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国正走向十年经济停滞

人气 10760

【大纪元2023年08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Terri Wu报导/陈霆编译)在经历了数个月令人失望的出口、制造业、房屋销售和青年就业数据之后,中国已陷入通货紧缩。这让人们更加强烈地呼吁中共推出刺激措施,以重振萎靡不振的经济。

几个月来,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直苦苦挣扎,无法如许多人预期的实现疫情后荣景。最新公布的7月份数据显示,出口出现了自大流行前以来最大幅度的同比下降,同时,进口也连续5个月下降。出厂价格连续第10个月下降,新房销售则出现了自2022年7月以来最大的单月降幅。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北京是在等待提振中国经济的最佳时机,或试着避免因救助负债累累的房地产行业和地方政府而引发道德风险,那么现在该是出手的时刻了。

但也有人不以为然,他们觉得,中共不是在等待,单纯只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或财政空间来这样做。

加州经济智库“米尔肯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李(William Lee)和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的中国经济专家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就持这种观点。

鲍尔丁认为,如果北京能避免经济崩溃,中国经济也将“非常、非常低迷”,“并陷入长期的混乱局面”。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人们需要认识到,中国经济在债务推动下快速增长的日子基本上已结束了。”

纽约全球投资咨询公司Yardeni Research的总裁雅德尼(Edward Yardeni)的预测更为具体。他说,中国经济“很可能陷入持续10到20年的停滞期”。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我认为,无论(中共)说他们认为经济增长率能达到多少,我都会把这个数字减半。因此,我们认为未来几年的增长率更接近0%~2%。”

2020年3月18日,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在北京宜家商场的沙发上休息。(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无力推行大规模经济刺激

专家认为,中共当局根本无力为中国经济注入巨大的推动力。

米尔肯研究所的威廉‧李说,地方政府一直是中国实施经济刺激的传统渠道。现在它们负债累累,希望得到北京的帮助,但北京也有超额债务。根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截至2022年底,中共政府背负了26万亿元人民币(约3.6万亿美元)的超额债务。因此,如果不增加税收,北京无法为新支出提供资金。

荣鼎集团(Rhodium)估计,各城市用于为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筹集资金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去年债务达到59万亿元(超过8万亿美元),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据该报告,通过学校、医院和其它管道增加的地方债务,将使债务总额达到GDP的100%左右。

荣鼎分析师就这一存在10年之久的问题发出警告:“重组地方债务或‘解决’地方债务,将改变中国的整体经济。”

“任何有意义的地方债务问题解决方案,都可能引发投资的大幅结构性放缓以及未来10年经济增长的急剧放缓。”分析师说。

地方政府和房地产业同时陷入了困境。

平均而言,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政府总收入的30%以上。在一些地价较高的沿海省份,这一比例高达50%。当开发商因债务沉重和房地产价格下跌而不购买土地时,市政府就可能难以偿还债务。

鲍尔丁说,中共没钱救助开发商,希望消费者购买更多房地产来解决问题,但消费者已对风险有更深入的了解,他们不会为此买单。

他说,现在的情况已演变成北京当局、地方政府和消费者互相踢通货紧缩的皮球,只要消费者不消费,这种低迷的需求就不会提振中国经济。

他以全球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恒大为例,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以及为何中共没有钱拯救房地产行业。

据恒大2022年年度财报(pdf),恒大有1.7万亿人民币(2,360亿美元)的短期债务和130亿人民币(18亿美元)的现金。

鲍尔丁将这种情况比作一个人在银行有10万美元存款,但同时拥有200万美元的逾期信用卡债务。因此,偿还债务似乎是不可能的。

为进一步说明这一点,他指出中国工商银行(ICBC)是全球总资产最大的银行,根据其报告,截至2022年底的资本基础为4.3万亿元人民币(5,970 亿美元)。

如果恒大的债务被注销,则将吞噬工行约40%的资本。

鲍尔丁认为,国际社会也无法救助中共。他说:“理由很简单,世界上没有人拥有北京所需的大量资本。”

他说,按照中国银行系统约50万亿美元的总资产计算,即使是20%的资本重组也需要10万亿美元,相当于拯救50家硅谷银行——这家中型银行今年3月因风险管理不善而倒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那么多钱”,他说,并补充说国际投资者也没有那么多钱。

2023年7月11日,在中国杭州市一家生产出口自行车零部件的工厂,一名工人正在打磨自行车车轮。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私营企业未得到有意义的帮助

近几个月来,中共政府频繁发布新政策,但未采取具体的刺激措施。

仅在7月份,中共当局就出台了多项政策以支持民营企业、鼓励电子产品和汽车消费、延长房地产贷款期限以及改善教育体系以解决青年失业率高的问题。6月份,中共央行还下调了主要利率。

威廉‧李说:“政府之所以没有推出一系列强有力的财政刺激措施,首先是因为地方和中央政府负债累累,财政空间有限。”

“第二,财政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加强私营部门。他们(中共)缺乏可说服私营部门的信誉,(无法)让企业相信他们的政策不会再次逆转。”他补充道,他指的是中共在过去三年里对私营企业的严厉镇压。

鲍尔丁称中共的新政策为“无所作为的措施”(do-nothing measures)。

7月28日,为促进公共部门发展,中共国务院设立了一个在线平台,收集民企所面临障碍的投诉。这是支持鲍尔丁的“无所作为的措施”这一观点的例子,因为鲍尔丁不相信中国有任何民企会提交报告。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吴卓殷(Gary Ng)说,中共当局已显示出政策方向的转变,但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障碍。

他举例说,大多数银行贷款仍流向“安全参与者”(safe player)或国企。

“对民企来说,我怀疑他们能拿到多少钱,因为如果我们看看碧桂园最近发生的事情,显然(资金)压力仍然很大。”吴卓殷说。

8月11日,中国2022年销售额最大的开发商碧桂园警告说,其今年上半年的亏损可能高达76亿美元。早先,碧桂园还证实其错过了2,250万美元的国际债券付款。而在此之前,该公司已于去年11月从一家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7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

2022年1月17日,上海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开发的凤凰城住宅项目。(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吴卓殷说,在土地拍卖方面,国企现在的中标率为80%,而过去为40%至50%。他补充说,地方政府正推迟支付本应在达到建设里程碑后转给开发商的款项。

第一季度,中国私企获得的贷款不到企业贷款总额的15%。7月份的最新数据显示,新增商业贷款为近三年来最低。

“我认为,在偏好更安全的贷款方上,仍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压力;而最需要流动性的公司仍无法获得资金。”吴卓殷说。

专家:中共与私企有根本上的冲突

鲍尔丁认为,中共政权和私营企业从根本上就是冲突的。

他说:“当你说北京需要鼓励私营部门时,你是在告诉共产党政府不要再当共产党了。”

“你是在告诉共产党政府,‘如果你不再是共产党,情况就会好转’。”

他认为,归根究柢,中国的所有经济都还是国家控制,因为共产党控制着资本。

2023年3月5日,中共警察在天安门广场南端站岗。(Greg Baker/AFP)

鲍尔丁说,中共告诉中国人民,它是国家经济和金融的良好管理者,以建立自己的合法性。

“中(共)国政府不能允许发生硬着陆、危机之类的事件,他们就是不能允许。因为一旦发生,中共就完了。”

他补充说:“他们将竭尽全力防止出现这种情况。但由于资源和手段有限,中共可能会尽可能延缓国家衰落。”

雅德尼认为,中共应对该国当前的经济困境负责,因为过去的一些增长“是通过非常投机和糟糕的政府政策所实现的,尤其是独生子女政策”。

中共的外交政策也直接影响了中国的出口市场。

“中(共)国的外交政策一直非常激进,对西方充满敌意。西方国家的反应是认识到西方企业需要大大减少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他补充道。

信心是解读未来的关键

威廉‧李认为,出厂价格连续10个月下降表明,通货紧缩的环境“越来越根深蒂固”。

他说,一连串连锁效应导致人们推迟消费:当企业经营不善时,他们可能会裁员;由于中国的青年失业率超过20%,消费者担心子女和自己的工作;与此同时,许多中国人将积蓄投资在房地产上,但房价却在下跌。

威廉‧李补充说:“当财富减少、收入没有保障时,人们就不会消费。”

2023年6月14日,大学毕业生和年轻人在四川省宜宾一招聘会上寻找工作机会。(CNS/AFP)

威廉‧李认为,当前的经济形势并非一夕之间形成的。在过去几年中,家庭和公司仍相信他们未来可赚更多的钱,“但现在,每个人都变得更加谨慎,原因很简单,他们对未来不确定”。他说,“所以我认为,总而言之,信心是未来最值得关注的事情。”

他补充说,监管的不确定性也是造成市场信心不足的重要原因。中共当局不再把增长作为第一要务。虽然目前的政策并不十分连贯,但如果要从最新指导方针中总结出一个新的优先主题,那就是稳定。

我们需要观察到哪些迹象,才知道市场信心已经恢复了?他提到两点,“首先,消费和企业投资必须出现非常明显的反弹;其次,我们还需要看到中国的资产价格反弹,一般来说,这与股票和房地产的关系更大,因为这实际上表明人们有信心不把钱存入银行,他们愿意消费或投资。”

威廉‧李预计,这至少要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才会发生。

他指出,2024年将更具挑战性,因为它不再有“基数因素”,即2022年因为大流行病,经济数据基数较低,使2023年的数据容易呈现经济增长。

他说:“这可能要等到明年,因为如果我们看不到消费者和企业情绪出现非常有意义的回升,那么我认为,明年增长前景将更具挑战性。”

雅德尼认为,中国的情况类似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他指出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和人口老龄化问题。

他说:“由于人口结构和投机泡沫破灭,他们(中共)将面临一段经济停滞期。”◇

责任编辑:李同德#

相关新闻
美副财长:中国经济逆风不会减缓美国增长
73岁港星邵音音家中被盗 称小偷偷错了对象
人民币贬值压力大 国际投资者为避险做准备
郑爽所持百万股权被续行冻结 现状令人唏嘘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