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中国金融界再刮政治寒风

人气 3449

【大纪元2024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中共当局近日开始巡视中共央行等财经单位,强调“维护习核心”“查找政治偏差”。中央金融办同期发文大谈中央对金融“集中统一领导”,称“最关键”是维护习核心。专家认为,这显示金融领域反习的不少,当局外行管内行,引发金融界不满,普遍做软抵抗。

中共对财经单位举政治大棒 专家:因遭软抵抗

4月16日,中共中央进驻巡视央行等34个财经单位的党委,强调以“两个维护”为根本任务。所谓“两个维护”,是习近平上台后开始有的政治口号,意谓维护习的党核心地位和集中统一领导。

据中共官媒报导,进驻央行的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王立山提到“查找政治偏差”,“发挥政治监督保障作用”。

央行行长潘功胜则称,这是全面“政治体检”,承诺对巡视发现的问题“立行立改、真改实改”。

中国问题专家王赫4月18日对大纪元表示,当今世界央行制度的一个特点,就是央行具有相当大的独立性,这样才能发挥它的作用。但在中共金融体制里面,央行归党管。然而中共央行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大部分都是从西方留学回来的,在运作上讲究专业性,对于中共从政治上压下来的一些政策目标,他们觉得很荒唐,于是能不执行就不执行、能拖就拖。

“这样当局就认为央行在脱离党的领导,这个矛盾一直很激烈,所以习近平从2021年巡视时就开始敲打。”

2021年中共中央巡视组也曾进驻25个金融机构,包括中共银保监会和4大银行。当时有消息指,习近平要求中纪委审查国有银行、投资基金和金融监管机构是否和大型民营企业的关系过于密切。

王赫说,中共二十大后,当局开始新一轮的外行领导内行,其实把自己搞死了,也引发中央金融系统再度采取软抵抗。比如何立峰要救楼市,要银行贷款给房企,但银行从它的专业、商业角度来看,这些贷款会颗粒无收,所以没有积极去做。这让习近平很恼火。“所以要搞政治巡查,这其实对金融系统是一种摧残。”

王赫进一步表示,由于中国经济大盘动摇,当局要稳定经济就要把金融搞活、把资本市场搞起来。但现在搞不起来,股市、楼市、债市、汇市都是一塌糊涂,所以三中全会也开不了。习认为下面各个部门不卖力,所以搞政治巡视,每个部门都要敲打。

金融办喊话“最关键”是维护习核心 分析:金融界反习者多

在中央巡视组开始巡视34个财经单位的同一天(16日),中共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理论学习中心组发文,强调坚持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最关键的是坚决维护习近平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

何立峰是中央金融办主任和中央金融工委书记。他被指是最懂习的习亲信之一。

外界注意到,中共央行领导人在党内的地位正在下降。现任央行党委书记、行长潘功胜不是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在重要事务上没有太多决策权,金融大权实际上由习近平亲信何立峰掌控。

台湾励志协会(TIA)执行长赖荣伟4月18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金融办文章在暗示“金融领域有很多反习的”。

他解释说,中国的金融领域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就是属于所谓的太子党或者叫红二代的地盘,这些人跟习近平算是同一个世代的,在习没有执政之前他们平起平坐,但习近平现在变成他们的最高领导,习本身思想又比较左倾,上台之后一直收权,并且更改了邓小平所亲定的一些接班的规矩、制度上的规矩,所以金融界普遍对习不满。

赖荣伟说,不是只有金融,基本上中共其它领域的主管官员都在讲所谓坚持集中统一领导,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明处处都有人不服从习近平的指令,对共产党的执政非常不满意,对共产党所主张的思想也非常不满意,对中国的未来感到悲观。

“从习近平执政以后,急转直下,为什么急转直下,因为邓小平建议的就是,政治要向左、经济要靠右。习要搞经济的时候在搞政治,完全就是出自于他的不安全感。”

官方信息表明,去年9月以来,习更密集地向党内强调要“坚持集中统一领导”,涉及不同领域。

赖荣伟还表示,最近这几年,习一直在强调对党的精神教育,贯彻他的意识,这一定是出现了对他严重的不满。他现在也很怕外国势力跟国内的人串联,尤其最近美国有情资报告说许多中共高官都有财富在海外,习很怕美国拿经济的手段要求中国内部这些干部反习。

中共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整肃金融系统官员,中共二十大以来已经有近百名金融高管涉贪落马。

落马的重量级官员包括央行前副行长范一飞,中国银行前董事长刘连舸,在证监会任职20年、曾任主席助理的朱从玖,证券业协会前会长、期货业协会会长安青松,中共国有大型金融控股集团——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等。

其中刘连舸被指“私自携带违禁书刊入境”,朱从玖被指“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和重大决定”“私自携带违禁书籍入境并长期阅看”。

王赫认为,金融系统作为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之一,过去被太子党把持,背后有各大政治派系势力。但是在习近平上台十年间,已经“清洗”了很多,目前还有不少人对习近平不满,但无法形成系统的反习势力。习近平对金融这个系统的持续“清洗”中,已经大规模地换上习家军。

专家:党管金融起反作用 尽显中共制度劣势

去年3月,当局重新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不再保留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并成立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以加强共产党对金融业的控制。国务院则成立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今年1月,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宣称,“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有棱有角……”这一说法引发不少非议,而何立峰掌管的金融办则反复强调习的这些强硬话语。

中共几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一般认为是中共松绑才获得经济繁荣,专家认为,现在习和何立峰搞这一套,主要是政治考量,对中国经济发展是反作用力。

赖荣伟说,经济如果要发展,一定就是权力不能过分地集中在中央或是政府,要让社会有点活力,一定要放宽,但习近平对个人的权威有极度的不安全感,很多做法跟现代的经济不相容。

中央金融办的前述文章声称,只有搞集中统一领导,才可以将政治优势、制度优势转化为金融治理效能等。

王赫说,中共现在其实都是政治劣势、制度劣势。比如房地产一蹶不振,已把金融拖死了。

“现在中共为什么强行不允许各地楼市降价?因为楼市一崩盘,银行就一定完蛋,还有地方负债。金融随时可能爆雷,老百姓有钱现在连银行都不敢存。演变成这一个糟糕的局面,就是因为它的政治劣势、制度劣势、管理劣势。”

对于中国金融界刮政治寒风,赖荣伟说,中共外行领导内行,搞政治的这些人想要升官发财,都希望得到习的喜欢,没有人看社会的需求在哪里。在二十大之后,许多媒体形容有“李强经济学”,说李强很看重民营经济,问题是当上总理的李强,经济权限完全被限缩。

“事实上从来就没有‘李强经济学’,只有习近平的经济学,习近平不是搞经济的,他搞意识形态。外行领导内行,没有办法搞好经济。”

中国的经济形势日趋严峻。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4月16日将六家中共国有银行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原因是担心中共政府在银行业面临压力时提供支持的能力。4月10日,惠誉已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

去年12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已将中共政府的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理由是中共当局需要花费成本来救助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并控制房地产危机。

责任编辑:李仁和#

相关新闻
P2P倒了领导先跑 中国金融反腐藏特权
中共发布金融反腐新规 针对上市企业背后权贵
金融反腐打政治牌 学者:习欲断政敌财路
王赫:对习当局侧重金融反腐的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