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强化入队洗脑 儿童成此轮疫情重灾区

人气 1634

【大纪元2023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徐亦扬采访报导)三年前中共下发文件,不仅强制要求中国儿童加入中共少先队,还对儿童进行一系列的强化洗脑。三年后的今天,中国爆发新一轮所谓的“不明肺炎”疫情,许多民众怀疑这是中共为瘟疫而起的新化名,实际就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变种。而受共产主义毒素毒害的儿童成为受感染最严重的群体。

最近,中国多地医疗机构儿科的就诊量激增。中共官方媒体称,感染肺炎支原体的患儿明显增加,尤其流感病毒、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轮番袭击,导致医院儿科门诊爆满,医护人员24小时都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

以北京为例,北京的儿科门诊量已经高位运行超过一个月,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及各大医院的儿科门诊量都持续高位运行超过一个月。北京儿童医院还呼吁,鉴于当前儿科就诊量激增,如果孩子刚出现症状,不建议立即前往儿科医院就诊,而是前往社区医院或二三级医院初诊。

北京市民何先生11月29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目前在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几乎都挂不到号,友谊医院儿科急诊需要等待超过24小时,尽早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挂急诊也需要等待12小时以上。在丰台区妇幼保健院,中午12点挂的号直到晚上8点才能看上病,在西城区妇幼保健院,预约号码已经排到第二天。

“这次生病的情况可能确实比以前要严重一些,没见过各个医院有这么多病人。”何先生说。

另一名市民陈先生也告诉记者:“我孩子说,她们整个班级都在咳嗽,就像蛙鸣一样,都听不到老师讲课的声音。”

中共的感染科专家称,当前呼吸道传染疾病就诊高峰预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由于多种疾病叠加流行,目前无法准确判断这波高峰何时会结束。

中共多地政府日前也相继发布通知,要求不得带病上班上学。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和市教委、山东省教育厅、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河北省邯郸市疾控中心等先后发布通知,要求学生和教师不得带病上班上学;出现身体不适时应立即报告,避免带病上课。

尽管中共当局将民众所患的病称为“肺炎支原体感染”,但许多患儿的支原体检测结果却呈阴性。因此,许多民众怀疑,所谓的支原体肺炎、合胞病毒等说法,只是中共为掩盖疫情真相而起的新化名,实际就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变种。

北京一家医院的儿科医生早前告诉大纪元记者,这波感染没有有效的药物。她在染疫后尝试了治疗支原体肺炎的各种药物,但都没有取得效果。因此,她认为这并非支原体肺炎。

此轮疫情与持续三年多来的疫情有个显著的不同之处,即除了成人和老人感染外,大量儿童也相继中招,出现了肺炎症状,甚至发展成白肺。大量患儿了必须接受洗肺治疗,一些孩子已经去世。

中共强化儿童入队前一系列洗脑步骤

早在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不久,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就在《理性》一文中慈悲开示:“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

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1977年谈到教育时就称,“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中共现任党魁习近平更是强调,洗脑教育要“既注重知识灌输,又加强情感培育,使红色基因渗进血液、浸入心扉”。

中共现任党魁还称,中共是所谓的“先锋队”,共青团是“突击队”,而少先队则是“预备队”。入队、入团、入党被其描述为中国青年在政治追求上的所谓“人生三部曲”。

2019年11月,中共共青团中央、教育部、全国少工委印发了一份文件,把“全童同时入队”的方式逐渐改变“分批入队”。其实质是从根源上强化对儿童的洗脑教育,让每个儿童都达到中共的洗脑标准。

所谓的“分批入队”,中共官方定义为,在坚持“全童入队”的基础上,儿童必须在“接受充分的队前教育后,根据各方面综合表现,经组织批准,分不同批次加入少先队”。

中共当局称,在以前不采取“分批入队”的情况下,所有的孩子一进入小学自然就成为了少先队员,体现不出所谓的少先队员的“先锋”意义、“自豪感”和“荣誉感”。因此,“全童同时入队”的方式要逐渐改变,变成“有组织、分批次地”安排少年儿童加入少先队。

黑龙江省桦南县一名小学老师告诉大纪元记者,在他们学校,入队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及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具体情况由老师裁定。“每个地方都不一样,一般都是老师说了算。评得上的话,要么是孩子表现好,要么是家长表现好(意为懂交际、会来事儿)。”

中共治下无选择权 儿童也被迫加入中共组织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李元华11月29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共治下,人们没有选择权。他说:“实际上,最初中共也实行分批入队,后来就是大帮哄式的全部入队。中共认为全体入队的形式就跟没入一样,达不到洗脑目的,或者说失去了所谓的人人争先进、争相入队的形式,因此它就要改回原来的方式。但不论形式如何变化,其核心都是洗脑,将人们骗入其组织、为它送命是实质。”

旅美时政评论人士陆天明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在中国,人们没有选择愿意和不愿意的自由。他说:“所有的事情都是强制性的,入队和入团都是一样,如果真有孩子敢说不愿意入队、入团,学校和老师会对这个孩子进行各种刁难和打压。”

陆天明说:“以前中共搞批量入队,很多人在宣誓时不说话、不张口,很容易混过去。在中共看来,这种效果很不好。因此,中共现在进行洗脑教育不单要从娃娃抓起,还要一个一个地筛选过关。你必须向它发出这种毒誓,亲口说要把命交给它,随时随地准备为它献出生命。中共整个党团队的宣誓都非常恶毒。”

孩子为何会成此轮疫情的重灾区?

今年8月28日,大纪元发表特别报导,李洪志大师再次指出,新冠疫情主要是针对共产党,以及那些盲从中共、维护中共、为中共卖命的人。目前死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年轻人。

陆天明表示:“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三尺头上有神灵,誓约可不是随便说的。中共多年来一直在进行无神论宣传教育,这让人误以为,即便自己不愿意,违心地发一个誓约也没关系。然而,这恰恰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说,儿童的身体相对纯净,按中医的观点来看,他们的阳气通常比较旺盛,因此一般情况下不太容易染疫,但眼下这轮疫情却重创儿童群体。从传统上来说,瘟疫常常是要大规模淘汰人的,不好的个体就会被神淘汰。这些孩子很明确地发下了毒誓,表示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中共。而当前的瘟疫就是冲着中共及为它站台、死心塌地为它卖命的人而来,因此,这些孩子成为了受害人,尽管他们还很幼小。

“有人认为孩子是无辜的,然而,你对着如此邪恶的政权发毒誓,实际上等于给它增添了能量,使它能够持续统治。”陆天明说,“按照中共的说法,你在帮它建立一个群众基础,让它有能力继续迫害更多的人。那么,从这个角度看,你不也是在干坏事吗?”

陆天明表示:“如果孩子要保持单纯,就不应该加入中共这些邪恶组织,也不能发这些毒誓。一旦孩子们参与其中,发誓要为中共卖命,他们就不再是那样单纯和无辜的了。因此,这并不像很多家长所想像的那样简单。”

他还说,当前中国许多中国的家长也是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绝大多数人的思想中充斥着无神论观念,对神灵和报应的概念持怀疑态度,甚至意识不到发毒誓的一刻即铸下严重后果。

疫情面前大人和孩子该如何自救?

陆天明表示,对于想要拯救孩子的家长来说,必须通过翻墙访问大纪元网站,然后真诚地帮助孩子退出中共的相关组织。他说:“这个举动是必要的,而且必须是真诚的。为了什么目的而想蒙混过关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不能拿中共的那一套来行事。当你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并真心实意地退出它的组织时,一定会有用。”

2020年3月,李洪志大师在《理性》一文中开示:“人应该向神真心的忏悔,自己哪里不好,希望给机会改过,这才是办法,这才是灵丹妙药。”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11月30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洗脑和谎言欺骗是中共一贯采用的手段,它让孩子们从小接受共产主义的教育,否定传统文化,其用意极其险恶。

她说,儿童天真无邪,受到何种教育就会成为何种人,中共意欲毁掉孩子。因此,她呼吁家长要引起警觉,让孩子接受更多的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培养孩子重德信善、仁孝,切勿让他们被邪党欺骗、毒害。

“我相信会有明白真相的家长,抵制中共对孩子的洗脑。上次我们在纽约举行《四亿人的觉醒》纪录片首映式时,就有一对走线来美国的母子,母亲带着孩子退出了曾经加入的中共少先队。”易蓉说,“家长和孩子一起选择远离中共、远离邪恶,拥抱光明与希望!”

(记者宁芯、王佳宜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专访加国中医师:试析中国新疫情的谜底
中国医院生病儿童扎堆 急诊等待时间异常
【特稿】疫情海啸再袭 谁能躲过生死大劫
【新闻五人行】大陆疫情来势凶险 预言两次明示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