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共和党新鹰派视中共为主要威胁

人气 1403

【大纪元2023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乌克兰不应成为焦点。避免与中国开战的最好方法是明确做好准备,让北京认识到对台湾的攻击很可能会失败。我们需要成为一只鹰,才能到达我们可以成为一只和平鸽的地步。这关乎权力的平衡。”

曾为美国川普政府起草2018年国防战略的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如是说。他也被友人亲切地称呼为“布里奇”(Bridge)。

“在当前关于援助乌克兰和威慑中国之间的权衡取舍的辩论中,布里奇的领导地位再清楚不过了。”美国国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这样评价科尔比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立场和影响力。

最近几年,在参议员霍利和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等联邦议员在国会推动越来越强硬的对华政策的同时,共和党中一个新鹰派也正在崛起,想要完成前总统川普开始推行的保守派外交政策,而年轻的科尔比则被认为是这个新鹰派的代表人物。

认为共产中国是主要威胁 寻求将川普外交政策永久化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欧亚中心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杂志的编辑雅各布‧海尔布伦(Jacob Heilbrunn)4月11日在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上撰文,他是这样介绍科尔比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及其对共和党的影响力的:“科尔比就像唐纳德‧川普可能会说的那样,直接脱颖而出成为华盛顿特区外交政策精英中的一员。”。

科尔比拥有令人瞩目的个人背景,他的祖父威廉‧科尔比(William Colby,1920-1996)曾经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他本人拥有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学位,在2002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国务院里工作。

2017年5月,科尔比加入川普政府的国防部,担任负责战略和部队发展的副助理国防部长,并带头起草了川普政府的2018年国防战略,该战略将共产中国视为美国的主要大国威胁。

2018年退出川普政府后,科尔比创办了一个智库“马拉松倡议”(Marathon Initiative),为美国制定与全球竞争对手进行竞争的战略,并写了一本书详细阐述他的观点,书名是“阻断战略:大国冲突时代的美国国防”(The Strategy of Denial: American Defense in an Age of Great Power Conflict)。他谈到,美国的国防必须如何改变以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野心。他主张,牢牢立足于现实主义传统,为美国对抗中国的目标须是什么、其军事战略须如何改变,以及美国须如何将这些目标置于次要利益之上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框架。

这本书对美国国防战略进行了深入的重新评估,展示了美国如何准备打赢一场其输不起的对中共的战争——准确地说,是为了阻止这场战争发生。

曾为美国川普政府起草2018年国防战略的埃尔布里奇‧科尔比(Elbridge Colby)。(美国国防部网站)

多年来,科尔比一直认为共产中国是美国海外的主要威胁,美国应该把重点放在亚洲,并且几乎排除了其它地方——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前总统川普曾以这样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对美国的海外部署进行了重新调整,但是随着川普下台,这些政策也无疾而终。目前,科尔比正在寻求将川普的那些外交政策转变为永久化的。

现在,一个新的鹰派和对华强硬游说团体正在共和党中形成,科尔比是他们的领导者之一。他们主张美国对外交事务采取一种有意识的“现实主义”方法,试图通过论证是共产中国——而不是俄罗斯——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以及对乌克兰的过度支持正在危及美国国家安全——美国的军事规划和资源应该重点用于计划针对中共对台湾的冲突上。

今年三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莫斯科,并在俄乌克战争关键时刻对俄罗斯总统普京重申了事实上的支持,科尔比在福克斯新闻的“英格拉姆视角”(Ingraham Angle)节目中警告说,中俄之间“绝对”在结盟,中俄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但美国需要优先援助乌克兰的想法是“一种错觉”,这将导致美国“深陷欧洲泥潭”。

川普政府时期的助理国务卿韦斯‧米切尔(A. Wess Mitchell)说:“我在华盛顿工作的时候,很难找到有谁对推动关于乌克兰和中国问题的辩论产生了更大的影响。”米切尔是科尔比的“马拉松倡议”的联合创始人。

这一对中共鹰派立场受到越来越多共和党人支持

自从俄罗斯于2022年2月对乌克兰发起野蛮入侵战争并吸引了美国的新目光和巨大资源以帮助乌克兰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开始支持科尔比的观点。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今年3月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战争视为纯粹的“领土争端”,他主张美国应该更加关注中国(中共)的威胁。

来自密苏里州的霍利参议员去年12月致信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敦促拜登政府应该优先考虑向台湾运送武器以帮助台湾做好抵御共产中国潜在入侵危机的军事准备。霍利认为,位于第一岛链上的亚洲民主灯塔台湾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比乌克兰更重要,他对于美国向台湾早已承诺的武器交付因为俄乌战争影响而被严重滞后的情况表达了不满。

科尔比最近被共和党参议院指导委员会邀请到国会山讨论外交政策,他在会上向大约40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发表了讲话。

他特别与新一代共和党外交政策现实主义者结盟,其中许多人也和他一样是常春藤大学的毕业生,例如霍利参议员和俄亥俄州的万斯(J.D. Vance)参议员。霍利赞扬科尔比说:“他主张在美国利益方面回归现实主义,这正是外交政策机构所不希望看到的,但这正是我们国家所需要的。”

在美国如何平衡对待援助乌克兰和对抗共产中国的问题上,共和党中的对华鹰派势头越来越强劲。一名共和党参议院助手,由于未获准公开发言而匿名告诉《国家利益》杂志的海尔布伦,“布里奇一马当先地引领着这一潮流”,甚至拉动了历史上更加鹰派的参议员卢比奥与他结盟。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卢比奥参议员今年新年过后在网站“美国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的美国复兴计划”(My Plan for American Renewal)的文章,其中在提到美国外交政策时,卢比奥敦促美国政府摒弃以俄罗斯为主要威胁的、过时的外交政策,同时“重新确定优先次序并关注美国最紧迫的威胁:中国共产党。这将需要权衡取舍和分担责任”。

卢比奥在文章中认为,与前苏联的冷战思维在美国国务院、情报界和许多华府智库的运作中根深蒂固,这“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衰落’的彬彬有礼的维护者们使出浑身解数安抚中国的共产党政权”,却没有让欧洲在抵御俄罗斯方面发挥他们应尽的责任和作用。

“左派将在一个堕落的美国如鱼得水,在这个堕落的美国向其公民分发可卡因烟斗,在一个由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政权统治的世界中享乐”,卢比奥警告说,“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未来成为现实”。

科尔比还与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主席凯文‧罗伯茨(Kevin Roberts)关系密切,罗伯茨去年帮助领导共和党议员们反对国会向乌克兰提供400亿美元的超巨额军事和人道主义援助的立法,将近60名众议院共和党人对援助投了反对票,成为相当可观的少数派。今年在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中,是否还能通过另一项类似的议案已经远远不能确定了。

罗伯茨和科尔比最近在《时代》杂志上合著的一篇文章中疾呼道:“我们对乌克兰的过度专注削弱了我们应对亚洲,尤其是对台湾周边不断恶化的军事局势的能力。”

警告:若放弃台湾 会给世界带来更大危险

不过,在整个共和党中,甚至在川普的支持者和现实主义者中,也仍然有不少人不同意科尔比的鹰派立场。

“川普主义振兴美国中心”(Trumpist Center for Renewing America)的副总裁丹‧考德威尔(Dan Caldwell)3月22日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发文说:“保守派不应表现得好像与中国的战争是注定的,但愿他们不要无意中引发一场战争。”

另一位著名的外交政策现实主义者、曾被川普提名的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威廉‧鲁格(William Ruger)同意考德威尔的观点,他说:“冷战做法会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而‘金发姑娘战略’可以最好地解决这些问题。”“金发姑娘战略”(Goldilocks strategy)指的是“恰到好处”的原则。

大西洋理事会副主席、鹰派人士马修‧克罗尼格(Matthew Kroenig)说:“去乌克兰(支持应对俄罗斯)的任何东西都是从中国拿走的说法,毫无道理。”在谈到美国军队应该从欧洲撤出并转向亚洲优先的论点时,他反问说:“你会把那些旅从欧洲部署到亚洲的哪个地方?”

与此同时,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共和党高级官员始终大力支持美国对乌克兰的巨额援助。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马克斯‧布特(Max Boot)在一篇抨击科尔比的专栏文章中说:“如此多的共和党人要回归‘准孤立主义’(quasi-isolationist)、亚洲优先的外交政策是一个不祥的发展。”

科尔比坚持认为,欧洲可以在没有美国过多帮助的情况下应对俄罗斯的威胁和挑战。他不认同中共政府会将乌克兰视为西方抵抗暴政意志的试金石的说法。相反,他认为,如果美国继续热衷于援助乌克兰,那会让美国在反对中共在亚洲的暴政方面表现得软弱无力。

一些人认为试图安抚普京以达到和平解决俄乌冲突是错误的,因为那会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当时的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试图安抚希特勒而签署了《慕尼黑协议》,但是这种安抚并没有阻止希特勒把战火烧到整个欧洲。

而科尔比则认为,现在美国和西方实际上是在安抚中共政权,而中共比俄罗斯的威胁更严重。

他反驳说:“如果有慕尼黑会议,那是因为我们在安抚中国(中共)。真正的内维尔‧张伯伦之举是放弃台湾。”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对华政策与立场一览
贺锦丽若成拜登继任者 竞选搭档有哪些人选
拜登退选 纽约州各界反应
拜登退选 谁将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