的一天,毛泽东听了周恩来关于李震可能死于他杀的汇报后,说:“为什么要杀人呢?要调查研究。”毛列举了明朝皇宫发生的三大疑案,拿出《明史通俗演义》送给周恩来,请他转交华国锋等,要他们读第80回到第82回。

毛泽东说:“为什么要杀人呢?”这话听起来有点拗口,实际上,毛的意思是说:“为什么是他杀呢?”

有了毛的这个“最高指示”后,周恩来的态度变了,华国锋的态度变了,公安部核心小组的态度变了,破案组的态度也变了。

破案组立即将办案方向,由“他杀”转向“自杀”。到1974年1月,破案组将“他杀”的证据一一排除,最后得出结论:李震是“自杀”的。

毛发话前,从周恩来到华国锋到公安部核心领导小组到破案组,都认为李震是“他杀”的。现在说李震是“自杀”的,这怎么跟已关门揭、批、查两个月的公安部各级领导交代呢?

公安部核心小组经研究决定:对李震的死因,分两步向下传达,先讲存在他杀和自杀两种可能,然后再讲是自杀。

有“英明领袖毛主席”为破案指明方向,所有复杂的问题都变得简单了,从周恩来到华国锋到公安部核心小组到公安部各级领导,都摒弃常识、常情、常理,思想迅速统一到毛的指示精神上——李震是“自杀”的。

关于李震之死,还有两出精彩戏:一是抓于桑、刘复之;二是放于桑、刘复之。

李震死后,周恩来责成华国锋领导查办李震之死案。最初,时任公安部副部长于桑、刘复之参与了破案。

于桑等人经过三天的调查,得出结论:李震是在服用大量安眠药后上吊自杀的。

1973年10月26日,周恩来率中共政治局委员在人民大会堂,召集公安部核心小组全体成员开会。公安部副部长于桑、刘复之刚一进去,就被中央警卫局的军人奉命抓走,说是对他们进行“保护审查”。

周恩来在会上说,李震“没有自杀因素。李震死后,于桑、刘复之表现不好,破坏现场,幸灾乐祸。公安部长被害,建国(中共建政)以来是没有的”。

时任公安部政治部主任施义之回忆说:“这次会后,在我思想上有这样的感觉,党中央、周总理已掌握李震被害材料,李部长被害可能是于、刘支持的。”

于桑、刘复之被被“保护审查”后,被关在“交通干校”。他们确实受到了“保护”,但没有被当成杀害李震的嫌疑犯“审查”。

等毛泽东发话、破案组得出李震死于“自杀”的结论后,于桑、刘复之都被放出来了,官复原职。

综上所述,李震的死因由“他杀”变“自杀”的关键,是在毛的指示作出后。

为什么毛不发话从周恩来到破案组都说李震是“他杀”的?为什么毛一发话从周恩来到破案组都说李震是“自杀”的?

李震之死,与毛有什么关系?

李震之死具体与毛有什么关系,现在能看到的材料很少,这个黑幕还有待进一步揭开。

但是,说到毛与公安部长、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长、副局长的关系,可谓重大。

文革爆发后,毛因疑心公安部官员、北京市公安局官员可能参与搞政变,担心他们搞暗杀,害他的性命,将文革前的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几乎是一锅端了。

对毛忠心耿耿的公安部第一任部长罗瑞卿,被毛整到跳楼自杀的地步。

罗摔断了腿没有死成,毛还是不放过他,说,“罗瑞卿自杀由他自己负责,罗的事还没有完。”“罗向中央要挟没有用,(批罗的)会议继续开。”

文革爆发后,罗被打成“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受尽肉体和精神折磨。

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徐子荣、杨奇清、汪金祥、凌云、严佑民和一批正、副局长,都被关进监狱,徐子荣活活折磨致死。公安部许多官员被打成“叛徒”“特务”“反革命”“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北京市公安局前局长冯基平;北京市公安局长邢相生,副局长吕展、闵步瀛、阎塘、张烈、李一平、张锋、焦昆;文革爆发后从公安部派到北京市公安局任局长的李钊等,全都被逮捕入狱,整得死去活来。

以上公安部官员、北京市公安局官员,在文革结束后都平反了。

这说明,毛对他们的疑心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但是,毛就疑心他们了,毛就打倒他们了,毛就把他们中的许多人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

毛疑心李震对他不忠,存心置李震于死地,完全有可能。

否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震是他杀的,为什么毛就看不出来呢?

李震在文革中“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指示办”,最后竟因为毛的一句话,变成“畏罪自杀”,实在是可悲、可叹!

其实,回顾百年中共史,中共就是一部在“斗争哲学”支配下的绞肉机。今天,你得势了,可能整别人;明天,别人得势了,又会来整你。就这样,你整我,我整你,内斗不息,恶性循环,冤冤相报,走到了今天。

今天,李克强不明不白死了,明天呢?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即将灭亡 “三退”可保平安
王友群:文革中康生为何杀一前政治局常委?
王友群:1976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是怎么死的?
王友群:习近平坐在中共内斗的火山口上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