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网红张雪峰事件引思考 分析:新闻已死

人气 3875

【大纪元2023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在大陆根本就没有新闻这一说法。”魏桢凌说,“它其实就是官方喉舌,官方想说什么,新闻就报导什么。”

曾在《浙江青年报》担任经济新闻记者、四川广播电视台任编辑的魏桢凌6月30日与大纪元记者分享他对当前中国大陆新闻业的看法。

这源于最近中国大陆发生的一件事情。

近期,中国大陆网红、考研辅导讲师、苏州教育机构“峰学蔚来”创始人张雪峰在网上直播时,提醒一名理科高考590分的学生不要报新闻专业,称若自己是该孩子家长一定会“把他打晕”。

此事连续多日在大陆网络发酵,与张雪峰相关的话题持续出现在微博等社交平台热搜榜。中共官媒也没闲着,发文抨击张雪峰,网民的留言与文章则撕开中国大陆新闻业的“画皮”。

魏桢凌对大纪元说,张雪峰的建议是有道理的。在中国如果选择良知,你就无法做好新闻,因为没有报新闻的空间;如果选择混一段时间获得一些暂时的好处,你或许可以尝试,但若是作为职业长远考虑,可能很难。“尤其是做一个人,你要有良心的话可能就很难。”

大陆网红、苏州教育机构“峰学蔚来”创始人张雪峰微博。(网页截图)

知乎上与此事相关的话题“怎么看待新闻已死?”下,民众留言说:“这不许报导,那个也不许报导。官方通稿都不能看合订本,新闻记者都被骂成狗了,新闻死不死,其实不重要了。公信力死了,才是大事。”

“没有新闻,只有宣传,没有事实,只有立场,没有外宣,只有内宣。美国人批评我们,然后华(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叽叽歪歪了一阵子,直接把美国人批评我们的啥内容给删了,别人骂我们,我们都不知道骂了啥。就是还嘴,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还嘴。”

“观点:新闻已死。原因:无法描述。未来:无法预测。”“现在出了事故都只有网上个人的爆料,没有大批记者冲去现场,没有人敢做直播报导,没有人敢随机采访路人,都只在等官方消息。”

作者“往事与随想”6月底撰写的《回应张雪峰:我为什么不唱衰新闻?》一文说,不唱衰新闻,是因为它已经衰得不行了,还需要来唱衰吗?是什么让新闻业衰落?“是言论空间的收窄,更直接点说:是权力杀死了新闻——不是他们说的互联网的冲击,也不是媒体人的自甘堕落,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

这篇文章现在在中国大陆已不复存在,被当局删除。

魏桢凌对大纪元说,只有一个口子出,一切都要往好的地方报,“任何不满的话不能报导出来,被限制或者被屏蔽掉”。

新闻业者做不下去

6月24日,一位自称是律师执业证书持证人在网上说,“新闻早就死了,死了几十年了。”他的观点来源于一位学新闻的朋友。

他介绍,这位朋友毕业前在老家的市广播电视台实习,被一次经历震惊到。某天,新闻出事故,是因为市领导们的一项活动报导中没有市委书记的正面近景镜头,结果所有采编人员被扣绩效,取消评优和晋升资格,台长调离,主管领导、部门主任和副主任全部撤职。

2023年6月,大陆网民分享朋友在媒体实习经历。(网页截图)

魏桢凌30日向大纪元记者讲起在《浙江青年报》任记者时的经历。

他说,当时每周都会开版面会议,每位记者要写什么都要通过编辑部主任的审查,“一层一层地去报,审查合格以后,这个新闻才能报”;政治类的新闻会被要求一再修改,修改不过的报导就得下架。

让他记忆深刻的经历是,当时他在采访一批中小企业家。这些人曾经是公务员、体制内人员,在改革开放期间下海经商、开公司等,成为企业家。

“包括一些企业经营者、一些老板向我提出来,你经济开放了,那接下来政治体制怎么走?如果不改的话,没有真正自由竞争的环境,企业的发展还是会受到限制。”魏桢凌说,当时自己想把这些企业家们的真实想法写在报导中,但“就不行,做不到,根本不可能让你能够写得出来”。

他表示,中国的经济问题挖到后面就会跟政治有关系,但肯定是通不过审查。“我觉得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没有社会公益心,只是吹捧,我肯定做不到。”他补充道。

无奈之下,他辞去记者工作,转入四川电视台做编辑。再后来,他与当时一起辞职的几位记者开起了公司,离开了新闻行业。

“鼠头鸭脖”颠倒是非观念

几十年间,魏桢凌见证新闻业的空间越来越狭窄。他说,现在连一些民生、民众不满的新闻都不能报导,“连这个空间几乎都没有了”;按照专业,新闻是带有宣传的含义,但现在大陆的新闻完全用宣传覆盖掉新闻的其它含义、不讲事实。

上月1日,江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食堂饭菜被曝出现“老鼠头”,但该校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均称是“鸭脖”。大陆媒体也是按照官方的说法报导。民众则纷纷质疑这种说法,认为是现代版“指鹿为马”。在巨大舆论压力下,该省成立调查组,一直到6月17日才终于承认该异物是鼠头。

魏桢凌也关注到此事。他表示,若在几年或十几年前,完全可以处理好此事,可是到如今事实完全颠倒了。

“这个事情(反映出社会)其实不只是倒退一点点,可以说把人的是非观念倒退了。”他说,“明明是真实的东西,但是当掌握了一定权力以后,让一些媒体完全可以胡说八道,把胡说八道当成一种事实。”

魏桢凌表示,这是中共当局想要维稳,所以颠倒是非,以后类似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

即使现在出现自媒体,看起来好像有了很多空间,魏桢凌说,但自媒体也受限制,相关平台会把你想发的一些东西屏蔽掉。

“只要是揭露的,或者是反映一些问题的,不管在快手,还是抖音,它会给你限制,甚至给你封号。”他说,自己的抖音就因发出一些真相被永久封号了。

今年3月间,中国一位名为“户晨风”的直播主因拍摄一段贫困老人购物视频,被bilibili网站(B站)和抖音两大平台封杀。老人说,很久没吃过肉,就想买点米。

旅美自由媒体人黄子茵当时向大纪元表示,这个小伙子拍视频关注底层民众的疾苦,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会激发人们对现实的不满,继而引起他们的思考和质问,“这样思考下去很自然的就会认识到中共专制独裁,是造成老百姓苦难的根源,是造成中国老人悲惨生活的根源。”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新闻大破解】G7升级批中共 和平峰会各国选边
【十字路口】自曝美怂恿攻台 北京龟缩还是设局
【菁英论坛】故宫频显凶兆 中共绝嗣
【翻墙必看】深圳学区房单价暴跌到剩零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