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探向香港入境处的黑手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熟悉香港政情的人士透露,入境处是中共大力培植亲信的重要部门。从黑名单、大规模遣返、周勇军案到一.二三胁停神韵事件,香港自由港的形象正在受到侵蚀,入境处已经成为香港一国两制被破坏的重灾区。

论是出生、死亡、出入境、婚姻登记,几乎每个在香港生活的人都不可避免的要和入境处打交道。香港入境处一向以高效率著称,如同在官方网页上所阐释的:“我们的理想要成为世界上以能干和效率称冠的入境事务队伍。”这一点,让很多见惯了中国拖拉冗长的工作方式的大陆人感到佩服。

然而,一宗普通的外国艺术团演出申请,原本只需要四个星期就能处理,却整整拖了十七个星期都没有办完,而且不是一次性发放,而是直到艺术团出发上飞机前三天才获知六名专业技术制作人员被拒绝入境,香港入境处的处理手法表现相当异常。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以“本地有可以替代的人员为由拒签”更是开创了香港打压文艺表演的先河。

从黑名单、大规模遣返、周勇军案到一.二三胁停神韵事件,香港自由港的形像正在受到侵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被破坏,中共黑手似乎一步步地掌控着这个香港重要的核心部门,入境处已经成为香港一国两制被破坏的重灾区。

中共直接掌控和任命的核心部门

成立于一九六一年的香港入境事务处,前身是香港警务处下辖的入境事务部,
七七年和人事登记处合并后升级为人民入境处。港英时代主要是负责执行海、空出入境管制,打击出入境犯罪活动,签发旅行证件及签证,处理出入境管制,出生、死亡及婚姻登记等工作。

九七中共接管后,入境事务处由人民入境处改名为入境事务处,改为归香港保安局管辖,增加了签发“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游说各国给予特区护照持有人免签证待遇,并执行《香港基本法》内有关居留权条文等任务。而入境事务处处长更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主要官员之一,须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提名,报请中央政府任命。

熟悉香港政情的人士透露,入境处是中共大力培植亲信的重要部门,保安局属下包括香港警务处、海关、入境处等八个纪律部门,局长多是由入境处官员直接提升。

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八年横跨香港九七重要期间,担任香港入境处处长的是中共红人叶刘淑仪。当年以政务官的身份“空降”人民入境事务处,成为香港历史上首位执掌纪律部队的女性。其后九八年她官至保安局局长,零二年因为大力支持《二十三条》立法,在香港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五十万人怒吼声后下台,目前担任香港立法会议员。现任保安局局长李少光,曾经在一九九八至二零零二年期间担任入境处处长,现任保安局副局长一职则由已退休的原入境处处长黎栋国担任。

入境处委员会由入境事务处处长担任主席,成员包括八位由保安局局长委任的非官方成员,保安局一名代表,以及由入境事务处副处长率领的部门代表。多位入境处官员都和北京来往密切,现任入境处副处长陈国基,被视为下一届入境处处长热门人选。八二年加入入境处,现年五十岁,早前曾负责部门的公关工作,九八年获调派到驻京办,对“国情”有深入了解。


香港现任入境处处长白韫六(左)和副处长陈国基。(新纪元资料室)

曾多次就遣返案等和入境处打交道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律师何俊仁,曾披露中联办、港澳办经常插手入境处事务,“在入境处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黑洞,是中央政府随时插手,或者经常插手,给他控制住香港的出入境政策。”“我觉得入境处已经成为一国两制里面最大的灾区,入境处已经不再根据法律就入境事务做出决定,这个权力早就被放弃了,我觉得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岌岌可危。”

九七前后不一样的入境待遇

香港入境处何以受到中共如此重视?原因就是因为入境处掌握着香港出入境的生杀大权。

按《中英联合声明》对第三条中的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按照这些原则,香港特区政府有全权处理除外交和国防事务之外的全部事务,香港是国际都市,凡持有合法旅行证件之世界各国公民,都享有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之旅行自由的权利,合法自由进出香港。

然而,九七后,中共就撕破脸面,如同回乡证成为中联办统战和钳制民主派的一张王牌外,入境权利成为中共打压海外民主人士的政治工具。

早在九六年叶刘淑仪出任入境处处长时期,香港入境条例已经收紧。一九八七年往日本读书的北京人、现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副主席的王进中,接受《新纪元》采访时回忆,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他从日本飞来香港,为了见证最后一个港英时代的香港圣诞节,但被拒之门外,“没有任何理由的被关了五小时,回不了国,也进不去香港。”而在九六年前他四次来过香港,出入自由,毫无障碍。王进中说,一次经验就让他已经感觉到香港的体制法制已经改变,况且在回归前就已经改变。他表示对香港已经失去信心,而且黑名单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据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去年六四前夕透露,香港过去三年,每年要拒绝四万人入境申请,占整体入境旅客0.2%,其中70%来自中国大陆,其余来自亚洲及非洲。

每逢中共认为的敏感日,包括六四、奥运以及中共领导人到访的日子,香港入境处都扮演了中共政治打手的角色,拒绝海外民主人士、法轮功学员等前来香港。长长的入境黑名单中,包括加拿大异议作家盛雪、美国民运人士杨健利、王丹及项小吉,以及“国殇之柱”丹麦创作人高志活等通通被拒绝来港。其中雕塑家高志活是第二次被遣返,早在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他被几名持枪特警押送上机,强迫飞往英国伦敦,已经成为国际丑闻,引起欧盟二十七个成员国驻港代表的愤怒。

怕曝光的入境黑名单

港府一直对黑名单闪烁其词。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无,前后矛盾。早在零一年五月六日,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准备在财富论坛时入境香港,抗议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但遭港府以保安理由无理遣返。


为了规避责任,港府对中共黑名单闪烁其词。(新纪元)         

事件令国际关注,《华尔街日报》曾以头版发表评论称,人们怀疑香港的自由可能正受到侵蚀以取悦于北京。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当时承认,港府有一份“不受欢迎人士”黑名单,“我只能说这个名单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经常更新,并且移民官有权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谁可以入境。”

但很快港府就改变口径,多次对外声称没有黑名单。在去年六四面对多位海外民主人士被拒绝入境的立法会议员质询上,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否认有拒绝入境的黑名单,但承认入境处确实有监察入境旅客名单,主要是通缉犯、曾被定罪的非法劳工及被阻止离境的人士等。

销毁材料 入境处和中共勾结

据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张清溪指出,从二零零二年至今,共有一千二百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香港政府拒绝入境并遣返,其中最大规模的遣返是二零零七年七一事件,近八百名台湾等地的法轮功学员遭强制遣返,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迫害人权的遣返案件。


图为香港警方连成人墙拒绝法轮功学员入境香港。(新纪元)

针对港府无理遣返法轮功学员,零三年四月五位台港法轮功学员首度联手,就零三年二月八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入境处无理拒绝入境一事提出诉讼,此案也是被法律界视为观察香港司法是否能独立,和香港能否在中南海压力下捍卫“一国两制”的指标性案件。

但历经六年的原审及上诉,去年九月,该上诉案在法官严斥港府不坦白的情况下,港府仍获胜诉。高等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判决中,狠批入境处既早已销毁监察名单,当局却没有告知诉讼另一方和呈报法庭,态度既不坦诚又极不合作,竟然乐于将所有人,包括法庭,蒙在鼓里;他并质疑“这种销毁行为本身,如无正当的解释,必定令人怀疑销毁的动机,并令拒绝入境的决定是否真诚地作出,受到挑战。”



历时六年台港五位法轮功学员联手控告港府非法遣返法轮功学员案件,法庭在判词中严厉批评港府不坦白,但仍然驳回原告上诉。案件揭露出中共金盾工程制造入境黑名单等黑幕。(新纪元)

人权监察主席庄耀洸批评:“是否黑幕很黑,一旦曝光,将对官员和当局造成重大伤害?以至有官员可能为隐瞒真相,宁愿选择违规消灭证据给专员和法庭批评,也不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若有消灭证据的行为,我们就难以监察政府的违法乱纪,甚至其他更严重的社会黑幕。我们必须刑事化销毁证据文件的行为,严惩毁灭证据或参与隐瞒的官员。”

提出诉讼的原告之一,台湾朱婉琪律师表示,虽然案件在法庭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但案件过程中让更多人明白了真相。包括揭发了中共利用金盾工程提供黑名单危害的黑幕,“就是中共的金盾工程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有台湾人民的资料库,确定有中共黑名单的这一块,以及其他方方面面的中共在利用这样的系统来危害人权的事情。香港政府不应该为虎作伥,违反香港的《基本法》。”

中共苦心经营的“金盾工程”由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一手操办,从早期网上派遣数十万网警,到后来大规模开发网路封锁、过滤软体,以及目前的电子监控体系,江氏动用大量国库资源开发封锁纳税人知情权的工具,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强烈谴责。

呈堂证供还包括,香港入境处发电子邮件给某航空公司香港主管,以“香港入境处有关防堵‘法轮功’旅客入境香港相关事宜”为题要求台湾公司配合,都显示出入境处有严密的一套系统运作,从上到下接受北京指示,利用黑名单限制法轮功学员入境权利。

公安越境遣返大陆 一国两制堪忧

除了遣返海外人士等恶行之外,前年一宗入境处将海外民主人士周勇军遣返回大陆,今年一月被判囚九年,令香港各界忧心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四十二岁的周勇军是前八九学运领袖,当年曾经要求和当局对话的三位学生代表之一,曾多次申请回国护照不果,及后使用一本假马来西亚护照,零八年九月由美国经澳门抵达香港,被拘留调查涉嫌诈骗的案件,但其后港府却把周勇军转交深圳警方,导致周勇军被判刑。

协助周勇军的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指出,即使周勇军涉案,亦应在香港审理,当局的处理违反了《基本法》有关香港司法独立的原则,“是香港回归中国以来,对‘一国两制’、香港的高度自治带来最严重的挑战和警号,香港的很多市民知道周勇军这样可以在香港被秘密遣送回大陆,都感到非常的担忧,因为现在的事情能够发生在周勇军身上,发生在一些可能是大陆当局认为的异见人士身上,那么明天发生在谁身上呢?这是很多人关心和担忧的主要原因。”

何俊仁表示,大陆和香港始终没有引渡条款,原因很多人担忧条款沦为政治打压工具;一旦有证据证明中共直接操控港府抓捕周勇军,势必引起民众的强烈反对。

文化演出被拒 香港还有自由吗?

如果说,被拒绝入境受到影响的只是部分相关人士,美国神韵艺术团因为是法轮功团体邀请的演出,而遭到港府最后关头拒绝入境,被迫取消七场已经销售一空的七千张门票的演出,那受到影响的就不仅仅是几人、几百人,而是几千上万人。

来自美国的Amy,和九位大陆家人原本准备观看这次在香港的神韵演出,机票、酒店都定好了,才发现香港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复印了所有的门票、酒店和机票的单据:“我要保留追讨的权利,连一个文化演出都看不成,香港难道还有一国两制吗?香港还有自由吗?”

香港《信报》专栏作家发表评论称,港府高层钟情的那些百老汇音乐剧来港表演,又或者国家艺术团体来港演出几天,入境部门又是否仍然会用上这个“能否觅得本地人担任”的原则去审批?如果是,《歌剧魅影》、《孤星泪》以至《Cats》的灯光师是否要聘请本地人员?

旅英作家张朴认为,在独裁专制的阴影下,香港的自由制度,正被一步步吞噬。他发出这样的哀叹:“香港会变成臭港吗?”唯一能阻止香港的变臭,只能是早日在香港实现普选,选出港人自己的政府,香港才会成为名副其实的“香”港。

如果那刻到来的时候,香港入境处作为中共一个行政部门,是否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违反人权的事情而感到羞耻?谁又应该为这些历历在目的侵犯人权的恶行负责呢?◇
 

评论
2010-05-14 7: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