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法國12小時采訪不斷 法新社記者痛罵江澤民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8月2日訊】 章翠英 今天在法國巴黎從早晨8:30開始接受記者的采訪,一直到晚上8:30才結束,接受了最大的電台,報紙還有婦女雜志等机构采訪。

在廣播電台錄音室接受完采訪后,記者第一句話就說:你所說得太揪人心了。她還說,要把我的故事選在最佳的黃金時間的新聞節目里,要不斷地播,反复地播。她要讓人們都知道江澤民邪惡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

几位記者都問到了中國申辦奧運,我是如何看待的。我說:“北京將因為承辦2008年奧運會,而成為世界的焦點。這樣全世界所有的媒體和成千上万的善良的人,正義人士都可以通過奧運會去中國了解到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真相。因為我是澳大利亞公民,在澳洲領事的關心下,他們還這樣迫害我。可是千千万万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他們所受的迫害比我更加悲慘,甚至被活活折磨死了。可是他們卻講不了,他們沒有我這樣的机會向你們敘述。如果你們能趁奧運的机會去中國一定會找到他們,他們一定會告訴你們他們所受的迫害。你們會真正看到中國的人權問題到底是怎么樣。并會更進一步了解到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是從古到今沒有過的。

有一位法新社記者在采訪我時,我說:“江澤民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真是太邪惡了。”然而法新社這位記者卻說:“對江澤民‘邪惡’二字已經不夠用了,太輕了。它比邪惡還邪惡,已經沒有詞可以形容它了。”

附﹕

章翠英﹕我在中國監獄的遭遇

我回來了,我終於獲得了自由。首先在此再一次向澳洲政府表示由衷的感謝。正因為澳洲政府不懈的努力,為我所做的一切,才使我有了今天的自由,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澳洲政府的感激。一個人失去自由是最最痛苦的,更何況是在中國的監獄里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
我為什麼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去中國大陸?我對江澤民的無恥行為感到不可思議,他作為一個十二億人民的主席,竟敢這樣正邪不分,顛倒黑白鎮壓成千上万的法輪功修煉者。所以我不顧自己的生命爭取人權、爭取正義。

三年前我患有嚴重的關節炎,所有的關節都痛疼不己,不能走遠路,吃飯、睡覺都困難,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就是我為什麼一次次冒著生命危險到中國去,為我們師父說句公道話,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揭露江澤民一伙的罪惡行徑。

在這次被關押8個月之前,我還受到了不公的違反人權的待遇:

(一)1999年12月31日,我站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看升國旗,三個公安無故把我拖上警車,毒打了一頓,打得我血流滿面。

(二)2000年1月26日,我在北京人定湖公園煉功,公安把我抓起來,送到監獄,并狠狠打我,直到打累了沒有力气再打了才停止。然後我就問他們:公園不讓人鍛煉身體,造著公園干什麼用。

(三)2000年2月4日,我和丈夫在北京一家飯店吃飯,中國公安部安全局來了十几個便衣警察把我和丈夫一起抓到北京最高刑事監獄,和死囚關在一起七天,我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不經法律程序就把我們關押起來,只是因為我們煉法輪功。

(四)2000年3月5日,我打算在中國人大二會期間去遞交給中共中央的一封信。可是一踏上中國的國土,公安就搜查我的包,當看到包里有給江澤民、朱總理的信及法輪功的書籍就對我大打出手,一記耳光摑得我頭暈眼花,好几天耳朵都听不到聲音,然後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把我毫無人道地關了整整8個月,釋放時還宣布我終身不得進入中國大陸。我所有的親人,父母、兄弟都在中國,難道連探望父母的權力都沒有了嗎?人權何在?天理何在?

8個月生不如死的監獄生活不堪回首,不能給親人寫信、不能打一個電話、終日不見陽光,被殘忍地關押在牢房里,沒有任何活動。我是澳洲公民,我要求見澳洲領事,可他們卻無理拖了一個月後,才讓我見澳洲領事。

在暗無天日的監獄里,我每天被強迫做工十多個小時,我要求看我最喜歡的書《轉法輪》,而他們卻不准,為了控訴這种沒有人權、沒有人道的待遇,我開始絕食。在五十多天的絕食里,我從原來一百二十多斤的胖子,瘦成皮包骨頭。中國公安不但不同情,還罵我死了還不如一條狗等一大堆臟話,還讓我睡在冰涼的水泥地上。我們澳洲領事來看我時,責問中國公安為什麼不讓我睡在床上,我向領事訴說我所受的折磨,中國公安在旁阻止我,不准我講,否則停止我与領事的談話,我說的話翻譯怕中國公安責難,不敢翻譯,領事鼓勵翻譯講下去,不要怕。由於領事的抗議,我才得到放風的机會。

我二個月沒吃飯需要煉功來補充能量,才能使我的生命得以維持。煉功只是靜靜地坐著,也不影響別人,可他們看到我煉功就打我、罵我、拿水潑我。我告訴他們煉功沒有錯,他們就惡狠狠地把我從床上摔在地上,拳打腳蹋,打得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晚上痛得不能入睡,還野蠻地把我銬上腳鏈,他們無論怎樣打我,我還是堅持煉功,為此他們把我送到男牢房去,在那又暗又潮濕的房間里終日不見陽光,也不讓出去散步,使我身體受到極大的損害。

慘無人道的長時間的迫害,使我倍加思念親人、女儿,而中國公安卻殘酷地強行奪走我的筆,搜走我丈夫給我的信。在漫漫的長夜中,我思念著女儿,由於我被關押太久,本來性格內向的女儿心靈受到極大的創傷,變得悶悶不樂,不知哭了多少次等待媽媽,她寫信給我們澳洲的領事讓我早日回家做飯給她吃,這麼小的心靈受到這樣的傷害,而我卻一個字都不能寫給她給予安慰。中秋的夜晚我爬在鐵窗望著明月流著淚寫下了:“鐵窗望明月,滴滴斷心腸,時時思親人,何時才回家。”我到底犯了什麼法?難道信仰真善忍要付出如此的代价?

我不堪忍受非人的待遇,寫信給領事和聯合國,揭露他們迫害人權的暴行,他們知道後更加變本加厲地迫害我。我在垃圾堆里撿到的筆也讓他們搶走了,我只能用牙膏在衣服上寫字,以表達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修煉真善忍,頭斷血可流,大法不能丟。”他們看到後粗暴地把我推入牢房,強行剝下我的衣服,正好對著閉路電視男警察的監視,我只好盡力護住自己的身體。他們這种流氓行為簡直令人發指。

10月30日澳洲領事專程來獄中探望我,問我有什麼要和丈夫說,我讓他們千万轉告我丈夫我所乘的飛机航班。澳洲領事當場叮囑中國公安盡快把航班告訴他。可是江澤民的幫凶害怕他們的邪惡行為被媒體揭露,於是他們就報了一個錯的航班給我丈夫。我的一切物品都被中國公安沒收了,里面有港幣、澳幣,我向他們要了几次都未能要回,我身無分文,到了悉尼机場,只能向人借了40仙令打電話,終於能告訴我丈夫,我回來了!我丈夫在机場的另一角走過來說:他從凌晨3時一直等到現在。我們全家含著淚終於團聚在一起了。我們全家再次對澳洲政府、澳洲外交部及澳洲領事館的官員表示真摯的感謝,因為他們一次次的努力,才使我有了自由的今天。

如果我不是親身經歷,我無法想象在21世紀的今天,在中國這樣一個十几億人口的國家,會是這樣沒有人權、沒有人道、沒有公理、沒有法律,成千上万的法輪功修煉者被無理關押入獄,多少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女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孕婦被迫墜胎流產,正常人被強行送往精神病院,這樣的邪惡行徑仍在中國蔓延著。

我們緊急呼吁澳洲政府和所有善良的人們,給予我們幫助。你們的幫助能使善良的人們享有基本人權、你們的幫助能使更多善良的人免受鎮壓与迫害、你們的幫助能使被?y离失所的人們重返家園、你們的幫助能制止更多無辜的生命被迫害致死。在此我們再次懇求你們每一個正義的人幫助我們呼吁世界各國政府机构和善良的人們制止江澤民的邪惡罪行,并將他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澳洲法輪大法學員章翠英
2000年10月9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哥德堡郵報:為她的靜坐修煉而坐牢 (7/9/2001)    
  • 學員指扯發粗暴對待,入境處回應否認 (1/14/2001)    
  • 江澤民的幫凶在澳大利亞國土上撒野 (12/31/2000)    
  • 台灣立法院舉行「法輪功与人權」座談會 (12/26/2000)    
  • 世界日報:澳洲法輪功學員赴台現身說法 章翠英披露大陸挨打坐牢經歷 (12/26/2000)    
  • “信仰真,善,忍的人我們都不支持,我們還支持什么?”--悉尼班克斯城市政府提動議案,要求中國立即釋放大法弟子章翠英 (10/27/2000)
  • 相關新聞
    學員指扯發粗暴對待,入境處回應否認
    哥德堡郵報:為她的靜坐修煉而坐牢
    英國牛津市長就職慶典 中國傳統藝術吸引西人
    法輪大法和中國的古老智慧(譯文)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