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探向香港入境處的黑手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熟悉香港政情的人士透露,入境處是中共大力培植親信的重要部門。從黑名單、大規模遣返、周勇軍案到一.二三脅停神韻事件,香港自由港的形象正在受到侵蝕,入境處已經成為香港一國兩制被破壞的重災區。

論是出生、死亡、出入境、婚姻登記,幾乎每個在香港生活的人都不可避免的要和入境處打交道。香港入境處一向以高效率著稱,如同在官方網頁上所闡釋的:「我們的理想要成為世界上以能幹和效率稱冠的入境事務隊伍。」這一點,讓很多見慣了中國拖拉冗長的工作方式的大陸人感到佩服。

然而,一宗普通的外國藝術團演出申請,原本只需要四個星期就能處理,卻整整拖了十七個星期都沒有辦完,而且不是一次性發放,而是直到藝術團出發上飛機前三天才獲知六名專業技術製作人員被拒絕入境,香港入境處的處理手法表現相當異常。而更令人驚訝的是,以「本地有可以替代的人員為由拒簽」更是開創了香港打壓文藝表演的先河。

從黑名單、大規模遣返、周勇軍案到一.二三脅停神韻事件,香港自由港的形像正在受到侵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被破壞,中共黑手似乎一步步地掌控著這個香港重要的核心部門,入境處已經成為香港一國兩制被破壞的重災區。

中共直接掌控和任命的核心部門

成立於一九六一年的香港入境事務處,前身是香港警務處下轄的入境事務部,
七七年和人事登記處合併後升級為人民入境處。港英時代主要是負責執行海、空出入境管制,打擊出入境犯罪活動,簽發旅行證件及簽證,處理出入境管制,出生、死亡及婚姻登記等工作。

九七中共接管後,入境事務處由人民入境處改名為入境事務處,改為歸香港保安局管轄,增加了簽發「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遊說各國給予特區護照持有人免簽證待遇,並執行《香港基本法》內有關居留權條文等任務。而入境事務處處長更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主要官員之一,須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提名,報請中央政府任命。

熟悉香港政情的人士透露,入境處是中共大力培植親信的重要部門,保安局屬下包括香港警務處、海關、入境處等八個紀律部門,局長多是由入境處官員直接提升。

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八年橫跨香港九七重要期間,擔任香港入境處處長的是中共紅人葉劉淑儀。當年以政務官的身分「空降」人民入境事務處,成為香港歷史上首位執掌紀律部隊的女性。其後九八年她官至保安局局長,零二年因為大力支持《二十三條》立法,在香港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五十萬人怒吼聲後下台,目前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現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曾經在一九九八至二零零二年期間擔任入境處處長,現任保安局副局長一職則由已退休的原入境處處長黎棟國擔任。

入境處委員會由入境事務處處長擔任主席,成員包括八位由保安局局長委任的非官方成員,保安局一名代表,以及由入境事務處副處長率領的部門代表。多位入境處官員都和北京來往密切,現任入境處副處長陳國基,被視為下一屆入境處處長熱門人選。八二年加入入境處,現年五十歲,早前曾負責部門的公關工作,九八年獲調派到駐京辦,對「國情」有深入了解。


香港現任入境處處長白韞六(左)和副處長陳國基。(新紀元資料室)

曾多次就遣返案等和入境處打交道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律師何俊仁,曾披露中聯辦、港澳辦經常插手入境處事務,「在入境處裡面有一個很大的黑洞,是中央政府隨時插手,或者經常插手,給他控制住香港的出入境政策。」「我覺得入境處已經成為一國兩制裡面最大的災區,入境處已經不再根據法律就入境事務做出決定,這個權力早就被放棄了,我覺得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岌岌可危。」

九七前後不一樣的入境待遇

香港入境處何以受到中共如此重視?原因就是因為入境處掌握著香港出入境的生殺大權。

按《中英聯合聲明》對第三條中的第二款及第三款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按照這些原則,香港特區政府有全權處理除外交和國防事務之外的全部事務,香港是國際都市,凡持有合法旅行證件之世界各國公民,都享有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規定之旅行自由的權利,合法自由進出香港。

然而,九七後,中共就撕破臉面,如同回鄉證成為中聯辦統戰和鉗制民主派的一張王牌外,入境權利成為中共打壓海外民主人士的政治工具。

早在九六年葉劉淑儀出任入境處處長時期,香港入境條例已經收緊。一九八七年往日本讀書的北京人、現任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副主席的王進中,接受《新紀元》採訪時回憶,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他從日本飛來香港,為了見證最後一個港英時代的香港聖誕節,但被拒之門外,「沒有任何理由的被關了五小時,回不了國,也進不去香港。」而在九六年前他四次來過香港,出入自由,毫無障礙。王進中說,一次經驗就讓他已經感覺到香港的體制法制已經改變,況且在回歸前就已經改變。他表示對香港已經失去信心,而且黑名單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據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去年六四前夕透露,香港過去三年,每年要拒絕四萬人入境申請,占整體入境旅客0.2%,其中70%來自中國大陸,其餘來自亞洲及非洲。

每逢中共認為的敏感日,包括六四、奧運以及中共領導人到訪的日子,香港入境處都扮演了中共政治打手的角色,拒絕海外民主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前來香港。長長的入境黑名單中,包括加拿大異議作家盛雪、美國民運人士楊健利、王丹及項小吉,以及「國殤之柱」丹麥創作人高志活等通通被拒絕來港。其中雕塑家高志活是第二次被遣返,早在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他被幾名持槍特警押送上機,強迫飛往英國倫敦,已經成為國際醜聞,引起歐盟二十七個成員國駐港代表的憤怒。

怕曝光的入境黑名單

港府一直對黑名單閃爍其詞。一會兒說有,一會兒又無,前後矛盾。早在零一年五月六日,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準備在財富論壇時入境香港,抗議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但遭港府以保安理由無理遣返。


為了規避責任,港府對中共黑名單閃爍其詞。(新紀元)         

事件令國際關注,《華爾街日報》曾以頭版發表評論稱,人們懷疑香港的自由可能正受到侵蝕以取悅於北京。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當時承認,港府有一份「不受歡迎人士」黑名單,「我只能說這個名單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會經常更新,並且移民官有權根據具體情況決定誰可以入境。」

但很快港府就改變口徑,多次對外聲稱沒有黑名單。在去年六四面對多位海外民主人士被拒絕入境的立法會議員質詢上,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否認有拒絕入境的黑名單,但承認入境處確實有監察入境旅客名單,主要是通緝犯、曾被定罪的非法勞工及被阻止離境的人士等。

銷毀材料 入境處和中共勾結

據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張清溪指出,從二零零二年至今,共有一千二百人次的法輪功學員遭香港政府拒絕入境並遣返,其中最大規模的遣返是二零零七年七一事件,近八百名台灣等地的法輪功學員遭強制遣返,成為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迫害人權的遣返案件。


圖為香港警方連成人牆拒絕法輪功學員入境香港。(新紀元)

針對港府無理遣返法輪功學員,零三年四月五位台港法輪功學員首度聯手,就零三年二月八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入境處無理拒絕入境一事提出訴訟,此案也是被法律界視為觀察香港司法是否能獨立,和香港能否在中南海壓力下捍衛「一國兩制」的指標性案件。

但歷經六年的原審及上訴,去年九月,該上訴案在法官嚴斥港府不坦白的情況下,港府仍獲勝訴。高等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判決中,狠批入境處既早已銷毀監察名單,當局卻沒有告知訴訟另一方和呈報法庭,態度既不坦誠又極不合作,竟然樂於將所有人,包括法庭,蒙在鼓裡;他並質疑「這種銷毀行為本身,如無正當的解釋,必定令人懷疑銷毀的動機,並令拒絕入境的決定是否真誠地作出,受到挑戰。」



歷時六年台港五位法輪功學員聯手控告港府非法遣返法輪功學員案件,法庭在判詞中嚴厲批評港府不坦白,但仍然駁回原告上訴。案件揭露出中共金盾工程製造入境黑名單等黑幕。(新紀元)

人權監察主席莊耀洸批評:「是否黑幕很黑,一旦曝光,將對官員和當局造成重大傷害?以至有官員可能為隱瞞真相,寧願選擇違規消滅證據給專員和法庭批評,也不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若有消滅證據的行為,我們就難以監察政府的違法亂紀,甚至其他更嚴重的社會黑幕。我們必須刑事化銷毀證據文件的行為,嚴懲毀滅證據或參與隱瞞的官員。」

提出訴訟的原告之一,台灣朱婉琪律師表示,雖然案件在法庭沒有得到公正的審判,但案件過程中讓更多人明白了真相。包括揭發了中共利用金盾工程提供黑名單危害的黑幕,「就是中共的金盾工程的過程當中,我們發現有台灣人民的資料庫,確定有中共黑名單的這一塊,以及其他方方面面的中共在利用這樣的系統來危害人權的事情。香港政府不應該為虎作倀,違反香港的《基本法》。」

中共苦心經營的「金盾工程」由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一手操辦,從早期網上派遣數十萬網警,到後來大規模開發網路封鎖、過濾軟體,以及目前的電子監控體系,江氏動用大量國庫資源開發封鎖納稅人知情權的工具,受到國際人權組織的強烈譴責。

呈堂證供還包括,香港入境處發電子郵件給某航空公司香港主管,以「香港入境處有關防堵『法輪功』旅客入境香港相關事宜」為題要求台灣公司配合,都顯示出入境處有嚴密的一套系統運作,從上到下接受北京指示,利用黑名單限制法輪功學員入境權利。

公安越境遣返大陸 一國兩制堪憂

除了遣返海外人士等惡行之外,前年一宗入境處將海外民主人士周勇軍遣返回大陸,今年一月被判囚九年,令香港各界憂心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四十二歲的周勇軍是前八九學運領袖,當年曾經要求和當局對話的三位學生代表之一,曾多次申請回國護照不果,及後使用一本假馬來西亞護照,零八年九月由美國經澳門抵達香港,被拘留調查涉嫌詐騙的案件,但其後港府卻把周勇軍轉交深圳警方,導致周勇軍被判刑。

協助周勇軍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律師指出,即使周勇軍涉案,亦應在香港審理,當局的處理違反了《基本法》有關香港司法獨立的原則,「是香港回歸中國以來,對『一國兩制』、香港的高度自治帶來最嚴重的挑戰和警號,香港的很多市民知道周勇軍這樣可以在香港被祕密遣送回大陸,都感到非常的擔憂,因為現在的事情能夠發生在周勇軍身上,發生在一些可能是大陸當局認為的異見人士身上,那麼明天發生在誰身上呢?這是很多人關心和擔憂的主要原因。」

何俊仁表示,大陸和香港始終沒有引渡條款,原因很多人擔憂條款淪為政治打壓工具;一旦有證據證明中共直接操控港府抓捕周勇軍,勢必引起民眾的強烈反對。

文化演出被拒 香港還有自由嗎?

如果說,被拒絕入境受到影響的只是部分相關人士,美國神韻藝術團因為是法輪功團體邀請的演出,而遭到港府最後關頭拒絕入境,被迫取消七場已經銷售一空的七千張門票的演出,那受到影響的就不僅僅是幾人、幾百人,而是幾千上萬人。

來自美國的Amy,和九位大陸家人原本準備觀看這次在香港的神韻演出,機票、酒店都定好了,才發現香港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她複印了所有的門票、酒店和機票的單據:「我要保留追討的權利,連一個文化演出都看不成,香港難道還有一國兩制嗎?香港還有自由嗎?」

香港《信報》專欄作家發表評論稱,港府高層鍾情的那些百老匯音樂劇來港表演,又或者國家藝術團體來港演出幾天,入境部門又是否仍然會用上這個「能否覓得本地人擔任」的原則去審批?如果是,《歌劇魅影》、《孤星淚》以至《Cats》的燈光師是否要聘請本地人員?

旅英作家張樸認為,在獨裁專制的陰影下,香港的自由制度,正被一步步吞噬。他發出這樣的哀歎:「香港會變成臭港嗎?」唯一能阻止香港的變臭,只能是早日在香港實現普選,選出港人自己的政府,香港才會成為名副其實的「香」港。

如果那刻到來的時候,香港入境處作為中共一個行政部門,是否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違反人權的事情而感到羞恥?誰又應該為這些歷歷在目的侵犯人權的惡行負責呢?◇
 

評論
2010-05-14 7: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