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子戶9條狼狗看門自備噴火槍 6年不倒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7月23日訊】9條大狗氣勢洶洶地在院子裡把守,4個攝像頭直視房屋周邊動靜,房屋裡有自備的發電機以及自制的汽油噴火槍……安徽省蚌埠市區「最牛釘子戶」之所以這樣「裝備」自己的房子,完全是為了給強拆者以威懾。

據法制報消息,這戶人家的主人叫張安房,他據守朝陽街8號這棟30多年曆史的三層舊式小樓的房屋已有6年,由於與開發商在拆遷補償上沒有達成協議,為防止被強拆用上了這些超常規的法子。

順著一條水泥路,遠遠地就看到這棟「堅守」在一片工地中的房子——紅磚牆面上還殘留著一塊塊破損的印跡,在老房子的周圍,建築垃圾隨處可見。房頂四周撐著柱子,四面拉起寫著粗黑大字維權標語的橫幅。

張安房表示,之所以這樣「裝備」自己的房子,完全是為了給強拆者以威懾。

他家裏養了9條狗,這些狗每個月要花去他將近1000元的生活費。另外,張安房還花錢在房子的各個出口安裝了共計4個攝像頭。

同時,在這棟房子裡還藏著另外的武器——一根長矛,一個自制的汽油噴火槍,而張安房本人也是「武器加身」,一根可以自由伸縮的鋼棍在他的腰間隨時「待命」,「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是為了保護自己。」張安房說。

把我逼成『釘子戶

周邊的群眾對於已成繁華鬧市「孤島」的釘子戶並不陌生,在長達6年的時間裏,群眾除了見怪不怪,就是佩服釘子戶的忍耐力,而張安房也有了蚌埠「最牛釘子戶」這個稱謂。

「我為什麼要讓?是他們把我逼成『釘子戶』的,我一定要討個說法。」對於外界給自己的這個稱謂,張安房表示,自己是在維護合法權益,捍衛活著的尊嚴。

據張安房說,開發商為了要將自己一家趕走,曾多次斷了水、電、氣,後來乾脆僱用當地的無業人員,砸門、威脅、毆打,甚至揚言要花10萬元買自己的頭,50萬元拿下自己的房子。此後,他只能外出取水,靠買來的發電機發電。

「蚌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曾多次到我家做工作,還曾威脅過我,我有錄像為證。」張安房說道。

在蚌埠九通房地產開發公司開發的華美嘉園的售樓處,一說到張安房,售樓處的負責人就搖起了頭。他表示,張安房之所以拒絕拆遷,主要原因就是「拆遷補償談不攏」。

據透露,張安房的房子實測面積94平方米,違建15平方米,為了照顧他,當初答應除了按照有關規定補償其相應房產後,再免費給他租一套房子,供老人有生之年居住。但是,張安房的要求是大家庭中5個男孩子各一套房。

「就是想給,我們也不能給,其他的拆遷戶會來鬧的。」房地產公司負責人說,當地政府有關職能部門也多次出面協調,但未能解決問題。對於張安房所說的開發商僱人報復一說,該負責人予以了否認。

誰來結束這座「防禦工事」

沒有談判的基礎,雙方的「戰場」便轉移到了強拆和反強拆上。

張安房為了防止自己的房子被強拆,活生生把自己的三層小樓變成了戰場上的「防禦工事」:有獵狗巡邏防護,有電子眼監控,用自備發電機發電,每隔一天蹬著三輪車出去取水……完全是「戰時」情景。

張安房強調,2005年,他與開發商因拆遷補償問題未能談妥,後來又經過了多次交涉,但始終無果,「開發商為了要將我們一家趕走,後來乾脆僱人砸門、威脅、毆打」。

但是,對於張安房所說的這些行為,有關部門予以了否認。

在長達6年的時間,張安房和他的家人一直居住在這座「戒備森嚴」的孤島裡,而昔日的鄰居們則早已經搬進了拆遷安置的新居。

至今,張安房一家人大部份時間仍像過去的6年中一樣,每天聽著機器轟鳴聲度日,而與拆遷者之間的殭持局面仍沒有任何改變。

有當地群眾對媒體說:「我們普通老百姓並不知道其中的是是非非,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政府是管理者,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管理者沒有盡責。」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員胡從發認為,所謂的「最牛釘子戶」在各地的不斷出現,折射的是地方政府的執政能力和執政水平。如果業主不同意拆遷,相關部門決不能強拆,更不能暴力拆遷。當然,並不是業主不同意,職能部門就束手無策、放任不管,作為城市的管理者、矛盾糾紛調處的責任者,即便是市場行為,政府也都有引導、處理的職責。

也有法律專家指出,不管是為開發商利益搞暴力拆遷,還是因為無利可圖,任由「釘子戶」巍然橫亙「孤島」,這些亂作為、不作為的背後,是對公共利益的漠視,是自身職責的迷失。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7月13日洛城中領館聲援麻雀行動
清代學者後代用燃燒彈和黑社會激戰
要讓人民生活得更有尊嚴 我何時有尊嚴
聲援「麻雀行動」 洛華人中領館前抗議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防備通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