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当年救援的红色高棉是什么?

人气 1428

【大纪元2024年05月10日讯】1979年2月,邓小平出兵越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救援被越南出兵推翻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

这里所说的红色高棉,就是指柬埔寨共产党。

1975年4月17日至1979年1月7日,红色高棉在柬埔寨当政3年零8个月。在这短短的3年零8个月内,红色高棉以革命的名义进行大屠杀,把柬埔寨这个东南亚小国变成了人间地狱。

骇人听闻的史实

据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报告,他们在美国、澳大利亚、荷兰的协助下,在全柬170个县中的81个县进行了勘察,在9138个坑葬点发掘出近150万个骷髅。这些人死于处决、劳累、饥饿、营养不良和疾病。

钟屋杀人场位于金边南郊,距离市区15公里。这里曾经是一个美丽的龙眼种植园,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却变成了一个惨绝人寰的杀人场。

1980年,人们从这里的一些集体葬坑中挖出了8589具遗骸。1988年,柬埔寨政府在此建了一座纪念塔。塔内,在透明玻璃的后面,八千多个骷髅头,按年龄、性别从塔底一直排列到塔顶,一共摞了17层。

S-21是全国最大的拘禁与拷打中心。S-21的全称为“第21号安全办公室”,是红色高棉最秘密的安全机构。S-21的总部设在图士楞监狱。该监狱位于金边市中心,由原来的一所高中改建而成,主要用来关押、审讯和处决犯人。

根据保存下来的档案,1975年到1978年6月,图士楞监狱共关押过14499名犯人:1975年,154名;1976年,2250人;1977年,6330人;1978年上半年,5765人,下半年的档案丢失,详细数据无从查实。据估计,总计大约有2万名犯人先后被关进图士楞监狱。

S-21对每一位新进的囚犯都要照相,甚至在他们受刑的前后都要照相,丝毫不在意将来会成为罪证。如今已改建成图士楞屠杀博物馆的S-21,每一间囚室里都贴满了受难者的照片,上至七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下至刚刚出生的婴儿。

被关押S-21的犯人,有的在这里被折磨致死,更多的人被送到钟屋杀人场处决。

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的五名子女和14名孙辈子女都在这一时期遭到肃清杀害。

据“联合国新闻”报导,1970年代末,在红色高棉的暴政下,柬埔寨近四分之一的人口被屠杀。

波尔布特的大清洗

在红色高棉当政的3年零8个月内,红色高棉的最高领导人波尔布特(先后担任过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民主柬埔寨总理),发动过多次党内大清洗。

1976年,波尔布特在党的会议上忧心忡忡地说:“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话音刚落,屠刀已至,一大批曾经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们”都遭到血腥的清洗。

中央高层领导几乎被处决殆尽,包括内政部长,经济与财贸部长,农业部长,建筑部长,公共工程部长,新闻和宣传部长,情报部长,通讯、贸易、工业和橡胶种植业部长,国务委员会第一、第二副主席,主管经济的副总理,乃至柬共两位主要创始人、波尔布特曾经的“亲密战友”符宁和胡荣,都没有逃脱被从肉体上消灭的命运。

军队方面,柬埔寨革命军总参谋部的官员,除总参谋长宋成以外被全部捕杀。即使是宋成,最终也难逃一劫。波尔布特在十几年后的1997年,以反叛罪,将其全家11口人全部杀光。

1978年,柬共中央常委,在党内排名第四的柬共东部大区书记索平,被怀疑与越南勾结阴谋发动政变,与400多名干部一起被捕,送往S-21监狱拷问,途中他夺取护卫人员的枪并开枪自杀。

民主柬埔寨副总理温威受索平事件牵连被捕。温威遭处决,索平手下被捕的400多名干部也全部被处决。

毛泽东的“好学生”

波尔布特原名沙洛特绍,1925年出生在柬埔寨磅同省的一个富农家庭;早年留学法国,接触了马列主义,读了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著作;回国后,便开始了他的共产主义革命生涯。

1963年,波尔布特当选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1952年起,波尔布特多次到中国接受中共的军政训练,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1965年11月-1966年2月,波尔布特访问中国时,毛泽东的“御用理论家”陈伯达、张春桥等给他讲述了“中国革命理论与实践”、“枪杆子里出政权”、“坚持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共产国际”等理论。毛泽东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康生则向他介绍了一套铲除内奸的“理论”。

在中共的全力下,波尔布特于1975年4月17日夺取政权,建立“民主柬埔寨”。

1975年6月21日,波尔布特访问中国并得到毛泽东的接见。毛亲自向他传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向他推荐了姚文元写的《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和《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

毛对波尔布特说:“我们赞成你们啊”,“你们基本上是正确的”。

波尔布特说:“毛主席同我们谈路线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带战略性的问题。今后我们一定要遵照您的话去做。我从年轻时起就学习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别是有关人民战争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导了我们全党。”

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是毛“输出革命”的一个典范。毛不仅从精神上指导红色高棉,而且从物质上全力支持红色高棉。

据学者统计,仅1975年,中共向红色高棉提供了至少10亿美元的无息经济和军事援助,以及2000万美元其它“礼物”。红色高棉的统治几乎完全依靠中共的物资、技术和专家的帮助才得以生存。

有学者估计,红色高棉获得的外国援助中,中共提供的至少占90%。

有毛的理论作指导,有毛的物质援助做后盾,波尔布特便放手在柬埔寨将毛的“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变成现实。

在3年零8个月的时间里,波尔布特在柬埔寨消灭了资产阶级,消灭了地富反坏,消灭了知识阶层,消灭了工人阶级,消灭了许多“反党集团”,消灭了所有宗教。

柬埔寨只有农村的集体劳动,没有工业,没有商店,没有学校,没有寺庙,没有货币,甚至连以物易物也没有。全国就是一座封闭的监狱,几乎每天都在杀人。

1976年2月,中共政治局常委张春桥访问柬埔寨时,称赞波尔布特:“你们做到了中国革命没做到的事情。”

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柬埔寨走了一条集中共的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为一体的腥风血雨之路。

越南出兵柬埔寨

红色高棉杀人如麻,不仅杀高棉人,还杀越南人、中国人、穆斯林等。

1975年红色高棉上台之初,柬埔寨的华人约60万,到1979年红色高棉暴政结束时只剩下30万。红色高棉屠杀的占族穆斯林约10-50万。

1978年4月18日,红色高棉派兵入侵越南安江省知宗县巴祝社,展开疯狂的大屠杀,至少造成3,157人遇难。红色高棉杀害的越南人达2万多,且手段极其野蛮、残忍。

1978年底,越南宣称,波尔布特准备动用十个师再次发起侵略越南的战争。在此背景下,1978年12月7日,越共作出了讨伐波尔布特集团的决定。

这一天,20万越南志愿军,与被迫流亡越南的柬埔寨官兵一起,长驱直入,迅速击溃红色高棉军队,于1979年1月7日,攻占金边,推翻波尔布特政权。

同日,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韩桑林发表告人民书。第二天即1月8日,柬埔寨人民委员会宣布成立,开始行使柬埔寨国家权力,韩桑林为人民委员会主席。

红色高棉政权被推翻的1月7日,现在是柬埔寨的国家节日,又称The Victory Over Genocide Day(逾越种族灭绝胜利日)。每年的这一天,柬埔寨都要举行隆重的节日庆祝活动。

中共出兵越南解救红色高棉

当越军攻入金边、波尔布特仓惶逃走时,中共驻柬埔寨大使馆的外交官,在大使孙刚的带领下,随波尔布特残部一起,退入柬埔寨西部原始森林。孙刚等中共外交官在森林里搭起三间草屋作为临时“大使馆”,靠吃像肉和野生动物为生,“坚守外交岗位”47天,七个人差点饿死和病死。

当越南军队在柬埔寨终结了红色高棉的种族灭绝一个多月后,1979年2月7日,邓小平下令出兵“教训”越南,以解救危难中的红色高棉。

种族灭绝的罪犯

2003年,柬埔寨政府与联合国达成协议,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2007年,由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陆续逮捕了柬共中央副书记、民主柬埔寨全国人大委员长农谢,外长英萨利,国家主席乔森潘等。

农谢、乔森潘被控犯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战争罪,被判终身监禁,

英萨利在审判期间病亡。红色高棉头号人物波尔布特在1998年病亡。

以上受审的四个犯罪,加上审判前就已经死亡的波尔布特,都曾是中共的座上宾。

以波尔布特为例。1977年9月28日,波尔布特访华时,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亲自到机场迎接。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热烈欢迎柬埔寨战友》,其中写道:“十多万群众怀着战友相逢的喜悦心情,聚集在机场、天安门广场和迎宾馆前,载歌载舞”,热烈欢迎波尔布特到访。

中共竟然以最隆重的礼仪欢迎一个杀人狂。中共是什么?这个问题值得每一个炎黄子孙深思。

结语

1979年中共出兵越南,援救的红色高棉是什么?简言之,是杀人魔鬼。

读者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红色高棉杀人真相,可观看电影《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柬埔寨大屠杀的真相》、《战火屠城》、《消失的影像》等;也可参考一些专业的研究论著《柬埔寨——饥饿与革命》、《波尔布特体制》、《来自S-21的声音》、《brother NO.1》、《杀戮场幸存》等。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金岳

相关新闻
王友群:文革中跳楼自杀的女部长张琴秋
王友群:毛泽东重用的王任重为何成了阶下囚?
王友群:前司法部长之子蔡小洪当间谍之回顾
王友群:中央文革小组18名成员的厄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