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反共遭起底 香港少年被迫流亡加国

人气 3276

【大纪元2024年03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15岁的阿龙来自香港,他因为在网上建立反共群组被起底,出于对人身安全的担忧,近日逃亡到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阿龙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讲述了他的故事。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被开户了,我的个人资料都被散播在网上。最后一次还多出了一个电子邮件和我的YouTube频道。”阿龙说。

阿龙经常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批评共产党,或者讨论一些政治事件,比如六四,“721”、“831”事件。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时,年仅10岁的阿龙在Roblox上组建了一个反共群组,名字叫Hong Kong Revolutionary Corps(香港革命军)。群组的Logo(标志)是黑色的洋紫荆区徽,这是香港示威的一个标志。

这个群一开始只有200人,现在有一千多人。

谈起对反送中运动的印象,阿龙表示,对港府的行为和处理方法感到很气愤,觉得他们很流氓。对香港的年轻人感到很心疼。“我看到很多香港年轻人,可能就因为自己想帮香港出一分力,帮香港争取我们应该有的东西,可能面临前途直接断送,他们被监禁,被警察暴打,打得头破血流,看到这些我真的心里很不好受。”

同时,他也感到很无奈。因为年龄太小,最多也只能在网上运作声援一下。阿龙由此开始关注并系统了解中共的历史,认为中共是一个反人类的非法独裁政权,不应该在现在的文明法治社会存在。

中共小粉红团出征?

今年3月4日,一个X平台新账户公布了阿龙的个人信息,包括真实姓名、地址、邮箱和油管频道等,并称已经刮了(起底)他一年多,“他是一个在roblox平台有点知名的港独废青,有一个一千多人的反华群。”

紧接着,这条开户帖被两个小粉红转推。其中一人自称来自香港,今年14岁,在上海读初二,并高调宣称自己是团员,爱党爱社会主义,还晒了自己从团校结业的证书。另一推号也高呼“无产阶级万岁”等革命口号。

阿龙因为建反共群,个人信息遭起底,有团员小粉红转推了开户帖。(网页截图)

此前,阿龙的个人信息也在QQ群被公开过两次。对于自己的个人信息如何被泄露的,阿龙表示完全没有头绪。因为他在网上注册账号账号用的都是网名。不过他代表学校参加过一些国外比赛或香港的学术活动,在网上可以找到他的名字。

阿龙感觉已经被小粉红或国安盯上了。小粉红还怂恿别人去国安处举报他,甚至在现实世界找到他,让他感到了很大的威胁和恐吓。他开始在网上寻求帮助。

他告诉记者,香港学校现在多了很多所谓国民教育。老师也只是照着教科书讲,确实存在洗脑教育,这对香港新一代人很危险。“我对香港这片土地每天被这样摧毁,被共产党搞砸掉,我也是非常心疼。而且最近出了一个第23条,也近一步让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摧毁香港。”

17岁少年营救15岁手足

17岁的易碎君向阿龙伸出了援手。易碎君告诉大纪元记者,他看到阿龙在Discord服务器里面说自己想要逃离香港,于是私底下向他了解更多情况。

“因为香港特区护照,是可以免签入境加拿大的。我就把联合国难民署有关在加拿大申请庇护的人数,还有关于难民的权利福利等资料发给他。我联系了周锋锁,在人道中国的帮助下联络了多伦多香港家长会,这是一个港人组织,专门帮助香港的年轻流亡者。真的非常幸运能够得到他们的信任和帮助。”他说。

易碎君表示,现在香港政府正在进行23条立法,要是阿龙在23条生效之后被香港警察国安处拘捕,那么阿龙面对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国安抓人不看年龄的,是为了业绩,有良心他就不会当国安了。”

易碎君因为制作“辱包”视频,15岁时就被香港国安处警察上门带走调查,16岁润走美国。他拥有自己的油管频道,思想逐渐成熟,目前已收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本来以为我这么小的年纪一个人跑掉,已经很离谱了。我都还未成年,我又要帮助其他的孩子逃避一样的东西(迫害),来帮助他们去获得安全。”

看到美国孩子享有的轻松与快乐,他说,“我们这么年纪小就要接触政治,其实不是一件好事。本身在一个正常的国家,绝对不会也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大陆的那种政治课是不可能在美国出现,美国不可能让学生唱什么‘没有民主党,没有新美国’……18岁以前,不要让政治的问题影响他们。我觉得先多学点历史、伦理学、哲学,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去学政治,跟盖房子从第三层开始盖没有区别。没有逻辑思维的能力,只是很被动地学语,是无法诞生出真正有深度的观点。

中共煽动孩子参与迫害

3月16日,阿龙顺利抵达了加拿大。易碎君在X平台发布了一个帖子,把阿龙的个人资料遮住,截图告诉大家小粉红账号转推了起底阿龙的推,让阿龙陷入了危险。

易碎君表示,该小粉红自述在学校担任小队长和升旗手。14岁本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地玩耍的年纪,但是在共产党的统治下,现在一个14岁少年,参与了对另外一个孩子的政治迫害。

对于中共小粉红团出征的迹象,易碎君认为,中共正在加强对小孩子的洗脑工作,通过给一份“荣耀”去统战这些小朋友。中国的小孩绝对不是现在这套制度的受益者,让他们互害、竞争,去帮助这个政权迫害其他人,“即使是被迫的,他们口中的港独分子、反共分子、反党分子,其实跟他们年纪差不多,也是孩子呀。”

“而且它(中共)不一定要直接去煽动,只要营造出那种仇恨教育出来,这些学生就已经会自动自发地去干这件事情。因为小孩子心智还是不成熟嘛,你让他恨谁,只要不停地给他灌输这些仇恨的概念,他又不是特别懂逻辑,也不是特别了解事实的时候,就很容易被这种仇恨教育带偏。”

易碎君观察到,国安处一直以来公开的数据显示,其实有很多香港人举报的信息,就是说已经有很多的香港人会自发地进行自我审查。“其实只有这个(中共)体制内的力量,它是不足以完成政治迫害的,毕竟他人员有限。它要发动群众举报,就像文革、反右运动那样,这是共产党一直以来的做法。”

令阿龙没有想到的是,中共的反应速度非常快。阿龙了解到,学校把他的事情说得很严重,叫其他同学不要跟他联络。同时,老师又特别约谈了几位同学,要求他们汇报阿龙的任何消息。

对话截图显示,阿龙的全级各班同学都有人被问话。(受访者提供)

“他们怂恿我的同学当间谍对付我。”阿龙说。

海外华人对中共的抗争

3月19日,以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维护国家安全条例”在立法会完成三读通过,该条例仅12天急速通过草案,将于本周六(3月23日)生效。

23条主要订立五大罪,包括叛国、煽动叛乱、窃取国家机密和间谍罪、危害国家安全的破坏活动罪、及境外干预。新法间谍罪可判10年,及“叛乱”、“叛国”罪可终身监禁,其它罪行如涉及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会被加刑。⁣

阿龙和易碎君都表示,香港的未来会一落千丈,因为23条是比国安法更加离谱,很模糊,给了警察更大的权力。23条之后更加不可能有普选的。但他们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易碎君表示,阿龙从头到尾都是和平表达自己的意见,没有去鼓吹过任何使用暴力的手段去反抗中共,他只是说了几句话,搞了一个群,让大家分享自己的意见,仅此而已。

他说,“真的不希望有下一个这么年轻的流亡者,我觉得一个都太多了。但是如果还是有年轻人又出了事,我还是会救的。任何真心热爱自由的人,能够离开共产党统治的地方,就是对共产党力量的一个削弱。因为他们在墙内能够做的事情很少,但是他们在墙外能做的事情更多。

“我们要是在海外都站不住脚,被中共大外宣压制的话,我们谈什么中国民主化呢?连美国、加拿大都被渗透了,我们怎样通过海外的华人力量去进而影响中国的内部呢?因此我们若是要跟中共政权抗争,必须先累积海外的力量。当初孙中山先生搞革命也是得到了很多海外华人的支持和捐款。要是没有海外反共华人群体,中国的民主化基本上是天方夜谭。”◇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中共官员侵犯人权 美议员敦促司法部起诉
新唐人电视台今年将举办三个国际大赛
大陆知名律师维护辩护权 被法警粗暴赶出法庭
组图:庆祝法轮大法日 艺术作品欣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