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州市出租車罷駛 警方押車強制出車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喬琪採訪報導)河南省鄭州市自今年1月1日起全面取消出租車「運六歇一」制度,造成司機極度的不滿,為抵制該項決定,司機們自1月10日起聯合停駛,政府則動用數千名員警、交通系統職工,監督計程車司機上路,迫使司機們無奈地就範,司機們的不滿則以打油詩表達,據稱1月12日大致已恢復行駛。

所謂「運六歇一」制度就是按照汽車尾號不同劃分,強制出租車運行六天,休息一天。司機張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反對取消「運六歇一」制度,他認為該制度比較人性化,給人一個休息時間,現在取消該制度,出租車司機沒有週六、週日,每天都得幹,除非車子進廠維修。

罷駛訊息係口耳相傳

司機劉先生表示,司機們都反對取消「運六歇一」制度,據說是司機們口耳相傳,約定在1月10日起聯合罷駛,由於不敢有組織地做,並不是每一個司機都知道。他本人就不知道,在1月9日下午接到公司的短信,上面說根據市政府的要求,10日早上7點大家在指定的地點集合報到,還得簽名,這幾天都要去,不報到則按「擾亂生產秩序」處置,他們對類此的短信都很敏感,猜測可能是有罷駛的傳聞政府才會出此下策。

劉先生同時說,以前司機罷駛是通過短信傳遞訊息,後來被政府查出,短信發的最多的就是發起罷工的頭頭,後來該人被抓並取消了他的營運權,不讓吃這行飯。

所以現在沒人敢出面,都是用口頭相傳。他透露在1996年鄭州就有出租車10,607輛,當時是有過剩的現象,所以一直沒有開放新的出租車營運,至今仍是1萬多輛,造成居民搭車困難。以他估計此次政府強制出車,至今天(1月12日)已有三分之二的出租車被迫營運。

警察押車強制上路

司機張先生認為,上面壓力很大,所以強制要求司機上路,有員警坐在上面跟著一起出車監視,公司還會點名,但並不是每一輛車都有員警。《新京報》報導,一名陪乘的便衣說,當天鄭州市公安局出動了4000名員警(不包括協警)監督計程車的正常運營。而司機袁先生則表示這幾天他沒跑車,對警察跟車之事並不清楚。

劉先生對記者抱怨的說,到指定地點報到後,穿著便衣的警察就上車坐在後面,你不幹活都不行,他說:「我們養家糊口很難,他們又限制一些條件,弄的我們很難,你想罷運他就收拾你,弄的大家敢怒不敢言,聽說10日有人有過激行為已被抓了3人,但具體情況不知,我們當地媒體對罷駛都沒報導,上網的帖子都被刪了。」他同時說,政府用這種方法瓦解他們,警察一坐就是一天,有的坐車給錢,有的不給錢。

罷駛的緣由

接受大紀元採訪的司機一致認為罷駛主要是反對政府取消「運六歇一」制度,希望罷駛能引起上級的重視。張先生認為市民搭車不易,可以放一些牌出來,現取消「運六歇一」,街上一下多出了2000輛車,生意肯定不好做的,其實也可以以漸進的方式,一次多500輛,而不是2000輛。

袁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說,現在大部份車輛基本上都出來營運了,這次除了反對取消「運六歇一」,還有就是出租車起價太低,目前鄭州出租車起跳價是6元,在全國是偏低的,所以堵車的地方不敢去,一去肯定賠錢,認為停駛已引起到重視,但政府具體怎麼說還不清楚。

劉先生則表示還有一個造成這次罷駛的導火線:以前政府每年每輛車收6萬元的經營權,現在不收了,官員們看了眼紅,說不能讓你們無限期的經營下去,現在如果不想經營了,營運證及車子可賣40萬元,但1月7日的鄭州的《東方今報》報導省交通廳明確指出經營權不得轉讓。如果營運人在經營期限內無法繼續經營,將由政府部門收回經營權,車輛由產權所有人自行處理。

開了10幾年車的劉先生說,出租車的生意其實是不錯的,但收入並不好,因為堵車實在太嚴重。他們沒有任何保險,如果年齡大了可以把經營權賣了,當養老金,還可維持往後的生活,但現在政府要收回經營權,再將之租給百姓賺錢,可能一半的錢都不會給他們,以後的生活成了問題,這是司機們最擔憂的。

司機以順口溜表心聲

劉先生表示,在鄭州有些有文才的司機寫了一則順口溜,大家在傳誦著:「大家跑車為掙錢,誰知掙錢這樣難;出門吃盡各種苦,受氣還要賠笑顏;身穿國家發的衣,手握政府給的權;驢臉一拉真難看,好像欠他燒紙錢;一旦要是違了章,就是等你上黑錢;稽查真像攔路狗,車站比鬼還難纏;個個張開吸血嘴,專吸計程車血汗錢;以前罰款他論百,現在龜孫是論千;吃一碗燴面是八塊,起價還是六塊錢。一旦老子中了獎,首先買個原子彈,先炸客運管理處,再炸機場火車站。然後買下伊拉克,建個大型加油站。鄭州計程車司機加油全免費,中午咱再管頓飯。」這則順口溜道盡了司機們的心聲與對政府的不滿。

劉先生特別強調,在中國下層人的生活有多麼艱難,希望政府能藉媒體聽到他們的心聲。對這次罷工事件,政府特別緊張,他認為這也是怕上級知道這件事,這些官員們肯定會被撤職,也怕下面知道會產連鎖反應,所以媒體全部封口。他們也不敢有過激的反應,否則政府收回他們的經營權,他說:「我們這的問題很多,特別他們(政府)對我們採取的高壓態勢,在沒法律的依據下,隨時給我們罰款、漲價,我說的都是實話,即使被監聽也沒不怕,現在倒處都是監視器,如果有過激行為馬上被抓起來,扣上罪名。」他盼望媒體至鄭州採訪司機,報導他們的心聲。

評論
2011-01-12 10: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