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国债务之痛 解决之道在哪里

人气 482

【大纪元2023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我不希望我们到达坠机现场,但我认为我们正在前往那里。”美国国会众议员沃伦‧戴维森(Warren Davidson)这么说。他指的是美国的债务危机。

图为2023年1月19日,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财政部大楼。(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目前,美国的国债超过33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8%,也相当于让每一个美国人背负了额外的10万美元债务。

近十年来,国债危机首次重新成为美国最重要的经济议题,引起了华府的警觉。而未来几十年,随着福利和利息支出的增加,这笔债务更可能会滚雪球般地增加,美国国会和总统都已感受到了被债务撕咬之痛,希望尽早采取行动控制年度赤字,但是两党的路线分歧似乎让人感到他们还没有准备好遏制这股赤字浪潮。

两党难以就控制财政赤字和债务达成共识

财政赤字产生的主要原因是联邦政府的支出超过其税收收入,而当政府入不敷出时就必须靠借钱来弥补赤字,每年的赤字增加也就意味着国债的不断增加。

2020年2月11日,美国纽约曼哈顿中城区43街的美国国债显示器。(Chung I Ho/The Epoch Times)

美国联邦政府在2022年的财政总收入是4.9万亿美元,总支出是6.3万亿美元,赤字是1.4万亿美元。

就如何控制财政赤字和削减债务,共和党的传统做法是削减政府支出,为个人和企业减税,从而鼓励经济发展,在低税率的基础上创造更多的纳税人群和企业,最终达到财政税收的总体增加,即同时在增加收入和减少成本上采取行动而达到削减赤字和债务的目标。

民主党的重点做法是直接对企业和富人加税,这可以立竿见影地让政府的税收收入在短时间内有所增加,但是高税率会令企业成本增加,令经济活力受挫,大企业和富人可能会倾向于寻找合理避税的途径,其长期的结果反而会导致政府的实际税收减少。

而同时,民主党推崇福利政策,这又增加了政府支出。当越来越多的选民享受和依赖福利时,若要削减这部分支出又变成了难上加难的事情。不过,左派民主党人并不认为赤字是一个紧迫的问题。

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乔迪‧阿灵顿(Jodey Arrington)质疑两党任何一方是否可以抛开“打擦边球的政策政治”,“提出可能双方都不喜欢的方案”。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自由核心小组成员、共和党人沃伦‧戴维森说:“我不希望我们到达坠机现场,但我认为我们正在前往那里。”同时,他也感到,两党似乎“没有改变路线的意愿”。

“你需要有收入,你需要处理支出,你需要处理权利

对于控制债务到底意味着什么,两党没有明确的共识。在竞选过程中,共和党人谈论平衡预算,民主党人谈论增加税收收入。

对于控制债务到底意味着什么,共和党人谈论平衡预算,民主党人谈论增加税收收入。(Shutterstock)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Brad Sherman)说:“坦率地说,除非我们实现真正非凡的经济成长,否则我们将面临相当糟糕的结果。你需要有收入,你需要处理支出,你需要处理权利——你需要考虑民主制度是否有能力做到这些。”

拜登政府的预算在很大程度上是透过提高对企业和富裕美国人的征税来实现增加收入的这一结果。事实上,拜登政府认为,债务上升主要是由利率上升和税收收入减少造成的——并指责前总统川普的减税政策。

共和党则猛烈抨击拜登政府的大规模支出法案,尤其是《2021年美国救援方案法》(2021 American Rescue Plan),他们指责该方案是通货膨胀和更高利率的罪魁祸首。

保守派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说:“根据美联储的数据,(美国联邦)税收收入处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历史上最高水平之一。他们(民主党)在找什么?他们想要陷入经济萎缩的境地吗?”

共和党认为放松管制也是一种可以增加收入的替代方案,因为这可以促进经济成长,从而最终削减债务。

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说:“我们所看到的(民主党)监管冲击——这一切都会抑制经济成长。”

共和党人刚刚试图透过威胁要关闭政府而迫使拜登政府削减支出,理由就是国债不断膨胀。尽管众议院再次通过了一项临时支出法案,并得到参议院和拜登总统的支持,可以暂时避免政府停摆,但是国债危机仍然存在那里。

国债危机已成为一个重大的国家问题

2023年1月20日,华盛顿D.C.一个公共汽车候车亭显示的美国国债数额。(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由于美联储积极提高借贷成本以抑制通膨,导致政府支付的利息大幅增加,债务规模现在变得越来越大。未来几十年福利和利息支出的增加可能会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增加,从而给华府带来更大压力。

据无党派金融智库“彼得‧G‧彼得森基金会”(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 PPF)的数据,美国支付的债务利息是每天18亿美元。彼得森基金会预测,如此下去美国的债务到10年后的2033年会达到GDP的119%,到2043年达GDP的144%,到2053年达181%。

债务已经蚕食了政府的金库,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10年,财政部将不得不仅在利息上就花费数万亿美元,从而占用其它优先事项的支出。

无党派预算监督机构“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高级政策主任马克‧戈德温(Marc Goldwein)说:“如果利率基本上保持在目前水平,利息将成为两年内第二大政府(支出)计划。只有社会保障(支出)比之更大。”

随着财政收入下降、利率上升和支出增加,一波又一波的新债券进入市场,为债务融资的华尔街公司的高层也越来越担忧美国政府对长期财政的控制能力。

经济学家则更关注债务增长是否快于经济成长。长期以来,赤字支出一直被认为是长期经济的拖累,它将私人投资转向购买政府债券,并将纳税人的钱用于支付债务利息。

选民自己也越来越担心联邦借债问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今年6月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将预算赤字视为“一个非常大的国家问题”,高于去年的51%。

彼得森基金会今年1月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选民希望总统和国会花更多时间解决债务问题;82%的选民表示他们的担忧程度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增加。这表明,解决债务问题已成当务之急。

在最关注的经济问题上 所有摇摆州选民都更信任川普

物价不断涨,通货膨胀仍然很高。(Shutterstock)

由于通货膨胀仍然很高,利率上升,商品价格飙升,房地产市场步履艰难,拜登总统因对经济的处理在民调中接连受挫。选民们表示,他们感觉在川普领导下的经济状况更好。

《经济学人》/YouGov今年10月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只有39%的选民认可拜登对就业和经济的处理方式。同时,路透社/益普索(Reuters/Ipsos)的民调连续一百多周将经济列为美国选民关心的最重要问题。

本月稍早发布的《纽约时报》-锡耶纳学院(New York Times-Siena College)民调中,六个摇摆州的选民表示,他们在经济议题上对川普的信任度高于拜登,比例为59%对37%。这六个州对于2024总统大选至关重要。

拜登在竞选连任过程中一直在宣扬他的“拜登经济学”(Bidenomics),但是民主党人认为,拜登没有能向选民传达他的首要讯息,即现在的经济状况比他上任时好多了。他们敦促拜登现在需要调整其经济讯息,以在2024年大选中引起选民的共鸣。

不过,共和党认为,现在的商品价格比拜登上任时贵多了,拜登团队无法消除选民的这种印象。

共和党策略师道格‧海耶(Doug Heye)说:“他们有一些可以谈论的好消息,但每个美国人所做的一切都涉及花钱的事情,他们现在花的钱比乔‧拜登就任总统时多多了。现在这已融入他们的日常生活。很难消除这一点。”

以往赤字是战争或大萧条造成 现今是结构性因素造成

拜登承诺对富裕的美国人增税,关于是否延长川普减税政策的争论还在继续,这些都会成为2024年大选的主要战场话题。

国债问题也将是两党总统候选人需要直接面对的主要经济问题之一。拜登和川普都已拒绝考虑削减涉及社会安全和医疗保险的支出,这是债务增加的两个最大推动因素。

医疗保健已成为未来美国财政和经济最重要的议题,因其占到美国整体经济的近五分之一,也是预算中成长第二快的支出部分。(Fotolia)

彼得森基金会指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财政赤字通常是由于重大战争或大萧条等导致支出增加所造成的,而现在的赤字主要是由可预测的结构性因素造成的,如婴儿潮世代的人口老化、医疗保健成本的上升,以及税收制度无法带来足够的财政收入。

老年人和弱势人群的人口增长增加了美国在社会安全、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方面的联邦支出。医疗保健已成为未来美国财政和经济最重要的议题,因其占到美国整体经济的近五分之一,也是预算中成长第二快的支出部分。

根据彼得森基金会的数据,美国人均医疗保健成本是12,555美元,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也是世界平均水平6,414美元的近两倍。即使达到欧洲最高水平的瑞士也只有8,049美元。

彼得森基金会表示,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愿意为下一代留下更美好的未来,而不断增加的债务则适得其反。

这个无党派的金融智库组织呼吁美国政府做出负责任的预算,不要让子孙后代继续背负债务。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美国通胀仍在持续这对您的资金意味着什么?
纽约餐厅为降成本出新招 收银工作外包至菲律宾
金价一度破2400美元大关 驱动因素是什么
如果你在costco退货太多 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