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所謂的經濟建設成就

真言

中國經濟的發展是建立在對普通大眾的無情剝削上,利用廉價勞動力資源所創造的價格優勢。(Getty Images)

人氣: 12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1月12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所謂的經濟建設成就

今天的中共常常拿所謂的經濟建設成就來說事,以為其合法性充實依據,經濟建設成了當今中共宣示其執政合法性的最大藉口,這個被中共耽誤了整整三十年的經濟建設,普通百姓並不是很清楚,且讓我們說說看。

一、關於經濟發展的目的

從根本上說,中共的一切發展,根本目的都是為了維護其一黨專制的獨裁統治,這是中共一切行為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在參加為期兩天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表示:中國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那個「基本制度」就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國家安全」是個幌子,實際是中共統治地位的安全。這才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假的。

中共一再在世人面前吹噓「中國模式」,吹噓GDP占世界第三位,甚至第二位怎樣怎樣。可是人家那GDP全是高科技產業,而且是實實在在的數字,它那個GDP都是些什麼貨色?泡沫房產和紡織。中國的房價世界第一!中國的GDP數字一半甚至更多都是依靠價格虛高的房地產業績支撐,依靠政府財政支出的拉動。二零零九年中國GDP增速為8.7%,其中大部份來自投資增長,消費增長貢獻率僅為4.6%,外需的貢獻率為-3.9%,對投資的依賴十分嚴重。

日本《選擇》月刊二零一零年五月至七月號刊發題為「幻想的經濟大國」文章,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本質原因作了深刻揭示,文章稱:「雷曼兄弟公司破產引發的世界經濟危機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是使國際社會承認其統治正統性的絕佳機會。由於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復甦的火車頭,對中國需求、中國資金的依存使日美歐的反共論調失聲。鑒於美國國債過於依賴中國資金來消化,美國政府無法再高調批判中國的人權和民主化問題,這使得中國領導層切實感到『發展是硬道理』這一箴言的份量。對中國來說,通過政府投資來強求加快經濟增長,是出於經濟目的之上的政治目的的需要。」

相同的道理,八十年代為什麼要搞改革開放?還不是四九年建政以來一直熱衷於階級鬥爭搞運動,特別是搞了10年「文化大革命」把整個國民經濟搞得瀕臨崩潰,不改革統治難以為繼了嘛!連鄧小平都承認:「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那是為了百姓還是為了它自己?如果是為了百姓,為什麼劉少奇在六十年代初期就提出「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的富民政策不長期實行啊?中國高增長的GDP是血汗工廠的產物,沾滿了弱勢群體的血淚,這是人人看得見的事實。中國的高房價、油價、汽車價等等,什麼都提與國際接軌,只有百姓的工資收入從來不提與國際接軌,而且,所有的媒體都迴避這個問題。

中國是世界工廠。為什麼都願意到中國辦廠啊?還不是看中了中國的廉價勞力低工資嗎?!中國經濟的發展是建立在對普通大眾的無情剝削上,利用廉價勞動力資源所創造的價格優勢。這就是「中國模式」的核心,這就是「中國模式」的根本,這也就是世界上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無法參照的原因——因為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不可能把民眾作為任意宰割的勞動工具,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的民眾也不會無視自身權益被肆意侵占。

曾任世界銀行和非洲銀行投資項目協調員的中國學者劉植榮在其調查報告《世界工資研究》中,用詳實的數據和圖表比較了各國的工資水平和社會保障情況。研究結果顯示,中國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水平的15%,在全球排名第159位,中國的最低工資甚至低於32個非洲國家,全球墊底。按照二零一零年《世界銀行發展報告》的數據,中國二零零八年人均國民總收入僅為2,940美元,居世界第130位,屬下中等收入國家之列。據美國勞動統計局二零零九年四月發行的《勞動評論月刊》數據顯示,二零零六年中國勞動力每小時的工資為0.81美元,僅為美國同期勞動力每小時工資水平的2.7%,日本的3.4%,歐盟的2.2%。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公佈的《中國企業競爭力報告(2007)》指出,中國企業利潤大幅增加,相當程度上是以職工的低收入為代價的。實際上,職工的很大一部份應得的收入,被共產黨以稅收形式強行攫取,另一部份被企業主占有,可以說,當今職工的受剝削程度,遠遠超過共產黨所謂的「萬惡的舊社會」,共產黨是盤剝職工的頭號地主資本家。

據世界銀行報告,與中國同處發展中國家的印度,從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GDP年均增長速度約7%,經濟總量增加70%。然而,印度的工資和人均收支卻增加了 500%,扣除通脹後,人均收入實際的增長,超過了300%。八年間,印度的人均實際工資和人均實際收入的增長速度,比人均GDP的增長速度高出二倍。印度的百姓,實實在在地分享了經濟增長的成果。當下,印度人平均月工資25,112盧比,約合人民幣3,650元。更為讓人不堪的是,美國的人均收入是中國的34倍,而其物價反倒比中國便宜許多!與世界其他國家比較,當今中國人的生存狀態用「當牛做馬」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二、關於稅負

工資低,稅負可一點不客氣。清華大學教授白重恩研究發現,中國的社會保險繳費在全球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中國五項社會保險法定繳費之和相當於工資水平的40%,有的地區甚至達到50%,這一比例超過了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約為「金磚四國」其他三國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G7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和鄰近地區(香港和台灣)的4.6倍。社會保險被稱為「第二財政」,主要用於民眾養老、失業、醫療等方面,具有稅收性質。社保繳納比例過高,就是一筆沉重負擔,占工資比重近四成的費率,自然會影響到公民消費,影響到生活質量。同時,也給企事業單位帶來沉重壓力,不利於企事業單位的發展。

二零零九年年底,美國知名雜誌《福布斯》推出了二零零九年全球稅負痛苦指數排行榜,中國位居全球第二!網友「吶喊」指出: 我們是數字上的第二,事實上的第一。為絕大多數人不知的中國社會養老保險個人帳戶的空帳高達萬億之巨,而且每年還以1,000多億元的規模擴大,個人帳戶現有實際資金的總額不超過500億元。也就是說,除了硬性扣除的個人交納部份,單位部份並未給你繳納。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人保部副部長胡曉義在北大賽瑟論壇上表示,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個人帳戶累計記賬額近2萬億,雖然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1.5萬億,但並沒落實到對應的個人帳戶。一方面職工個人賬戶大部份是空帳,另一方面已有的積累資金保值增值無門,物價水平快速上漲,實際上處於縮水和貶值狀態,應對老齡化的長期資金平衡壓力巨大。這巨大的虧空補不上,你的未來就是夢!共產黨會為你的未來買單嗎?你敢指望共產黨在幾年十幾年後給你補上虧欠嗎?貪官污吏們不怕,他們有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平民百姓怎麼辦?不可怕嗎?

二零一零年全國兩會期間,個稅起征點上調再度成為熱點話題,許多代表委員建議提高個稅起徵點至3千或5千元。很多人對此寄予厚望。有財政部官員表示,目前65%的個人所得稅來自工薪階層,與大多數國家的所得稅稅源結構有差別。在新加坡,占人口總數20%的富人貢獻了93%的個人所得稅,個稅基本都由富人承擔。而在中國,中低收入階層大量在起徵線附近,提高個稅起徵點,無疑可以減輕大量普通勞動者的稅收負擔。體面的生活是尊嚴的起碼要求。但兩會尚未結束,已有媒體從財政部獲悉,目前正在加緊研究個人所得稅綜合與分類結合的稅制改革,暫不考慮個稅起徵點調整。什麼時候調整,普通百姓你就耐心的等吧!

又經過了漫長的一年的翹首以盼,二零一一年兩會,又是一番呼籲,又是一番鼓噪。終於,塵埃落定,個稅起徵點定在了3千元。儘管有媒體調查七成網民希望起徵點在5千元以上,儘管有媒體以「還要在鷺鷥腿上刳多少肉」、「23萬條意見撼不動個稅起徵點」為題表示不滿,但宣稱「執政為民」的中共還是把起徵點定在了儘量多的搜刮百姓的最低數上。百姓的願望何等微弱,只是要求個稅少交一點,好使他們全球最低的工資、拮据的生活能稍稍有一點寬裕,可以給老人和孩子稍稍改善一點生活,可以使他們深彎的腰身能稍稍伸直一下,但冷酷無情的中共就是不管不顧!最後,在全國各地此起彼伏的暴力維權的壓力下,在渲染和諧盛世的煙幕下,在為90年黨慶營造偽善氛圍的情勢下,個稅起徵點又閃電般增加500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發布《個人所得稅:邁出走向「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腳步》的報告稱,我國個稅的改革目標定位於「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可以追溯至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迄今已經跨越了「九五」「十五」和「十一五」規(計)劃,並寫入「十二五」規劃,但目前,這一改革目標仍停留於研究層面,未獲得實質性進展。十多年研究沒有進展,而當共產黨需要的時候,卻可以一下增加500元!共產黨是為了百姓,還是為了它罪惡的政治?

國外民眾負擔的主要是稅收,非稅負擔極小,而中國則有大量的費。稅收加上收費,中國人的稅費負擔高達40%以上。也就是說,國民的消費中接近一半實際是給了政府。稅負重,是中國物價居高不下高於美國等世界頭號富國的根本原因。

二零一一年全國兩會上,重慶市長在討論《政府工作報告》發言時指出:「目前我國45%的個稅稅率是全世界最高的。」對此說法,太多的人沒有感覺,是因為太多的人不瞭解中國的稅收體制。中國稅收總收入的60%以上來自間接稅,間接稅由企業等經營者繳納,但最終都落實到價格上仍由百姓承擔。以化妝品為例。一瓶100元的化妝品,其中除14.53元的增值稅外,還包含25.64元的消費稅和4.02元的城建稅,稅收就佔到45%。時裝是30%到40%的稅。一包甲類香煙有56%的生產環節消費稅,5%的批發環節消費稅。只要有購買行為,就免不了交稅。其它國家,稅收都會公開打在帳單上,讓國民知曉,而中國沒有。因此大多數人認識不到商品含稅。間接稅是隱形的,在消費環節中不知不覺地支出,商家代你收取,你以為是商品的價格,其實其中含有相當的稅金,你不知道已經納稅,還以為稅負不重。其實中國百姓的生活吃喝拉撒睡一切開支都含稅,且含稅量世界第一。中國商品所含的稅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高,是美國的4.17倍,是日本的3.76倍,是歐盟15國的2.33倍。中國70%的稅收放在商品價格裡。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政府財政統計年鑑(2007)》公布的2006年數據顯示,倘若國家徵稅總量為1千元,「排除其它方面要素的影響不論,那麼,作為價格構成要素之一、直接嵌入各種商品售價之中的稅收數額分別為:中國700元,美國168元,日本186元,歐盟15國300元。」 中國為什麼不能像外國那樣公開把稅額打在價格表上,光明正大的收稅,而是把稅收藏在價格裡,悄悄地拿?是因為邪惡的共產黨不想讓百姓知道自己拿了全世界最高的稅,相反,它要讓老百姓覺得自己沒有納稅,外國都納稅,社會主義不用納稅,還是社會主義優越,一定要擁護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省錢。其實,所有的中國百姓都讓邪惡的共產黨耍了,你不光拿了稅,還是以世界最低的收入,拿世界最高的稅!這就是號稱「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的共產黨!

那個個人所得稅之所以人人關心,就是因為它直接從你工資裡扣,你明明白白地知道收入減少了,所以你焦急,你希望能降下來。而那個平時離不了的大頭——間接稅不知道要超過你那點個稅多少倍!你卻一點感覺都沒有。二零一零年中國人均納稅5,463元,其中個稅只占361元。其實,這才是你真正應該關心的。通算起來,你消費中的幾乎一半的錢都交了稅,貢獻給了共產黨,然後被那些共產黨的貪官污吏們揮霍浪費裝腰包。共產黨之所以老是拿個人所得稅說事、吊你,且一吊好幾年,它就是要讓你把注意力放在這小地方,不讓你知道那大頭其實才重要。然後,它悄悄的在背後拿你的錢。像這種百姓都明白的道理,共產黨那麼多專家教授能不知道嗎?它就是要耍你!你卻不知道!所以有些人還替共產黨說話,真是傻到極點了。他不知道自己被共產黨耍得可憐!

很多稅種的設置,並不是從調節市場需求出發,而是為了儘可能多的從百姓兜裡挖錢。如17%的饅頭稅。山東省濟南市政協委員潘耀民認為,17%的饅頭稅設置稅率過高,既不科學,還增加百姓消費負擔,更不利於食品安全,因此,幾年來三次提交提案呼籲調整,但均石沉大海(《山東商報》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對此,紅網評論予以痛斥:「從百姓口裡掠食的稅收,既不公不義,又顯得格局狹隘,更是對於一個有著嚴重結構性弊端的稅收制度的放任自流。若干年來,像資本利得稅、暴利稅、奢侈品稅等等稅種,千呼萬喚出不來,富人們的投資和消費游離於稅收的門檻之外,不僅拉大了貧富差距,更是造成國家稅收的嚴重損失,稅收部門對於這一切置之不理,卻對於普通百姓的尋常食品不依不饒,這到底是甚麼樣的道理?!」

三、關於房價

拿的最少,交的又最多,這就是中國百姓的收入支出情況。同時,還要背負著「三座大山」:教育、醫療和住房。特別是那個住房,簡直是在搶錢。房價之高,匪夷所思。收入與房價之比絕對是全球第一。多少地方三代人的積蓄尚買不起一套房子,只能望房興歎;多少房奴為還貸被迫節衣縮食。安居樂業只能是可望不可即的夢。而傾盡你所有才買到的房子,卻只有平均35年的壽命!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為吃上一頓午餐,搶了幾百元錢,要被判幾年徒刑;而幾萬、幾十萬、上百萬大把搶錢的房地產商和貪官們卻無人過問。

是誰推高了房價?是誰掏空了百姓的錢袋?是邪惡的共產黨。二零一零年全國兩會期間,重慶市政協副主席陳萬志算了一筆賬:據初步統計,中國現階段涉及房地產的稅種有12項之多,涉及房地產的收費多達50項,兩者共計62項。他說:「更為嚴重的是,據抽樣調查,部份項目的稅費已佔到房地產價格的30—40%。稅種設置繁雜、徵收環節多,存在重複徵稅和多次收費問題,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房價!」「這麼多稅費,每一個都師出有名。可征在開發商頭上,最終還是部份轉嫁到老百姓頭上。」一套房子高達62項的稅收與收費,房地產商不可能為此買單,最終的承擔者必然是廣大購房戶、房奴,是可憐的百姓。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房價會高的這麼離譜!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會如此凶狠瘋狂的利用房地產刮民眾的錢!中國百姓在拿全世界最低的工資收入,購買全世界價格最高的房子!而且還只有70年的使用權!還可能是豆腐渣工程!還可能被強拆!來自重慶永川區石牛寺村的農民工代表康厚明頗有感言:「我16歲外出打工,至今都31年啦,還沒有實現在城市買套商品房的夢想。地方政府也要考慮讓利於民!」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調查表明,房地產開發總費用支出的一半,通過稅費與土地出讓金流向政府。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工業大學經貿管理學院院長程惠芳說:「不少大城市這些年為何熱衷發展房地產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土地出讓金和稅費成為重要的政府收入來源,有的甚至超過一半。」二零零七年五月《經濟參考報》報導,一位在珠三角和廣西、雲南多年從事樓盤開發的房地產開發商向記者坦言:「樓盤開發成本只占房價20%,開發商能夠拿到其中40%的利潤,餘下超過40%的利潤全部被相關職能部門『層層消化』掉了。」

為了利用房地產開發斂財而瘋狂賣地。土地出讓金在不少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中所占比重相當驚人,不少城市已經占到半數。更有甚者,一些地方的土地出讓金竟占到了政府財政收入的60%!在有些縣市土地出讓金占預算外財政收入比重甚至高達80%以上,完全就是一個土地財政。地方政府就是賣地,甚至是瘋狂賣地。發達地區政府財政的基本格局是:預算內靠城市擴張帶來的產業稅收效應,預算外靠土地出讓收入。中國指數研究院推出的《2009年中國土地出讓金年終大盤點》顯示,二零零九年中國土地出讓金總額達1.5萬億元,比二零零八年增加140%。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的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國土部部長徐紹史透露,二零一零年全國實際土地出讓面積42.8萬公頃,同比增加105%。二零一零年三月甚至曝出江蘇省揚州市政府收取開發商20億元,不聽證,不公示,偷偷出賣剛剛開發僅僅七、八年的居民小區土地的醜劇。

為什麼對高房價政府不作為,為什麼房價遲遲降不下來?這才是根源!這才是高房價的真正推手!世界上沒有一個大國靠出賣土地支撐政府支出,唯有共產黨中國例外。中央財政為什麼富得流油?這就是根源。為什麼國富民窮?這就是原因。但是,長期來,百姓在媒體中根本看不到「國富民窮」的提法,這就是輿論導向。百姓知道的只能是中國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擔負著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勞苦大眾的神聖使命!

那麼,巨額土地收入都幹了些什麼?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財政局的一份統計數字表明,二零零九年土地出讓金安排用於民生支出的主要構成:一是用於農業土地開發等方面26.5億元,占收入的5.4%;二是用於廉租住房建設方面38.5億元,占收入的7.8%;三是用於城鄉市政基礎設施建設方面319.46億元,占收入的64.6%;四是用於國有企業改革安置費等方面2.51億元,占收入的0.5%。不難看出,真正用於與百姓生活相關的,實在是少得可憐。而其中的絕大部份用在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上,而基礎設施的建設那不就是滋生腐敗的黑窩嗎?!如果建設沒有回扣,如果建設不算政績,各級官員們會如此熱衷嗎?廣大的西部地區那麼貧困,你為什麼不去濟困扶貧呢?

長期以來,中國人民一直被灌輸「社會主義優越性」的迷魂湯,其中一條就是「全民所有制」,既然是全民所有,土地就不應該讓人民付費,因為它是屬於全體人民的,應該無償劃撥,否則,你所謂的「優越性」又體現在哪裡?一般中國百姓意識不到,中國人的一生實際是被中共重重剝削被「共產」的一生,中共實際是中國人最大的地主!從中共建政初期的以所謂土地改革、公私合營等形式,沒收地主、資本家的私有財產;通過實行公有制以初級社、高級社、人民公社的形式強行把農民的個人土地無償收歸集體所有;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後以幾乎全球最低的工資收入盤剝職工,強力擠壓企業的獲利空間和企業對勞動收入的分配能力;從屬於全民所有的土地等資源的拍賣中獲取大量的僅為政府所有的非稅收入;幾乎以全球最高(超過全球第一富國美國)的房價購買住房,以及幾乎是全球最高的教育醫療支出;連續多年遠遠高於GDP增速數倍的苛捐雜稅,等等,可憐的中國人幾乎付出了自己辛苦勞動的全部。

由於工資收入少,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以來消費在中國經濟中的比重一直在下降,目前的消費率甚至和印度等發展中國家比較也有相當大的差距。為什麼企業大批倒閉?為什麼中國大部份百姓幾乎沒甚麼積蓄,日子這麼苦?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實際上中國百姓的生活,比大部份非洲國家都差,連二胎都養不起!這是共產黨不敢讓中國百姓知道的事實!

四、關於壟斷

經濟建設真正受益的是誰?是廣大的百姓嗎?鄧小平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富的都是誰?還不都是官倒、特權階層、壟斷企業嗎?!據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國社科院等部門一份聯合調查報告的數據,截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底,中國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含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千萬元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過1億元以上的富豪當中,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占據了億元戶的91%,擁有資產20,450餘億元。而考證其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權力資本。

一個縣委書記,且不說為工程項目、土地、幹部調動等大事的收受,單是過一個年,收入上百萬元的紅包是很平常的事情(可以看看山西的一個縣委書記武保安的紅包故事)。貪官們查處一個都是幾百萬、幾千萬、上億元,甚至十幾億、上百億元!蘇州副市長姜人傑甚至單筆受賄8千萬元!四川宜賓副市長陳光禮任職兩年瘋狂斂財2000多萬元!鐵道部運輸局局長、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張曙光為自己在美國的妻女存了28億美元!劉志軍時代的鐵道部系統在海外吃回扣、貪污腐敗工程款、由鐵道系統倒買倒賣火車票總額高達600億人民幣,其中和劉志軍家族有關的有120億。

那個壟斷企業掌握的是屬於全民的資源,得益的卻是自己的腰包。民革中央列出了這樣一組數據,一九七八年,中國最高收入行業的職工平均收入是最低收入行業的1.38倍,到二零零八年,這一比例擴大到14.61倍。壟斷行業的高收入,憑的不是行業自身的經營努力,而是來自於因壟斷所獲得的超額利潤。壟斷行業占盡了政治優勢、資源優勢、市場競爭優勢,但又不承擔任何風險。壟斷就是經濟獨裁。中共是政治上的壟斷,而中共的央企是經濟上的壟斷。

有公開資料稱,石油、電力、電信、煙草等行業的員工人數不到全國職工人數的8%,但收入相當於全國職工工資總額的60%左右。這些占有社會資源60%以上被譽為共和國長子的國有單位,每年對GDP的貢獻不足30%,吸納的勞動力不足20%。不少人對於壟斷的危害並不是很清楚,這裡試舉兩例。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發布了一份題為《中國信息社會發展報告2010》的報告。在報告中,二零零八年,中國寬帶用戶平均月資費83.8元,相當於每Mbps每月46.6元(約合6.7美元),是韓國寬帶價格(0.37美元)的18倍、日本(0.13美元)的51.5倍。考慮到收入差距的因素,中國的寬帶資費水平是韓國的124倍。同年,由英國牛津大學研究小組公佈的全球寬帶環境排行榜42個國家中,在寬帶通信的速度、容量等用戶使用便利性方面,日本居首位,中國居第41位,倒數第二。

據《南方週末》報導,就在中國十幾個省為電荒忙成一團的時候,裝機總量和外送電量位於全國之首的內蒙古,每年卻有近700億度電送不出去。因為外送通道的建設,以及外送電量的多少,都由高度壟斷的國網公司說了算。由於不能送電,蒙西電網約三分之一的火電機組被迫停機,超過42%的風電機組棄風。而內蒙古每年放棄的發電量可供應北京一年用電量的約82%。在極端荒謬的體制下,這民主國家不可能有的巨大的損失與浪費都視為當然,沒有人被追責,沒有人去承擔責任。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三分之二以上的國企虧損,國家花了2萬多個億——這在當時是天文數字,扶持它們,以舉國之力,全民買單的形式使它們起死回生,到二零零八年,國有企業創造的利潤,央企占到了80%。這些央企虧了國家補,賺了自己用。一方面上報國家虧損,另一方面花起錢來卻大手大腳。二零零六年八月,南航為6千名空姐統一換裝就花費了將近6千萬元,而同月上旬,南航發布的半年報中顯示虧損總額達8.35億元。同為職工,壟斷企業職工一年收入可以是普通企業職工10年的收入。單位不是沒錢發,而是愁找不到名目。

某電力央企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我們單位員工每月都有報銷任務,即1,500元的超市購物和1.000元的汽車油票,完成任務就等於報銷了2,500元。」二零一一年四月有網友曝光了中石化廣州分公司去年中秋節,一個星期的時間,僅採購進口高檔酒水及高價茅台就花去三百多萬巨款!河北滄州農村信用聯社一個新年假期15天不休,就可以拿到6萬多元的補貼!據世界銀行最新報告,中國0.4% 的人口掌握了70%的財富,美國是5%的人口掌握60%的財富,中國的財富集中度世界第一,兩極分化之嚴重,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

相比中國壟斷企業的獨吞自享,據《人民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報導,蒙古國三十一日政府非例會決定,近280萬本國公民每人分得戰略大礦塔溫陶勒蓋煤礦536股股票紅利,這是蒙政府首次以股份形式向全體公民分紅。據悉,去年蒙政府就決定用兩年時間向每位公民發放150萬圖格里克,人民幣約8,300元的福利,履行讓國家礦產資源的收益惠及每個公民的承諾。國家資源是全民所有的,作為國企,其收益等自然應該向其理論上的全體股東,亦即全民進行分紅,讓普通民眾也能享受經濟發展和國家礦產資源開發所帶來的利潤,這是政府道義和民眾訴求所在。然而,在所謂優越的社會主義的中國能嗎?!

針對因壟斷行業的存在導致收入分配嚴重不公的事實,二零一零年全國兩會期間,有代表提交了超過30個人簽名的議案《要求全國人大開展<反壟斷法>的執法檢查》,內容涉及多個央企,因為只有央企才有壟斷的能力。但自議案提交之後,代表卻在24小時內接到超過50個「關心」電話,以及一次又一次的「被面談」。關心什麼?希望撤回「議案」!希望繼續壟斷,永遠壟斷!

五、關於政務公開

百姓的收入少了,政府的腰包鼓了。可這錢又是怎麼花的呢?多年來,政府怎樣花錢一直是國家機密,不對社會公開。說起這個機密來,現代政府處理國家秘密的基本原則是:公開是常態,秘密是例外,秘密的範圍要被控制在最小需要範圍內。而當代中國的保密制度卻正好相反。比如,秘密的範圍過大。有資料稱,美國每年產生秘密文件10萬件,中國則多達數百萬件。獨裁政權秘密就是多。官僚機構,總有一種追求私利的本能,基於這種本能會無限擴大對公民保密的範圍。公民越少瞭解政府的運作情況,政府官員就越可便利地上下其手,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甚至某些沒有任何理由定密的文件,也被劃入國家秘密範圍。二零零九年有民眾申請上海市財政局公布地方財政預算,財政局竟聲稱這是國家秘密。

除中國之外,政府預算向社會公開,是國際慣例,也是民主政治的常識。政府的每一分錢都來自公民,公民當然有權知道政府如何花錢,預算案理應向民眾公開。但長期以來,財政預算確實是國家秘密,甚至對人大代表來說也是秘密。上世紀初,留學國外的知識份子,驚詫於當地政府預算公開對民主政治帶來的重大意義,呼籲中國政府公開預算,接受人們的監督。政府花的是百姓勒緊腰帶交的錢,憑什麼向公眾保密?不僅是政府開支,各級黨的組織的花銷也是一筆巨額開支。各級龐大的黨的系統的花費從來不出現在政府預算上,而是實報實銷。除了很少一部份黨費開支外,絕大部份花費的還是百姓的血汗錢,但百姓並不知曉錢的去向。這個附著在政體上的癰瘤,對民脂民膏的搾取與揮霍,與行政費用相差無幾。

對於預算不公開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主任高強在二零一零年兩會期間接受採訪時坦承,「在於基礎工作不到位。現在,財政上的預算科目沒有這一項」。同時也承認,「預算資金是公共資金,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群眾應該知道,按照法律規定我應該盡哪些納稅的義務,更應該知道,政府按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籌集的資金用於哪些方面。所以預算公開應該是應有之意,不應該是去討論的一個問題。二零零九年,廣州市公開了一部份政府部門的預算,引起了廣泛的評議,而且一時間好評如潮,其實我覺得沒什麼,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政府早就應該做到這點。」早就應該做到,但它就是不做!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星島日報》報導,中央電視台日前播出的「新聞1+1」節目,主持人柴靜訪問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王在節目中透露,中國用於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的開支,一年高達九千億元,占行政開支的三成。從一九七八年到二零零三年,中國預算內財政支出總額增加22倍,而行政管理費支出卻增加88倍多。

包括美國在內的發達國家,政府支出的絕大部份是用於居民的社會保障,中國的緊鄰印度聯邦和各聯邦主體、地方政府,也將三分之一的財政支出用於教育、醫療、救濟等社會領域,從而建立和維持了一套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讓退休、失業、兒童、學生等弱勢人群,實實在在地分享到了經濟增長的成果。但在中國的政府支出中,行政管理費用所占比例遠遠高於發達國家。

據統計,二零零七年中國政府開支占財政收入的29%,美國為9%,歐洲為5%,而日本僅佔4%。其中,公款吃喝、公款出國、公車消費支出就高達9千億元。在美國,找政府部門,外地人得帶上地圖按地址尋找。因為政府部門一般為小型平房或直接租用民宅。美國的共和黨、民主黨黨中央連自己的辦公樓都沒有。而中國則不然,最高大最豪華的高樓大廈就是各級地方政府辦公樓,深院圍牆,且有警察站崗。中國GDP每年增長不到10%,但稅收和行政開支的增長速度卻是百分之二、三十。除預算內開支外,地方政府還擁有數額龐大且缺乏監督的賣地款等預算外開支。這樣的信息從法律要求來看,毫無疑問是必須公開的,因為《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明確強調,所有信息如果不是涉及到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隱私,並且不涉及到公共安全的,都應當對社會公開,而且財政支出這塊,始終在強調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就沒有理由不讓公眾去瞭解、知曉。

會年年開,呼籲年年有,但就是不落實。二零零七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任玉嶺還就高級官員待遇的終身制,呼籲儘快改革,宜早不宜遲。據香港《動向》雜誌引自中央組織部有關資料披露,二零零四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億2,600萬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5,537名省部級離休幹部,每人每年公費開支70多萬至600多萬元。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福建的省部級離休幹部,平均每人每年開支500萬元以上。就此問題,原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也曾在媒體上透露,高官待遇終身制給中央財政造成沉重負擔。目前,中國有40萬名官員長期占據官員病房,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的80%是僅為850萬各級黨政官員所享受。但話剛說完,立刻就在網絡上被封殺。

經濟建設搞好了本來可以為民造福,有益於社會,但中共的各級官員醉翁之意不在酒,實是借建設之名行漁翁得利之實。多少人賺了個盆滿缽滿!數字出幹部,幹部出數字,GDP崇拜,造就了多少幹部!出了多少假數字!催生了多少政績工程!浪費了多少百姓的血汗錢!為什麼都熱衷於搞工程、上項目?還不都是為了GDP上得快,快出政績,快裝腰包嗎?那是為了百姓的利益嗎?你為什麼不去農村、山區扶貧啊?!

對當下黨政部門搞形式、唱高調、耍花架子的歪風,全國政協委員、廣州市政協主席朱振中在二零一零年全國政協會議上作大會發言時,予以痛斥:「常說的老話多、正確的廢話多、漂亮的空話多、嚴謹的套話多、違心的假話多」。「什麼都要高級、高端、高標準、高規格,甚麼都要最大、最快、最優、最佳,什麼都要國際一流、世界一流;動不動就是新口號、新概念、新思路、新規劃,動不動就是中心、核心、龍頭、高地。」「熱衷於建設聲勢大、規模大、影響大的『路邊工程』、『形象工程』。這樣的『政績』好看不實用,卻興師動眾,勞民傷財。」「說到底是一些幹部心裡沒有裝著老百姓,一心想著自己的仕途,是『投領導所好』錯誤思想的產物,是陞官靠表面『政績』的錯誤政績觀的產物。」「投領導所好,不如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說得好、寫得好、唱得好、吹得好,不如幹得好,不如幹出實績好。」短短8分鐘的發言,人民大會堂萬人禮堂就響起了9次熱烈掌聲,是歷年兩會中獲掌聲最多的講話。

相比二零一零年的兩會,二零一一年就冷落得多。獲得掌聲最多的發言是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中央副主席、雲南省政協副主席陳勳儒的大會發言,陳勳儒說,「某些城市的榮譽竟多達三四十項,雖在某種程度上顯示了城市發展業績,但過多的標榜被網民及群眾嘲笑為『作秀』和『最能吹牛城市』。」話音剛落,全場響起熱烈掌聲。陳勳儒說,創建評比活動耗資擾民,而居民卻叫苦不迭。他舉了一系列例子,比如用行政手段限期拆除防盜窗,城管部門粗暴執法,組織幹部結隊上街撿垃圾等問題,他指責個別城市「目的就是追逐『名片』。」當他說到,「地方高調宣傳『最具幸福感城市』,群眾卻為『被幸福』起鬨抱怨。」掌聲再一次響起來。這是二零一一年全國兩會上十幾天時間,幾百個發言中,唯一一個兩次被掌聲打斷的發言。每年耗費巨資召開的兩會,竟找不到掌聲,這樣白白浪費百姓錢財的無用的會議,全世界也只有一黨獨裁的中共才會有,才會年年有!

六、關於經濟發展成就的緣由

中共自稱發達國家需要一個世紀才能完成的經濟發展,我們僅用了幾十年就完成了。這一點經常被中共拿來說事,成了它顯擺自己如何「偉大、光榮、正確」的證見。其實,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深層次原因是由於中共的鬆綁,使中國民眾聰明才智的發揮有了一個相對寬鬆的自由空間,才帶來了中國經濟和社會各項事業的全面發展。而這也剛好從反面證明了長期以來中共的一黨獨裁專制,對中國民眾思想、才智的禁錮,對國家發展的極大阻礙和束縛。只此一點,中共的罪過就不可饒恕。

曾幾何時,中國與亞洲四小龍同處於一個起跑線上,但當人家一門心思搞建設謀發展的時候,中國卻在中共的控制下,大搞整人運動,一撥又一撥,一茬壓一茬,沒完沒了。上點歲數的中國人的一生就是在運動中度過的,太多的人患上了運動恐懼症,害怕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來一場運動,不定什麼時候自己就會成為運動的對象。有心人做過統計,半個多世紀裡,中國單是被冠以名稱的政治運動就多達一百餘次,這些政治運動都被宣傳為關乎人民福祉,關乎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不搞這些政治運動人民就會「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就會「亡黨亡國」……,而其實這種宣傳全部是國家機器編造出來的謊言。誰都搞不明白中共有什麼必要非要搞這麼多運動!對運動這麼有癮!讓全世界匪夷所思;誰都搞不懂中共犯了哪門子邪了,放著正經事不幹,如此發神經,整天瞎折騰。

就像有學者指出的:「六十年來,執政者就像週期發作的精神病人一樣,一個勁兒折騰,沒有一刻停歇。」戰爭年代怨戰爭,沒有戰爭了,和平時期就自己折騰自己,變著花樣的折騰,古今無有。萬里在《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中說:「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運動的直接結果,就是害人。鄧小平也承認:「人民需要有一個安定的政治局面,對大規模的運動厭煩了。凡是這樣的運動都要傷害一批人,而且不是小量的」(《鄧小平文選》)。在《遺囑》(2007年內參第5期)裡,鄧小平還反思說:「首先,我對我們國家的政治現狀並不滿意。我是這個政體的創建者之一,這幾十年也算這個政體的守護者、責任者,但我也是這個政體的受害者。每當看到樸方殘廢的身體,我就在想,我們現在這個政體的名字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共和國最本質最核心的東西是什麼呢?應該是民主和法制。我們這個政體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

如果中共是一個真正為國家、民族、人民利益著想的政黨,它應該從執政之日起,就摒棄戰爭年代的暴力革命模式,轉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經濟,富民強國,擔負起中華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但是,中共沒有,而是以花樣百出的政治運動方式,繼續推行其革命的一套,直至「文革」結束後的難以為繼,瀕臨崩潰。中共為了自己的專制獨裁統治,甚至不惜毀了這個國家,如五七年對「右派」的打擊、十年「文革」的內亂、八九「六四」對學生愛國運動的鎮壓、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鎮壓,等等。改革開放,是中共的強權革命已走到盡頭,再也無路可走,被逼無奈的結果。革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革命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正是這種危機促成了中共的改革開放,成了中共改革開放的直接動因。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

評論
2011-11-12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