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硅谷银行倒闭是货币宽松的恶果

人气 744

【大纪元2023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唐云舒编译)继2007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后,近代史上的第二大银行倒闭事件本来可以避免。但现在,其影响已经太大了,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很难估测。

硅谷银行(SVB)的崩塌,是一起典型的由流动性问题引发的银行挤兑事件。此事件带给人们的重大教训在于,如果不是因为货币政策过于宽松,该银行就不会出现那么巨大的未实现亏损和财务漏洞。我们来解释一下原因。

硅谷银行的公开账户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1日,其资产总额约为2,090亿美元,存款总额约为1,754亿美元。该银行的最大股东是美国的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贝莱德(BlackRock)、道富集团(State Street)以及瑞典最大的养老金基金Alecta,它们拥有的股权分别是11.3%、8.1%、5.2%及4.5%。

要不是因为出现负利率、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在2022年破裂的)科技泡沫,硅谷银行的业绩不会疯涨并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功。此外,要不是因为受监管当局和货币政策激励而囤积国债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该银行也不可能出现流动性危机。

硅谷银行的基础资产结构正体现出一句老话,“不要与美联储对抗”。该银行犯了一个大错,那就是完全响应宽松货币政策和监管方面的激励。

2021年发生了什么?(硅谷银行)取得巨大成功,但很不幸,这也成了其崩塌的第一步。随着科技业蓬勃发展,该银行的存款额几乎翻番。谁都想从势不可当的新技术范式中分一杯羹。硅谷银行的资产也大幅增长、几乎翻番。

该银行的资产价值也上升。其资产结构中,40%以上是长期国债和MBS,其余是看似称霸世界的新技术和风险资本投资。

(硅谷银行的)大多数“低风险”债券和其它证券是旨在长期持有的,通常到期才会兑现。该银行遵循了主流的规则:用低风险资产来对冲风险投资带来的风险。美联储持续升息,一定令硅谷银行的高管很吃惊。

硅谷银行的整个资本结构就是一桩孤注一掷的豪赌:赌低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将持续更长的时间。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科技公司的估值飙升,而“对冲”相关风险的最佳方式就是持有国债和MBS。美联储(2022年前)每月购买上千亿美元的有价证券,不管是根据哪项法规,这些都是风险最低的资产,而且根据美联储和所有主流经济学家的说法,通货膨胀只是“暂时”的,是一个基数效应导致的现象。怎么可能出问题?因此,硅谷银行怎么会押注其它东西呢?

(事实证明)通货膨胀不是“暂时”的,货币政策也不可能永远宽松下去。

加息动作登场了。硅谷银行受困,方方面面都遭受重大损失。债券和MBS高价不再、科技业的“新范式”高估值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恐慌。尽管硅谷银行的股价今年1月强劲回升,但还是发生了“经典”的挤兑。该银行按市价计算的未实现亏损额高达150亿美元,几乎和其市值一样多,结果就是彻底垮塌。

用动画片《南方公园》(South Park)里面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全,全,全,全,全没了”(……Aaaaand it’s gone)。硅谷银行向我们展示出一家银行的资本是如何在一瞬间就烟消云散的。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将介入,但这还不够,因为硅谷银行的存款中只有3%低于25万美元。据《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报导,硅谷银行85%以上的存款没有上保险。

更糟糕的是,据彭博社报导,美国1/3的存款是存在小银行里的,其中大约有一半没上保险。硅谷银行的储户可能会失去大部分存款,这也会给其它实体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硅谷银行是业内奉行循规蹈矩式业务管理的典型代表。该银行实行保守的政策,在存款飙升时增持最安全的资产——长期国债。

硅谷银行是完全依照那些把2008~2009年金融危机归咎于“放松管制”的人的建议去操作的。该银行的经营方式没有建设性而且保守,也就是将不断增加的存款用于购买国债和MBS,并相信通胀会是“暂时”现象。实际上,除了我们这些“疯狂的少数人”,其他人都在重复这个说法。

硅谷银行只是亦步亦趋地响应了监管当局和货币政策的激励以及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的建议,其它什么都没做。该银行是依照主流经济思想行事的典范,而扼杀这一科技界明星的,恰恰是主流思想。

许多人现在会把(硅谷银行破产)责任归咎于贪婪、资本主义制度和监管缺失。但你猜怎么着?监管再多也无济于事,正是监管条例和激励政策促使(硅谷银行)增持上述“低风险”资产。此外,监管规定和货币政策是导致科技泡沫的直接原因。如果没有负的实际利率和大规模的流动性注入,就不会出现未盈利科技企业估值高涨的情况,也不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新创企业及绿色产业。就硅谷银行而言,其2021年惊人的业务增长,是2020年实施的轻率货币政策直接推动的,当时全球主要几家中央银行(纷纷向市场灌水),其资产负债表总额膨胀到了20万亿美元,就好像不会有什么后果似的。

硅谷银行成了“印钞机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并可以无限期地印下去”这种理论的牺牲品。该银行全心全意地采纳了相关建议,但现在却不复存在了。

硅谷银行投资了所有的泡沫资产——国债、MBS和科技企业。该银行这么做是因为愚蠢或鲁莽吗?不是。该银行这么做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些资产风险低,甚至没风险。没有银行会投资自己认为风险高的资产、给自己找风险,他们恰恰是在自己认为没风险的地方集聚了风险。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没风险呢?是因为政府、监管机构、中央银行和专家都这么说。那么,谁会是下一个(牺牲品)?

许多人谁都责备,就是不责备货币政策和监管造成的违背常理的激励机制和泡沫,并且要求通过降息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来解决问题。这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你不能通过制造更多泡沫来消除泡沫导致的恶果。

硅谷银行的消亡,凸显出政治图谋带来的风险有多大,这个问题非常严重。硅谷银行倒闭,不是因为管理决策鲁莽,而是因为该银行按照凯恩斯主义者和货币干预提倡者的意愿去做了。恭喜。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莱博士(Daniel Lacalle)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离中央银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书。

原文:The Silicon Valley Bank Collapse I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Loose Monetary Polic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硅谷银行倒闭后 美六家银行列降级审查名单
硅谷银行倒闭 你的钱安全吗 专家解析
夏林:周末惊魂 硅谷银行闪电般倒闭
硅谷银行的中国客户急着把钱转到下一家银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