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1)

人氣 8

【大紀元2012年08月2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周日的熱線直播節目。

MP4下載收看
上週一,緬甸信息部網站發表聲明:「從2012年8月20日起,廢除針對所有本地出版物的審查制度。」這條簡短的聲明引起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更引發中國民眾的巨大反響。讓我們先來看一段背景新聞。

緬甸星期一結束了近半個世紀軍事統治期間,對新聞的嚴格審查。但剛頒布的新規定雖然受到人民的肯定,但仍然趕不上人民的需要。

55歲的昂比(AungThan)說:「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不僅僅報紙,還有電影和音樂也要(放寬限制),他們仍然在發行之前必須被嚴格審查。」

以往,凡是歌曲、書籍、漫畫、新聞報導和藝術企劃都要經過審查,所有批評政府的言論都不得出現。

56歲的翁(AungHtet)說:「如果我們繼續有更多的自由,像是新聞自由,我們國家將逐步發展,人民和政府之間將有個很好的連接。可以想像的,我們國家不久會發展得更好。」

《The Voice》是緬甸一份有著八萬份發行量的新聞週報,該報總編輯吳覺敏穗(UKyawMinSwe)期待緬甸所有的媒體都能很快的擁有新聞自由。

總編輯吳覺敏穗:「我希望所有的緬甸媒體將很快獲得新聞自由。我指的是完全的自由,言論自由。因為我們已經實踐2008年憲法所說的言論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權利,而且是所有公民的。」

自從去年緬甸民選政府代替軍政府上臺之後,過去一年是緬甸改革步調最快的一年。至今已逐漸開放選舉,放寬抗議活動,並釋放異議人士。

緬甸新聞工作者表示,一年前,他們根本無法想像緬甸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主持人:而就在8月22日,《人民日報》大地副刊主編徐懷謙跳樓自殺,他生前所說的一句話是:「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說,敢說不敢寫,敢寫無處發。」被網友們瘋傳。我們再來看一下這段報導。

《人民日報》大地副刊主編、雜文作家徐懷謙,在8月22日下午1點25分跳樓自殺,終年44歲。他的死,留下了一片噓唏和錯愕。

「人民網」官方微博在23日8點38分發文表示:「……徐懷謙因患抑鬱症病休,曾到北京安定醫院治療。報社同事對他的不幸逝世表示十分悲痛。」

徐懷謙生前在一次訪談中曾經說:「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說,敢說不敢寫,敢寫無處發。我非常佩服那些以寫雜文謀生的自由撰稿人,但是我無法脫離體制,那樣就得舉家食粥了。」。

這句話被網友們認為,是導致徐懷謙自殺的真正「凶手」。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對徐懷謙的死表示非常遺憾。

胡平:「他自殺直接的原因我們還不太清楚,但是看來呢,應該是和他網絡上公布的『3敢2不敢』那個話是有一定的關係,因為在這種體制下,人長期就會感到壓抑,或者產生這種精神的分裂。所以至少可以說是導致他自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不准人說話,不准人說真話,不准人說實話,這個本身確確實實它不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它直接是扭曲人的靈魂,在閹割人的精神,因此事實上他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作為一個正常人是不能忍受的,是不堪忍受的。」

徐懷謙今年44歲,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後來獲得「中國社科研究生院」文學碩士學位。

他的雜文《酷的臉》寫下這麼一段:「有人說,這是一個平庸的時代,一個物質的時代,一個愚樂的時代,一個缺乏大師的時代,可是,我們不能把什麼過錯都推給時代。一個人左右不了時代,卻可以左右自己的臉——它可以不漂亮,卻不可以沒內容;它可以很醜,卻不可以沒有個性。」

到頭來,徐懷謙卻自己選擇了離開這個不適合他的年代。

主持人:實行軍人獨裁統治近半個世紀的緬甸,近年來不僅舉行了民主選舉,讓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當上議員,如今更取消新聞制度,在民主改革的大道上大步前行。那麼這是否也讓中國人看到了希望呢?面對中共統治下的種種無法解決的難題,如果中國也取消了新聞審查,那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呢?徐懷謙的悲劇還會發生嗎?

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熱線直播的話題是「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那麼我們將邀請資深的中國問題專家跟大家一起共同探討這個話題,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我們今天的兩位現場嘉賓是資深的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另一位也是資深的評論員竹學葉博士,學葉您好,兩位好。

8月20日,就是上個星期一,緬甸宣布它取消了新聞審查,實際上它是實行了48年的新聞審查制度,從1964年開始,那只是在它信息部的網站上就把這條實行了48年的制度給取消了,緬甸是怎麼做到的?

杰森:實際上它是對外界好像很突然,其實它事實上是2008年制訂它們的憲法以後,訂出來一個民主道路之後呢,這是它整個民主道路中早就預測到的一步,它在2011年的時候就已經承諾在2012年要取消這個媒體審查制度,事實上它只是完成它承諾的一部分。

主持人:只是照著這個計畫往前走的。

杰森:整個過程中,我們知道它2010年進入嚴格的民主改革,2011年各個地方的民選政府都起來了,然後最近昂山素姬早早就在媒體上的首版就已經出現了。最近這一次取消這個媒體審查只是它眾多的向民主邁進的步伐中的一步。雖然緬甸的老百姓,媒體剛才也說了,還不是完全性質的這種解禁,它只是把出版前的審查變成了一個你媒體自律的這樣一個概念。

但是因為整個政府在過去幾年裡頭,堅定的向民主方向走的這種步伐,使得對於它現在的這種第一步放開媒體這個禁忌的作法,大家充滿了信心,整個這個步伐事實上是對的,而且是真實的一步,而不是一個做樣子,虛假的一步。

這個實際上本身它的官員達到了共識,就是說媒體禁忌這個問題的話,它的官員,就是負責審查的官員自己在2010年就明確的說,如果我們走向民主,這個制度是跟民主格格不入的,首先要去掉這個東西,就是審查這個東西。

主持人:那現在雖然這樣說是取消了這個新聞審查,但是緬甸的媒體好像,有人說還不敢真的去批評政府啊,也沒有完全獨立的這種媒體存在,是不是這樣呢?

竹學葉:對,它是這樣。其實在這個制度,這個審查,甚至於在軍政府的時候,其實有很多這個所謂私營的媒體,當然沒有日報,也有週報啊,其它的周刊啊,也就是說它即使在嚴格的審查制度之下仍然是有一些私營媒體存在,只不過它要求你每一次像類似剛剛提到的,都要進行事先審查。

但是現在呢,只是把這個審查制度從官方、從政府這個角度,這個審查機構說我可以不審了,但是國家有關的法律,約束這個新聞自由的法律並沒有廢止,所以這樣的話有的人就會有個擔憂。

主持人:但是是在計畫改變當中是吧?

竹學葉:對,它現在新的新聞法還正在修改六稿、七稿,可能近期就會出臺,據說相關的東西就會改掉,但是沒有正式出臺之前,有人就講在這個階段,那麼有的法律是不是還會再回過頭來約束媒體的報導內容?所以這個是有一些擔憂啦。

但是從剛才杰森講的,從它的過程中來看,它是往這個方向進展的,如果真的有誰要是利用現有的法律再回過頭來打擊這個媒體的話,很可能也會在民間遭到巨大的反彈,我想也不大可能。

主持人:那緬甸的新聞工作者,媒體它就說8月20日這一天是緬甸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天。那這一件事情對緬甸,或者說更廣泛的這種以前實行獨裁統治國家的人民來講,它的意義在哪兒?

杰森:它的意義我想只有在這個制度下生活過的人,他才能真正體會到這種愉快的感覺。就像中國,你現在告訴所有的媒體人,如果現在你可以任意的說你想說的話,只要是真實的你都可以報導,沒有任何的後果。那我想中國媒體人的愉快絕不亞於整個緬甸媒體人今天所承受的愉快。

我們從中國比如最近發生的這個徐懷謙,剛才新聞媒體報導中的,徐懷謙就是說他這種悲慘的,在44歲就走完自己的人生,這樣的過程中,你可以看到作為中國媒體人,作為一個有良知的,有良心的中國媒體人,他承受多麼大的內心的煎熬,多少媒體人因言獲罪,最後不得不流亡海外。當你看到所有這些事情的話,如果中國有這樣一個事情,那我想這個欣喜的程度絕不亞於緬甸。很多緬甸的媒體人說,如結婚一般的興奮。

主持人:那如果真的說中國也能像緬甸這樣,取消新聞制度,是不是像徐懷謙這樣子的悲劇,他在第二天、第三天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那是不是這種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竹學業: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巨大的課題,實際上我理解你提的這個問題,相當於一個新聞自由對一個社會會起一個什麼樣的作用?我想經過這幾十年的民主制度,大家已經看到了,這個新聞自由是人諸多自由中很主要很基本的一個東西。也就是作為一個人嘛,他要表達自己的思想,如果不允許表達自己的思想,那麼這個人就跟行屍走肉無異了。那麼整個社會如果都處在這一個狀態,那談它的發展啊,談人類的幸福啊,都是無從談起的。

所以你真要是說中國社會人,說媒體,實際上也就是中國社會有了這個新聞自由的話,那麼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肯定就會得到極大的發揮,那麼社會的財富啊,社會的穩定,中國人用自己的智慧一定是可以提出很多特別好的建議,使得整個社會往好的方向發展。而絕不是現在這樣,出了問題掩蓋住以後你也不知道真相,然後流言滿天飛,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人心惶惶,我想這樣子一定是可以避免的。

像徐懷謙那種情況,我想絕對不可能因為社會對他的限制而造成他所謂的抑鬱,所以我想這種情況如果有也是別的原因,這個歷史上各個朝代也都有,但是我想言論這方面絕不至於引起這樣的惡果。

杰森:其實我想中國現在很多問題歸根結柢是一個缺真相的問題,就是中國目前不管是是民怨的問題,社會問題很多很難解決,一個根本問題就是真相沒有。剛才談到就是媒體自由事實上可以煥發人的創造力;但是另一方面,從另一個角度說,媒體自由也是可以讓真理的陽光灑到社會各個角落。

也就是把中國目前這個社會,你看中國人現在活的很苦,來自很多方面,就是說方方面面任何一個事情出來,比如說哈爾濱垮橋事件,還有這個毒食品的問題,環境的問題,很多時候大家在網上不停的發言啊,你說一句我說一句,但是根本就說不到問題的實質,為什麼呢?真相沒有,很多時候中國的問題根本問題是沒有真相。

主持人:您說沒有真相,可能很多生活在大陸的人他不這麼認為,現在網絡也開放了,大家可以在網上隨便的發消息,或者說什麼東西。

杰森:對,你可以發消息,但是那是你的觀點。真正的真相是一個就是說你真的是做研究出來的事實,列舉的事實,因為中國目前它沒有這種,就是媒體的這種自由度,那麼事實是被嚴格控制的,你可以發觀點,觀點不等於事實。所以說現在網絡,你說信息站爆炸,我覺得就是觀點爆炸,但是並不是事實的具體的展現。

主持人:事實還是被控制當中的。

竹學業:對,我覺得加一點,比如像這個垮橋事件,以我這個結構工程師的觀點來看,可以有很多事情去調查,但是你從中國媒體上看不到任何這樣的調查。完全很簡單,你可以去找當時設計這個結構的工程師,找這個施工的工程師,找這個監理部門,找它的施工紀錄,那個東西都可以調的出來的,可以查到每一個鋼筋的編號是多少,有沒有設在位置,都可以查的出來,但是沒有這些東西。

他只是告訴你說過載!到底過了多少載?這個橋樑允不允許過載?如果過載,你為什麼還讓車子過來?等等諸多問題完全沒有人追責。當然這是一個例子。社會其它問題一樣的,真相你要知道了以後,老百姓自然知道該怎麼辦。

主持人:對,所以實際上不是說能不能的問題,是想不想的問題,就像這一次緬甸它的當局是想要去取消這個新聞審查,而它只是一個怎麼具體實施的過程。

杰森:這是一個關鍵點,就是說事實上你看到緬甸政府它不是在玩話匣子,它不是像中共過去搞的所謂「和諧社會」這種說詞,緬甸政府真的2008年憲法批准了以後,然後嚴格的按它這個民主道路一步一步在走,2011年承諾,2012年放開媒體,就出現了相映今天的制度。所以說這一步一步穩健走的過程,給老百姓足夠的信心,雖然現在不是百分之百的自由,大家也是愉快的接受目前這種一步往前走的過程。

而中共的這種方式,事實上它是骨子裡要抓緊所有權力的,所有的改革其實只是面子上的東西,所以說出臺任何東西,大家內心中呢,事實上都看到了它並不是真正想放權。那麼整個中國我們也知道了,最近媒體事實上不是往前走,是往後退。

中國如果說歷史上還有一些敢言的媒體,大家看個報紙,比如說南方報系的報紙,事實上最近這幾年也是中共打壓的絕對的對象,最近據說好像南方報系的頭也被它換了,空調了一些人直接進入南方報系接管。事實上目前你可以充分的看到,中共在很多事情上它事實上不是順著民主的道路在往前走,而事實上在往後退,這個是讓老百姓真的是看不到希望的一個感覺。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上)

視頻:【熱點互動】假如中國取消新聞審查…(下)

相關新聞
澳門社團抗議新聞審查
突停播華叔葬禮 港台被批自我審查
緬甸再改革 擬終結新聞審查
艾未未談毛左派的言論自由是否應受維護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未解之謎】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