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害怕川普重返白宫

人气 1751

【大纪元2024年03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信宇编译)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在任期内,曾在贸易、投资、人权、台湾,甚至太空等多个领域向中共发起激烈挑战。在中共经济陷入困境、国际外交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川普再次担任总统将对中共明显不利。

在2016年大选周期,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川普就已经对中共采取了强硬立场。他一上台就开始对中共的贸易和投资施加限制。他加强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链接)的力量,于2018年签署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链接),扩大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可以审查和阻止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投资,尤其是来自中共的投资。

川普在总统任期内对中共价值数千亿美元商品的征收关税(链接)。主流媒体和一些智库批评了这些关税,认为它们没有效果,或者是对美国纳税人征税(链接)。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税款是在美国国内缴纳的,而不是流回中国。虽然关税没有实现中美贸易的平衡,然而它们确实对中国(中共)经济造成了损害。最终,这些关税促进了贸易和投资从中国向《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无关税贸易区的转移,促成墨西哥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尽管民主党人谴责川普的关税措施,然而乔拜登在接任总统后还是保留了大部分关税措施,并稳步增加了针对中共的贸易限制(链接)。此外,川普前总统在竞选中还誓言,如果他再次当选总统,他将提高关税,有可能将关税提高到60%(链接)。

川普在总统任期内关注的另一个领域是中共获取美国技术并将其用于推进自身武器计划的能力,这对美国和台湾构成了安全威胁(链接)。川普时任总统甚至因为开始这个讨论而受到批评,然而他事实上通过各种手段切断了中共获取美国技术的途径(链接)。拜登总统继续并扩大了这个政策(链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所谓的芯片禁令(链接)。与关税情况类似,如果川普再次就任总统,预计他将进一步加强这些限制。

尽管许多政策相同,然而两任总统对TikTok(中国大陆称为抖音)的态度却体现了他们对中共的不同看法。川普总统同意美国国防部的观点(链接),认为TikTok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链接)。与此相反,拜登竞选团队开设了一个官方TikTok账户(链接);而众所周知的事,大多数政府设备都明文禁止使用TikTok(链接)。从技术上讲,如果拜登总统或他的工作人员从白宫或在政府设备上访问该账户,他们就有可能违反国家安全规定。拜登总统只是将这种安全漏洞解释为接触年轻选民的一种手段(链接)。

在川普政府执政期间,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的针对中共的投诉明显多于拜登政府执政期间(链接)。川普总统甚至考虑让美国退出世贸组织(链接),理由是担心该组织费用高昂且效率低下(链接)。他的不满包括对美国的不公平待遇、不同意世贸组织的裁决、希望获得更有利的贸易条件、“美国优先”议程、对国家主权的担忧、世贸执法不力,以及不成比例的财政捐助等(链接)。

归根结底,川普前总统愿意放弃世贸组织,而不是为了中共的利益而损害美国的利益(链接)。相比之下,拜登政府则努力向世贸组织保证美国的支持和白宫对该组织的持续承诺(链接)。表面上看,这意味着拜登政府继续支持世贸组织,即使这个组织明显偏袒中共。

两位总统的施政口号就很能说明问题。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链接)和“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将美国利益置于包括中共在内的其它国家利益之上。相比之下,拜登总统的“重建更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口号并不优先考虑任何特定实体,也绝不挑战中共一直所利用的自由国际秩序。

在中共经济陷入困境、贸易和投资下滑之际,中共需要的是一个顺从的白宫,而不是一个鹰派的白宫。川普担任总统后,将加强贸易和投资限制,限制中共的经济和军事增长。为了保持国际地位,中共要求国际社会不要干涉其内政,不要追究其侵犯人权的责任。然而,川普在总统任期内废除了香港的特殊地位(链接),签署《维吾尔人权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使之成为法律(链接),并自1979年以来首次在台湾派驻美军人员(链接)。

川普在总统任期内不仅在国内外保护美国利益不受中共侵害,还将其触角伸向了外太空。川普总统建立美国太空军(链接),就是专门为了应对中共和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安全威胁(链接)。

鉴于川普前总统的政绩和对华强硬立场,中共宁愿拜登获胜,也害怕川普重返白宫,这一点似乎就不难理解了。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是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本科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目前在美国军事大学(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研究国防议题。他为多家国际媒体撰稿分析亚洲经济形势,他还撰写了一系列涉及中国经济议题的著作,包括《一带一路之外: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 2019)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2018)等。

原文: Trump Win Would Be Detrimental for the CC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川普在爱荷华州的胜利属于人民
【名家专栏】如果川普胜选会怎样?
【名家专栏】极左派诉讼川普案的双重标准
【名家专栏】川普并未改变对TikTok的立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