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调查:缅甸犯罪网络保护伞是中共

人气 917

【大纪元2024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果敢家族是中缅经济关系的引擎。他们的经济影响力来自(非法生意),也来自他们与中国各地经济和政治精英建立的庞大关系网。”一位缅甸问题专家这么说。

《华盛顿邮报》6月19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导揭示,缅甸的犯罪网络不仅受到缅甸军政府的保护,更受到中共官方的保护。缅甸北部与中国接壤的果敢地区的四大犯罪家庭是在中共的保护伞下发展起来的,但是当他们的作为令中共不满时,中共又对他们实施了残酷打击。

那位缅甸问题专家称,这些果敢犯罪家族是中共制造出来的、但又失控的“怪兽”。

果敢犯罪家族与中共当局深度合作

《华邮》调查发现,根据联合国官员、中国法庭记录和分析人士的说法,果敢的犯罪网络主要由魏、白和刘氏家族领导(注:果敢有两个刘氏家族,与魏、白两家合称“四大家族”),他们十多年来与中共官方——主要是与其接壤的中共云南省政府——保持着密切关系,同时也得到北京和缅甸军政府的支持。缅甸军事首领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在2021年政变中上台后,进一步巩固了这些家族作为政治和经济经纪人的地位。

果敢家族与中共政府官方深度合作的证据已从中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被部分删除,但其中一些证据已被《华邮》存档和核实。果敢当局、缅甸军政府和中共政府的官方网站和社交媒体页面上曾经有过的声明、新闻稿和照片显示,他们在多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经济项目上进行了合作。

果敢是禁止记者进入的,但是透过网络视频片段、照片和《华邮》对超过24位曾在果敢工作过的人的采访,可以为外界提供一个窗口,让人们了解那个地区——那里有三百多个诈骗园区,也被称为“大院”。联合国估计,有数十万人被拐卖入该地区。国际刑警组织估计,果敢是一个国际诈骗网络中心,其在世界各地运营的诈骗产业价值3兆美元。

在果敢从事电信诈骗工作的人大部分是中国公民,他们被欺骗到那里或被拐卖到那里。当他们没有达到诈骗财务目标或试图逃跑时,就会遭到殴打、酷刑,甚至杀害。一些事例已经通过受害者提供的经核实的视频片段、照片和短信截图得到了证实。

《华邮》也查阅了中国的法庭记录,发现过去10年间有1,100多起与果敢有关的刑事案件,其中一些专门针对这些家族经营的电诈“大院”和企业。记录显示,几乎所有犯罪活动都集中涉及非法赌博、人口贩运和毒品,且犯罪嫌疑人都是低阶人员,而这些家族的族长们则继续与中共官方合作。

果敢家族既经营合法企业,也经营非法企业,而且往往在同一处地产上同时进行。在中共党魁习近平开始推行其最初价值1兆美元的大规模“一带一路”倡议以扩张中共在地区和全球影响力时,果敢家族被认为是中共有用的合作伙伴和保障其所在地稳定的势力。公司记录显示,作为汉族人,这些家族在中国设立了公司,并获得了中国公民身份证。

例如在2023年5月,刘氏家族作为贵宾出席了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的一场备受瞩目的中缅边境贸易博览会,该博览会旨在促进中缅“互利合作”。刘氏家族的公司摊位与华为和中国电信等中国大公司并排。中共驻缅甸大使、云南省长、临沧市长等中共官员都到场了。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估计,中共的保护伞作用使得这些家族能够统治果敢这个汉族人口占多数的地区,并将该地区变成一个复杂的犯罪网络的中心,每年产生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UNODC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代表杰里米‧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说:“他们是该地区最强大、最赚钱的赌场和诈骗营运商之一,并且被认为是不可触碰的。”

然而,这种电诈行为引起了数十万名中国受害者以及被拐卖到果敢从事电诈工作的人的家属的日益愤怒。据官方和分析人士表示,随着诈骗和人口拐卖成为中国国内政治问题,中共最终被迫对这些犯罪家族采取行动。中国反诈欺中心今年5月底表示,自2021年以来,中共警方截获了1,570亿美元的诈骗资金。

美国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缅甸项目主任杰森‧塔尔(Jason Tower)说:“果敢家族是中缅经济关系的引擎。他们的经济影响力来自(非法生意),也来自他们与中国各地经济和政治精英建立的庞大关系网。”

果敢犯罪家族在中共扶持下发展起来

《华邮》报导说,远离缅甸腹地的果敢长期以来一直是罪恶的代名词,是一个从海洛因和冰毒生产到赌博的窝点,所有这些最初是在果敢早期军阀彭家声和他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的统治下蓬勃发展起来的。彭家声最早也是得到了中共方面的支持。

2009年,缅甸军方对民族民主同盟军采取打击行动,在拉拢了彭家声的一些高层部下后击败了彭家声的同盟军。为了将果敢地区置于中央控制之下,领导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敏昂莱在两年后被精心挑选来领导缅甸军方,并继而通过政变成为缅甸军政府的领导人。敏昂莱也得到了中共的支持。彭家声失败后带领他的同盟军逃到中国境内避难,也得到了中共的保护。

分析人士称,背叛彭家声的白家、魏家和刘家随后获得了对果敢地区及其地下经济的控制权。这些家族控制着果敢地区生活的各个层面,他们成为手握重权的人物,如缅甸军队果敢边防部队领袖、果敢地区的立法者和政府领导人,以及大企业主。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缅甸问题高级顾问理查德‧霍西(Richard Horsey)说:“(这些家族)涉足了那里已经存在的各种非法业务,并且还建立起更多非法业务。”

同时,随着中共推动“一带一路”投资和加深缅甸军政府与中共之间的关系,这些果敢大家族的华裔身份也强化了他们的地位。

据中国官方声明称,云南地方当局与这些果敢家族就扩大港口和两个跨境经济区等投资机会进行了合作。2017年,当中共在北京聚集外国领导人参加首届“一带一路”论坛时,中共央视将新扩建的临沧市清水河口岸作为连接云南和果敢的示范计划进行宣传。不久之后,中共向清水河边境自贸区拨付了600万美元的中央财政补贴。中共财政部还从亚洲开发银行筹集资金,亚洲开发银行最终在中共官员2018年4月访问中缅边境后批准了2.5亿美元的贷款,用于道路和其它基础设施建设。

专家表示,中共认为“发展是通往稳定之路”,因此针对动荡的边境地区的总体方针就是发展那里的经济。

位于北京的“太和智库”(Taihe Institute)研究员刘云(音译)对《华邮》说:“中国(中共)对果敢的主要目标是确保边境安全,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帮助对方解决经济和民生问题。”

亚洲开发银行发言人表示,云南临沧的清水河口岸计划“旨在提高中国这些地区及周边地区居民的经济成长潜力和生活水平”,该计划的开发“符合亚行的政策和程序”。

果敢家族将其资产发展成为多元化的企业集团。公司记录显示,特别是刘正祥家族的“福利来集团”(Fully Light Group)涉足了缅甸各个利润丰厚的行业,包括房地产、酒店、宝石、农业、卷烟、农药等,并在中国和柬埔寨都开设了子公司。

但是根据联合国官员和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报,果敢企业帝国的核心其实是赌场、地下银行和洗钱活动。

来自中国的豪赌客和普通赌徒们纷纷涌向果敢,因为云南和果敢之间的边境有众多缺口。果敢首府老街建起大型赌场,全天24小时营业。果敢家族还计划建造果敢机场,并将果敢定位为类似澳门的外国游客目的地。

在巨大的赌场背后,一个更险恶的产业在果敢开始发展起来。中国法庭文件显示,至少从2018年开始,“犯罪集团”就开始偷渡人口进入“卧虎山庄”,并强迫他们从事诈骗工作。据中共官方媒体和一名在该诈骗大院里工作过的人士称,“卧虎山庄”归明氏家族所有,而明家是跟随白氏家族发迹的。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瘟疫爆发后,中缅边境关闭,切断了赌场的财源,这加速了果敢经济向电信欺诈的转变。但真正给果敢带来压力的是2021年缅甸的军事政变。随着西方对敏昂莱军政府实施制裁,敏昂莱转向这些大家族寻求经济和政治保障,包括要求他们缴纳大笔税金。

根据果敢政府的社交媒体帖文和缅甸官方媒体报导,这些家族为敏昂莱最喜欢的项目(例如建造大理石佛像和佛塔)慷慨捐赠,并利用他们与中共的关系来维持双边贸易和基础设施项目的进行。这些家族的族长成为缅甸获得勋章最多的公民之一,被授予多项荣誉和奖项,并代表缅甸出席主要地区高峰会。

国际危机组织的霍西说:“这些家族觉得他们没有不可以做的事情。”

果敢电诈大院像人间地狱

在果敢从事电诈的人多是从中国跨境而来的,也有来自马来西亚等较远地方的。他们来到果敢后,实际上就被监禁在专门建造的电诈大院中了。大院里有类似于大型呼叫中心一样的房间,电诈从业者们坐在一排排的电脑屏幕前,他们受到的培训是要把电话那一端的受害者的积蓄诈光。

根据在“卧虎山庄”里发现并被发布在中国短视频社交媒体“抖音”上的纸条,诈骗者通常会打电话给他们的年长亲属,谈论出差和亲情,以“树立负责任、善良和尊重的形象”,同时偶尔“轻松讨论一下‘投资’机会”。一名骗子说,他们也会评估对方是否更喜欢谈论浪漫的事情。

目击者称,许多进行诈骗活动的场所都位于这些家族多年前建造起的饭店和赌场综合建筑中,也有的是专门为电诈目的建造的,这些建筑物都有一些明显的标志,如窗户装有铁栅栏,围墙很高,甚至建筑物顶上还有缅甸军方的狙击手。

一名受雇在刘家拥有的一家酒店内建造隔音电话亭的勤杂工说,他工作时被尖叫声打断,他看到一名主管殴打三名男子,那三名男子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并被拴在铅管上。

一名被拐卖到老街的台湾女子告诉《华邮》,她在试图逃跑时被抓回去遭受了水刑。一名中国男子在中国网路上回复接受一份演艺工作后,他被持刀男子强行带入果敢,他说他在果敢的大院里看到有其他人被用锁链殴打。他在接受《华邮》采访时还提到,他看到有一次,有四人在被殴打时试图从警卫手中夺枪进行反击,但他们最后被枪杀了。

目击者称,“卧虎山庄”是管理最残酷的电诈大院之一。据一名带领那里诈骗团队的人士透露,那里用狮子、老虎和熊来威胁那些要越线逃跑的人。

这些家族也聘请外国保安人员来保护他们的利益。前爱沙尼亚海军军官亚历克斯‧克利塞维茨(Alex Klisevits)是回应了一则为“中国商人”寻找近身保镖的招聘广告后抵达果敢的,他是这样的11人之一。克利塞维茨说,他是被偷运进入缅甸的,他很快就意识到他不能自由离开了。

克利塞维茨回忆说,在上班第一天,他看到一名被铁链拴住的男子被打得不省人事。他说:“当我看到他们如何惩罚人时……我想,‘我这是到哪了?’”

中共迫于压力开始打击果敢电信欺诈

到2023年,北京面临越来越大的国内和国际压力,要求对果敢的电信欺诈活动采取行动。联合国去年的报告估计,超过12万人被迫在缅甸从事电诈工作。而救援组织表示,这只是个保守的估计数字。

据美国国务院监测和打击人口贩运办公室称,被贩运到果敢地区的诈骗中心工作的人至少来自35个国家,包括美国、乌干达和巴西,但大多数人来自中国。

果敢电诈在中国已成为公共问题,以至于去年中国票房最高的一部香港电影《孤注一掷》(No More Bets)讲述了一名中国软件工程师被拐卖到一个缅甸北部与果敢非常相似的一个地方,他在那里被迫从事诈骗工作的故事。

去年8月,中共大使警告缅甸当局要“根除赌博和诈骗之毒”,并表示“这是中国人民深恶痛绝的”。这标志着中共首次公开发出信号要打击果敢电诈。

老挝和柬埔寨的电诈大院遭到当地警察的突袭搜查,并有中共警察的陪同。在缅甸,果敢家族们发誓要进行自己的镇压,声称他们永远不会容忍在他们的地区发生此类犯罪活动。联合国官员和研究人员表示,随后的突袭和逮捕都是表演性的,是演给国际社会看的。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生徐鹏(音译)对中缅边境地区进行了广泛研究,他对《华邮》说:“中国(中共)事先确实向缅甸军方发出了很多信号。(敏昂莱)要不是不理解这些讯号,就是不愿意镇压,这是因为他的个人历史,他认为果敢是他崛起的开始。”

被困的欺诈从业者们开始听说中国希望他们回家,于是他们越来越多地试图逃跑。去年10月20日,在“卧虎山庄”,当一百多人试图逃跑时,警卫开了枪。《华邮》表示,无法核实当时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但根据果敢居民陈森美(Sammy Chen)的说法,当时有四名中共便衣警察被杀害。陈森美也是一名独立顾问,与中国和泰国的几十个家庭合作帮助他们的亲人逃离果敢诈骗大院。

那四名中共便衣在“卧虎山庄”被杀事件成为中共打击果敢电诈活动的关键转折点。

随后在11月,以魏家、刘家和明家主要成员为主角的认罪视频开始出现在中国媒体上。他们的认罪声明几乎相同。其中两名明家主要成员被缅甸警方逮捕后移交给了中共当局。据缅甸国家电视台报导,明家族长明学昌在缅甸警方的一次突袭中“用自己的手枪自杀”身亡。

27岁的魏清涛是魏家族长魏超任的儿子,之前他在果敢过着奢华的生活:开着宾利和兰博基尼,吸着稀有的雪茄,乘坐私人飞机,在夜总会参加派对向人群扔钞票,更不用说天天穿着定制西装了。在“认罪视频”中,他穿着囚衣亮相,照本宣科地朗读他的认罪书说:“我们从网路诈骗中赚到的钱来自普通中国人的退休金。这一次,中国(中共)政府下了决心,……我们不能再抱任何幻想。”

去年12月,中共对白家、魏家和刘家的族长和其他家族成员又发出十多份逮捕令。

魏清涛的叔叔也很快被缅甸当局逮捕,并被戴上手铐送上飞往中国的飞机,两侧有数十名警察护卫。

中共媒体大篇幅报告了魏清涛和这几大家族另外至少15名主要家族成员及其同伙被指控犯罪和被拘留的情况,以展示北京的影响力。

彭家声的儿子率部趁机反攻果敢和缅甸

受到北京打击果敢犯罪家族的鼓舞,彭家声的民族民主同盟军——现在由他的儿子彭德仁领导,与另外两个民族武装团体结成“三兄弟联盟”,他们以响应北京的打击行动而开始反攻果敢,并在缅甸全国范围内进攻军政府的地盘。民族民主同盟打出的口号是:“消灭骗子,拯救我们的同胞。”

今年1月6日,果敢首府老街被民族民主同盟军攻陷,这是15年来缅甸首次将果敢地区的控制权完全交还给叛军组织。这也是缅甸自独立以来,缅甸军队损失领土最严重的一次。

但是分析师表示,如果没有中共明确或默许的支持,彭德仁与“三兄弟联盟”的胜利也是不可能的。

缅甸犯罪网络还在活动,难以根除

自中共打击果敢电诈以来,缅甸军政府一直与中共合作,从果敢遣返外国人。据缅甸公共安全部称,自去年7月以来,已有4.9万名诈骗分子被遣返中国。

缅甸官员表示,果敢几大家族的几名高级成员现在中国面临诈欺和其它可能的指控,最高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但是更多家族成员已经逃脱了。

果敢犯罪家族拥有的赌场和酒店仍然存在,但已经空无一人。“卧虎山庄”也是如此,它的墙壁摇摇欲坠,布满弹孔。

犯罪集团似乎在离开果敢,但是事实证明,这些犯罪网络很难根除。根据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analysis对果敢家族加密货币钱包的分析,以及调查人员对果敢家族位于缅甸商业首都仰光的办公室的实地走访,结果发现,与果敢家族相关的子公司和业务仍然完好无损。

例如,Chainaanalysis发现,截至今年4月,刘家的“福利来集团”及其子公司——包括线上赌场营运商“华纳国际”(Warner International)——仍在通过加密货币钱包转移数百万美元。

Chainaanalysis的高级情报分析师薛银白(Xue Yin Peh)对《华邮》说:“这些犯罪组织太复杂,无法通过单一行动予以消灭。”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道格拉斯表示,果敢犯罪集团首选的加密货币是“泰达币”(Tether),它是世界上市值最大、采用范围最广的稳定币,其价值与美元挂钩。道格拉斯表示,福利来集团的子公司,如位于柬埔寨的Gobo East赌场,仍在通过泰达币进行交易。

他说:“这些企业帝国的关键部分仍然在正常运作。”

而其它犯罪集团——作为这些家族的竞争对手——组织经营的诈骗活动也在缅甸其它地区和东南亚持续增长。

据联合国研究人员和反人口贩运的救援组织称,网路诈骗活动——其中许多是由其他华人帮派团伙实施的——继续扩展到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柬埔寨和老挝,但也远至杜拜、南非,甚至格鲁吉亚。

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尤尔根‧斯托克(Jürgen Stock)今年3月说:“最初是东南亚的区域性犯罪威胁,现已演变成一场全球人口贩运危机,网路诈骗中心和目标人群都有数百万受害者。”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塔尔指出,中共帮助制造了“一个它现在无法控制的‘弗兰肯斯坦怪兽’”。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分析:缅甸内乱显现中共势力输出之祸
曝光中共反缅北电诈的宣传骗局
缅甸同盟军夺回果敢 学“习选”被指中共背后支持
缅甸内战 交战双方均用中国无人机攻击对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