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律师:中国社会在倒退 中共体制恶果

人气 3997

【大纪元2024年03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近几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司法的倒退、经济的下滑不一而足,分析认为,这不是疫情带来的问题,而是中共政治体制本身造成的恶果。

在筹划了大半年后,2月27日,中共最高法推出的“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律界认为,当局企图废弃判决公开,用法院的案例库来代替原来的裁判文书网,把公开了上亿件判决书的文书网改头换面,选取几千个案例作样板,其实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大陆吴律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事情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中国现在所有的层面都在倒退,包括行政、经济各个方面都在倒退,改革的成果在消掉的这样一个情形。

他说,“文书网被干掉就是很重要的一个例子。原来最早是法院说要把自己的裁判向全社会公开。中国虽然不是判例法国家,这种公开让律师、全社会知道法院怎么裁判,类似有点判例法的意思,大家相对有一个参考的标准。

“比如南京的彭宇案,扶老人被判要负责任这种,完全是法官自己过于扩大了自己的裁量权。本来判决文书上网是好事,会对它的政权、对司法裁判的人形成制约。如果这样判得太离谱的话,人家一看,哇,这个舆论就很大嘛。”

最高法称,裁判文书网存在使用不便、检索不准、标准不一等问题。一些律师抱怨,上网文书缺乏官方权威认可,据此形成的检索报告、法律意见在不同层级、地区的法院不被认同,经常是花费很多精力检索,实际收效甚微。

吴律师说,“我知道很多年轻律师都在用这个东西(裁判文书网),很容易搜得到,像这次的情况该怎么判,比较有参考价值。实际上是比较好用的,并不是说它不好用,完全不是这样。”

他指出,这种倒退在其它事上也有反应。比如,原来国务院搞的行政信息公开也在改条款,还有对法院公民代理人的限制,这是从立法上、从司法解释上改变它。官方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实际上跟民众的感受是完全相反的。

贵州企业家的事情也类似。据《中国经营报》2月26日报导,少数民族女企业家马艺珈伊,为贵州六盘水承建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中央专项扶贫资金项目)、幼儿园、小学等10个政府项目后,持续讨要工程款8年。2023年年末,她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在她之前,为她代理债务执行的律师、律师助理等十余人已被刑事拘留,涉嫌罪名均为“寻衅滋事罪”。所涉事项,即律师等人曾在微博、抖音发布相关债务、诉讼信息。

“官方说她寻衅滋事,在网上炒作,他是找这个理由。这完全是曲解法律、曲解司法条文的。实际上这跟律师把自己的案子在网上去公布一样,在2013年、2014年的时候,对于政治案件律师写个微博,接受外媒采访都没问题。”吴律师表示,此后中共司法部禁止律师擅自外传庭审情况,全国律师协会也出台禁止“违规炒作案件”等。

吴律师认为,法律上的倒退会直接影响到经济层面,对经济上是起反作用的。

他举例说,疫情期间,一个街道、一个区政府敢下文件把这个地方给封了,行政上本身没有这个权力。当时封控得很严,封得很死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于法无据的,包括搞文革的枫桥经验都是类似,就是政府权力扩张了。

“像贵州这种事出来之后,我给你垫资了那么多钱去做这个工程,结果你把我搞进去,那这个社会哪有什么信用?那对经济的损害非常大。不说外资了,任何一个国内的老板他都怕死,谁敢去赚钱?谁敢去搞经济啊?赚了钱也没有安全感。

“本来现在政府没钱,地方债一大堆,地方就拿不出钱来,那下一步就算民间资本有钱也不愿意再去投资。因为地方政府没有钱的话,不可能说他自己饿死,让你们好好地待着,他肯定要吃别人,吃他旁边的东西。

“疫情那几年,好多老板傻傻乎乎地帮政府干点事,以后能从那里收回利益的。但是这样一弄(抓人),民间资本谁会愿意管你,我尽量跟你少发生点关系。当然有些人还是寄希望于跟这个体制多点关系,多赚点钱。但是他们事后,或者说今后不长的时间,他肯定会尝到像贵州民营企业的那样一个苦果,很快了。”

中国的经济在一路下滑

中共放开疫情管控后,不仅没有出现经济复苏,反而遭遇了出口下滑、房地产下滑势头加剧、青年失业率飙升和消费支出乏力等多重问题。

吴律师表示,疫情那几年,掩盖了很多事情,大家都认为是疫情的问题,原来包括欧美国家的判断也是,中国经济疫情放开之后,应该有个报复性的反弹,带动全世界的经济。但是事实的结果,2023年一年下来,这个预测完全是落空的。中国经济大幅下滑,很多重要的行业,都下滑了20%、30%。

“我认为2023年只是一个开始,中国经济问题总的下坡的开始,先是头3年(2023-2025年)的快速下滑,再是十年八年的萧条,底部停止没有增长。因为中国的经济本身存在很大的问题。2008年的时候也是通过基建带动经济,2015、2016年是这样,疫情来了又是这样。”

他解释说,这个判断并不是凭空而来。今年1月,中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8%,出现14年来的最大降幅。

首先,按照正常的市场经济,政府印了那么多钱,物价应该飞涨。以前可以说,这个钱都在房地产水池里面,所以物价没怎么涨。现在房地产已经没钱了,但是CPI下降,还是通缩,说明了这个钱要么就没了,它在负债,它在空转,这个钱到不了实体经济,到不了社会生活的层面,当然它物价不会涨。

第二个原因是,就算有些钱到了人民手中,人民也觉得经济预期很差,他也不愿意消费了。

“所以物价不涨的话,反推出它这个经济肯定内部出大问题。”他说,“广州的老师前几年就已经开始降薪了,今天停发那个原来的奖金,过段时间再停发另外一样东西,他们大概少了30%左右的收入,可能都不止。厦门可能降到40%。”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船始终要沉的”

贵州水城案被认为背后是债台高筑的贵州财政。生效判决、执行裁定等材料显示,至少有4笔经诉讼确定的债务总额为6954.63万元。而企业统计认为,另有项目欠款15,247.66万元,即六盘水市水城区政府共欠企业约2.2亿元。

多方证实,马艺珈伊等人被抓前,水城区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万元化解所有债务,被她和代理律师拒绝,随即案发。

吴律师说,“贵州是比较明显的地方财政没钱,地方财政不够,又花钱太超前的,负债比较厉害的地方,所以他最先爆雷。昆明也是这样,深陷债务困境。”

“广州可能好一点,但始终它要爆,税收、土地收入要少的话,你肯定得像他们一样。包括房地产,好多人认为,大中城市房价那么高,这些还能熬得住,三四线城市先降价,这个说法肯定是有个时间先后。这个船沉的话,它肯定沉的底舱,上面是一楼二楼三楼慢慢地沉,时间长了,它一样要下沉的。现在很多地方财政还可以,能维持下来,它就好过一点,。但实际上最终,随着中国经济这一波的冲击,它始终是要往下沉的。”

他分析说,“我们可以比较日本。我们一直说日本‘失落的二十年’,经济停滞的时期。很多人把它类比中国,其实倒不一定是这样。”

首先,他说,日本当时的经济是比较发达的,已经是高福利、高发达的国家了,整个社会生活有非常好的保障。就算它经济不发展,今天的收入比去年不提高,但是明明你本身的生活水平比较高,这个影响就没那么大,你的所有都有保障。中国是完全不一样,从医疗、社会福利都完全不够保障。

第二,日本政府当时通过举债、低利率,去扩张财政,大搞基建,是有一定成效的。但是现在中国的政府,从1998年、2008年,还有2015年,把扩张基建那些东西全部做完了。现在不要说它没钱,它有钱搞基建,都没有什么效益,也不会对经济有多少拉动作用。

第三,就是外贸。日本当时的制造业还比较发达,对欧美的出口一直是比较好的,特别是高端的制造业;但是中国实际上是没有高端制造业,特别一脱钩之后,低端制造业实际上慢慢地越来越少了。

“所以这几个方面,实际上我们没办法跟日本比的,这三年经济都是明显的下滑,反正我是非常的悲观。”

吴律师认为,中国经济的倒退,根本上是体制原因、政治原因。它原来那种慢慢的改革,是有很多弊病,但是它能耗很长的时间。现在不同了,政治上这么一弄,它在快速地倒退。

“这十多年来政治上的倒退,它要转弯,要抛弃原来的改革开放那一套,走回原来的闭关自守那一套。那肯定大幅度的转弯的话,自然就对经济的伤害、或者说整个社会的伤害非常大了。”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共最高法推案例库 被指变相废弃判决公开
需求低迷 苹果iPhone 15在中国又大降价
俄罗斯获中共支持 美国誓言不会袖手旁观
中企如何利用墨西哥作为后门 进入美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