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发动科技暗战 中共渗透成华人噩梦

人气 1498

【大纪元2024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过去三四十年来,中共系统性地窃取美欧技术,波及海外华人。一些人被视为中共同盟甚至代理人,中共窃密成为华人在国外进一步发展的障碍。

专家表示,中国人要想融入西方主流社会,一开始就要跟中共划清界线,不要继续在深受中共影响的中文圈子里过度活跃,限制往上成长。

 “最高调的小偷”

3月6日美国司法部指控谷歌前华裔软件工程师、38岁的中国公民丁林葳(Linwei Ding)与两家中国公司秘密合作,窃取谷歌的人工智能(AI)商业机密,在被控四项罪名中,每项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这件事情引起了华人圈的广泛关注和议论,丁也被冠以“最高调的小偷”。

网友评论说,“很明显的骑墙、两边下注,就差个入籍”“毫无契约精神,极其自私,非常损害同胞的行为”“这把全美国华人工程师都坑了呀!”

还有网友评论说, “他们(中共)搞了七十多年的人质生产力”“偷窃是第一生产力”“近十几年来(中共的)江洋大盗式的盗窃模式,结果美国花钱花力气搞出的科研成果还没推开,土共的产品已经上市了。”

丁林葳在中国的一次演讲中,自曝其如何将谷歌技术转变为“适合(中国)国情的算力平台”。(视频截图)

美国硅谷通讯网络资深工程师钟山对大纪元表示,从谷歌偷东西也不是第一次了,有多少华人从谷歌偷东西?百度后续的很多技术都是从谷歌偷过去的。

“中国科学家在美国学到了本领,拿了绿卡之后还故意不入美国国籍,到中国去创业或秘密转移技术,至少在20多年前都很流行。因为大陆忌讳美籍人才,但对绿卡人才特别拥抱。”

钟山认为,偷技术在美国创立公司做不到,这类事情在美国是严格禁止的,直接偷了技术到中国,就可以名利双收。

加拿大约克大学教授沈荣钦对大纪元表示,发生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美中关系发生了变化,从克林顿允许中共加入世贸以来,整个美国加上华尔街、硅谷,整个风气实际上都想和北京合作。

“2015年习近平提出中国制造2025,在美国没有任何反对;千人计划也是在当时美中关系很好的时候搞起来的,美国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川普上任之后才开始引起注意,后来情势紧张后,那些人被卡在中间、左右为难,一方面牵连到中国,但整个身家背景又在美国,就变成两方都要调查你,最后没有办法脱身。”

中共窃取西方技术种种伎俩

中共当局最近几十年来系统性窃取欧美技术,一般采取三种方式:第一种是收购海外公司或与其合资以市场换技术;第二是非法的网路黑客窃取或经济间谍活动;最常见的方式是第三种:利用“灰色地带”获取技术,通过学校、研究中心、学者、商业往来等做掩盖,背后却是庞大的中共政府在支持。

2020年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中国人才计划追踪”(Chinese Talent Program Tracker)数据库显示,中共国家级别的海外人才引进计划约有40个,再加上地方级的计划,总数估计近300个。

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2008年月开始实施的“千人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瞄准美国大学里中共认为有盗窃技术机密价值的研究人员和学者。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20年8月发布的报告则指出,中共在全球各地设立了至少600个海外人才招聘站。

美国硅谷也是一个主要目标,中共代理人在硅谷专门成立针对华人工程师的猎头公司、风险投资,既窃取技术,又让技术能在中国落地。

“这个我见得太多了,不想举例子,会得罪人,一些公开报导的就已经很吓人了”,了解硅谷生态的硅谷工程师钟山告诉大纪元。

“你都想不到它弄得多细致,在中国国内就有美国某某州大学校友会,比如说加州伯克利中国校友会,但不隶属于加州伯克利校友管理体系,清华两岸校友会不隶属于台湾清华,以至于台湾清华官方发声明说,它跟中共字头的两岸校友会没有任何关系。”

钟山表示,中共还成立跟华人相关的科技猎头公司,领英里有很多猎头的中文账号,它就会在里面找谁是中国背景的人才。

“如果你不想跟中国(中共)打交道,就不要在领英里留任何一句简体中文,一打交道就会被这些猎头公司或旅美科学、各种协会或校友会盯上,盯上之后会反复去分析你有没有利用价值,如果有利用价值就会邀请你回国,去考察这个那个。”

“让你回国开会,如果聊得开心的话,就给你安排路费、住宿,如果还能顺便发个言,就特别重视你,带你去见各种领导、各种创业园区,然后看你手边有什么项目可以在国内落地,各种一揽子配套就来了,因为国内招商引资有经费支持。”

图为美国硅谷。(Fotolia)

钟山介绍说,光旅美科技(中国旅美科技协会)里面现在可能有两万多华人海外科技人才。中共出钱通过旅美科学在海外搞评奖,评上奖了,回国各种绿灯就会开了,偷技术的流程都到海外来了。

“新技术到国内立项,都要用科技风险投资的方式来落地,要有资金来扶持它起步。有一大堆华人脸面的投资人集聚在硅谷,钱根本就是红色资本,很多都是太子党的钱,红色资本被洗到海外之后,再又回流成科技创业资本。”

“相当比例是在海外拿到了技术门槛认证,国内的人都已经勾兑好了,你只要回国创业,钱、办公室、环境、各种配套政策都已经明明白白放在那儿,然后各种每个阶段怎么样运作,都是明明白白的,要不中国科技怎么可能突然冒出那么多新技术呢?”

钟山说,中共的歼20飞机,前面的小鸭翼长得跟以色列的幼师一模一样,后面的尾翼跟F16是一样的,哪有什么独立设计?还有中国大飞机技术哪有一件事情是自己能专门搞出来的?都是偷来的。

他说,连续偷了三十多年了,一直在那边偷。国内的AI技术哪有什么原创的,都是偷来的,这个领域40%的科学家都是来自中国的。

“为什么美国说从算力上、从硬件上砍断,从软件上也断供?为什么5G以后不跟中国合作,6G肯定不跟中国(中共)玩了”,他说,AI技术、无人机巡航、6G超宽带的通信系统,再加上微信,是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监控市场,再不跟中国(中共)把技术链给斩断的话,会有多么恐怖?

中共渗透成华人噩梦

中共政权系统性窃取西方技术,华人越来越受到普遍怀疑,他们有可能被视为中共的盟友甚至代理人,随着西方对中共海外国家权力警惕与日俱增,华人群体变得更加孤立,西方机构进一步加剧了对他们的不信任。

2018年至2022年间,超过150名学者受到司法部指控,其中约90%来自中国或有华人血统。

2018年以来中国留学生被美国拒签的频率更高,他们申请到比较敏感的尖端领域,比过去更困难。中国学生、教师越来越多地被怀疑在为中共政府工作,损害美国的利益。

沈荣钦介绍说,十几年前很多台湾学生还喜欢到中国大陆留学,因为大陆更容易申请到美国比较好的大学,当时美国给中国留学生更多的名额,现在则反过来了。

很多华人学者也感受到了在美国不受欢迎,认为学术研究不再安全,担心与中共的合作,也有很多人考虑离开美国。媒体报导说,一位在美智库长期研究的华人学者放弃了多年的美国职位,他在公开演讲时说,他越来越多地被要求澄清自己代表哪一方:“当我说‘我们’时,人们会问,‘我们’是什么意思?”

钟山表示,西方人没有精力去证明中国人谁好、谁不好,他要么完全信你,要么完全不信你,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我都遇到这种事情” ,钟山原本是电子工程细分专业毕业生,但美国有国家背景调查,来自中国和伊朗的应聘者都比较敏感。

“大公司已经要我了,面试一审都过了,offer都拿到了,但是我进门都进不去,因为我是中国背景。”

钟山表示,是存在隐形歧视,中国人可以入职,打工没问题,但是不能参与核心岗位,因为他们的效忠有问题。

“这对中国人当然不利,现在中共执政了,劣币驱逐良币,结果西方世界只能完全拒绝这种劣币。中共如果消失的话,这个问题肯定会好很多。”

沈荣钦表示, 中国员工在欧美企业里面比过去更常遇到玻璃天花板的情况,就是说他们升迁到一定的职位之后,就再怎么样都升不上去了,这个情况可能会比过去更普遍一点。

前美国总统川普2018年启动中国行动计划,目标是明确反制其所认为的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所造成的威胁。(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由于共产党对海外华人影响力,加剧了居住国对他们的怀疑。与印度裔相比,无论是在商界还是政界,海外华人在西方国家的成功程度都要比印度裔低得多。

《经济学人》最近报导说,硅谷公司会直接从印度招聘领导职位,但通常不会从中国招聘,在投资外国企业方面,海外华人的投资也受到欧美国家安全的审查,而印度裔的关注较少。

在政坛上,印度裔目前在美国、英国、爱尔兰和葡萄牙占据了一些高级职位,但在欧洲任何地方都很少有华裔当选政客,美国众议院中也只有一名华裔(五名是印度血统)。

钟山表示,人都有不完美,但有神论者的不完美地方不会放得那么大,印度人是有神论者,不会把坏事做得那么绝。(现在很多)中国人深处原因就是没有信仰,党文化极大把恶放大了。

沈荣钦表示,整个硅谷中国人跟印度人占的比重都是很高的,像硅谷以前就有IC产业之说,I指的是印度人,C指的是中国人。

“在美国很大量企业的CEO其实都是印度人,不只是科技行业。 中国其实有非常多的杰出工程师,中国工程师在美国有很多在中高阶层、经理阶层,但要升到最上层的就很少。”

沈荣钦说,整个半导体产业有非常多的主要的领导人或是创办人,都是台湾人出身的,像AMD的苏姿丰、英伟达的黄仁勋、台积电的张忠谋,

“因为你要当一个企业CEO,最需要的并不是技术能力,你越往上面走,所谓的软性能力包括政治沟通协调、领导能力,就变得更重要,中国(中共)教育比较强调技术为主导,对其他的地方比较忽略所能够涵盖的。”

海外华人如何应对?

西方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希望海外华人能够成为推动中国改变的力量,但共产党对他们全方位的控制,反而阻碍了他们在西方发展的机会。

对于这种现象,网友评论说,华人只要有亲戚在国内,基本上就是预备间谍,随时可能泄密;软肋一拿捏、民族主义一灌输、金钱物质诱惑一下,没几个人招架得住的。

钟山认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中共打交道、不跟简体中文圈子打交道,宁可隐姓埋名。可以聊天但是不要深交,也不要太多聊自己的想法,被人盯上之后,难免有很多的统战、侨办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会拉着引诱。

“这么多聪明的华人工程师在海外过优越一点的生活完全没问题,但想回国创业搞50倍增长,把自己的命运跟中共黏在一起,那就是不归路。 ”

“人的立场决定了以后的发展机会,高锟博士是业内很尊重的光纤领域的奠基人、教父级别的人物,获得诺贝尔奖,但是高锟博士从来不跟中共有任何的瓜葛。”

图为美国硅谷。(Fotolia)

沈荣钦表示,中共是一步一步拉你进去,“我知道有些留学生一开始也不想参加(中共)大使馆什么政治活动,可是被朋友拉过去,有名单的话所有活动都叫你过去。”

“还有一个学生跟我说,他没办法,因为他父母某一省做汽车零件生意,如果不去的话,会叫他父母打电话给他,那边说不定会被查账什么的,就会被一步一步地卷进去。”

沈荣钦认为,最斩草除根的方式就是,你一开始就(跟中共)划清界线,一开始就不要被拉过去。你一旦拉过去,大使馆那边就有名字和记录,以后有事情就不断地找你,渐渐地他们会把你视为是自己人,慢慢越陷入越深,会变成说跟中国(中共)的连结越来越强,跟西方的连结就越来越弱。

“中国人要更能够融入主流社会,而不是继续在中国人的小圈圈里面过度活跃,会限制你继续往上成长,而且会让别人比较怀疑。”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共传播菲律宾内战谣言 利用社媒打认知战
美加日菲四国在南海举行联合演习
【新闻大破解】美战略排序改变 欧中贸战开打?
普京解雇4名国防副部长 任命亲信填补空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