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華社僱記者做間諜 找出抗議者的名字地址

加拿大人鮑瑞(Mark Bourrie)是來自渥太華的自由作家和自由記者,他曾為加拿大幾大主流報社撰寫文章。他也曾是新華社渥太華分社的全職自由記者,但當他發覺他被利用充當中共當局的間諜、收集情報時,他從新華社辭職。(Mark Bourrie提供)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8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一名加拿大記者說,他辭去新華社工作,因為它要求他在渥太華監視達賴喇嘛。新華社分社社長要求他找出胡錦濤訪問渥太華期間抗議者的名字和地址。這名社長自曝需要調查法輪功學員在加拿大的情況。加通社報導說,這個事件似乎將再次點燃長期以來的爭議:是否新華社是中共政府的情報收集前沿還是合法的新聞服務機構?

據加通社報導,馬克‧博瑞(Mark Bourrie,又譯為:鮑瑞)55歲,他說他4月份從新華社辭職,因為渥太華分社主管張大成要求他使用他的國會記者證進入達賴喇嘛的新聞發佈會,然後上交所有的筆記和材料,而不是寫新聞。

博瑞說,新華社分社收集了有關達賴喇嘛在4月27日和28日訪問渥太華期間數小時的視頻和其他筆記,但是它對發表西藏精神領袖的故事並不感興趣。中共政府認為達賴喇嘛是它的敵人。

張大成目前正在隨其他加拿大記者跟隨哈珀總理訪問北極圈,他週三否認博瑞的指控。

本週三,新華社渥太華分社社長張大成(中)在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到訪加拿大西北特區石油鑽井和勘探中心Norman Wells時,進行視頻拍攝。(加通社)
本週三,新華社渥太華分社社長張大成(中)在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到訪加拿大西北特區石油鑽井和勘探中心Norman Wells時,進行視頻拍攝。(加通社)

渥太華如何對待中共的記者和間諜雙重身份

張大成告訴加通社,新華社的政策是「使用公共手段報導公共事件」,他的分社的任務是報導新聞事件,然後發送給新華社編輯室。是編輯室來決定是否發表,張大成說,這些決定過程是內部事務。

博瑞說,新華社的國會山記者證需要受到國會媒體辦公室審核,因為他們將使用這個證件來收集信息給外國政府,而不僅僅是用於新聞報導。

「核心問題是我們願意給予那些在渥太華既是記者又是中國政府特工的人多少許可。」博瑞說。

「在達賴喇嘛問題上,顯然他們不再作為記者,他們是作為中共政府的特工。」
國會媒體辦公室召見雙方解釋事件

國會媒體辦公室主席克里斯‧冉茲說,他們管理層知道博瑞和新華社的爭議。

「管理層已經要求雙方來這裡解釋他們的觀點。博瑞告訴我們,他不會會見管理層,除非新華社發表他的文章。」冉茲週三說。

「就我所知,他的文章本週將發表。管理層盼望很快聽到雙方的意見。」

新華社被廣泛懷疑為間諜機構

博瑞是一名資深自由撰稿人記者,他出版了幾本書,他說新華社在2009年末找到他,因為他們希望擴大它在加拿大的報導,並跟其他新聞機構競爭。

中國共產黨在1930年代創建新華社來進行革命宣傳。它是由北京政府運營,並成長為國際多媒體王國。

新華社也廣泛被西方情報機構懷疑為跟中國間諜機構有聯繫。

這個問題去年夏天浮出水面,當時保守黨國會議員,初級外交大臣鮑勃‧德切特(Bob Dechert),承認向新華社女記者發出調情電子郵件。政府認定他的行為沒有對加拿大國家利益造成損害。博瑞說,他知道新華社作為間諜的名聲,但是當他詢問加拿大間諜機構CSIS的意見的時候,對方沒有理會他。

新華社要求博瑞找出抗議者名字和地址

張大成說,新華社是一個受尊敬的世界新聞機構,他感到榮幸在加拿大報導新聞,因為「促進了中加雙方的瞭解和友誼,兩國正在快速發展戰略性夥伴關係」。

博瑞說,他大多數是報導日常政治主題,但是他說他從主管那裏收到一些非同尋常的請求,但是他拒絕。

其中有一次是要求他找到那些在胡錦濤2010年訪問渥太華期間抗議者的名字和地址。

但是張大成說,博瑞在兩年工作期間,從未被要求找到任何人的地址。

「沒有人告訴他假裝為記者,為外國政權工作。」張大成說,「這是他的冷戰思維。」

新華社分社調查法輪功在加拿大情況

博瑞說,張大成也要求他調查哪個加拿大政府部門是負責鎮壓「邪教」的。

張大成最後告訴他,他需要調查法輪功運動在加拿大的情況。

中共政府禁止法輪功精神運動並在1990年代開始殘酷鎮壓其追隨者。

博瑞說,「我知道我從未給新華社寫過任何我不會向加拿大報紙發出的文章。」

新華社要求博瑞拍攝達賴喇嘛用作情報

達賴喇嘛在4月27日抵達渥太華。中共政府認為達賴喇嘛是國家的敵人,把他描繪為危險的分裂分子。

博瑞報導了達賴喇嘛在第六屆世界國會議員為西藏集會的講話,這個活動只對認證的記者開放。

博瑞說他被告知他在會議上收集的信息將被用來報導新聞,但是他發現並不是這樣。第二天,他被告知報導達賴喇嘛的新聞發佈會。他被給予一架攝影機,並被告知提供達賴喇嘛講話的講話稿。

當博瑞問主管這是否將被用來寫新聞,張大成告訴他,新華社不報導西藏分裂分子的新聞。
「我們以冒牌身份去那裏,假裝我們是記者,但是是作為政府特工。」博瑞在文章中說。

「那天,我感到我們是間諜。是時候劃上句號了。我放下筆和本子,傾聽達賴喇嘛,當他離開的時候我和他握手,回到家,我給新華社發出電子郵件說,我辭職了。」

張大成說,那天他要求博瑞做的只是記錄講話者的主要意思,不是詳細報導,因為他忙於拍攝錄像。

博瑞說,他預計很快將參加國會媒體辦公室管理層的會議,他們將考察撤銷新華社媒體特權的可能性。

預計張大成也將被召見解釋這個事件。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2-08-26 12: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