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秋佳節倍思親 「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9月20日訊】琴姐剛來澳洲不久,今年的9月30日是她第一個在國外過的中秋節。她坦承會想念遠在大洋彼岸的家人,特別是他的兒子和丈夫。她憨厚地笑著說,是不容易,長期分離後剛剛相聚不久,就又分離了。不過,我會打電話回家問候家人。

中秋節的話題撩起琴姐諸多的回憶。在她的記憶中,她10歲之前,家裏的生活是比較好的。她家是個大家庭,父母有6個孩子,她是最小的一個, 受到家裏最多的疼愛。在她珍藏的相片中,有一張是她與大姐的合影,她穿著對襟毛衣,腳上是一雙黑皮鞋。那是她小時候最美好的記憶。

她已經記不得那段時間每年是怎麼過的中秋節。只是記得她的母親有一手很好的廚藝,過節時就給全家做一桌好吃的,家裏大人小孩圍著飯桌有吃有喝,有說有笑,樂融融的。

10歲那年,文革開始了。由於家庭成份不好,除了兩個已成年結婚了的姐姐,父母和家中其餘的4兄弟姐妹都被攆到北京郊區的農村去了。

去到農村時正好是10月秋收的時候,因為沒有工分,分不到任何糧食,全家在那一年只能靠吃白菜過日子。在農村一呆就是十二年。琴姐小小的年齡就跟著父母和哥哥姐姐下地幹活。那是個很窮的地方,一年的工分也分不了多少糧食,飢餓是家常便飯。那段時間,過節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奢望。母親空有廚藝,卻沒有東西可做。琴姐記得母親為了不讓孩子們失望,把不多的麵粉摻著棒子面烙幾個餅,大家分著吃,就算過節了。那艱難的日子在琴姐幼小的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記。

1978年父親得到平反,全家得以返回北京。不久琴姐就進了一家工廠當工人,然後是成家,然後又有了兒子。夫妻倆勤勤懇懇工作,雖然家庭不是很富裕,卻和睦溫馨。每年的中秋都會買上父母喜愛的東西給老人們送去,也會買孩子和丈夫喜歡的食物,全家開開心心吃一頓團圓飯。

兒子小時候的一件事情,琴姐至今記憶猶新。那年兒子上小學四年級,參加學校組織的一週露營軍訓。在送兒子去學校的路上,琴姐囑咐兒子:「聽老師的話,好好練,不要怕吃苦。不要像女孩子那樣哭鼻子。」兒子點頭答應。一週過去了,琴姐去學校接兒子回家,回家路上,兒子告訴母親,在軍訓營儘管他沒有像其他孩子那樣哭,但還是流淚了,他說,那是中秋節呀,所以我想家了。琴姐內心被觸動了,別看孩子小,中秋的家庭團圓在他心裏的份量還不輕呢。

琴姐在90年代開始修煉法輪功,知道了為甚麼要做好人和如何做一個好人的道理,她的內心充滿了溫暖和愉悅。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執意在全國開始打壓法輪功,北京街頭每天幾萬人的晨練一下就沒有了,法輪功學員被抓的抓,被關的關,面臨一片白色恐怖。2000年後,琴姐一家的生活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11年裡,家裏不僅沒有任何的節慶歡樂,甚至連太平日子都沒有。

琴姐在2000年裡先後3次被抓被關,最長的一次被關了14天。14天沒有洗刷,晚上睡的是水泥地。由於她連續多天的絕食,派出所怕出人命,把她放了。出來時,她丈夫看到她,傷心地哭了。這以後,過年過節對琴姐家就是最提心吊膽的時候。警察和610人員每到這個時候就要登門騷擾。有時甚至硬把琴姐抓去派出所關起來,過幾天才放人。別人家團圓的時候,琴姐家卻被強行拆散,別人家有吃有喝,有說有笑的時候,琴姐家卻是悲傷和淚水。

2002年琴姐再次被抓,並於2003年被非法判刑8年。那年她的兒子才12歲,一下子失去了媽媽,已經夠難受了,還要承受學校對他的歧視,左鄰右舍對他的指指點點。幼小的心靈在流淚,在淌血。中秋之時,明月當空,父子對坐無言,淚眼相視,思念在北京女子監獄高牆內的琴姐。

漫長的八年牢獄沒有把琴姐折磨倒,她挺過來了,坦坦蕩蕩走出了監獄的大門。她的丈夫和哥哥一早就在門口等著接她回去。警察和610的人也來了,看到琴姐顯得理屈詞窮,連連說:「這麼好的人被關八年,都是江澤民不好,都是他幹的。」親家的丈夫沉著臉,都不願搭理他們。她的的哥哥催著她上車:「咱們走吧,全家都在等著你呢。」於是他們直接去了餐館。琴姐92歲高齡的父親和其他家庭成員都已在那了。闊別8年,沒有人對監獄提一個字,只為琴姐接風,談高興的事。儘管這只是普通的一天,卻使琴姐和家人11年多來第一次感受到親人團聚的喜悅和溫暖,熱熱鬧鬧的,就像過節一樣。

琴姐雖然出了監獄,卻還是沒有自由。她的信仰在中國受到禁止,她的行蹤受到監視,無形的壓力憋得她透不過氣來,她不得不選擇離開中國。這個決定太難了,剛與家人團聚,怎麼能再提分離呢?她思考了很長時間,終於對兒子談了自己的想法。兒子抑制著內心的情感,鼓勵她說:「媽,你走吧,這個機會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兒子的善解人意使琴姐的眼眶濕潤了。

琴姐來到了澳洲。感到天特別的藍,陽光特別的明媚,她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感受到了自由的環境,她最開心的是可以自由地在公園煉功了。然而,唯一牽著她心的是她的家人,那與她患難與共,經歷了11年艱辛的家人。今年的中秋節,儘管家人遠隔天涯,彼此思念,卻不再有悲傷了,因為琴姐已遠離了迫害的牢籠。她說:「我會打電話問候家人。我想,他們也會為我感到欣慰的。」她相信,終有一天,全家會在自由的環境下再次團聚。

(責任編輯:李熔石)

評論
2012-09-28 10: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