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气候变化”基于错误数据

人气 1024

【大纪元2024年02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 Katie Spence报导/原泉编译)联合国警告说,为了保护“宜居星球”,需要将地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称,如果不能保持这一水平,可能会导致若干灾难,包括干旱、与天气有关的灾害增加、与高温有关的疾病和死亡增多、粮食减产、贫困加剧。

为了避免即将到来的灾难,控制全球气温上升,194个缔约国于2016年签署了《巴黎协定》,这是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旨在“大幅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

《巴黎协定》签署后,全球在气候相关项目上的支出呈指数级增长。

根据非营利性的气候政策倡议组织 (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的数据,在2021年和2022年,全球纳税人每年在这类项目上的平均支出为1.3万亿美元。

报告发现,这比2019年和2020年的支出率(每年 6,530 亿美元)高出一倍多,也比2011年和2012年每年 3,640亿美元的支出率高出很多。

尽管投入大量资金,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报告称,2023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

NOAA 的气候监测站发现,2023 年地球陆地和海洋表面的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的平均温度高出 1.35 摄氏度。

NOAA首席科学家萨拉‧卡普尼克 (Sarah Kapnick) 说:“2023年不仅是 NOAA 174年有气候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也是迄今为止最热的一年”。

“地球变暖意味着我们需要为此时此地正在发生的气候变化影响做好准备,比如极端天气事件会变得更加频繁和严重”。

但越来越多的气候科学家表示,温度数据有错误,数万亿美元的投入是基于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气象学家、美国哈特兰研究所 (The Heartland Institute) 环境与气候高级研究员、气候网站“Watts Up With That”的作者、研究NOAA气候监测站的负责人安东尼‧瓦茨(Anthony Watts)表示,NOAA超过 90% 的监测站存在温度偏差。

瓦茨告诉《大纪元时报》:“这个数字太大了,超过 90%,NOAA试图减少偏差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剩下的少数几个没有偏差的站点,因为它们地处荒郊野外,比如一个有100年历史的农业研究站……它们的数据完全被大范围的偏差数据所淹没。这是无法调整的。”

2013 年 7 月 2 日,一名气象学家在位于马里兰州Riverdale的 NOAA 天气和气候预测中心监测天气状况。(Mark Wilson/Getty Images)

气象学家罗伊‧斯宾塞(Roy Spencer)对此表示赞同。

斯宾塞说:“由于城市热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地表温度计数据会产生虚假的变暖效应。”

斯宾塞是阿拉巴马大学的首席研究员、NASA的Aqua人造卫星上的高级微波扫描辐射计的美国科学团队负责人,因其在卫星监测气温方面的工作而获得NASA的杰出科学成就奖章。

斯宾塞还说,推动能源政策变化的计算机气候模型更是错误百出。

注册咨询气象学家约翰‧舍丘克(John Shewchuk)中校说,温度读数的问题不仅仅是温度偏差,这位退役中校曾是空军高级气象官员。

舍丘克告诉《大纪元时报》:“在看到许多关于NOAA调整美国历史气候网数据集(USHCN)气温数据的报导后,我决定自己下载并分析这些数据。”“我能证实其他人的发现,很明显,总的来说,过去气温下降,而现在气温上升了。”

他认为,NOAA和NASA调整了历史温度数据,使过去的温度看起来更低,从而使当前的变暖趋势变得更加明显。

错误的温度数据

环境保护署称,城市热岛效应会导致建筑物、道路和其它基础设施较多的地区气温升高,上述元素会吸收太阳的热量,然后再将热量辐射出去。

环境保护署估计,“城市地区的白天气温比偏远地区的气温高1~7华氏度,比夜间气温大约高出2~5华氏度。”因此,NOAA要求其所有的气候监测站离混凝土、沥青、建筑物至少100英尺远。

2023年2月8日在孟菲斯,伊利诺伊大学的学生在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举办的龙卷风教育日活动中﹐搬运气象设备。(Seth Herald/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2009年3月,瓦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89%的NOAA监测站存在温度偏差问题,因为监测站位于距离这些元素100英尺的范围内,而且许多监测站位于机场跑道附近。

瓦茨说:“我们发现,监测站位于空调机排风扇旁边、沥青停车场和道路周围、酷热的屋顶上,以及吸热和散热的人行道和建筑物附近。”

“我们在污水处理厂发现了68个监测站,那里的处理过程导致温度高于周围地区。”

报告的结论是,美国的气温记录并不可靠,而且由于美国的气温记录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因此全球气温数据库也“不准且不可靠”。

报告发布后,美国监察长办公室(OIG)和政府问责局证实了瓦茨的发现,并表示NOAA正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些问题。

监察长办公室的报告指出:“NOAA承认,USHCN数据存在问题,这些问题是由于未记录的站点搬迁、选址不当或仪器更换等原因造成的偏差。”

“所有专家都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改进的、现代化的气候报告系统,以消除调整数据的必要。”

尽管有了保证,瓦茨还是对NOAA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表示怀疑。在2022年4月和5月,他和他的团队重新访问了他们在2009年看到的监测站。

2022年7月27日,他在一项新研究中公布了自己的发现。研究发现,更多的NOAA气候监测站(约96%)未达到其自身的标准。

“我发现,美国的地表气温网络存在两个主要偏差,很可能世界性的。”瓦茨说。

“最大的偏差是城市热岛效应。实际情况是,由于热量被地表保留并在夜间释放到空气中,如果温度计在城外和田野里,夜间的低温就不会那么低。”

全球平均地表温度一直变化不定,但近几十年来呈现出上升趋势。(大纪元截图)

他说,多年来,越来越多的基础设施建在监测站附近,到了晚上,沥青和混凝土会释放吸收的热量,推高温度。

“人们可以看任何一组气候数据,不管是谁制作的,都可以看到这种影响。低温上升的趋势要快得多,而高温几乎没有变化。但平均温度被用来追踪气候变化。”瓦茨说。

他说,尽管NOAA和NASA都声称他们可以调整数据来解释城市热岛效应,但这种偏差是不可能克服的,因为这个问题影响了96%的地面监测站。

他说,少数几个没有气温偏差的气候站,其温度计显示升温速度只有目前报导的一半。

非稳态温度

瓦茨发现的第二个主要偏差是非稳态温度数据,这是一种短期温度变化,可能会产生错误的读数。

瓦茨说,NOAA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停止使用水银温度计。

2023年7月18日,凤凰城出现创纪录的热浪,广告牌上显示的气温高达华氏118度。(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目前,NOAA的大部分网络由电子温度计组成,可以在几秒钟内测量出气温。

他说:“但它们只记录了当天的最高温和最低温,这些可能会受到风的简单影响而产生偏差。”

“例如,我们可以把其中一个温度传感器放在停车场附近,停车场恰好在温度计的东边,整天在刮南风。但突然之间,风向发生了变化,而风向变化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由天气模式的变化引起的,也可能是某种物体挡住了南风,比如一辆卡车停在附近。那么风向突然改变,从东面吹过来,穿过停车场,吸收了辐射热。温度计会在一两秒钟内对此做出反应。温度计报告的由阵风产生的高温并不一定代表当天的天气,这是一个反常现象。晚上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瓦茨说,非稳态温度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英国气象局和澳大利亚气象局已经放弃了他们的高科技网络,并在重新调整设备,以获得更准确的读数。

“这些都是NOAA还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他说。“做气候数据的人总是呆在办公室里,他们不管理监测站﹐监测站留给了国家气象局的外地办事处,而办事处人手不足。”

“有些监测站,比如西部的站点,距离国家气象局办公室有几百英里甚至更远,因此他们无法定期到那里进行维护。国家气象局在20世纪90年代初进行现代化改造时,他们关闭了全国各地的许多气象局办事处。”

“因此,对这些温度计的维护工作减少,其中许多监测仪是由公众和志愿者管理的。我接触过志愿者,当我去监测站时,他们问我是否可以让气象局来人解决一些问题。但气象局做不到,因为他们没有预算。”

“关键是,合作观测者网络(即COOP网络)是由一群组织涣散的志愿者与一些公共机构(如警察局、消防站、森林服务机构等)组成的。”“在操作层面,这不是一个经过严格科学控制的网络。”

2023年7月30日,在拉斯维加斯,一名行人沿着南拉斯维加斯大道行走。(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NOAA在其网站上表示,其温度读数并不精确,因此在温度数据中增加了误差幅度。

截至发稿前,NOAA和NASA都没有回应《大纪元时报》关于非稳态温度异常的置评请求,也没有回应瓦茨关于不可能调整温度偏差的说法。

调整温度读数

NOAA也一直在调整历史温度数据。

“通常,在修正数据错误时,人们期望调整后的数据更具随机性——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但结果却显示出过去变冷、现在变暖的系统性过程。”舍丘克说。

冰岛的雷克雅未克车站就是一个例子。

根据戈达德太空研究所全球地表温度分析(GISTEMP)的数据,雷克雅未克站1936年2月的平均气温为零下0.2摄氏度,年平均气温为5.78摄氏度。最初的GISTEMP月度数据被称为v2,或版本2。2019年,NOAA发布了其软件GISTEMP v4的更新版本。

数据显示,雷克雅未克站1936年2月的平均气温为零下1.02摄氏度,年平均气温为5.01摄氏度。软件更新后,当月气温下降了0.82摄氏度,一年下降了0.77摄氏度。在比较GISTEMP v2的月度数据与v4的月度数据时,可以观察到过去的总体降温。

2023年7月22日,热浪中的人们在科索沃什蒂姆列(Shtime)镇附近的一个游泳池纳凉。(Armend Nimani/AFP via Getty Images)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数据调整的范围超过了2华氏度,这对于当前的气温趋势来说意义重大。”舍丘克说。

“NOAA还采用了一种很不寻常的后续数据调整过程,他们会定期返回并重新调整之前调整过的数据。这使得人们很难找到基本的真相,而真相似乎更像是流沙。”

在回应《大纪元时报》关于调整历史数据的评论请求时,NOAA公共事务官员约翰‧贝特曼(John Bateman)说,他联系了NOAA国家环境信息中心(NCEI)的一位气候专家,这位专家说:“国家环境信息中心对历史数据进行了修正,考虑站点位置、温度仪表、观测方法的历史变化,其次是选址条件的变化。我们的方法在同行评审的文献中均有记载。在全国范围内,修正后的数据与具有原始选址条件的美国气候参考网(USCRN)非常一致。”

NASA没有回应《大纪元时报》关于调整历史数据的置评请求。

卫星读数

为了更准确地读取地球表面温度的波动情况,斯宾塞和气候学家约翰‧克里斯蒂(John Christy)根据卫星观测到的微波数据开发了一套全球温度数据集。

克里斯蒂是位于亨茨维尔的阿拉巴马大学大气科学教授和地球系统科学中心主任,他与斯宾塞一起因卫星温度监测工作获得了NASA杰出科学成就奖。

他们从1989年开始该项目,分析了自1979年以来的数据。根据卫星数据,自1979年以来,地球气温以每10年0.14摄氏度的速度稳定上升。

虽然由于线性变暖趋势,2023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但他们表示,这并不是公众恐慌的原因。

“是的,2023年似乎是过去100年左右最热的一年。但数字很重要,幅度还没有大到让人能感觉到的程度。”斯宾塞说。

“此外,一年是天气,而不是气候,重要的是长期趋势,比如几十年。”

他说,2023年的数据加上1979年以来45年的数据,并没有改变每10年上升0.14摄氏度的总体趋势。

“我相信卫星和温度计都显示出变暖的趋势,尤其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斯宾塞说。

“但这种趋势的强度显着低于气候模型的预测,而正是这些模型被用来支持改变能源政策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2023年6月21日,在华盛顿NASA总部,一名员工指着一张全球地图,地图上显示的是NASA卫星传送的信息。(Stefani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舍丘克也同意基于卫星的气温数据更精确,卫星数据显示的变暖趋势比NOAA基于地表的变暖趋势要小得多。

他说:“卫星数据可以更好地衡量全球气温变化,因为它们不受传统地表温度监测站位置的影响,也不会受到NOAA数据编辑活动的各种形式的影响。”

卫星读数还“定期与无线电探空仪(气象气球)数据进行校准,后者是大气数据的黄金标准”。

1月24日,斯宾塞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了气候模型的不准确性。

报告指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全球气候系统的变暖程度,比用于推动能源政策变化的计算机气候模型得出的结果平均低43%。”

“与媒体报导和环保组织的新闻稿相反,全球变暖没有为基于碳的监管提供任何理由。”

斯宾塞说,公众被引导相信模型“相当准确”,但在模型中加入了一些额外的变量,导致气温估值升高。

他写道:“目前关于气候危机的说法,无一例外都是依赖于产生最大变暖效应的模型,而不是依赖于对气候系统的实际观测,这些观测结果表明,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气候系统发生的变化微不足道。”

NASA 提高地面读数

NASA在其网站上声称,地面温度计比卫星测量更准确。

NASA表示:“虽然卫星提供了有关地球气温的宝贵信息,但地面温度计被认为更可靠,因为它们直接测量人们居住地的气温。”

“卫星数据需要复杂的处理和建模才能将亮度测量转换为温度读数,这使得地面温度计成为我们更直接、更准确的温度信息来源。”

斯宾塞很快指出了NASA声明中的错误。

他说:“地表温度计只能覆盖地球的一小部分,而卫星几乎可以覆盖全球。”

NASA抱怨说,16颗独立的卫星必须“像拼图一样”拼凑在一起。但讽刺的是,地表温度记录是由数百个(如果不是数千个)站点拼凑而成的,几乎没有一个站点能在任何地方提供连续、不间断的记录,不受日益严重的城市热岛效应的影响。

“最后,NASA抱怨卫星只能测量深层大气,而不能测量人们生活的地表。……如果这么说的话,为什么吹捧深海温度对气候研究极有价值?所有这些测量方法都有其自身的重要性,并且每个系统都有其优缺点。

至于NASA批评卫星不直接测量气温,而是测量地球大气层的亮度,因此数据不准确的问题,斯宾塞说: “严格地说,确实如此。但地表温度计是电子产品,因此(从技术上讲)它们测量的是电阻。”

“卫星采用最高质量、实验室标准的铂电阻温度计进行校准。如果NASA质疑遥感卫星数据,他们还不如关闭无数地球卫星项目,因为这些项目都存在同样的(所谓)‘缺陷’”。

舍丘克称,NASA关于卫星数据不如地表温度读数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他说:“UAH卫星数据是唯一真正具有全球性质的数据源,它有效地测量了地球整个大气层的温度,尤其是对流层下层的温度,而那正是我们的天气真正形成的地方。”

“唯一的不足是卫星数据是从1979年才开始有记录的。”

瓦茨说,当他查看草地地面接收站的数据(没有城市热岛效应)时,温度读数与斯宾塞的卫星数据非常吻合。

当被问及NOAA为什么不只在不可能产生城市热岛效应的地方使用温度计时,斯宾塞说:“我认为他们的目标不是获得最准确的长期气温记录,而是尽可能多地使用他们能得到的温度计数据。这有利于建立一个由国会资助的项目,并保持人们就业。”

气候政策倡议组织指出,目前每年用于气候行动的1.3万亿美元资金远远不够。

该组织称:“在正常情况下,到2030年全球每年所需的气候资金从8.1万亿美元稳步增长到9万亿美元。然后,从2031年到2050年,每年的气候资金将跃升至10万亿美元以上。”

“这意味着气候资金必须尽快以每年至少五倍的速度增加,以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坏影响”。

该组织在其网站上列出了赞助者名单,其中包括洛克菲勒基金会、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彭博慈善机构。其合作伙伴包括贝莱德、两个联合国气候组织、几家大型全球性银行以及气候与能源市长全球盟约等政府组织。

原文:Trillions Spent on’ Climate Change’ Based on Faulty Temperature Data, Climate Experts Sa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北极气候笼罩俄罗斯 西伯利亚气温零下58℃
分析:气候专家否认气候变化威胁人类生存
【思想领袖】诺奖得主谈流行气候模型的缺陷
面对农民抗议 欧盟放宽了2040年气候提案的要求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经典鳄鱼Polo衫 6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