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薄熙來國防動員用意何在?

姜維平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3日訊】如果重慶面臨著即將爆發的戰爭,而且是外敵入侵,我們不會感到驚訝,也不必多舌,問題是,近來的國內政局詭異得很,7月16日,重慶市召開國防動員委員會第九次擴大會議,市委書記薄熙來高調出席亮相,此前的14日他不知何因,獨自缺席了中央政治局有關教育的會議,卻在本次會議上異乎尋常地指出,對地方黨委來說,做好國防動員工作責無旁貸,而且,要講政治、重感情、辦實事,抓好落實。

國防動員體制與薄熙來何干?

我們知道,雖然薄熙來打黑除惡,把重慶搞得轟轟烈烈,聞名遐邇,但薄熙來畢竟是一個地方官,他在部隊沒有任何官職,但這次,他竟以中央軍委主席的口吻,大談國防動員體制,這令海內外觀察家震驚,重慶地方媒體轉述他的話說,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強大的國防,在國際上就不可能有地位,也難以獲得良好的發展環境。新中國成立後,毛主席強調:沒有鞏固的國防,便沒有人民的福利,便沒有國家的富強。國防動員體制戰時能打仗,平時能應急、能建設,在共和國的歷史上發揮了重大作用。抗美援朝戰爭中,全國人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豫劇演員常香玉、評劇演員新鳳霞靠演出收入,每人捐獻了一架飛機,各界人士捐出的錢可購買3710架戰鬥機。改革開放後,在大興安嶺森林大火、1998年洪災、汶川大地震等重大災難面前,人民子弟兵都沖在一線,和人民群眾血肉相連,連西方媒體都驚歎:“沒有哪個國家的軍隊應對災難的能力像中國軍隊這樣出色。”

這番話假如出之軍委主席胡錦濤之口,沒什麽新意,誰也不會過於看重,但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這樣指手劃腳,史無前例。我想,可能原因有三,一是太子黨在軍內擁有實力很大的派別,他們有不少人已經把薄熙來封為老大;二是垂死掙扎的江澤民,李鵬等人可能傾向于支持偏於西南一隅的薄熙來,出任太子黨首領;三是,薄熙來面對強人已逝,胡溫膽怯的現實,破釜沉舟,獨霸一方,已決定與胡倡狂一拼,志在必得!

據重慶媒體報導,薄熙來在會上說,我們黨歷來重視國防動員,並且創立了軍民結合、寓軍於民的國防動員體系。抗戰時期,毛主席在《論持久戰》中就提出“兵民是勝利之本”,改革開放時期,小平同志提出“軍民結合、平戰結合、以軍為主、以民養軍”,江澤民同志要求“進一步調整和完善國防動員體制,提高國防動員能力”,他的這段話,似乎又是以黨的總書記的口吻講的,只不過最後為了掩人耳目,畫蛇添足,才說“錦濤總書記則強調“要加強國防動員應急功能,加強國防動員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結合,形成國防動員合力。”

顯然,薄熙來取代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狼子野心,通過上述話語已暴露無遺。並且,他還在赤裸裸地挑戰胡錦濤的領導權威,當然,這種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在毛澤東,鄧小平時代的至高無上的權威,已經蕩然無存!故此,薄熙來才敢以地方市委書記的身份,大談國家軍委主席與黨總書記關於國防動員的議題,他對胡錦濤的嘲弄歷史上絕無僅有!這正是中國即將崩潰的標誌之一。

“關鍵時刻站得出來、生死關頭豁得出去”是何意?

薄熙來此舉,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先是回顧了重慶的歷史,然後說,重慶擁有國防動員的優秀傳統。一條成渝鐵路,清政府和民國政府修了40年,只完成其14%。劉鄧大軍解放西南之後,3萬大軍和10多萬民工齊上陣,兩年半就打通了這條西南大動脈,展示了國防動員的偉力。但薄熙來精神有點錯亂,他舉出事例的背景與今天截然不同,現在中國是統一的和平時期,何須這種國防動員類比呢?

他又說,直轄以來,駐渝部隊官兵和民兵預備役先後參與處理了近800起突發事件——天原化工廠氯氣洩漏,開縣井噴、井漏,2006年特大乾旱,2007年特大洪災都沖在最前線,體現出“關鍵時刻站得出來、生死關頭豁得出去”的英雄本色。駐渝部隊還先後出動官兵100多萬人次,參與渝懷鐵路、渝遂鐵路、渝萬高速等30處重點工程建設;護送庫區移民27萬人;援建希望小學9所,幫助2萬多戶貧困家庭走上致富之路。“森林重慶”建設啟動後,26萬名官兵上山種樹,造林14萬畝。一筆一筆,令人感動,我們要給子弟兵編一個光榮譜,讓重慶人民永記心間!但薄熙來搞錯了,這不是“國防動員”,這是天災來臨時的應急性軍民合作!

不過,薄熙來講到此處,終於把狐狸尾巴露出來了:“關鍵時刻站出來,生死關頭豁出去”,原來,他在18大之前使出全部能量包裝自身,不僅策劃了唱紅打黑,排除了異己,忽悠了全國的老百姓和海內外媒體,而且,以為窮人造房,陽光法案,房產稅,戶籍改革等攏絡民心,還建造了全國最大的情報系統,把新加坡等國家的領事館都吸引來了,現在,他真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而部隊則是最好的“東風”,這次會議就是借“東風”的動員會,是他的軍事政變的動員會,其用意是,如果和胡溫翻臉一搏,就到了“關鍵時刻”,就是“生死關頭”,就需要部隊站到他這一邊來!

“講政治,重感情”是指什麽?

薄熙來深知,中共是一黨執政,沒有新陳代謝的透明化的競爭,所以,每一次最高權力的更替,大都難免腥風血雨,你死我活,只不過毛澤東叫“路線鬥爭”,胡錦濤叫“反腐倡廉”而已,其虛偽性不必置疑!薄熙來1984年從北京空降大連,擔任金縣縣委副書記,直到2004年回北京任商務部長一職,此間,他利用太太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大肆受賄,已證據確鑿,鐵案如山,假如18大不進常委,即必被整肅不可,所以,他必將瘋狂一跳!他在會上說,做好國防動員工作,要講政治,重感情,著力做好思想動員。雖然,他加了限定詞,但言外之意,強調江澤民提出的“講政治”,就是要求軍隊幹部跟太子黨走,跟他走,不講所謂的“科學發展觀”,是阻止部隊聽胡錦濤的!至於“講感情”,是指重慶的軍民要和薄熙來站在一起,不要和中南海一條心,口吐狂言至此,善於搖唇鼓舌的薄熙來,為了調解氣氛,還忘不了幽它一默,他拿重慶警備區司令員的名字開玩笑,說,當今世界並不太平,一定要有清醒的頭腦,就像咱警備區的朱和平司令員,他熱愛“和平”,但絕不懼怕戰爭,還時刻警惕戰爭,這樣才能真正實現和平。

其實,既便中美遭遇了戰爭,老百姓也不怕,朱和平也未必怕!最怕的倒是薄熙來!別看他口口聲聲講愛國,講政治,講感情,但他早在1997年,指使穀開來把律師所的分所建到了美國紐約和香港,他委託原大連房地產開發辦主任鄭某,把貪腐的鉅款存進了海外銀行,並在洛杉磯,紐約等地購置了房產,他的兩個兒子都在歐美讀書深造,為社會動亂準備好了退路。這種經濟地位決定了他的思想感情,他最害怕美國,也最害怕戰爭!

所以,他為了遮人耳目,也為了保住政治地位和不義之財,才拼命往上爬。他在會上還說,精神不振作,思想不清醒,是難以做好國防動員工作的。他知道,自身的說教欺騙性不夠,又搬出毛澤東時代那一些革命歌曲壯膽,他說,我們“唱紅歌”,就是一個培養高尚情感、振奮革命精神的過程。想一想,紅歌裡有一半是軍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十送紅軍》、《紅軍不怕遠征難》、《八路軍軍歌》、《新四軍軍歌》、《遊擊隊歌》、《抗大校歌》、《我們在太行山上》、《志願軍軍歌》、《咱當兵的人》都是雄赳赳、氣昂昂,浩然正氣,勇往直前,就是帶勁兒!如果光唱那些靡靡之音,精神恍惚,思想糊塗,怎麼能搞好國防動員?還有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就是要讓年輕一代不忘先輩走過的艱難歷程,把高尚的理想信念傳承下去。看來,薄熙來把他篡黨奪權的希望寄託於“借屍還魂”,他不知道,建國以來,毛澤東已是徹底地喪失了民心,這些歌曲只能催眠,不論他多麽焦慮急迫,多麽精心表演,他的國防動員都是可笑的徒勞的!他的最終下場都是悲慘的!

2010年7月18日於多倫多,7月31日修改。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03 11: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