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前省长揭中共渗透南太岛国手段

人气 1112

【大纪元2023年09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

丹尼尔‧苏达尼:我们不希望看到中共的生活方式凌驾于所罗门群岛人民之上。

杨杰凯:所罗门群岛马莱塔省前省长丹尼尔‧苏达尼(Daniel Suidani)因挑战中共在该地区的渗透行动,拒绝受贿并禁止中共背景的公司在其省内运营,他成为了中国观察人士心目中的英雄。

对他的报复很快就来了。他被赶下台。当他生病需要做脑部手术时,他被剥夺了治疗的机会,最后台湾出手,才救了他。

在苏达尼和他的顾问塞尔苏斯‧塔利菲卢(Celsus Talifilu)在美国旅行期间,我有幸采访了他们二人。

塞尔苏斯‧塔利菲卢:他们(媒体)谈论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中国是来提供帮助的。对这一点的宣传程度,达到了无出其右的地步。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苏达尼省长的故事 一个可窥见中共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策略的窗口

杨杰凯:丹尼尔‧苏达尼来自所罗门群岛,他的故事是一个窗口,由此可以看到中共政权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甚至在北美采取的战术,即扩大影响力,贿赂权贵,收买战略资源。

2019年,长期以来一直承认台湾是中国政府真正所在地的所罗门群岛,改为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最近,该国议会投票决定推迟选举,以配合由中国资助的大型赛事——“太平洋运动会”。有证据表明,支持这一变动的议会成员每人收到了约2.4万美元,来源是一个中共背景的专项基金。

杨杰凯:丹尼尔‧苏达尼省长,很高兴你能参加《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苏达尼省长:谢谢你的邀请。非常感谢。

杨杰凯:好,欢迎你来到美国。我很高兴听到你昨天在(美国)国会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作证,讲述在所罗门群岛发生的事情,讲述中国共产党在所罗门群岛如何施加影响力,以及那里发生的巨大变化。

我想回顾一下2019年。你发表了《奥基公报》(Auki Communique)(注:奥基是马莱塔省首府)。《奥基公报》主要是说,第一,你不希望本省与中共下属公司合作。第二,你强调了中共和(其治下的)中国是一个无神论制度,而整个所罗门群岛或至少马莱塔省是基督教系统,因此要警惕这一点。请谈一谈这个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发生了什么。

苏达尼省长:我们提出了一个公报,一套我们相信可以指导人民未来发展的原则。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中国公司在各省、特别是在马莱塔省的参与是破坏性的、不诚实的,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在进行剥削。他们一直在猎取资源。他们不在乎是否破坏环境,只要他们从人民那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行。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一切。

马莱塔省人,信奉基督教,他们信仰上帝。而中共,众所周知,是共产主义者,是不相信我们所信仰的原则、价值观和真理的。我们是有信仰的。因此,大家很难合作,鉴于彼此拥有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两种不同的信仰和信念。

公报的第二个内容是,马莱塔省政府不接受任何与中共有关联的公司。我们必须确保在马莱塔经营的公司都不得与中共背景的公司有任何关系。

阻止建设27个华为手机信号塔 之后省长三次遭不信任动议

杨杰凯:你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有一笔中国提供的贷款,大约是6600万美元,用于在本地区建设27个华为手机信号塔,你阻止了这一做法。我想正是从那时起,你的处境开始发生变化。你能谈谈这种变化吗?发生了什么?

苏达尼省长:他们迫使发起了非执行动议,向我们的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我相信我是唯一一位三次遭遇不信任动议的省长。而最近一次(动议后),我被赶下台,这很可能是他们对我提出动议的原因之一。

杨杰凯:在这之前,据我所知,你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省长,一位受欢迎的议员。当然,你当选省长,这意味着你一定很受欢迎。但是,怎么会这样呢,你知道,你居然未能通过不信任投票?那是怎么发生的?因为就像你说的,有过三次动议,是吗?

苏达尼省长:因为(中共)政府的主旨就是让中国公司进入马莱塔省。他们想让我离开省长的位置,这样他们就可以入场了,想怎么开发就怎么开发。所以我相信,他们是动议的幕后推手,目的是为中国公司的到来铺路。

杨杰凯:那些在不信任动议中投赞成票的议会成员,他们为什么会投票反对你呢?

苏达尼省长:嗯,发起非执行动议的是省议会的成员。他们在那里是因为,我相信,他们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其中一些非执行动议的成员在(中共)政府那里获得了一些项目。有人给了他们钱,让他们退出我的政府,加入非执行动议委员会,目的是把我从省长的位置上赶下来。于是他们(中共)就这样做了,他们给了每个非执行动议的成员1万美元,这些人加入了议会的另一边,将我赶下了台。

中共介入马莱塔省的情况

杨杰凯:请跟我介绍一下马莱塔省的情况,以及你当初为什么决定从政。

苏达尼省长:马莱塔省是一个更相信社区和部落合作的省份。他们相信作为一个部落的资源共享。我过去所看到的,在我成为省长之前,在我成为议员之前,我所看到的是,人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挣工资,但他们根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包括甚至没有制定或出台任何法令来保护这个省的资源和人民。甚至没有其它(当地)企业参与进来,让民众,让一些土着居民可以参与进来,建设自己的未来。

所以,我介入了,我们是第一个出台伐木条例的省份,该条例旨在保护我们的资源。这些承包商或者说中国人,采伐木材的做法是,他们什么都不理会。他们不关心环境。他们把机器开到过去人们获取饮用水的溪流中,却不给人们提供水箱或其它必需的(保存饮用水的)东西。

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他们并不关心对当地原住民及其他们的生计会带来什么危害。因此,我们应该明白,如果有真正的公司来进行开发,就必须遵守一些规定,这样做事才不会造成破坏。开发才不会造成不团结,人们才能为子孙后代留住资源。

另一件问题是关于零售业的。零售业应该是由所罗门群岛土着岛民从事的。这应该是一项保留业务,留给所罗门群岛民经营的。但是我们看到这些中国人越来越多地介入这些业务中,他们把所罗门群岛的人排挤出去了,特别是把马莱塔省的马莱塔人挤出局,他们已经没有参与这样的业务的空间了。我认为,如果我们不加以注意,或者我们不去谈论这些事情,最终在所罗门群岛经商的就全都是中国人了。

当地政府拒绝给省长提供手术费用 由台湾出手资助

杨杰凯:我想谈谈这件事,有一次你患了严重的疾病,需要治疗。通常情况下,费用应由政府来出,但是政府却拒绝给你提供资金,你能讲讲这个事吗?

苏达尼省长:当时我生病了,医生出具了一份报告,医生在报告中说,我必须去澳大利亚这样的海外国家接受治疗。所以,我们写了一封信,医生写了一封信,我们把那封信交给了省政府,希望他们能出钱让我到海外的脑部手术医院医治,但他们却决定不支持我出去看病。其原因我相信是……因为我和一位国会议员谈过,他们说,“如果你能去和(总理)玛纳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握手(和解),你就会得到去海外就医的资助。”我说,“哦,我可以死在这里,不用去与他和解。我不在意这个,但我要去捍卫我的人民的权利。”

杨杰凯:然后,台湾方面主动提出支持你的治疗,是吗?

苏达尼省长:是的。是的,是他们帮助的。

杨杰凯:你去台湾接受治疗后,我想是,所罗门群岛最大媒体的编辑发表了一些文章,该编辑也是——让我们看看我有没有弄错——所罗门群岛中国友好协会的一员,或者说是该组织的领导人之一,他声称,你实际上去台湾是要组织一帮杀手来暗杀你刚才提到的那位总理。

苏达尼省长:是的,当时这篇文章发表在《所罗门星报》上。他们就是这么说的,说我到台湾来不是为了治病。是为了做一些安排,为了勾结台湾政府或者美国,说是为了暗杀总理。这全是谎言。我来台湾完全是为了治病。

他们确实在媒体上那么说过,他们写了很多关于我的事情,都是假的。他们说的那些没有事实依据,但是他们就是那样做新闻报导的,一直在头版新闻上报导称我和台湾政府勾结要暗杀总理。

杨杰凯: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苏达尼省长:我认为这是一种手段,这样政府就可以逮捕我了,理由是从事非法活动,就像他们在《星报》上提到的那样。

《奥基公报》采取摒弃中共的立场

我们继续与所罗门群岛马莱塔省前省长丹尼尔‧苏达尼交谈。

杨杰凯:你觉得,对于未来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苏达尼省长:我最担心的实际上是,如果我们不注意与中共打交道的方式,我们最终就会像太平洋地区和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被中共压制。目前的所罗门群岛政府完全听命于中共。

杨杰凯:你是否觉得你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苏达尼省长:是的,因为首先,他们一直在试图找到一些事情,以便把我抓起来。所以,对现在发生的事我非常害怕,但我要坚持我的信念,即使这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很艰难。这是我们所坚持的。所以是的,我一直非常害怕,也为我的孩子们感到害怕。

杨杰凯:你从哪里找到这样做的力量?

苏达尼省长:我的力量是来自我的人民。他们与我同在,我们正在为此共同奋斗。因为如果我们不去抗争,如果我们不谈论这些事情,那么在未来,这对我们来说将会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很受鼓舞,我的人民给了我力量,让我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

杨杰凯:很多人可能不理解,像你在《奥基公报》中采取的这种立场是多么难得。你觉得为什么只有马莱塔省有这样的公报?

苏达尼省长:作为一个领导人,你需要倾听人们的意见。所以我倾听那些有相同想法的人的意见,他们和我分享,这就是政府应该……我们的政府应该领导人民的方式。我有一个团队,也可以向我提供好的建议,对本省人民有好处的建议。所以,我们制定了这一原则性的立场,因为我在听取人民的意见,听取我所代表的人民的意见。

中共为什么对所罗门群岛这么感兴趣?

杨杰凯:和你一起来这里的还有你的顾问塞尔苏斯‧塔利菲卢(Celsus Talifilu),请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苏达尼省长:塞尔苏斯曾经在中央政府工作,并曾在议会工作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像马莱塔这样的省需要他这样的人才。从2019年至今,我们一直在一起工作。即使我被赶出了政府,我们仍然对本省和国家发生的事情提出建议。

杨杰凯:塞尔苏斯‧塔利菲卢,非常高兴能你能参加《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塔利菲卢:很高兴能参加这个节目。

杨杰凯:你认为中共为什么对所罗门群岛这么感兴趣?

塔利菲卢:可能有资源方面的原因。这一点毋庸置疑。所罗门群岛的伐木业中,80%到90%的原木最终销往中国市场。因此,就资源而言,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的进口也是如此,所罗门群岛80%到90%的进口都来自中国。就是说,我们向中国市场出口原木等产品,然后从他们那里进口其它物资。他们的公司也经营采矿业。他们与我们所罗门拥有的资源有着非常让人感兴趣的贸易往来。

又比如渔业。所罗门群岛是太平洋地区拥有优质金枪鱼渔场的国家之一。可能的原因还有,毫无疑问的是,他们正在寻找一种主导这个地方的战略,要主宰这个地区,进而,由于他们的野心,他们希望成为比美国更强大的超级大国,所以,这可能意味着,称霸太平洋地区可以让他们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可以与美国对抗的世界强国。

中共在当地的影响力

杨杰凯:我曾邀请过一些人上过我们这个节目,这些中国专家们,他们谈到了包括所罗门群岛在内的许多太平洋岛屿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以及如果中共在那里获得了影响力,特别是,比如说,建立军事存在,将会发生什么。那么,自2019年以来,也就是你所说的转向——外交转向以来,变化有多大呢?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中共的影响力而言,这个变化有多大或者说有多快?

塔利菲卢:自从外交转向以来,在所罗门群岛的媒体上释放的信息量非常大,甚至到什么程度,他们谈论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中国是来提供帮助的。对这一点的宣传程度,达到了无出其右的地步。太平洋运动会,将由他们来建造体育场馆,当然他们是的。政府宣传说,中国人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大量的投资。

到目前为止,在基础设施方面,这些中国公司正在所罗门群岛开展业务,但不是用中国的钱,他们利用的是世界银行项目提供的机会,甚至还有受所罗门群岛资助的项目的机会。所以说,他们的公司实际上正在通过赢得投标来开发这些地方。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与中国政府直接有关的仅有两项大型投资,就是这些体育场馆以及大学——当地的大学宿舍的建设。我认为,就是这些项目一直被提起,说是中国直接给予了支持。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据信是有中国背景的公司在某个省份开展的业务,例如在拉纳尔和贝隆纳省(Rennell and Bellona),他们在那里从事铝土矿开采。还有一些在当地注册的本地公司,但我认为与中国人有关,中国人对所罗门群岛其它的两三个省份的镍矿开采很感兴趣。

联邦政府修改宪法 推迟议会选举

杨杰凯: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联邦政府推迟了本次的(议会)选举,方式是修改宪法,以39票对50票通过的,是吗?请谈谈有关情况。

塔利菲卢:我记得我还在总理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曾讨论过有关议会延期的问题,但并没有引起任何重视。但在(外交)转向之后,当中国人正在修建体育场馆时,不知何故,这个讨论突然又冒了出来,要求修改宪法,允许政府、议会延长7个月的时间,延长到12月份才解散。这背后的原因是,所罗门政府很难在一年内举办两次大型活动——即大选和太平洋运动会。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理由,但人们会发现,如果你正确计算议会目前的任期的话,它应该在5月份左右解散。然后,新的议会应该在大约9月之后上任,甚至在太平洋运动会之前。因此,他们说在运动会期间必须有一个政府(从而不得不延期)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从实际时间来看,是的,在运动会之前就会有一个新政府。那么,延长议会的理由何在?

杨杰凯:你是否担心议会可能会被进一步延长?

塔利菲卢:当然,我真的很担心。事实上,政府可以为一项体育赛事修改宪法,有什么能阻止他们为了其它理由,也这样做呢?他们现在有39名成员,这占比三分之二。根据宪法规定,对延长议会任期的条款进行修改的要求是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员同意)。

他们达到足够的人数了,他们已经做了一次。他们完全有可能出于其它原因(再次)这样做。如果政府——现任政府,有充分的依据说他们可能会输掉即将到来的选举,他们可能会找到其它理由来延长议会任期,直到他们觉得有信心能够再次赢得选举为止。

是中共在背后收买议员促成修宪

杨杰凯:我的理解是,有一些证据表明中共向50名(议会)成员中的39名提供了资金。

塔利菲卢:是的,已经公布了支持该修正案的议员名单,其中大部分来自政府方面,他们都得到了中国专项基金的资助,每位议员获得了20万的奖金。所以,这笔钱是为了该动议支付的,所以修正案才得以提出。

这就像是一种奖励,奖励那些参与修改宪法的人。因为政府中拒绝支持修宪的一位普通议员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初收款人名单上有他的名字,但在付款时,他却没有收到钱,因为他没有支持修正案。

杨杰凯:你是说,等等,你是说,只有支持这项修正案的人收到了那些钱?

塔利菲卢:没错。

杨杰凯:不支持的人就拿不到钱?

塔利菲卢:他们什么钱也没拿到。

此事件的意义:必须清醒认识民主国家和中共的区别

杨杰凯:如果让你对正在看这个节目的美国人或加拿大人讲几句话,你认为所罗门群岛这个故事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

塔利菲卢:尽管从民主的角度来看,情况看起来相当暗淡,但我们仍然相信民主这种制度。这种制度能允许,即使是原住民社区,也可以拥有他们的价值观和所拥有的东西,他们仍然在民主制度下蓬勃发展。而在共产主义制度下,这是很难做到的。所以,这是西方世界的一个机会,对美国和加拿大来说尤其如此,应该继续努力,把握现在仍然存在的机会。

虽然中国(中共)带来了钱,但我仍然相信,就制度而言,我们的人民仍然希望或正在寻找一种制度,能够爱护他们所拥有的,而不是破坏掉他们所拥有的东西。我们还没有看到共产主义在全世界普及。这不是人们、特别是土着人渴望拥有的一个制度,因为它会摧毁他们。

苏达尼省长:在美国这里的自由来自开国元勋,他们奠定了人们如何自由生活的基础。即使我们的社会很小,我们也需要和美国人一样的自由。所以,如果有办法,美国人认为有可能在某些方面提供帮助,这对所罗门群岛这个国家来说是件大好事。

杨杰凯:什么是他们可以提供帮助的好的方法?

苏达尼省长:我已经看到的是,与所罗门群岛的人民进行接触,然后让他们在当地、在国内看到,在经济发展方面起到很大作用的措施。另一个方面是,提醒人们,美国人仍然在这里,即使二战后他们曾经(离开)这里。我们需要让他们看到美国人,带来了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发展,这样他们就能回忆起美国,把美国视为能够在当前情况下提供帮助的人。

杨杰凯:如果有一些所罗门群岛人正在观看我们的采访,你想对他们说什么?

苏达尼省长:我想对我们所罗门群岛的家人们、兄弟们说,我们必须对民主问题和中共问题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我们决不能再盲目下去了。我呼吁那些了解民主和中共的人们,大力宣传对这个国家有益之事。

杨杰凯:好的,丹尼尔‧苏达尼省长,很高兴请到你们。

苏达尼省长:非常感谢。

杨杰凯:感谢大家加入丹尼尔‧苏达尼和我,感谢收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完整版视频请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 YouTube会员完整版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提倡禁吃牛肉 背后动机是什么?
【思想领袖】13亿美国政府拨款流入中俄实体
【思想领袖】精英脱北者揭朝鲜政权黑暗秘密
【思想领袖】前贸易代表吁与中共战略脱钩
纪元商城
亚马逊好物推荐 冬天必备超暖羽绒被
每日更新:亚马逊黑色星期五折扣季优惠商品
让节日更闪亮 亚马逊精选节庆好礼
亚马逊黑五买什么?推荐9款折扣商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