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企业家走私冰毒在澳洲被捕

人气 1156

【大纪元2024年03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Venus Upadhayaya报导/原泉编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有一个国际商业帝国,其拥有者出生在中国,今年一月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被捕,据称她涉嫌协助“黑飞”,将71.5公斤、价值1,500万美元的冰毒从巴新偏远的简易机场走私到澳大利亚。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月19日报导,41岁的林梅(音译)自认为是“一位生活在郊区的母亲,既要照顾四个孩子,又要管理一个庞大的国际商业帝国,从进出口贸易到布里斯班的宠物旅馆,无所不包”。然而,据媒体报导,警方相信她参与了“黑飞”毒品走私跨国犯罪集团,并在其中起着核心作用。

“黑飞”是指轻型飞机为躲避执法部门或航空监控系统,记录虚假飞行计划或根本不记录飞行计划、超低空飞行或关闭飞行监控系统的飞行。

林梅今年1月16日被捕,这与2023年3月21日的一次冰毒走私飞行有关。当走私者的飞机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蒙托停下来加油时,澳大利亚和巴新警方挫败了这一阴谋。这架飞机从巴新的布洛洛(Bulolo)起飞。

虽然最初的行动在澳大利亚逮捕了六人,包括飞机的两名飞行员,在巴新逮捕了八人,但执法部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协调行动,才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指控林梅。

1月17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AFP)、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昆士兰州警察局、澳大利亚刑事情报委员会和巴新皇家警察局联合发布了一份新闻稿,称林是“第七名被捕者”,但没有公布姓名,新闻稿附带的照片中人脸被模糊处理。

然而,被称为“Gigi”的林梅被捕的消息,是由太平洋岛屿的媒体如《巴新内幕》(Inside PNG)和《In-Depth Solomons》宣布的,并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等澳洲媒体报导。

此外,全球调查记者建立的网络“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 的一份报告援引巴新警方首席调查员马努‧普雷(Manu Pulei)的话说,林梅现在是这起冰毒走私案的“主要嫌疑人”。

据报导,林拥有澳大利亚居留权,她被控进口商业数量的冰毒,以及处理价值一万美元或以上的犯罪所得、金钱或财产。她于1月17日在布里斯班地方法院出庭,并被拒绝保释。

执法部门在一份联合媒体声明中称:“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将指控这名女性,她是巴新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兼董事,积极为进口毒品提供便利,包括据称在进口前储存冰毒,购买运输袋,以及支付在布洛洛市用于黑飞的燃油和跑道费用。”

澳大利亚执法部门对该犯罪集团的监控已有一段时间。去年3月23日,在第一次逮捕行动之后,一份声明称,该犯罪集团有重要的国际联系,并试图建立一个供应链,利用黑飞向澳大利亚运送违禁毒品。

不过,这两份新闻稿都没有明确说明林梅涉嫌参与犯罪集团的更多细节,细节还有待公布。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未向大纪元透露该案的调查细节。联邦警察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由于此案仍在法庭审理中,因此不便发表评论。”

大纪元试图联络林梅的联系人,但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她的律师没有回复要求置评的电子邮件,她在巴新的办公室请求大纪元提供一份问题清单,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回复。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公布的调查毒品走私“Getard 行动”的照片。据当地媒体消息,照片中包括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女商人林梅。(澳大利亚联邦警察)

跨国犯罪集团

虽然调查仍在进行中,林梅否认对她的指控,但此案突显了跨国有组织犯罪(TOC)问题,涉及太平洋岛国的商人、政客和犯罪分子之间的关联。根据2021年“东亚论坛”的报告,全球非法毒品供应链的收益占整体跨国有组织犯罪收益的30%。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22年的一份报告称,随着过去20年地区间互通性的增加,毒品生产和贩运,尤其是冰毒、海洛因和可卡因,在太平洋岛国呈上升趋势,并且构成了该地区主要的安全威胁之一。

报告作者何塞‧索萨‧桑托斯(Jose Sousa-Santos)表示,这些岛国沿着“主要经济市场之间用于合法贸易的海上走廊”所处的地理位置,将该地区转变为“一个主要的毒品转运中心”。

太平洋岛国虽然领土面积小,但拥有广阔的海洋边界,分布在数百万平方海里。他们参与跨国有组织犯罪很容易,因为他们的地理位置位于美洲东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南部∕西南部、以及亚洲的西部/西北部之间。

报告指出,该地区“对亚洲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墨西哥和南美的贩毒集团来说,作为中转路线和偶尔的生产基地很有价值,瞄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些利润丰厚的市场,那里的冰毒和可卡因的黑市价值是世界上最高的”。

该地区的跨国犯罪问题并非最近才出现的。从根本上说有两个因素:首先,冰毒起源于东南亚的金三角(缅甸和老挝)。其次,中国和香港是主要的“装运点”,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在2016年发表的《太平洋跨国有组织犯罪:威胁评估》报告中详细介绍了这一点。

针对澳洲面对犯罪集团的弱点,警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大纪元:“澳大利亚的总体财富水平,加上技术、经济和地缘政治因素,使澳大利亚成为犯罪分子的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

澳大利亚议会的一份商业报告也指出,在澳大利亚检测到的大部分冰毒(按重量计)来自中国。报告称,2013年至2014年,在澳大利亚边境发现的冰毒等安非他命类兴奋剂的主要装运地点是中国内地和香港。

大约在这些报告发布的2016年,林梅获得了巴新的公民身份。然而,OCCRP调查报告称,她似乎“伪造了”生活故事的“关键部分”,以获得公民身份。报告指控她伪造了巴新两所精英高等教育学校的就读证书。

目前尚不清楚林梅为何申请巴新公民身份。尽管资源丰富,但巴新仍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份报告,40%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以下。

巴新是第一个加入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太平洋国家,于2018年与中共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该国有2.8万名华人,是20个太平洋岛国中华人最多的国家。

华人与巴布亚人的关系一直不稳定。最新一波“一带一路”工人的到来加剧了紧张局势,导致针对中国企业的骚乱和抢劫。

由于林梅的案件仍在法庭审理之中,调查机构尚未公布主要调查结果,因此尚不清楚林梅是否与中国犯罪集团有任何联系,而中国犯罪集团在从太平洋岛屿向澳大利亚走私冰毒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台湾国策研究院副院长、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了本报的采访,谈及这些全球犯罪集团。

郭育仁说,在中东、中亚、中欧和东欧,以及巴基斯坦都发现了涉及中国公民或华裔的犯罪集团。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地区,中共的地缘经济影响力在过去十年中迅速增加,特别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

2023年3月21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拦截了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发的贩运毒品的飞机。(澳大利亚联邦警察)

关系网

林梅经营许多公司。去年查获的冰毒主要是在KC2,一家位于莱城(Lae)的批发零售公司,据称毒品就储存在那里。公司网站介绍,该公司是一家“批发、杂货、现款自运和酒类商店”,旨在成为当地和进口食品、饮料、烟草和其它消费品的主要分销商。林的叔叔林和忠(音译)是KC2的一名员工,他是去年在同一案件中因走私被捕的人之一。

林梅在巴新商界声名显赫,在莱城和该国首都莫尔兹比港都有很多人脉。KC2是她在巴新的第一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甚至在她成为公民之前。

莱城是巴新第二大城市,也是莫雷贝省首府,拥有著名的唐人街。从莫尔兹比港前往莱城只能乘坐飞机。

OCCRP和《巴新内幕》的数据显示,这位企业家在巴新和澳大利亚至少拥有十几家公司。她的其它业务也有争议。

2021年,林梅卷入了一场有关从巴新国家住房公司(NHC)购房的争议。根据巴新的法律,这些经济适用房应该卖给经济能力有限的人,她辩称,这些房子之所以卖给她,是因为国家住房公司欠她钱。林梅购房导致一名丧偶的公务员流离失所。

据巴新媒体《国民报》报导,在另一起争议事件中,林梅涉嫌在2015年4月非法购买巴新国防军的一处房产。

林梅还与一些公司有关联,据称这些公司得到了负责照顾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人道主义项目的资助。她在其中一家名为Chatswood的公司担任经理,该公司由巴新前副总理摩西‧马拉迪纳(Moses Maladina)所有。马拉迪纳最近因被指控滥用人道主义项目资金而受到审查。

大纪元通过马拉迪纳担任董事长的库穆尔联合控股公司(Kumul Consolidated Holdings)和巴新电力有限公司(PNG Power Ltd.)联系了马拉迪纳,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马拉迪纳否认Chatswood公司与林梅的犯罪活动有关,当地媒体也没有任何关于他与冰毒案有关的报导。然而,在林梅于1月 16日被捕后,巴新副总理兼移民部长约翰‧罗索(John Rosso)聘请了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对整个人道主义项目进行“法证调查”。

大纪元曾联系移民部媒体和公共事务部门,询问罗索为何在林被捕后启动法证调查,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毕马威回应了大纪元的询问,但表示“不对客户工作发表评论”。

2023年3月21日,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蒙托,执法人员拦截了走私毒品的“黑飞”,一名嫌疑人被带离。截获走私航班后,该案首批逮捕了五人。(澳大利亚联邦警察)

中国犯罪集团的背后

跨国犯罪集团,特别是走私毒品的集团,编织了错综复杂的运作网络。在拥有中共巨额投资的贫穷国家,它们在东道国的业务网络变得更加复杂。

郭育仁告诉大纪元,自2013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已成为太平洋地区贫穷国家发展的核心。这为中国人在这些国家寻找商机——包括跨国犯罪活动——打开了大门。

“例如,在南半球国家,道德准则尚未得到全面确立和实施,中国的私营企业和公民可以方便地直接接触政府和官僚机构,这使得腐败变得非常方便。”他还说,中国公民在许多这样的国家得到了特殊待遇,因为中共在那里投入了大量资金。

他没有评论林梅案件的具体情况,但他说,多接触政府机构意味着“私人接触和私人关系网”,使得腐败的当事人能够建立一套运作网络。

郭育仁不认为中国有意在这些国家制造犯罪活动。然而,他说:“一带一路项目开启了寻租行为,中国公民在不该获利的地方谋求获利。”

在太平洋岛国和澳大利亚的观察人士看来,林的案件可能会在她3月出庭后变得更加清晰。无论结果如何,此类案件都引发了人们对中共在该地区的意图的担忧和不信任。

邻国所罗门群岛马莱塔省媒体Malaita Issues的发言人通过短信告诉大纪元,“这类新闻肯定会在所罗门群岛对那些已经站稳脚跟的中国商人产生一定程度的不信任……(他们)可能在没有引起警方和公众注意的情况下从事此类活动。”

所罗门群岛与巴新一样,历史上曾发生过针对中国人的暴乱事件。同时,该国的华人社区也在蓬勃发展,中国的投资和该国的亲华政策甚至超过巴新。该媒体称林的情况“令人遗憾”,但也对“我们的社区和我省的安全受到非法药物和毒品的侵害”表示担忧。◇

原文:Chinese Entrepreneur’s Arrest In Papua New Guinea Meth Smuggling Scheme Spotlights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三名男子偷运300公斤冰毒进悉尼 被判入狱
警方在悉尼机场查获150公斤冰毒
去年珀斯冰毒使用量上涨40%
港警长涉监守自盗24公斤冰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