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Snail_021:江西水災之我見之整理版

Snail_021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9日訊】本人多年潛水默默無語,作為一個多年在外的江西人,現在面對家鄉的水災卻不再保持沉默。

此次江西水災的悲慘我就不再累述,大家在網上都能看到圖片:道路斷裂房屋沖毀糧食絕收牲屍遍野。大家在體會到在大自然面前的無奈之餘是否想過更深層次的原因:這是一場天災,但更多的是人禍官禍。為什麼年年江西都要遭受水災(此次稍微猛烈的而已)?為什麼水利設施從沒人修繕?為什麼總不知道未雨綢繆?為什麼職能部門只知道貪汙腐敗而置江西百姓於苟活?

先說說導致水災的原因:老天爺特別可憐江西,不小心多流了幾滴眼淚。(這絕不是主要原因),而是:江河缺乏治理和管理,河床上升;護堤破壞嚴重,兩岸過度開發破壞生態威脅護堤。而深層次則是為官者人浮於事,疏於管理(根本就沒管理),貪汙腐敗盛行。

去年有幸帶兒子回了趟老家,晚飯後陪同老父親到郊外走走散散步。逛到x江大橋上,父親指著橋下斷斷續續幾根小溪流說:「你看,這還能叫江麼?連溝都算不上!河床上升都快接近橋面,和縣城齊平了。如來場大雨,縣城必將進水,後果可想而知。怎麼就沒個當官知道麼?」如今老父親的話果真應驗了,但更嚴重的是決堤了,近10萬百姓(為官者說的屁民)棄家而逃,有房而不能居。

老父親的話讓我的思緒回到20多年前,那是我應該是個頑皮的小學生吧。課餘和小夥伴會到橋上扔石子到江裡,倚著扶欄不敢看橋底,感覺很高(起碼有15米)。江水清澈見底,靠近岸邊能看見江底的魚蝦、青苔。江面上有三三兩兩的漁船,船上有叫不上名字的魚。兩岸的護堤上樹木青草鬱鬱蔥蔥,恰似一幅完美且典型的江南景色。如今:僅剩的幾條幾寬尺的溪水渾濁,不過膝蓋深。日夜不停轟轟隆隆冒著黑煙的抽沙機器。護堤成了殘垣斷壁,若有若無。最讓人吃驚的是:河床上升,升的離橋面不過咫尺。兩岸百姓圖近不用經過大橋可以直接步行「趟過」「大江」而不濕鞋,此時的大橋看似多餘了(有些搞笑和滑稽)。

河床為什麼會升高??這是個好問題。大家都知道,江西紅土高山盛產稀土礦(一種航空材料),本來是件好事,但卻沒能造福於民。稀土礦召來的是投資者(應該是投機倒把者,大多數是政府官員)的無序無證非法開採和環境的極度破壞。稀土的開採:把原土用草酸浸泡,然後過濾。草酸PH值很低,類似鹽酸,對土壤植物有毀滅性的打擊。本人有幸上山參觀過同學老爹和政府官員合夥的一個採礦地,甚是震驚:先僱傭貧民把山水的植被砍伐關,然後推土機挖掘機開上大山,把紅土裝到卡車上運往草酸浸池,然後把過濾完的廢土運往附近,慢慢也能堆成大山,不過此時的大山已經寸草不生,沒有粘性。只要一下雨沙水混流,而所經之處也是植物死亡,地處低勢的貧民農田顆粒無收。為此屁民還和政府鬧過上訪過,無奈……,本來這些非法採礦就是那些為官者,結局不言而喻。最後夾雜著大量沙子的渾濁水流匯入大點的江河,如撫江,贛江,章江等。日積月累,以前的大河大江變成如今城上河

最終,這些河流一直匯入地處江西中北部去往長江,也是這次水災的重點地區。但是江西從南至北的官員都看不出這個問題麼?連我這種在我的屁民都能看出。這就是另個問題了:貪汙腐敗盛行。江西地理位置其實不差:南接廣東,東有福建,北是長江。然後具有4500萬人口的江西GDP為什麼排在全國倒數第二(僅高於西藏),為什麼老百姓是如此的貧窮,只能背井離鄉到外打工呢?原因一樣:貪汙腐敗也!改革開放至今,江西唯獨不缺貪官,是貪官的樂園。從上至下:胡長清(副省長),湯成其(市常委)傅雲生、李江華、蒲日新……還有最近曝光江西國土局和交通局都是整窩整窩的碩鼠,其他各縣市的貪官就數不勝數。我讀高中時(95年前後),我們縣的教育局長都能貪汙100多萬,天哪,那時候才90年代也。無語

再談談水利的事情;興修水利,大家聽起來不遠,但好像都沒見過,因為那是毛澤東時期的事情了,而現在只是個口號而已。以前的江西電力主要靠的是自身的水利發電,因而對上流的水源和下流的排泄都疏通正常以爆水電站的安全,現在水利發電比例急劇較小,靠得是火力發電或是其他省份輸入買過來的。這樣一來職能部門蹺起二郎腿辦公室看報紙了,不用巡視調查,接下來的就是花心思以什麼名目來花這比上面撥下來的「興修水利」鉅款。君不見我們的水利部門都是豪車出入。最起碼老家是這樣

推斷,雲南貴州廣西的旱災水災,難道我們就只能一味的怨天麼?恐怕不能吧。事前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公僕都哪兒去了?古人況且知道未雨綢繆,深知不能涸澤而漁。而今投機倒把者和掩人耳目者恰恰是我們的官員,唯利是圖,官商勾結,沆瀣一氣

來源:天涯雜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6-29 10: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