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伍凡:習李面臨的政經局面難以改變

人氣 3

【大紀元2012年12月13日訊】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1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習近平李克強面臨的政經局面難以改變」。

現在習近平的處境在我看來,有幾句話可以說明:「政改無膽」、「經改無力」、「反腐為先」。習近平在18大上,基本上處於全面接班的局面,可是他的局面現在非常的困難。原因在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由元老們塞進了一大批非常保守、不願意改革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而他們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元老或幾個元老在支撐著,這些對習近平、李克強都是一個非常不利的牽制。

習近平是個非常弱勢的總書記,中央政治局7個新的常委裡面,都有一名以上的中共元老來支撐。習近平獲得江澤民、胡耀邦家族、葉劍英家族的支持;李克強是胡錦濤的親信;張德江背後有江澤民以及萬里;俞正聲是鄧小平家族的代理人;張高麗得到了江澤民及李瑞環、溫家寶的賞識,以及「石油幫」的支持;劉雲山是獲得了江澤民的提拔;而王岐山是朱鎔基的心腹。所以這一批人背後都有元老、大老們在掌控著。

那麼習近平、李克強他們想要改革,他們能做嗎?做不到。因為習近平的權力不是來源於8千萬的中共黨員,也不是來自於15億的中國民眾,而是由幾名中共的元老和各個利益集團認可他們的身分。

他們根本無法擺脫元老及各方面勢力的牽制,因此他要想坐穩位置,除了是要「胡規習隨」之外,首先的要務是討好各方面的元老,在得到他們的認可及充分授權之後,才能夠組建自己的班底,然後才能貫徹策自己的理念。否則位置還沒坐穩、屁股還沒坐熱就要被拉下馬了,這是習近平、李克強目前的政治局面。

他是不是就此罷休了呢?在我看來,沒有。他正在悄悄的採取一些行動,其中一個行動是比較明顯的,他就請他在清華大學讀博士生的一個導師叫孫立平教授出來講話。在11月28日,舉行了2013年「財經預測和戰略」年會,這個年會談到了「從法治經濟到法治社會」這個題目的時候,孫立平教授就講話了。

他說「一場靜悄悄的革命已經發生」,最簡單的是政府感嘆隊伍不好帶、老百姓不好管、政府說話老百姓也不信了,這就是逼迫中國進行變化的真正動力。無論如何要對這樣的危機和矛盾做出反應,這個反應的過程就是我們改變的過程,也就是改革的過程。

他說現在的大陸是一個與法治完全格格不入的國家,而且越走越遠,其中「維穩」就是對法治的一個大破壞、大倒退。大陸需要轉型,他舉出台灣前總統蔣經國先生的例子來處裡歷史共業,台灣遭遇到最大的事件就是228事變,唯一的辦法就是攔腰一刀切斷,做一個切割,過去的問題老辦法解決,新問題新辦法解決。現在大陸的問題就是這個問題,越早回頭、越早切割,越主動越好,否則將來能不能切割都成了大問題。

孫立平教授認為現在中國改革只剩下5年時間了,5年過後你想要改革你都沒有機會了,到那個時候、老百姓起來之後,你唯一的道路就是武力鎮壓,但是這樣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中共還願意再把六四重複嗎?軍隊還願意再聽你的命令嗎?老百姓還能夠再屈服而不出來革命、進行武裝暴動嗎?這都是個問號。上面我所講的是孫立平在會議上的講話,非常引人注目。這些話不是習近平講,而是他的老師在講,所以是個非常引人注目的消息。

中共中央在11月13號在中南海舉行了黨外人士座談會,習近平強調,我們決不能低估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所面臨的風險和挑戰,主要是世界經濟低速增長態勢仍將延續,總需求不足和產能相對過剩的矛盾有所上升,企業生產經營成本上升和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並存,經濟發展和資源環境的矛盾有所加劇。這就談到世界經濟和中國經濟的問題了。

12月4號,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其中一個重要議題是,分析研究2013年經濟工作,為今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打一個定調。在會議上發出6個信號。

第一個信號是,要保持宏觀經濟政策的連續性以及穩定性。就是說中共現行的宏觀經濟政策不會變動,以穩定中共官僚體系和權貴,不讓他們拿了資金向國外流動。

第二個信號是,明年大陸要擴大內需消費和投資,將會雙管齊下。但是,中共當局,尤其是地方當局債台高築,何來資金投資?當「國進民退」的政策不改變的時候,何來民間投資?當GDP的大餅被權貴資產階級獨佔的情況下,何來民眾消費?

信號第三,支援企業帶頭實施國家重大科技項目。但當知識產權法律未建立的時候,教育還不能鼓勵獨立思考時,何來創新、發明?

信號四,有次序的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這是個非常大的問題,下面詳細講。

信號五,推動重點領域改革。僅僅指名了是重點領域改革,但是哪些領域改革?沒有公開。

信號六,穩步提高社保統籌層次和保障水平。這是一個畫餅充飢的信號,老百姓能得到多少實在利益,都是問號。

在12月4號,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對經濟問題非常重視。那我們看看現在全球的經濟狀況如何?

在前不久CNN登了《新聞週刊》特約編輯大衛‧弗魯姆(David Frum)的一篇文章,說為什麼2013年將是危機之年?危機的來源於今年夏天的極端天氣,80%的美國大陸經歷了乾旱,俄羅斯和澳大利亞也經歷了乾旱。乾旱毀壞了重要的農作物。玉米採收量將降低到199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僅僅在7月份,玉米和小麥的價格就分別上升了25%,大豆的價格上升了17%。穀物的價格升高會導致食品價格升高。

美國人在各種食物上的支出,只佔稅後收入的10%,包括在餐館用餐和買預製的食品。但是離開美國到一些開發中國家,食品價格突然就成為人類經濟生活當中唯一最重要的因素。《金融時報》報導,在2007年、2008年,穀物價格上漲之後,面臨麵包騷動、震撼了30多個國家,從海地到孟加拉。俄羅斯2010年的乾旱,迫使俄國暫停了穀物出口,導致了所謂的「阿拉伯之春」。飢餓的人民,即是憤怒的人民,憤怒的人民會推翻政府。

那麼文章預估,2013年會不會給我們帶來巴西的動盪,中國的罷工,和巴基斯坦的革命呢?答案或許可以從上證交易所價格指數中得到,絲毫也不能讓人民安心。

我們看中國專家們對世界經濟的看法。在不久前,北京工商大學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北京智能研究院院長季鑄教授,主持發布《2012年世界經濟風險指數和主權國家評級》。報告裡面提到,史密斯的自由經濟理論導致了經濟危機;凱因斯的政府干預理論導致了債務危機;馬克斯的計畫經濟理論無法與全球市場經濟理論並行。這三個理論都無法解決目前世界的經濟和金融問題。

目前中國正站在未來發展的十字路口,歷史表明,每一次的重大危機都促使人類的思想革命,改革創新和更大的發展。這一次全球債務危機和經濟緊縮也是如此。

發達國家正在進入人口下降、經濟飽和、低速增長為特徵的後發達時代。從政治風險、經濟風險、貿易政策風險、支付風險四個方面,對世界經濟和130多個國家進行了風險評估、評級,提出預警和風險對策。

報告數字顯示,2011年,隨著世界經濟下滑,轉向以“經濟衰退、價格上升”為特徵的“經濟滞脹”。世界經濟風險指數下降了,而風險上升。全球130個國家,綜合風險指數平均值是0.6932,比上一年的0.7094下降了2.3%。同期,全球130個國家數據的世界債務風險指數為0.4626,比上一年的0.4130上升12個百分點。債務風險有所緩和。全球130個主權國家數據的綜合風險評級是三個B級,與上一年評級水平相同。債務風險評級仍然是B級。全球債務風險和經濟危險風險並存。

當前世界經濟存在五大特點。一,多重危機並存;二,多米諾骨牌效應;三,世界經濟全面緊縮;四,世界市場全面緊縮;五,結構失衡,政策矛盾。

各國在生產過剩為特徵的經濟危機,和財政赤字為特徵的財務危機中,在夾縫中進退兩難。緊縮政策可能緩解債務危機,但會導致經濟增長下滑,加劇經濟危機。相反,擴張政策不但難以刺激經濟增長,還會加劇財務危機。無論緊縮或是擴張政策,都難以解決目前的經濟危機。

事實證明,全球藥方並不可行。資源危機、生態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和政治危機,不僅僅要求歐洲變革、美國變革、日本變革,也要求中國變革。不變革就淘汰,歷史如此、今天如此;世界如此、中國如此。

美國哈佛大學的教授勞倫斯‧薩默斯在今年10月22日為英國《金融時報》寫了篇文章,他說:世界經濟仍然在惡性循環,美國仍然面臨墜落財政懸崖的危險;歐洲仍然在蹣跚前行,試圖用徒勞的方法阻止危機,根本拿不出令人信服的增長戰略;而日本仍然沒有擺脫停滯,要使經濟增長率由負轉正,那日本人就要謝天謝地了。

與此同時,幾個「金磚」國家,中國、俄國、印度、巴西和南非各有各的苦惱,一方面這些國家受到腐敗、金融失衡等一些深層次問題的困擾,經濟增長也受到了連累。與此同時,人口條件的變化趨勢也令人們對這些國家的長期前景產生了質疑。

再看看中國的經濟。中國的經濟有幾個問題專家已經確定了,2013年中國的經濟會遇到巨大的困難。著名的經濟學家夏斌,在《2012年搜狐企業家論壇》講過,他說從中、長期來看「喜憂並存」。從憂的方面來看,由於當前中國的經濟、社會各種矛盾交織,房地產泡沫、地方融資平台的風險,以及這些問題所反映的「中國系統性的風險問題」都不能輕視。

此外,加之出口壓力仍然大,原來的投資模式不可持續,收入分配的改革效果不明等等因素,起碼在明年上半年中國的經濟困難仍然存在。

他做了兩個判斷:第一,從短期看,按照目前的改革力度和調控方向,今年經濟遇到的問題恐怕明年同樣存在,而且風險更大,日子更難過。可以說現在的社會和經濟中積累了大量的矛盾,是危機和轉型在賽跑,但是時間並不多。

第二,從長期來看,要解決多年積累的大量經濟問題,單純從經濟角度去考慮已經很難了,必須從社會、經濟、政治三個方面統籌考慮,做長期安排。

經濟學家夏斌的意見認為當前治國主要是抓三件事:第一,嚴懲黨的腐敗,讓百姓擁護、鞏固執政基礎;第二,把已經做大的GDP蛋糕向窮人傾斜切一塊,在穩定民心的同時提高消費;第三,只争朝夕抓改革,只有真正的加快改革,才能解決各種長期問題的唯一出路。

他說:如何去思考長期的重大問題呢?他提出了有八大問題:土地、結構、財政、城鎮化、資源價、金融、創新及國企改革。其中他特別提到了「城鎮化」,因為城鎮化是一個政策調整、執行的結果,而不是原因,不是一個能夠直接解決的問題。

要城鎮化首先要讓農民工能夠先住下來,要講戶籍改革,要包括上學、看病等安全網建設中的財政投入問題。也就是說你首先要拿錢出來,其次是要讓進城的農民住得舒服,有水、電、氣等城市基本建設,投入資金的問題,誰來投?怎麼投?

還要講到要讓農民工長期的住下來,就要有就業的機會,就業就要放鬆管制,允許大量民間創業投資。這又涉及到民營資本怎麼樣投入,服務經濟怎麼發展、國有企業怎麼樣退出等等問題。所以「城鎮化」不是一個單純讓不讓農民和農民工進城的戶籍改革,和光靠有限的財政資金的問題。

再一個,他提到居民財政收入,是一個國家進入到中等收入之後,提高居民消費的一個大途徑。怎麼樣提高?不是能靠炒房地產,這是靠不住的、有風險的,而是要靠民間創業。這又涉及到土地收入減少後的政府改革,中央與地方財稅的安排,國進民退的改變,「新非公36條」的落實。

目前政府的財力有限,能不能真正的落實「新非公36條」呢,來一個大的「國進民退」的改變呢?因為中國並不缺少資金,但是要放開管制,民間其它投資就要能夠代替房地產的投資,代替中小城鎮化建設中的財政投資。

現在不少人對中國經濟很悲觀,富人移民的很多,部分情緒也體現在股市上,關鍵的問題在於民間的資產怎麼樣投入到市場,而這個市場已經被大壟斷資產階級給壟斷了,被太子黨所掌握的國有企業給壟斷了。這個壟斷能不能打得開呢?

我們再來看另一位專家牛刀的意見。牛刀認為2013年中國經濟會硬著陸。他說2012年GDP達到7.6%,在他認為2013年的GDP頂多只能增長到3.1%,這就是「硬著陸」,大家要做好過冬的準備,這次經濟大蕭條是全球性的,中國再也沒有力量拯救了,也別去指望任何人能去幫你的忙。

《華爾街日報》在2012年11月29日發出了一個消息:日本大和證券資本市場公司報告透露,初步跡象顯示東南亞國家開始超越中國,成為低成本製造中心。這種趨勢未來幾年可能會加速,而中國可能在未來5年到10年內,失去了世界工廠的地位。

由於最近幾年中國的工資水平快速的增長,東盟國家的勞動力成本要比現今的中國低得多,因此製造業的接力棒正在從中國轉移到東盟的7個國家,那就是泰國、菲律賓、越南、印度尼西亞、老撾、柬埔寨、緬甸。

葉檀女士最近有一篇文章,她說:「智慧時代,中國製造業面臨著雙重危機」,一是低端製造業流向了東南亞、南亞本地,原有的產業鏈條被打斷;二是智慧時代某些可用的機器的製造業要回流到美國了。

在互聯網的幫助之下,產品從實際生產到銷售服務的各個環節正在經歷了一場變革,其中的特徵是從點子到產品越來越容易實現,而每一款產品升級、淘汰週期卻在縮短,以往的週期大概是幾個月,而現今可能是幾個星期。在當地生產具有明顯的去物流成本的優勢。中國必須藉全球產業轉移的契機,在終端製造領域佔據一席之地,切入全球產業鏈當中,這是未來中國製造的生路。

她話的意思是説,中國世界工廠所生產的低端產品正流向了東南亞和南亞,而智慧產品的產業鏈正在從中國回到了美國,那麼這個中間有一段,就是中段產品比低端產品要高,比智慧產品要低的中段產品,中國應該在今後的未來要進入到這個行業裡頭,如果不走到這個行業,那中國將失去了你產品的鏈條,你已經沒有產品生產了,這是個非常大的危險。

就在昨天蘋果公司的CEO、執行長他宣佈蘋果公司從2013年要投資一億美金,他講一條生產鏈生產蘋果的Mac電腦生產線,從中國大陸給移回到美國。這對失業率居高不下的美國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可對中國來講一條生產鏈,是不是今後有更多的生產鏈,包括鴻海要移到美國來生產了?

所以我要在今天的評論裡做最後的一個結束語,也就是說習近平、李克強對政改沒有胆,元老監管牽制,經改也沒有力量,元老和貪官不願意放棄權力和利益,國進民退的政策沒有絲毫改動,這個是在12月4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放出的信號,意識到中國的宏觀的經濟政策不改變。

那麼在政改和經改都不能動的狀況下,那習近平、李克強現在熱衷於「反腐」、「反貪官」、「整頓紀律」提出了八項注意,這些對中共元老不傷筋骨,都是一些表面功夫。這是目前習近平、李克強立即所能做到的。

但是我上面所提到的,國內外專家學者所提到的,2013年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的經濟危機,將對中共,和習近平、李克強將有更大的壓力,社會就會產生更大的動盪,悄悄的革命將會有聲有色。習近平、李克強要有非常大的魄力才能走上蔣經國的道路。但是形勢比人強啊,不是主動走那就是被迫走,不改革死路一條,革命正在悄悄發生。

在這裡,我希望受苦受難的中國民眾,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利益一定要大膽的發出聲音,採取反抗行動。比如習近平、李克強要反腐敗、反貪污,那麼就把你們所知道的貪官污吏的行為和事實寫到微博上,發出短訊,讓習近平、李克強去處理這些貪官污吏,把共產黨徹底的翻個兒。讓它們裡面內鬥,鬥得不可開交,這樣讓共產黨沒有力量來欺壓老百姓。

同時,中國民眾要對中共政權採取不合作的態度。當一個地區發生重大事件或者是事變的時候,要對當地的黨政官員第一把手採取批判,堅決追究政治和刑事責任,要把已經發生的靜悄悄的革命變得有聲有色,最終結束中共的一黨獨裁專政統治。這是目前中國的民眾在還不能掀起更大的茉莉花革命的時候,可以採取的行為、採取的行動。我今天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相關新聞
【網聞】習近平李克強接任後必做的事
外媒:習近平李克強面臨嚴峻挑戰
習近平突取消晤希拉里 北京臨時安排李克強代打
焦國標:向習近平、李克強發出強烈呼籲抗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