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沒有戰爭沒有瘟疫 《墓碑》揭3600萬人死亡之謎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7月04日訊】德國《世界報》讚揚《墓碑》作者楊繼繩是中國的索爾仁尼琴,認為他對人禍導致中國饑荒災難的分析令人信服,其對專制政權的控訴對中共統治者構成危險。

針對被中國當局禁止的楊繼繩的《墓碑》一書在德國出版德文版,德國之聲引述《世界報》(6月30日)的評價說:「許多人懷疑饑荒的規模,楊收集了各省所有的重要數據,全面地利用,與迄今的研究狀況加以比較。根據他言之鑿鑿的估計,大約3600萬人死亡,最大的拿人當實驗的結果成為歷史上最大的饑荒災難。楊讓倖存者講述『枯燥的死亡數字』後面的『血淋淋的歷史』。飢餓的人們爭搶殘存的吃食,他們將蟲子、老鼠、樹皮和泥土塞進嘴巴,餓魔甚至讓一些人吃掉自己的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一個個村莊被滅絕,死者被埋在萬人坑。此外,數十萬人由於思想、傳言或者微不足道的過錯被打上人民敵人的烙印。在無休止的群眾大會上,吶喊的暴民迫使『反革命』採取屈辱的姿勢,向他們吐吐沫並毆打他們。楊描繪了一個飢餓、恐懼和痛苦的地獄,其最底層危及所有人,讓他們再也不能笑對許諾的地上天堂了。」

「可是,造成饑荒的原因大都有爭議。楊令人信服地闡明,饑荒肆虐之前是『持續多年的非常正常的收穫,沒有戰爭、沒有瘟疫』。他描寫的專制怪獸無所不在,觸及每一個人,將他們拖進深淵。當饑荒開始時,革命制度遍及『最邊遠的村莊』,深入每個人的『肉體與頭腦』,『其權力的擴展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農民幹活、吃住都在龐大的人民公社,黨組織掌控經濟、日常生活和文化,到處都是標語口號、歌聲和紅旗,恐怖也是如此。一小撮權力精英控制這個龐大帝國的全部資源,決定一切。所以,要想理解飢餓與暴力的程度,就得認真對待黨的領袖的馬克思主義。」

「『偉大領袖』毛將每一個中國人都看作超級戰役的士兵,下令『更快、更多、更好』。剝奪財產的攻勢更極端,清洗更殘酷,建造計劃更宏偉。農業和工業產品的計劃指標急劇上升,政府要求的公糧數量是農民絕對無法提供的。同時強迫數百萬人建造攔河壩和水利設施以及無數煉鋼的小高爐。取消私有制毀掉了農民的勞動刺激,於是黨的幹部就不得不嚴厲地驅使他們去田野和工地幹重活。」

「楊將饑荒的責任歸咎於『被理想的光輝照耀的政權』,他的深刻分析表明,在一個沒有民主、言論自由和財產權的制度下,『小錯可以釀成大錯』。他已經被譽為中國的索爾仁尼琴,就像《古拉格群島》一樣,楊的控訴對中國的當權者構成危險,當權者因此禁止此書,並且也危及全世界眾多支持毛的革命的左派的自我形象。」

「北京領導人懂得這個困境」

《新蘇黎士報》7月2日在分析南中國海的衝突時認為:「諸多參與方的一方採取任何挑釁步驟,都會增加無法控制的升級危險。中國雖然對武裝衝突沒有興趣,但總是允許談論這種發展。這在內政上是危險的,因為萬一發生對中國人不可接受的發展,領導人會陷入來自自己街頭的壓力之下。所顯示的謙卑,中國自稱是發展中國家所固有的,也有其反面:一個迅速增長的大國的自我價值感,世界不能再不理會。北京領導人懂得這個進退兩難的困境,但也知道所取得的會多麼快地失去。」

(責任編輯:李曉宇)

評論
2012-07-04 4: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