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神九上天 民生民權比登天還難?(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2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神九上天 民生民權比登天還難?」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先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山東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張先生:您好!我是咱們新唐人的老觀眾,我是通過韓星五號來收看這個節目,我首先給主持人提一個意見。那個韓星五號的重播率很多,是不是新唐人所拍攝的節目?另外,《九評共產黨》你們刪減掉了很多,就是那個周恩來下台,劉少奇下台,都給刪減掉了,我希望你們能夠回答一下我的問題。

神九上天實際上是共產黨的利益,與中國的老百姓一點關係也沒有。現在那個物價飛漲,老百姓可以說民不聊生,但是現在在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獨裁政府的體制之下,如果想改變這個問題的話,可以說是很難的,因為共產黨它只有自己的利益,沒有老百姓的利益。現在老百姓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事,與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儘量少管。

所以說在共產黨的社會裡面,我們生活得很無助的,如果真的想改變現實的話,必須要結束共產黨一黨專制獨裁的這個政府,如果不結束共產黨獨裁的話,那就根本不可能的。我不知道專家怎麼看?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首先感謝您對新唐人的關心和支持,我們新唐人通過衛星進行傳送,我們在新唐人國際台、新唐人中國頻道以及新唐人亞太台播送的分別是不同的節目。對您的建議我們將給予關注,儘快的解決。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紀嵐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神九雖然升天,同天宮一號完成了巧妙的科技結合,但地面上的民生民權仍舊比登天還難,要花很久很久的時間可能還達不到西洋世界萬分之一的標準,這的確是值得中國人民特別提高警覺的,不是普通的提高警覺,前途還是很悲觀的,而且並非普通的悲觀。謝謝二位,晚安。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位上海的王女士,王女士您好。

王女士:你好,向陳破空先生問好,我非常喜歡你的點評,因為你的點評非常非常的到位。

陳破空:謝謝。

王女士:神九上天我的形容就是,一個人的臉上都是膿包瘡,然後還在往臉上貼金一樣的,就是這樣的,我就是特別向陳破空先生問好的,你的點評非常的到位,謝謝你,再見。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女士。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我經常看你們的節目,我覺得很好。我覺得假如中國民主化了,中國的老百姓沒有習慣,那麼假如每個省之間大家要鬥來鬥去,權力真空,那你們說應該怎麼辦?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我們集中針對觀眾朋友提出的問題,請陳破空先生回答一下。同時我也還有一個問題,其實在隨著上天,一個上天,一個下海,那麼對於一個女宇航員來說的話,兩位女士命運也是非常的不同。

那麼對於33歲的女宇航員劉洋來說的話,她是上天了;那麼對於22歲被強制引產的村婦馮建梅來說的話,她7個月大的腹中胎兒被強制注射毒針引產了。也有人評價這個命運是撕裂現狀的中國的最好寫照。那麼針對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問題,以及這兩位女士的不同命運,請陳破空先生做一個解答。

陳破空:剛才講到中國兩個女士的不同命運,一個女子升天了,榮耀無比,而一個女子躺在病床上,她7個月大的嬰兒被強制引產,血淋淋的屍體就躺在她的身邊,這個畫面震驚了整個中國的網友和世界的輿論。所以就看到中國婦女是如此不同的命運,一個是那麼的榮耀,一個是這麼的苦難。網友一個形象的比喻,說這也反映了中國社會的矛盾叢生,社會被撕裂、斷裂的這麼一個場面。

剛才觀眾的一些問題,我就倒過來回答。有一位加州的王先生很擔心中國民主化之後,中國人不習慣,權力出現真空,各省市有爭鬥。基本上我想這是王先生的一個想像,是杞人憂天的思維。因為民主意味著什麼?民主意味著大家有發言權,大家有投票權,大家有被選舉權,大家可以平等相處,我們要相信人類是理性的,在世界上大多數的民主國家都是理性相處的。沒有人因為民主了,就失去了理智,就變得感性了,然後就在街上亂鬧了,就爭鬥了,沒有這回事!這是中共一直造謠。

另外一個,這個民主國家還意味著法治,它不僅僅是民主,要尊重別人的權利,同時也要限制自己不要去侵害別人的權利,所以它有法治的一面,所以說這就限制了社會出現那麼混亂的現象。

另外說權力出現真空,根本不可能!因為中國老百姓有13億,他完全有智慧去選舉自己的權力機構或者領導人。今天的中國基層,農村的老百姓積極的在行使他們非常有限的所謂民主權利或者民主實驗。而中國的基層、農村恰恰是比鄉、鎮、縣、市上面相對來說要治理得好一點,相對來說貪污腐敗少一點點或小一點點的那麼一個情況。

所以說這個民主它始終是個好東西,否則的話中共它都不敢去詆毀民主,它都不敢說這個民主不是個好東西,中共要做點事情,它還要號稱「黨內民主」,它根本不能說「黨內專制」,它都知道專制獨裁不好,它從來不自吹自己獨裁很好,它還是假裝要講講民主。所以剛才這個王先生的擔心基本上是杞人憂天。

剛才大陸陳先生講到這個朝鮮,我剛才把中共跟前蘇聯做了對比,的確還有一個生動的對比,就是中共跟北朝鮮,因為這個對比也是非常恰當的,因為北朝鮮是小,中共是大。北朝鮮在不顧民生,它這個民生是一個尖銳的面,就是大量的人餓死,它處於中國的文革狀態或大躍進狀態。

大量的人餓死,但這個政權卻把有限的資金、資源,集中去發展所謂的核武器,發展所謂的長程導彈,發展所謂的衛星,結果搞得更加的民不聊生,而且還把所有的外援投進去,而且把這些外援說成是它這個政府的賞賜。老百姓飢寒交迫,而有一個什麼東西成就,還要熱淚盈框的去感謝。

中國這個情況比它更大一些,更大,所以中共發展的項目就更大,它就不是朝鮮那種一般的核項目,一般的長程導彈,中共是發展太空競賽、軍備競賽,花6千多億的軍費,然後7千多億的維穩費,現在又是數千億,根本不向大家報帳的這麼一個太空軍備競賽費。這完全是北朝鮮的另一個翻版。

就因為中國還有那麼多的民眾的生計問題沒有解決,那麼多失學的兒童,那麼多下崗的工人,那麼多人沒有住房,流落街頭的民眾,還那麼多貧富差距,有的人過年說全家5塊錢過一個年,衣衫破爛,這樣的畫面比比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把資源投在一個非常輝煌的項目上。剛才有一個觀眾比喻得很好,說臉上都是瘡,還在臉上貼金。有個網友比喻得很好,就說好像一個渾身瘡疤的人,突然給穿了一條時髦的內褲一樣,到世界上去亂晃,說只能讓世界見笑而已。

中國的問題是那麼的深重,尤其是民眾權利問題那麼的深重,民眾完全沒有權利,官員那麼的腐敗,說官員的腐敗不能解決,然後說民眾的貧困不能解決,但是卻能把錢集中到天上去,大搞軍備競賽,號稱要追美國、追俄羅斯。

所以中共在這裡實行的是雙重標準,一重標準,剛談到醫療、保險,談到上學難,民眾看病難,住房難的時候,它講國情,說中國的國情還是個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國情決定了,還不能怎麼怎麼樣。但是一談到航天項目、軍事項目,什麼維穩費,它不講國情了,它講的是與世俱進,甚至講飛速發展,甚至講趕上美國,甚至在G20會議上,《環球時報》甚至公然發文要求西方向中國學習。這個時候它怎麼不講國情了?完全不講國情,甚至還凌駕於各國之上。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中共的雙重標準處處皆是,它這種雙重標準一方面為自己解套,另一方面為老百姓愚弄。正如剛才有個觀眾所講的那樣,老百姓沒有那麼傻,中共把老百姓當傻子,但是廣大網友群起的這種嘲諷、抗議,就證明中國人民沒那麼傻,也不會再那麼傻了。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北京的倪先生,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大家好。你看現在中國有多少人看不起病,最後放棄治療,這就叫什麼呀?沒錢看病,有錢叫雞。連病都看不起了,他還叫了一隻雞吃。第二點就是,我發現女宇航員那個名字叫劉洋,這80後叫劉洋的中國算算得有上千萬。這劉洋從小就是想著留洋,留學嘛,女宇航員就沒留洋成,她其實心裡盼著留洋,沒留洋成,最後是一個土包子留在國內。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倪先生。剛才我們觀眾朋友提出的問題,剛才您在解答中也涉及到這個問題了,就是我們題目所提出的,究竟為什麼這些醫療、教育、衛生問題不能解決?而且是非常時間的不能解決。為什麼這些事情比登天還難?

陳破空:所以剛才講了一個民主,剛才有個觀眾講了民主,這就是一個關鍵,中共不願意讓中國變成一個民主國家,而老百姓渴望中國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怎麼使用中國的資金,怎麼使用中國的資源,怎麼去發展中國的項目,那是由民意說了算,民意通過選舉,選舉了各級的官員,選舉了各級議會的議員,那麼這些民意代表,這些各級官員,他必須聽取民眾的呼聲,他不能盲目的去發展什麼項目,他必須解決民生問題。

當然民生問題有保障,民眾看病、去治療、去求學、住房有基本保障的前提下,如果你政府提出發展,那民眾沒問題;如果你這個沒有保障而提出發展,民眾就可能否決。而發達國家發展很多項目它要公證會、公聽會,甚至有的在國會有聽證會,它要找來各種各方面的人來談,它可以給政府有壓力,或者阻撓政府一些項目的通過;那麼在民間它有各種各樣的聽證會,像建立鐵路、機場或者什麼,它都有各種聽證會。

而在中國它這一切都是黑箱作業,就是政府以蘇聯式的結構來運作,它完全不跟老百姓商量,這個是中國政府之所以非常喜歡現行體制的原因,它這個現行體制給它一個方便就是全部壟斷了中國的不僅是國有企業,壟斷了整個中國的資源、壟斷了中國的金錢,它想怎麼花就怎麼花,老百姓說了不算數。

它號稱「三個代表」,老百姓從來沒選舉過它,它就宣稱自己代表老百姓了。結果老百姓面對的一群官僚根本就是不能代表自己的就宣稱代表自己的那麼一夥官僚在那邊做。所以這樣的發展就是一個畸形的、傾斜的這麼一個走偏鋒的發展,偏脖子病,這個政府把錢過度的集中到軍事上、過度的集中在太空上,而老百姓手中卻是寥寥無幾。

我們看到中國13億人口,可以統計一下,上次有一個很明顯的統計數據說,150萬人掌握了中國70%的財富。而中國是13億人,150萬人簡直滄海一粟,它卻控制了中國70%的財富,而其他的絕大多數老百姓所占據的財富只是30%而已。這是不是巨大的對照?我想在人類歷史上、在世界上都是沒有出現過的。這就是專制的好處,這就是中共一直不願意放棄一黨專政的原因,這也就是中國人民一再要爭取民主權利,得到一個自由中國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電話,紐約的羅先生,羅先生您好!

羅先生:您好,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好!我很贊成陳破空先生,其實我想講的他也講到了。第一個,這個政權從來就不是人民的,今天網上有一個網民寫得很好,他說這個國家的一草一木全是共產黨的,都是它的。就像辛灝年先生說的,共產黨是全面的專制復辟,就是它完完全全不代表人民。

陳破空先生也講了,因為就是專制國家,所以人民在用錢上沒有任何的發言權。剛才有一位先生講悲觀,大家確實也有一點悲觀,現在要好好思考一下這個問題,這麼一個罪惡的政權怎麼可以讓它這樣一直的腐敗下去?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羅先生。那麼也有這樣一種說法,其實在中國不但是民生非常的艱難,民權問題更難,比如說各種的不公不義、中共官員的貪污腐化,還有老百姓之間,就是整個中國社會的兩極分化等等的現象,為什麼會這樣?

陳破空:對,講到中國的腐敗深重,剛才講了,98%的中共黨員是貪污的,幾乎是近乎100%的中共官員是貪污腐敗的。那麼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你官員的財產要公布,但是中共不願意公布官員的財產,以中國國情還沒到、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國情特殊……,說還要最少等10年。所以它在這個時候就推諉了。

同樣的是,面臨老百姓的權利的時候,老百姓要選舉,中共在1987年趙紫陽施行了基層選舉,農村基層選舉,到現在中共原地踏步,甚至有倒退。農村的基層選舉甚至都還做假,都還沒有搞透徹,完全不往前推,從87年到現在出現了將近30年的停滯,就是25年的停滯,長期的停滯,跟前蘇聯也是非常類似的。就是在民生上、民權上完全不邁步,而在所謂的科技上、軍事上、體育上進行大躍進,進行另一種大躍進。

然後官員的腐敗、貪腐達到了驚人的速度,我剛才說的150萬人就是那些高官、就是各級官員,從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員到中央委員到各省市的部的那些官員,大大小小全有份,他們這些人把整個中國當成他們的私有財產,當成一個企業,所以現在他們都叫共產黨是個CEO,甚至有中共自己宣稱說西方的CEO,就是所謂的企業執行長應該向中國共產黨學習。

所謂向中國共產黨學習就暗示向中國共產黨一樣去控制一切資源,你要控制在手上,你表面上就看不出經濟危機;即便有經濟危機,報紙上也不會出現;即便有經濟危機,我也可以砸下4萬億去救市;救市完了,物價上漲了,通貨膨脹了,老百姓叫苦連天了,那不關我的事,我至少動手做了;再接下來我還可以印鈔票。就說為所欲為,所以中國是這麼一個政權。

剛才一個觀眾講的很好,一草一木都是中共的,中國老百姓也沒有任何權利去支配,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老百姓儘管有13億之眾,但是所謂的國富民弱,就是政府非常強大,而民眾非常衰弱,是這麼一個現狀。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神九上天 民生民權比登天還難?(上)

視頻:【熱點互動】神九上天 民生民權比登天還難?(下)

評論
2012-06-22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