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当今中共最大的罪恶是什么?

人气 3233

【大纪元2024年04月17日讯】4月10日晚,在美国特拉华州戈尔迪-比康学院(Goldey-Beacom College,GBC)放映了纪录片《医疗种族灭绝:中国器官移植行业隐藏的大屠杀》。

特拉华州脱口秀主持人Rick Jensen主持了放映活动,并主持了放映后的讨论,观众反响强烈。

影片中,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雅各布-拉维教授说:“我想在你相信之前,或者决定是否相信之前,首先必须了解事实,事实在那里,出版的书在那里,调查研究的结果也在那里,读一读,一旦你读了之后,我敢肯定,你除了相信,别无选择。”

影片谈到了中国大规模器官移植的许多事实,这里择要介绍如下:

(1)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谈到了一个令他无法忘却的例子:“有个病人两次赴中国,第一次,医院先后找来四对肾脏,无一匹配;三四个月后,他再次去中国,他们又给他弄来四对肾脏,第八对肾脏终于匹配成功。我们看到这个病人时,他看上去手术结果倒是不错,但是,却有8个人因此被杀害。”

(2)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雅各布-拉维教授说,2005年,我的一名患者被列在急需心脏移植的首要名单上。有一天,他告诉我,以色列一家保险公司通知他,两周后到中国去,那里已经安排好了给他做心脏移植手术。我问他:“这样的手术怎么可能预先安排呢?你知道,在手术当天必须得有人死去。”他说,他不知道。但他去了中国,在预约好的那天,真的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3)在“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网站上,有提供给外国人的器官移植价格表:肾脏移植6.2万美元,肝脏移植9.8~13万美元,肝肾移植16~18万美元,肾-胰腺移植15万美元,肺移植15~17万美元,心脏移植13~16万美元,眼角膜移植3万美元……

大卫-乔高在详细研究了中共产业化的器官移植后说:“(这套系统)运作至今,每年营收90亿~100亿美元;这一产业化的器官移植已遍布全中国,这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大量医院将器官移植作为其经济支柱。”

(4)2009年肾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英国是1191天,美国是1314天,中国等待时间基本以周计算。2006年中国的肝移植登记报告显示:登记的肝移植样本中,27%是“急诊肝移植”,也就是说在几天或几小时内找到肝脏供体。

(5)2006年,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一位主刀医生发表论文《再次肾移植影响因素探讨》,作者研究了50个病例。其中,做过两次肾移植的有46例;做过三次肾移植的有3例;做过四次肾移植的有1例。

(6)中共最著名的警察王立军领导的中国唯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因为发明一种新的注射死亡的方法,获“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他承认做过几千例器官移植。

(7)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何晓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5倍。六年之内增长了30倍。这正好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相吻合。

(8)2016年6月22日,在华盛顿,三位国际独立调查员共同发布了一份长达680页的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杀:更新版》。

三位独立调查员分别是: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

他们从2006年开始,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了持续十年的调查。他们详细研究了中国数百家器官移植医院的公开发表的大量资料,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可能是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说:“我们报告中的2,200多个注脚都来源于他们(中共)的数据。”

三位调查者在影片中谈了他们研究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后的感想。

大卫-乔高说:“据我所知,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由政府运作、以产业化规模、虐杀自己的人民并出售他们的器官的国家。”

大卫-麦塔斯说:“我一直在研究(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是另一种形式的大屠杀。这是人性毫无休止、毫无底线的堕落,邪恶至极。”

伊森-葛特曼说:“当我开始写作《大屠杀》这本书时,我说过我是在书写历史,但是当我写到结尾的时候,我意识到,那并非历史,事实上,活摘器官仍在持续进行中。这是一种新的群体灭绝方式……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核心考验,我们无可回避。”

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首次在国际上曝光之后,最早对这个问题进行独立调查的两个大卫,即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他们因此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之后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专家加入其中。

18年来,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中共强摘器官研究中心、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国际种族灭绝研究协会、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伦敦独立人民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等,都对这个问题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

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一场由中共独裁者江泽民下令进行的,由中共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法院、监狱、医院、武警、军队等共同参与的大屠杀。

关于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近些年来,海外不少关注中国人权的专业人士拍摄了许多影片。其中主要有:

(1)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拍摄的系列纪录片《铁证如山》(1-32集);

(2)2017年,韩国最大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朝鲜TV”推出的纪录片《杀了才能活》;

(3)2015年,艾美奖得主肯・史东(Ken Stone)导演、美国纽约Swoop电影公司制作的纪录片《难以置信》;

(4)2023年,加拿大华裔导演章勇进执导的纪录片《国有器官》(State Organs);

(5)2014年,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执导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卫战红魔》(Davids and Goliath)。

这些影片与上述影片《医疗种族灭绝:中国器官移植行业隐藏的大屠杀》一起,给我们展示了当今中共黑幕背后最凶险丑恶的真面目。

回顾历史,百年中共,一直在杀人。

上世纪30年代,中共搞肃反,据中共上将萧克回忆录,仅在中央苏区,就杀了10万人。

上世纪40年代,仅长春围城一战,据《长春饿殍战》的作者杜斌调查,中共活活饿死37万~46万人。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由于毛泽东的极左政策,导致中国出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饥荒。据原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的《墓碑》一书考证,在此期间,中共活活饿死3600万人,许多地方出现人吃人的现象。

十年文革期间,用邓小平的话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

1989年,中共制造六四天安门屠杀,据英国解密文档,至少杀了1万人。

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以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方式杀人,其邪恶程度超越了历史上所有的杀人暴行,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这是上世纪30年代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以来最血腥、最残暴、最疯狂的暴行。这根本不是人干的事,而是披着人皮的魔鬼的行为。这些魔鬼共同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

尤其是,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佛法。

自古以来,迫害佛法罪大无边。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国学员器官,是百年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最大的罪恶。

善恶有报是天理。

中共犯下的这个最大罪恶必将遭到最大的恶报。这个最大的恶报是什么?就是“天灭中共”,所有背负这累累血债的中共恶人,都将在“天谴”中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中。

中共活摘罪行曝光18年来,许多中国人明白了真相,从心灵深处切断与中共的一切关系,选择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据大纪元退党网站统计,至今已有4.28亿中国人三退,给自己,给家人,给子孙选择了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对于现在仍然不明白真相的人来说,应该尽快了解真相,在是与非、善与恶、正与邪之间做出正确抉择,远离中共,远离险恶。

对于已经明白真相却认为与己无关的人,我想,这里重温一下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一段话,或许会有警醒作用。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曾经讲:“当一个人接受罪恶,纵然是被动的,但他的责任,跟那些主动参与的人,没什么两样。当一个人接受罪恶而没有伸张正义,他实际上成了帮凶。”

所有不愿沦为中共帮凶的人,也应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与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杀人魔鬼彻底决裂;这样,在上天对中共进行最后的大淘汰时能幸免于难,逢凶化吉。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唐一军还是走了傅政华的死路
王友群:中纪委书记李希与赵乐际干上了?
王友群:如何看待蔡奇强推“党纪教育”?
王友群:赵乐际是不是严重腐败分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